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弹珠
评分: +36+x
1.jpg

于201605240075事故现场发现的祭祀图样

欢迎进入基金会资料整合系统,目前版本号为2043-1.56a。

请输入您要查询的资料名称。

SCP-CN-[待定]


项目编号SCP-CN-[待定]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该项目目前收容于Site-CN-02的一间1m*1m*1m标准收容间内,封存于一标准异常物品收容箱中,已于收容间底部和顶部各安装了一台ZX683型现实稳定锚。


Spee:老豆,时间旅行是否可行?

Ekelhaft:基础的你大概都查过了吧?

Spee:……嗯。

Ekelhaft: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Spee:真话。

Ekelhaft:基金会啥都掩盖的形象真是深入人心啊……其实没那么严重。二十年左右的技术领先并不足以解决时间旅行这样的世纪难题。主站有在探究时间的奥妙,不过毫无疑问,没什么进展。

Ekelhaft:由于我们至今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能依靠特定机器把时间轴当滑动变阻器玩的时间旅行者,因此时间旅行是否可行目前存疑,只能等下一步有没有什么新发现。老夫么……更倾向不可行。

Spee:……理由。


项目描述:

项目本身表现为一颗2032年产的小白狗牌网球。每5分钟,项目将整体隧穿至以其原所处位置为圆心,半径20米内的随机地点,并在该过程结束后于其所处位置产生一个持续时间1秒,半径1-3米的“空洞”,“空洞”范围内的物质会完全消失。


Ekelhaft:从我们的世界里还没有充满到处穿梭的时间旅行者来看,我们可以先假设时空本身是具有自洽性的,当然只是假设。

Spee:自洽性?

Ekelhaft:就是会自动排除、修复或预防异常状态,并回到正常状态的意思,就比如有个小虫子咬了你的手,但手会自然长回来,变回它应有的模样,当然只是个比喻。

Ekelhaft:说回那个奇怪的猜想。自洽性有可能——仅仅只是有可能——会消除异常因果链的“存在”。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之前那个免疫系统的科普视频你看了没?

Spee:看了。

Ekelhaft:(叹气)你什么时候能多说两个字啊……算了,看过的话,解释起来就方便些。


基金会于2041年于北京市海淀区████商场发现了该项目。当时该项目在████商场产生8处空洞,造成了局部建筑结构坍塌。最近的站点立刻出动了收容小组,成功对项目进行了收容。


欢迎进入基金会资料整合系统,目前版本号为2019-2.35c。

请输入您要查询的资料名称。

事件记录:201605240075-a


Ekelhaft:抗原就好像身体里的“异常”,而免疫系统则能够识别出这些“异常”并释放信息素促使其凋亡,以此消灭抗原。而若宇宙有某种机制能够同样地促使异常因果链自我崩溃,以此消灭其存在……

Spee:我们就不会查觉到异常因果链无法存在。

Ekelhaft:是的。自洽性扮演了免疫系统的角色,抹除了异常因果链的存在,防止其扩散。“存在”本身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但可以确定,被完全抹去存在的事物是不可能被察觉到的,无论是物理上还是心理上,这部分你可以去看书架上那本《逆模因原理概要》,虽然你应该看不大懂。

Spee:若在此情况下依然出现了Gae Bolg1呢?

Ekelhaft:你是不是看我电脑了。

Spee:没有。

Ekelhaft:好吧。这个的话我说不上来,这个猜测本身就是禁止异常因果链存在的。

Spee:没意思。(撇嘴)

Ekelhaft:(耸肩)


  Spee太过聪明了,简直难以相信她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我那半真半假的谎话不知道还能用多久。

  16年5月24日北京海淀区出现了首个不可逆型异常因果链2,也就是所谓的气泡。与此同时还有自洽性的象征——逐时者。那扭曲的琉璃般光彩凭空出现,与气泡碰撞、融合、交汇,肉眼可见的边界疯狂膨胀,让人类第一次感觉到来自宇宙本身的力量。说来可笑,那异常的本体竟是一颗网球。

