已然終結的輝煌之世
评分: +13+x

"明天這一切都會結束了吧?"不論是巨大的冰柱、蔓延大半世界的終焉之霧、因為動蕩的社會被新興宗教恐怖份子吸收的普通人也會獲得解放吧?

"對!這是言博士說的,無盡的一已經前往消滅之地了,虛無的零將被終結。"妻子握著我因為緊張而發著冷汗的手。

"可以的話。我真希望跟一他們一同前往,我知道她有終結這一切的能力。"明明這是我們這些大人的責任,卻要靠著一個小孩子來結束。

"放心吧!她不是一同跟他前往嗎?我們對他的期待從不落空過,他絕對會守護她到最後一刻,並把她帶回來。"是嗎?是啊!那個男人,可是因為只要有契約存在,就會幾近全力達成的男人,我可不認為他是會被霧所侵蝕掉的正常人。

三年前混沌分裂者者掀起的戰爭,另我們沒有察覺到終焉之霧的誕生,真正的敵人在戰爭中侵蝕了我們、聯盟甚至圖書館以及分裂者,他們拿到了他們所謂的讓世界重新開始的鑰匙,由基金會蓋出位在復活節島上的機密設施成為了通往災厄的鑰匙。

一年前當我們以為一切要結束時,等到的是終焉之霧的誕生,本來要做的是通通都被打亂了,重大的弔念儀式、終戰儀式都不復存在,但我們對逝者的承諾永遠不會遺忘,不論是在戰爭前或戰爭中所犯的罪,也不是可以輕易被遺忘的事實。

"下次再去他們的墓前時,告訴他們,他們所想保護的事物,我們保護下來了吧!"

我們現在能做的事,只有為她們祈禱,祈禱她們拯救世界能成功,祈禱一切順利,祈禱她將以普通人而非英雄的身份幸福地活下去。


巨大的水晶柱是這裡唯一的風景,災厄之霧內部觀察基地之一的這裡,依舊在跟災厄之霧造成的腐蝕奮鬥。

我將防護門關上的同時淨化裝置也在同時開啟水流將附著在防護衣上的災厄之霧沖掉,在第二隔離間中我把拋棄式防護衣扔進處理箱並聆聽狀態報告。

"Nonentity Function又下降了18單位,這可能是無盡的一正在接近消滅之地造成的嗎?自從消滅之霧出現後,Nonentity Function都只升不降。"助理一臉愕然的看著計測器上的數值。

"也許吧?誰知道後方的研究結果呢?我們只需要做好我們的觀測工作就好了。"我將咖啡放到嘴邊,並細細平常這個早就因為終焉之霧,產地早就消失的珍品,當然也可能是我人生中的最後一杯。

"如果他們真的做到了,是不是代表我們就能回家了?"

"別傻了!你以為我們是為什麼到這裡的?在這裡的我們可是為了全世界的命運殺死數億瘟疫感染者的惡徒。"我看著窗外被腐蝕的世界,伴隨著不應該存在的風,不明成分的黑沙隨風飄散在空氣中。

"這一點我還有自知之明,但是真的沒有辦法嗎?"對於高位者的不甘心了然在他臉上。


"現實穩定錨的運作效率不斷上升,而且現實賦予的完整率也越來越高,這實在太奇怪了!"助手看著螢幕上的顯示內容,他會這麼想也不奇怪。

老師的女兒應該接近中心點了吧?作為老師為了挽救世界的最後手段之一,他是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來讓女兒代替他守護世界呢?還是僅僅為了保護女兒的生命安全呢?

當初我們發現了平行宇宙並非我們所想像的樣子,而是像虛粒子一樣在虛無中誕生時,其實終焉之霧的存在當時就被預測到了,但誰會相信我們不存在的現實會如此的容易進入我們的現實中呢?但現在這個景象,就是證明這個現象可以人為造成,不在只是理論而是實實在在的武器。

我們將終焉之霧說成一種具腐蝕性的毒氣,這個謊言藉由現實穩定錨被覆蓋在可能性為零的現實上,可以被物質給隔絕。

我們、聯盟、圖書館都失去了我們重新開始的最後武器,我們只能拋下一切尊嚴合作生存下來,也許這一切災難對人類才是良藥。

我想未來高層恐怕是腥風血雨吧?對了爭奪倖存者的思想主導權,暗殺、要脅、等骯髒手段如果我不是其中一員的話,我真想拿著爆米花看著這齣鬧劇。


不需要再去回憶,我停止去感受世界的碎片中的紀錄,就算這個已經滅亡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我的對它的所經歷的滅亡也感同身受瞭若指掌。

只被世界允許活下來的最後一人,想要為自身世界留下的,那一絲絲痕跡,所寫下的紀錄,所繪上的標記。

但這個世界中被世界所救活的人,沒有能力離開世界,去修復世界本身,最後被四周凝聚成灰色冰柱一般,存在可能性為零的虛無所侵蝕。

我等為修復各自的世界彼此的聯手,不管誕生於那個世界,敵人也只有一個,憎恨者。

不管在那個世界中都不被世界允許幸福的生存下來的生命,因為自身的不干所聚集所誕生,如果不是敵人的話,我可能會加入它們吧?

"World,Tower需要你。"Star出現在我的身後。

"現在的我是Richard,只有Tower過來才能指揮我。"我不清楚Tower為什麼不自己來,通常他都會親自到達我所建造的世界之中。

"Tower受了傷。他跟憎恨者戰鬥了。"Star說出我意料之外的事,通常他不是跟Emperor那個真正的皇帝待在他自己建立的破碎世界之中整理其他塔羅們帶回的世界記憶,就是回到他誕生之處,看著那由黑沙跟灰色冰柱構成的終末世界,嘗試跨越構成他主體意識的那道坎。

"為什麼Magician跟Chariot沒有阻止他?如果他死的話就沒有人可以修復世界了!"我將Star的領結拉著。

"Hierophant在他身邊療傷,還有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跟憎恨者會碰到。"我開啟大門連往Tower的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