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
评分: 0+x

5月8日 20:21


“你叫什么名字?”

“D……D-093382

“我是基金会机动特遣队-辛辰-0“海洋生物”的总指挥热带鱼,你以后要紧跟着我,知道了吗?”

“……知道了”

沙尘席卷,冷,果然太阳降下来了以后的沙漠好冷。

水已经喝光了,男人将怀中的瓶子取出,在已经倒地的沙虫身上装上满满的一瓶血液,随后从怀中取出一袋粉包倒入其中。

不到一分钟,肮脏恶心的猩红气体就从瓶子里喷涌了出来,剩下三分之一不到的清澈水分,看来暂时是得救了。

沙尘暴又吹过来了,男人紧紧地裹紧自己身上那层迷彩披风。他望着远处的一块空地,那里是被“天穹”维生系统隐身保护下的沙漠站点—Area-CN-42.

我回来了ただいま

再见,潜入者。さよなら、侵入者

男人露出了残杀前的微笑,欢迎比想象得来的要快啊……


“D-093382,别担心。你只要做你一直做的事情,接下来交给我们。一旦出了任何事情,你就迅速往后跑。知道了吗?”

女人颤抖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热带鱼摸了摸她的脑袋。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越轨,连忙背过身去不让女人看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

“上吧。”

“作战室呼叫沙漠巡逻队,一切正常吗?”

“一切正常,巡逻结束后立刻返回。”

男人按摩了一下喉结,变音果然对喉咙的压力很大,他搜索了地面已断气的几位巡逻队员,除了一些弹药和工作人员证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踢开挡路的半截尸体,慢慢的再次靠近“天穹”维生护罩。

半圆形护盾,反锁定迷彩系统以及AI-MI控制下的出入口大门。看似坚不可摧,但男人知道哪里有缺点。从西面数126步的位置,“天穹”系统有一个缺口,只要用小刀慢慢的割开蛛网吸水系统就可以不触发警报的潜入。

顺利进入,干冷肆虐的狂风立刻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暖湿润的沁人空气,果然这里一切都没变……不,变了一点。

维生护罩里居然飘起了小雨,男人的身边出现了一对女性阴影,稍微年长一些的女人看着男人没有说话,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男人知道她想说什么。

对不起,魅唇鱼,我必须这么做……

在女人的注目下,男人向着Area-CN-42的中心庭院走去。

妩媚的香味拥抱住了男人,香奈儿No.7,现在还在用这种经典品牌的在这个站点只有一个人。男人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女人。她抱着一堆文件,穿着白大褂,一支昂贵的发簪盘起了她乌黑的长发,蜻蜓的装饰静静的停在发簪的顶端,她微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中带着喜悦地光芒。

“……你不乖哦。”

偏偏是最棘手的人出现了……

“好久不见了,安德鲁斯女士。”


……(枪声)请求支援请求支援!!这里是基金会站点-CN-21的安保小队!有一名敌方势力渗透到了站点内部!!是基金会特工热带鱼!!他想夺走‘息壤’!!重复!!他想夺走‘息壤’!请求立即……(剧烈爆炸)

热带鱼从没想过自己会做出袭击基金会站点的事情,但恍惚之中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这里有能救她的东西。

他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乎她,直到他看到她哭着奔向被怪物抓住的自己,然后怪物停住了,放下了他走向她,当她意识到他没事的瞬间,笑了,接着那张笑脸就被撕得粉碎。

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忘不了她。

“值得吗,热带鱼?” 息壤就在眼前,但一个高挑的俄罗斯女性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不符合她身材的巨大枪械。

“值得,尤利娅

随即,便是最强和全能的厮杀。

“你老了不少。” 安德鲁斯女士将略被吹散的发梢别到耳后,饶有兴趣的靠近男人,但是男人只是转了个身,看向中心花园里面的一株枫树。

“我不是三岁的孩子,安德鲁斯女士。”男人淡淡的说完,靠近他的安德鲁斯女士便像镜子一样碎掉了,而真正的安德鲁斯女士正在静悄悄地给眼前的枫树浇着水。

“果然是我的香水味暴露了吗?哎……但是我就是戒不掉这个牌子。”安德鲁斯笑着将水壶放下。“但是我说的没错,你真的是老了。”

让现实扭曲者来看守这个入口吗……

“你却一直那么年轻呢,女士。”安德鲁斯遮住嘴笑了笑,她毫不畏惧的走上前替男子摆了摆衣领,薰衣草香的手巾拂去了他身上的血渍。“我们上一次见面,你还在为一段感情而苦恼,之后你就叛逃了,没能帮到你,姐姐一直很愧疚。”

清香再次袭来,她温柔的抚平了他乱糟糟的头发,她明媚的眼睛突然失去了一瞬间的光芒,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回来吧,我们能够一起解决这件事的。”