  现实比我那怪异的幻想还要可怕。免疫系统出现了,病毒出现了,甚至红斑狼疮3也来掺了一脚。所有与其相连的因果链,哪怕仅仅只是听见了那建筑崩坏的声音,都会被瞬间卷入泯灭的死亡漩涡,成为逐时者的目标。等等……视频里那个气泡长什么样子来着……该死的,我再去找一根记辅。

  别问我那个视频怎么录下来的,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事情。恐怖的死亡漩涡几乎毁灭了2/3个海淀区,直到先知出手阻止。

  该死的,连医生都出现了。


输入权限

检测到逆模因影响

正在进行基因检测……

权限已确认……

正在注射Y级记忆辅助药剂……

正在注射β级精神稳定药剂……

允许访问。

事件记录:201605240075-b

(本记录来自研究员舒由民于事件发生后两个月发回的音频文件)

(录音开始)

  能听得见吗?好吧这是句废话。

  这是第几天了呢?四天?六天?某块记忆已经开始衰退了。

  Pokm、Blank,Store,或者别的谁,当听到这段录音时,希望你不要悲伤,走入幻影似乎比我想象的要舒服些。

  说回正事吧。这里的空间……很混乱,所有的空间都好像被打碎、搅和,再以某种粗暴的方式粘接成现在的样子。脚边有个写着“二层”的牌子,但三层的牌子就在不远处的那块“碎片”内。透过几块墙板的间隙,我能看到“气泡”的边界。可能有三四十米高?算了,原谅我混乱的方位感。

  我开始理解当初在图书馆里看过的那本《纳克里克教典》了,现况让我回想起当初看书时那恶心却敬畏的感觉。脑中涌动着某种奇异的幻听,头顶的气泡状空间交织成复杂的几何图形,不断地翻转、融合,流动的光线参杂在图案间闪烁,有些地方漆黑一片,有的地方流光溢彩……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疯了。我感觉那诡异的幻听像是我曾经听过的黑暗管风琴曲,简直前所未有的瘆人。

  别踏入这个地方。哪怕看一眼也会被吸入其中。气泡外似乎有什么别的东西在,体积显然要大得多,我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不,我不知道。

  我又想起那本破书了。第115页?不,不,应该是第224页,对,224页,虚空扭曲大祭……多半是那玩意儿。 “吾于人流攒动之处呼唤吾主……扭曲之物遁入暗影……混乱之物升入虚空……吾于此召唤未来之物,蔑视万物之法,践踏逐时之物……扭曲乾坤,倒转因果,逐时者为吾主所用……吸天地之糟粕,唤吾主……混沌轮回之灾厄……循环之千目……坦图戈贝……轮回倒转……末日降临……

  紫色的光环在远处显得突兀而怪异……那是法阵本体么?我不知道,我无法接近那块区域。“边界”本身还在扩张。我已经找不到任何食物了。死在这地方也算不差。

  快没电了么……那个传说的最后是什么呢……

  (杂音)

  [录音结束]


  摄像无人机正在“气泡”群上空盘旋,智能摄像头精准地录下“气泡”群在水泥森林间攻城拔寨。

  突然,那片本来疯狂膨胀的“气泡”群停了下来。“边界”的表面霎时开始剧烈抖动,像是在抵抗什么力量的压迫。无人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立刻调转航向试图离开,可惜为时已晚。闪耀的二十三面体凭空出现,在毫秒间崩溃、塌缩、凝聚成一个旋转的点。

  ——奇环。

  整片“气泡”群瞬间被狂暴的引力剥离地表,疯狂旋转的奇环将引力所及之处尽数吞入腹中……尽管奇环本身要比这片诡谲的气泡群小得多……可怜的无人机也被恐怖的潮汐力捏成一根多分子意大利面。吸入“气泡”群后的奇环瞬间炸开,切断了与本宇宙相连的所有因果链,同时残存的引力波激起一阵尖啸的狂风,爆炸产生的辐射瞬间将整个海淀区化为工业微波炉,爆炸中心则留下了一个直径200米的大坑。

  结束了。


所以你现在在干什么?

偷看别人的小秘密很好玩么?

嘿,你,快出去。

你为什么还在看啊!

很羞耻的啊!

你们这帮家伙为什么会喜欢看别人的源代码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