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
评分: +12+x

疼痛占据了她的思维,使她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呃……”

耳边充斥着嗡嗡响的噪声,她强忍着从头部传来的眩晕感,勉强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漆黑的窗帘使得房间很昏暗。她躺在一张床上,洁白的床单和淡蓝的被褥让她一瞬间有种自己到家了的错觉。

“我……我这是在哪?”

但那也仅仅只是一瞬间。镌刻在骨子里的战斗本能让她立即警觉起来。她开始立即打量自己的全身,外套不见了,短裤也变得破破烂烂的。口袋里的东西也不见了,她心里一慌,赶紧向腰间摸去,还好,那把微型左轮没有遗失。正当她想支撑着从床上下来时,门口却突然传来响声。

“欧?你醒了?”

一个紫发男子走了进来,看到她坐起来时似乎有些惊讶。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陌生男子,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左轮的扳机,随时准备应对他下一步的动作。他不怎么高,1米7左右,看上去得有30岁左右了。一身衣服都不是什么名牌且看上去脏兮兮的,唯一有些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那道覆盖半张左脸的伤疤,看上去有些狰狞。

看到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男子温和的笑了笑,似乎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别怕,姑娘。我是在▇▇酒店门口发现你的。那里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了,我听说是发生了黑帮火拼?”

黑帮火拼?这倒是个好借口,总比上次的大规模地震要好得多,组织总算有点脑子了,她这么想道。这次的任务伤亡的极其惨重,她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不知为何,她突然对眼前的男子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好感。

“总之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你已经躺了一天多了。欧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他默默的把一杯冒着热气的水和一个不知装了什么的盘子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将拉了一半的窗帘拉开。阳光照在房间的地板上,有些刺眼,同时也将整个房间的布局暴露在她眼前。房间不大,除了一张床和一个书桌外就没有什么家具了。书桌上散落的钢笔和摊开的小说衬托出眼前的男子是个不修边幅的人,这一点同时也能从椅子上摆着的凌乱的衣服上看出。

“我吗?我叫薇薇安。是来这里旅游的,谁知道卷入这种事……总之还是谢谢您了。”

“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幸。我叫奥斯瓦尔德,是个医生。那我就不再打扰你了,电话就在你的左手边抽屉里,想要联系家人的话随时可以用。我就在楼下,有什么需要直接喊我就行。”

说完,他退出了房间,随手带上了门。

看着奥斯瓦尔德出去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叫夏紫晴,混沌分裂者特工,擅长外勤,尤其是暗杀。本来这次的任务是通过其他队员在正面拖住一批scp的特工,她穿上便装潜入到酒店内部去暗杀一个很有名的研究员。谁知情报有误,他们的人数多了近一倍。眼看着自己的队员就要全军覆没,她不得已只好引爆了本来打算破坏现场的C4炸弹,巨大的冲击力将她直接从4楼甩出,之后她就昏迷了。

想到这里,她脸色一变。那个自称奥斯瓦尔德的男子这么轻易就相信了自己,这确实有些诡异。自己的身份绝不能暴露,看来只能把他灭口了。想到这里,她站起身来。可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腿部传来,腿一软,她又坐回到床上。

腿上裹着绷带,估计是奥斯瓦尔德给自己绑上的。她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关节,很幸运,骨头没有被伤到。但一道不知被什么划出的极深的伤口出现在小腿处,虽然已经包扎完毕,但短时间内运动肯定是要受限制的。她只得打消了杀人灭口这个想法,自己有伤在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者,人家毕竟救了自己一命,恩将仇报这种事她也做不出来。

她拉开抽屉,拿出了一部智能手机,给一个特殊的号码发送了一条只有几个字母的短信,然后立即删除了记录并清空了残余后台进程。这时,她才感觉到全身肌肉的酸痛和胃部传来的饥饿感。她用一只脚走到了床头柜旁,从内兜里取出一粒胶囊,端起杯子用水吞了下去。记忆强化胶囊,能加强24小时内的记忆,当身处陌生环境时每天来一粒,这早已成为了她的习惯。在做完这一切后,她才算彻底松了一口气。这时她才感觉到全身肌肉的酸痛和胃部传来的饥饿感。