“谢谢,安德鲁斯女士,但你是阻止不了我的,我有我要做的事情。” 一记冲拳打在安德鲁斯的身上,她的身体也像玻璃一样的碎掉了。

正在自己房间写着个案报告的安德鲁斯女士突然停下了笔,她站起来,默默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和那股忧伤和痛苦相比,这杯黑咖啡显然甜的多。

安德鲁斯女士在窥视他脑海的瞬间就知道,她无能为力。


睁开眼的瞬间,是她美丽的笑容,她的身体像是新生的一样,白皙柔软,自带着一股自然沁人的花香。

“你醒了。”他躺在她的腿上,是真的,真的,他的全身还在剧痛,但是她还活着,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从没哭过的男人,哭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很久以后,咱俩都老了,我得每天推着轮椅和你东躲西藏的。”

“太好了。”

“恩?为什么”

“因为这就是说我们在很久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啊。”

“你叫什么名字?”

“恩?D……D-093382啊”

“不,你的名字,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莲……”

“莲,嫁给我。”

“……嗯,我嫁给你。”

随后,在那一片花海里,他们做爱了。

中心庭院向下延伸很深的地方,是一个连Area-CN-42的设计图纸都没有标明的神秘区域,那里是AI-MI的核心内室,男人知道里面有什么,他想拼尽一切力量进去,但是不行,他有自己的计划。

电梯的大门打开,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远方的青铜大门无声的拒绝着男人。

没事,即将结束了。

背后风声忽动,是暗杀术。来者是谁,男人再清楚不过了。

我马上就来了,莲……

刀光一闪,血光四溅,男人和男人眼光对上的瞬间便擦肩而过。

“……热带鱼指挥官,居然是你……特工果冻鱼,果然是你……

蛇:……再见了,特工。

(枪响,前基金会特工热带鱼头部中弹立即身亡,此时房间一角被压制住的女性挣脱束缚,飞快的跑向其尸身,抚摸着尸体的面庞)

将手枪收起,慢慢从阴影中走出的人,是特工果冻鱼……

久违的重逢,看着果冻鱼惊呆的表情,热带鱼只是凄凉的一笑,随即丢下了一颗烟雾弹。

“等一下!”果冻鱼正要追上前去,青铜门却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

检测到基金会机动特遣队-辛辰-0 “海洋生物” 一级特工果冻鱼的挂坠信息 对象已被授权 予以通过

果冻鱼再回头一看,热带鱼已经乘着电梯上去了,他只是想把果冻鱼引来吗?

果冻鱼大概能猜到他想去哪里,安保部队已经向着那里出发了,但热带鱼千辛万苦只是为了把自己引到这扇门前,它后面又有什么呢?

为什么自己会被授权,而他该不该进去看看呢?


“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这就要告辞了。”

“修补你脑袋上的大窟窿可是费了我们不少功夫,你就这么走了?”

“我是基金会的热带鱼,即使逃离了那里,我也不会背叛那里来加入什么奇奇怪怪的组织。”

“你不想知道你夫人去了哪里吗?”

“肯定是被基金会收容起来了,我理解他们的做法。”

“那么如果我说……”

成功了……成功把果冻鱼引到那里了……

莲……我来了……

腹部的伤口仍然在不断的流着血,但是他还是要去。

热带鱼打开收容室的大门,她就在那里,沙土做的身体在那里静静地坐着,表情很安详。

他微笑的走近,她慢慢的睁开眼睛。

“求……求求……”当她看到他的脸庞,哀求的声音慢慢的消失了,幸福的微笑慢慢的爬上她的眉梢。

“是你。”

“恩,是我。”

像那天一样,热带鱼安详的躺在她的大腿上,她却害羞的不敢伸出手,因为她怕自己干燥的手掌会很难看,但是热带鱼微笑着抚摸她的脸颊,将她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莲,这个世界不喜欢我们,我们逃跑好吗,一起去别的世界,一个没有基金会,没有怪物的世界,只有你和我。”

热带鱼轻轻地取下莲心脏上的那片狗牌—他曾经的挂坠,上面有自制的生物毒素。

他将它含在了嘴中,然后和莲深情的拥吻。

当安保部队赶到的时候,他们只看到了两具慢慢变成碎屑的身体,碎片在空中相互缠绵,落地时已是一团,再也分不清哪个是热带鱼,哪个是莲。

现在不管是基金会还是死亡,都分不开他们了。

我回来了ただいま

欢迎回家,亲爱的お帰りなさい、あなた


如果我说,你们有一个女儿呢?

……!

