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员工是如何放松的·06站

评分: +86+x

06站的格局,与别处是不同的。尤其是血液科。无论是地表的石菖蒲医院还是地下的基金会医疗部门,血液科的门前永远留着那么一片空地。地方不大,六乘六的面积,地上铺着软质的材料。帷幕外来石菖蒲医院求医的患者对此众说纷纭,甚至不乏当面询问医生的。而医生们,有人对此一知半解,有人只会回复一个难解的微笑。

帷幕外的部分尚且好说,无论如何,作为一家名声在外的医院,石菖蒲的医生们总归是符合人们对医生的印象的。因而,那片区域的主要使用者其实是前来就诊的嬉笑打闹着的儿童。而院长也从善如流,安置了游乐设施和供家长们聊闲天的区域。但在地下部分,每每在大型抢救之后,血液科门口那片空地,都会在抢救结束后,体现出它的价值。

比如现在正在进行的,就是急救部主任对外科部主任的较量,两人都在观察对方的破绽,场面一时间僵持着。可能是刚刚结束手术急于回去休息,外科部主任首先打破了僵局,一记直拳对着急救部主任的面门而来。急救部主任临危不惧,闪身让开拳头的同时就要反打,不料外科部主任声东击西,一计横踢结结实实踢在了急救部主任的身侧。急救部主任吃痛跌倒,随后被外科部主任压制在了身下。

“一,二,三,四,五——外科部获胜!”因伤住院顺便来客串裁判的知梓大声宣布了比赛结果,同时将二人拉起。两名主任握手以示友好,并互相致以“下次必打爆你鼻梁骨”一类衷心的祝福之后,走向各自的科室。

这倒也算是站点传统了。起因似乎是某次大型抢救中,面对纷至沓来的血液需求通知和几乎挤破科室来抢血的医生们,血液科主任无奈的咆哮:“要不你们打一架再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再加上这里是以脱线人群扎堆著称的06站,这个但凡有个正常人在场都不会当真的牢骚变成了动议,动议变成了决议,决议变成了资金和施工队,把血液科门前的空地一番修缮,开辟了一个供各个科室的医生进行亲切友好的物理交流的空间。捎带手连掩盖设施石菖蒲医院的血液科前面也修了一个,美其名曰“改善员工娱乐水平”,据说本部负责财政审核的在看到报销单据时把可乐喷了一屏幕。

不过场地终究是建起来了。施工也不算复杂,敲敲打打一周不到就把两个都完成了。Paraclate亲自出席了落成典礼,并与研究员Spikelet进行了友谊赛。在两人双双被普外科的医生接走之后,最初的规则也定了下来,同时经过了无数次的细化与迭代,最后留下了几个条款。

首先自然是下战书的规则。无故斗殴仍然不被允许,这是自然的。使用场地的需求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会被批准,至于这个标准似乎是不固定的。举例来说,第一组正式使用场地的是血液科和急救科,起因似乎是要了5个单位的血最后只送来四个单位,美其名曰“需要确保其他部门也有血用。”气的去要血的年轻医生当场下了战书,并且在随后的使用过程中成功把当时值班的血液科医生送进了外科病房。毕竟,敞开来说,就算是大型抢救,站点内要缺血也是不大现实的,顶多调度会有困难。

其次自然是时间的选择。使用场地的时参与人员不能有任务,无论是基金会的科研任务,还是医疗任务,一旦有任务可以随时中止使用。

在人员的问题上,基金会坚决杜绝打群架的出现,因此出现在场地里的人包括裁判在内不得超过三人,同时一切有过特遣队经历的人员均不得参加活动。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特遣队有名额的外科医生曾对此表示反对,但被驳回。而真正出现在场地上的往往是口口声声说“要为科里的成员讨还公道”的,各个科室的主任。

获胜条件十分简单,将对手压制超过五秒或推出场地即可获胜。在第一场险些出大问题之后,“不得出现轻微伤及以上的伤情,否则致伤者需要对此承担责任”这样的条款也被加入了进来。这让所谓“决斗”的血腥气大大下降,反而成为了员工们放松的不二法门。

于是每每有此类活动,站点内的广播和内部网站都会播送相关信息,不当班的站点员工,在此治疗,被医生允许走动的其他站点人员都会呼朋引伴,携带食物酒水,早早在现场等着,食堂也会送来爆米花一类的物品供人们取食,俨然一片祥和的气象。

另外的话,虽然决斗本身没什么意义,本质上是员工们放松的手段之一,不过,不管是出于面子还是什么原因,下班直奔健身房的员工数量呈稳步上升态势。

但健身房里的收费项目悄悄涨了一毛钱这件事,暂时还没有被人们发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