看起来奥斯瓦尔德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盘子里装的是面包和牛排,还附有一副刀叉。牛排传来的香气撞击着她的神经,顾不上矜持,她狼吞虎咽的吃起了盘子里的食物。奥斯瓦尔德的厨艺不错,牛排煎的恰到火候,面包也是用特殊的手法烤制的,和商店里那些便宜货有着天壤之别。

“什么嘛,这个男人看上去一副邋遢样,其实还是挺细心的”

她这样想着,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她在奥斯瓦尔德家中待了三天,这三天她第一次享受到被人伺候的感觉有多么美妙。每天不用吃食堂里那令人作呕的饭菜,不用自己每天打扫宿舍,不用睡宿舍里硬的和石头一样的板床。同时她也找机会搜查了一下四周,奥斯瓦尔德看上去很有钱,住的是至少有200平米的别墅。别墅建在郊外,方圆十公里内几乎没有人烟,这倒是方便了她返回,不会那么引人注目。但令她有些奇怪的是,许多房间都是上了锁的,她也不方便开口询问,只得把好奇压在了心里。
她有种预感,这个自称奥斯瓦尔德的男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可惜,她接到了组织上的回复,让她早日返回,不然这样的日子她说什么也得再享受几天的。

“那我就走了,奥斯瓦尔德先生。这几天感谢您的照顾了,这些请您务必收下。”

她收拾好了行李,从内兜里抽出了一千美元,想要递给奥斯瓦尔德。但后者摆摆手拒绝了。

“不必了,薇薇安小姐。我本来就是随手而为,怎么能要你的报酬呢”他微笑着掏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就当交个朋友,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

“好吧,相信我们会再遇见的,奥斯瓦尔德先生。”夏紫晴微笑着收下了那张名片,转身走出了房门。

几个小时后,在郊区的一片空地上,混沌分裂者的飞机赶来接走了她。








Jerome感到无比头疼,他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何要一时冲动将这个女人救下。

虽说基金会的宗旨是保护平民,但自己本来没有参与这次行动,只是恰好在这附近休假而已。谁知主管突然给他发消息,声称在▇▇酒店刚刚解决掉了一批混沌分裂者的人,让他立刻去增援并勘探现场,他只得浪费自己宝贵的休假时间去工作。可谁知这帮MTF的人根本不在乎普通民众的死活,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倒在后院的绿化带里,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她。这里是郊区,最近的医院在几十公里之外,他只好把她弄回了自己休假的别墅里,简易的处理了一下伤口。

但一天后Jerome就完全后悔了。每天要做三顿饭,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用方便面凑合。每天要洗衣服,洗床单,还要收拾房间。外加事故发生后自己还要写分析报告,这对于Jerome来说简直是噩梦般的存在,有时他真想让这个女人赶紧离开这里,然后在床上躺上一个星期来弥补这两天自己的精神损失。但不知怎的,每当他一看见她那迷人的笑容,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立刻忘记了一切,只想着不能给眼前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该死,Jerome,你真他妈没出息。”他不止一次的这样对自己说过。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就因为她有点颜值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他一阵苦笑,看来自己孤身一人太久了。

还有另一件事让Jerome一直耿耿于怀。通过酒店的监控还原显示,并不是所有的混沌分裂者都被击毙了,但少数存活下来的人没有一个被找到的。他也曾怀疑过这个叫薇薇安的少女就是混沌分裂者的人,为此他还私自查看了她的随身物品,包括外套和一些能藏东西的地方都翻过了,但却一无所获。

害,自己就是太神经过敏了,混沌分裂者那群人渣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看的妹子呢?Jerome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准备晚饭去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天,为了以防万一,他将许多存放着机密文件的房间都上了锁,并且在每天的食物里放了少剂量的记忆消除剂。这会使得这三天的记忆变得极为模糊,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遗忘掉。看着眼前少女逐渐远去的身影,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涌上心头。不知为何,他总有种奇怪的预感。

“或许,我们以后还会相见的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