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一刻
评分: +13+x

闭上眼睛

年轻人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有一个任务,把其他人托付给他的东西送到那个人手中。人们都称作他们为信客,但他自己更喜欢自己被叫做送信人,他不认为自己有资格能作为“客”,他自己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罢了。他对委托他的人约定好了,他不能让信任他的人们失望。

信客何者也?将这个小山村里留守的妻儿寡女对出外打拼的人最后一刻思念带出去,传达出去,哪怕最后自己也图不到什么好他也一定要传达出去…但干这一行的多半早早地就夭折于世了,原因也多半是迫于那旅途的艰辛,人心的丑恶之类种种。你要说有一个信客可以寿终正寝,他自己宁愿相信之后一里地的茶馆有人可以免费请他吃一大盘牛肉。

年轻人刚刚将一波书信物件送往了各地回到了山村,当他打算休息个两周半拉月再去送新的书信时,一位穿着艳丽的女性找上门来。说来也奇怪,这位女性的衣装气质完全不是这个偏僻山村里能有的,而且他自己在这个村子里活了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有对这个女性的印象。更何况那一头又黄又赤的头发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大概是个洋人吧,并且那个女性一直用折扇挡着自己的脸,呼出的香烟也让年轻人晕晕乎乎的。她希望可以把这个包裹送到一个地方一个“山峰耸入天,瀑布云层下,之下稀房屋”的地方,一般人怎么看都知道这是来找茬的,连一个确切的地址都没有,如何去送?但是年轻人不知道为何想也没想就接受了委托并且第二天就收拾了行李盘缠出发了…

但他出发之后才晓得这件事情的问题。他一个中原长大的人,哪里见过什么瀑布?他倒是听别人说过瀑布,也就是什么挂着水帘子的山。但,哪里会有挂着水帘子的山?年轻人坐在随路找到的大石头上坐着并思考着。他一路走一路问也没有问到什么,他也曾回到故地去试图从村中的长者们最终得到什么,但也从未有过收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翻了多少座山,也不知道渡了多少条河,更不知道在多少个村中落了脚。但最后他终于来到了他那应许之地。他看着瀑布之下一片繁荣的村庄心中百感交集,他不禁兴奋地跑到村落里询问当地百姓,他终于来到了他将要把承诺送达的房门前。砰砰砰…年轻人轻轻地叩门,没有反应,也许还没回家?年轻人心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他再次叩门。砰砰砰…再次叩门之后,门开了,正当年轻人幻想着一名年迈苍苍的老妇人应门接客的时候,一只巨大的手将他抓入深渊之中…

睁开眼睛

老人看着自己的双手,他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但这些不重要,他有一个任务,把其他人托付给他的东西送到那个人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