在大门的后面,果冻鱼看到一个巨大的玻璃容器,其中的营养液里漂浮着一个最多不过五岁的小女孩,她的脊椎和大脑被插满了电极和针管,在容器的下面连接着一个的电脑终端,除了心跳和温度数值以外,果冻鱼只看到几行醒目的大字。

进行意识复苏刺激 刺激成功 实验No.8542 钻心之痛 停止精神刺激 注入安定药物 实验失败 项目未展示出异常特性

进行意识复苏刺激 刺激成功 实验No.8543 灼烧之痛 实验中……

营养液迅速变红,只见那女孩双腿乱蹬,双手不断地在营养液中拍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把所有幻想中的火焰扑灭。心跳指数迅速上升,她猛地张开嘴大喊,却只喊出几缕粗大的气泡。

停止神经刺激 注入安定药物 实验失败 项目未显示出异常特性。

进行意识复苏刺激 刺激失败 进行心脏电击按摩 按摩成功 实验No.8544……

这……这是什么……

“她是他们的孩子。”果冻鱼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阴影中,Area-CN-42最高主管Legion站在他身后。

Legion的脸上依旧是不变的微笑,果冻鱼则突然感到某种凄凉,他看了看蓝色营养液中的女孩,她现在是缩成了一团,似乎在强忍着某种寒冷。

“她的母亲是一个可以驯服其他项目并进行交流沟通的神奇女子,她与我们中国分部被誉为全能特工的热带鱼之间生出来的孩子就是她,新的收容手段和全能特工的DNA都在她的身上,所以你可以想象上面为什么对她如此重视。”Legion走上前将手掌按在容器上,在他看向女孩的眼中,果冻鱼看到了他从没有在Legion脸上看到过的情绪—内疚。

“上级们痴迷的想要找出她基因中的秘密,AI-MI用尽全力的在她身上做着刺激实验,但是没有,从一岁到五岁,没有任何异常性质,但是他们不相信。他们总是认为在第一百次,第一千次,第一万次的时候会出现奇迹,你说呢,冻鱼?”Legion转身看向果冻鱼。

“奇迹会出现吗?”

停止神经刺激 注入安定药物 实验失败 项目未显示出异常特性。

进行意识复苏刺激 刺激失败 进行心脏电击按摩 按摩成功 实验No.8545 凌迟之痛……

“……”

“你沉默了,冻鱼,的确,她可能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但隐藏的价值太大了。为了世界,一定要有人把她按在水里溺死,救活。放在火里烧死,救活。感受背叛,感受恐惧,感受痛,而这个人是基金会,是我……”

“那她的世界呢……”果冻鱼再次回头看了看女孩,她刚刚吐了,呕吐物和黄水慢慢的向上漂浮,有一些黏在她的头发上,惨不忍睹。“她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被抓来做这种刺激实验了不是吗,她本人根本没有意志来决定……”

“基金会的这种做法……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可能我没有上层那样的宏谋大略……我也不是最高主管,不需要为整个站点考虑,但我知道,如果我今天从这里走开,我就不是以前的那一尾鱼了,即使记忆删除也不行。”

“你要背叛基金会,背叛我们相信的一切吗?”

“不,正是因为我要保护它,所以我今天要带她走,我会带她去各种地方,见各种人,了解各种事情,在这段期间她会成长,会建立属于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一切之后,如果她还是选择回到这个培养皿里,我会带她回来的。”

“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Legion。在拯救世界前,我们先拯救她。”

果冻鱼像一座山一样挡在Legion和女孩中间。

“把她交给我吧。”

Legion笑了。

“一路上会很辛苦的哦,基金会,GOC,不知名的GOI,POI都会来找你们的。”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把脏兮兮的匕首,果冻鱼警惕的向后退了退。

“哎,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站点就不能出一些听话的员工呢。”Legion好似理所应当一样的将匕首捅进了自己的心脏。


!!!!!!

血,喷涌而出。LeGiOn狂笑着在果冻鱼震惊的表情下倒下,但几乎也是在同一时刻,核心室内传来广播声。

检测到站点最高主管Legion进入生命垂危状态,主要目标更改,急救触手即将于3秒后伸出。

原本扎在女孩脑部和脊椎的几根管子猛地被解锁弹出,在空中乱舞一阵后猛地冲向Legion。

“果冻鱼,所以说你太笨了,都说了这是上级决定的事情,我只是一个四级主管,怎么有权限把她放出来。”Legion感到疼痛慢慢的减缓,但身体里捅进几个大管子的感觉总归不是好受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我毕竟是四级主管,要为下面的人考虑,所以我不能带她走。你可以,而且我们比那帮只会指手画脚的大香肠紧[已编辑]狡猾多了。”

培养皿的液体慢慢被抽空,女孩双脚着地,但是却支持不住的跪倒在地上。

“……拿着这个……去找34的Prism……他会帮你的。”

扶着自己的力量消失了,余光中,男人抱着女孩跑开了。

嗯……看来以后要自己收拾房间了,点心也要自己做了,想想就……

就不想起来了……

……答应人的事情,要做到哦,冻鱼……

等等,这就是说以后我可以随便吃泡面,没人叨叨着应该营养搭配了?

LegiON瞬间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气。


此时,站点内却传来了可怕的消息。

“主……”

“主管……D……”

“Legion主管,作为女妖尖啸疫苗实验体的D-903483出事了!!”


« 对视 |入场 | 高潮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