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评分: +21+x

2011年7月14日,空气十分沉闷,灵念抬头凝视着夜空。

身边的少年递来一支雪糕,灵念不想接,她讨厌这种甜腻黏稠的冰块,但少年很执着,硬是塞给了她。灵念叹气,把雪糕含到嘴里,少年似乎很高兴,开始跟她讲述孤儿院里发生的故事。

一支雪糕吃完,灵念清醒了许多,夜晚的微风轻轻拂过,微凉的感觉触动了她的内心。她突然觉得自己周围的世界是如此陌生,自己就像一叶在波涛中沉浮的小舟,无所依靠,无处可去。

就算是灵,也有做不到的事,比如回家。

时空另一端的奥托世已经没有内容可言了。黑色的火焰包围了众神,来自异界的恶魔摧毁了神迹,拉克穆死在光茫中,宇宙失去了宇护者。无穷无尽,无边无际的宇宙,仅剩下三颗星星闪烁。哥哥为了保护她,将她推向了虚空。她想回去,可该死的异界通道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不,不是打不开,是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那是一个令她恐惧、无比强大的怪物。她不愿去猜测。 别说触碰,就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就是那么恐怖的存在。她就这么留在了这里。这里的奥托世没有亡,这里和家一样美丽,但这并没有给她带来安慰——唯有困惑。

她试着回去,她每天逼迫自己变强,尝试各种回去的可能,她不顾自身极限汲取这个世界的能量,甚至不惜像那些恶魔一样吞噬这个宇宙的星星。她觉得自己疯了,但无所谓,她是灵,存在于神明之上的灵,没什么可以阻止她,没什么可以动摇她的信念,她不觉得自己有错,她只想回去,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奥托世,她始终认为自己是正确的,直到…

瘦削的身影靠在她的身上,她清醒过来。这个陪她走过了十年、和自己语言不通的少年不知何时睡着了,刚刚还在喋喋不休,现在睡得比谁都熟。感受着少年身体的温度,灵念有些错愕,明明是自己在听他说话,怎么反而是他睡着了呢?

看着少年微动的闭目,听着少年平稳的呼吸声,灵念望了他一会儿,又将视线转向星空。她试着从绚烂的漂流星系中找出星座的位置,然后将它们一一连起——这个游戏她在十年间玩了无数遍,对她而言,这是度过美好时光的最佳选择,也永远不会玩腻。只有样才能让她感受到错觉…… 一种身在家乡,有人陪伴的错觉……

平静没有维持太久,额头的伪装符文传来微微刺痛,那些人正在找她,很快就能找到。灵念讨厌那些人——不是因为他们跟踪自己,而是他们……在试着让见过她的人忘掉自己——正如她悄悄地来……不留一点痕迹……

灵念从公园的长椅上站起,小心让少年躺下。少年曾经教过自己好多,最多的还是说话,他教过的话中她最喜的仍是那句:“找个风大的时候,把骨灰扬进风里,风吹到哪里,家就在哪里。”

她走了很远,直到看不见公园的影子。她打开圣堂之门,撒去了伪装,就像她刚来到这里一样。

她似乎听到了世界另一边慌乱的指挥声,听到了部队整装出发的踏步声,听到了螺旋桨转动的轰鸣声,听到了刺耳的警报声……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又回来了。

哦,对了,她之前在想什么来着?

直到……

直到……

直到黑暗中再无光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