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
rating: +4+x

 «毕业 | 啼哭 | 白首»


“安德鲁斯小姐……安德鲁斯小姐……希瓦娜!!!”

在一片薰衣草的芳香中,意识朦胧的安德鲁斯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装潢精美的房间里。老旧但年代气息浓厚的木制书架上保存着无数被翻烂的书籍,窗台的花盆里栽培着盛开的薰衣草,阳光懒洋洋的趴在叶子上。

她正躺在房间中间的躺椅上,一位老者则坐在很昂贵的檀木桌子后面,睿智但锐利的看着自己。

安德鲁斯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样子,赶忙坐正,有些慌张的偷偷瞥了一眼老者。

“……虎先生,您来了啊……”

十二生肖—“虎”的老者慈祥地推了推眼镜,摇了摇头。

“没事,安德鲁斯小姐,是我迟到了,本来是想等你自然醒来的,但是……你睡的实在太沉了,而且……”

安德鲁斯的脸扑通一下红起来了,连忙擦了擦自己嘴边的口水。紧接着赶紧整理思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想我要恭喜你通过了日本心理临床士的考试,6年寒窗苦读终于有了回报不是吗?”

对了……心理学……

安德鲁斯急忙整理一下发型,认真的看向正打算给安德鲁斯泡茶的“虎”先生

“虎先生,这次我来其实是想请您当我的心理督导。”

“虎”明显没想到这个展开,手居然抖了一下,几滴茶水从他的虎口流下滴在地面……

滴滴……


滴滴滴……

天空开始下雨……还是五月的天空居然在六点左右就陷入了黑暗。

你是否记得,在小的时候打的街机和看的动画片里,在遇到终极大魔王以前出现的规模宏大的城堡和诡异恐怖的气氛?

现在的天气和圣·索菲亚教堂搭配起来正好是那个风格的诡异。在大雨中,果冻鱼忐忑的走到了教堂的大门口,门口隐隐传来声音,但音质模糊不清,果冻鱼迟疑了一下,随后便将大门推开……

映入眼帘的……是地狱。


“哈哈哈哈,您是个有勇气的女人,我不得不夸奖你,安德鲁斯小姐。”

“虎”抓了几张手纸将手擦干,两杯香浓的普洱茶端给了安德鲁斯,虽然被夸赞了有勇气,但虎能感觉到安德鲁斯接过茶的双手有些颤抖。

“为什么是我?基金会有不少有能的心理咨询师,34的Hannah,21的See,日本的田中研究员,甚至你们42也有一位有心理咨询资格的茉莉博士,但是我个人其实觉得她更适合她的生物实验解剖室。”

安德鲁斯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我找过他们,但是都被回绝了。Hannah博士虽然很礼貌的说希望给她一些时间考虑……但是我觉得她应该不会同意的……介于我的身份……”

“是的,安德鲁斯小姐,你的身份。”

“虎”的嘴角上挑,如同抓住猎物一般的锐利眼神死死地咬住了安德鲁斯。而后者则没有任何恐惧的看了回去。

“我承认,基金会里面潜藏着很多现实扭曲者,但是你却很特别。你不但公开承认了自己是现实扭曲者,而且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你居然没有死在幼年神行刑官最多的Area-CN-42里。某种程度上,你也可以说是中国分部最受争议也是最神奇的存在了”

“我是中国分部十二生肖的成员之一,最高决策者之一,道德伦理委员会的组织者和发起人。按理说,你这样级别的基金会职员是没有权限见到我的,但是我却选择接见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虎”微笑的将左手举起,做出打响指的姿势,而安德鲁斯本能的感觉到某种恐惧。

自己可能要死了……

“是为了秘密的将你除去,安德鲁斯小姐……”


♩♪♫♬内其在必亦我 名点边那在1♩♪♫♬

迎接果冻鱼的是古怪的合唱歌声,他以前听过这首歌,似乎是基督教的赞美诗,但现在听到的这首歌除了混进了嘻哈乐器和某种低沉的嘲笑声,更为诡异的是它似乎是倒着被唱出来的。

♩♪♫♬ 会相同一边那在必 人的救得上世在凡 ♩♪♫♬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内部早已没了博物馆的样子,数十名裸体的男女正围成一圈跪倒着。他们无神合唱着扭曲的赞美歌,有一些时不时传出神经质一般的嘲笑声。每个男人的手中都捧着自己身上的血肉在一点一点的撕咬着,每个女人的手中都捧着自己的鲜血在一丝一丝的吸吮着。

♩♪♫♬ 晨早丽华 白清明光远永那 ♩♪♫♬

他们在朝着教堂原本吊着大吊钟的位置祭拜着什么,果冻鱼不得不鼓起勇气向上抬头,此时,一滴鲜血滴进了他的眼睛里,混着夺眶而出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 筒号起吹声高要必 日那临再稣耶主 ♩♪♫♬

他抬头的同时,浑身像被电击一般猛地颤抖了一下,失去力气的双膝再也承受不住自己的身体,绝望又充满内疚的跪下了


“虎”的响指久久没有响起,而安德鲁斯也渐渐的理清了思路。如果他真的打算杀死自己,为什么刚才自己睡觉的时候不杀掉自己呢。

“因为我对你很好奇,安德鲁斯小姐。”

“虎”似乎洞察了安德鲁斯的疑惑,将手放下说道。

“在你的问题上,十二生肖分成了两派,我是极力主张清除你的,但是作为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发起人,我觉得我必须尊重你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权利,至少听听你自己的辩白,而且,我很欣赏你能一个人来找我的勇气。”

然而此时,安德鲁斯女士却听到一丝杂音,腹部也有一丝丝的绞痛。是茶?是“虎”开始处决自己的前兆?她看了看“虎”,对方没有什么回应,反而好像是发现什么似的微微皱起了眉头。安德鲁斯决定先无视这些,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保持冷静。

“您对我的什么好奇呢,虎先生”

“为什么你想成为心理咨询师?”

“因为我想帮助人,想以社会的痛苦为……”

“你我都知道那些宣誓的誓言有时候是多么的无聊幼稚,安德鲁斯小姐。”

“虎”的目光更加的犀利,而安德鲁斯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怎么的,腹部的绞痛更加的严重了。

“你想要让我成为你的督导?不是没有可能,我毕竟也是一名心理医生。但是我要确认我要辅助的这位新生的基金会心理学界血液是什么样的人。你想要我成为你的督导,甚至进一步说,想要活着离开这间办公室……”

“虎”将椅子搬上前,靠近安德鲁斯的躺椅放下,坐在上面继续直勾勾的看着安德鲁斯的双眼。她的瞳孔被他看的一清二楚,而他的瞳孔却让她捉摸不透。

“告诉我,你是谁,希瓦娜.安德鲁斯。”

但是安德鲁斯却没有功夫去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她的腹痛突然到了一个极致,安德鲁斯吃痛的跪倒在地。但更恐怖的是她想起来了很多的事情,很多屈辱痛苦又无法忘却的回忆。而且她明白了另外一件事,自己不是快被杀了,自己是已经……


原来圣索菲亚教堂挂着吊灯的高空,一个女人就在那里安静的被悬挂着。不知是否是纹身男有意为之,几扇窗户将光线聚集在她的身上,使得果冻鱼能够更加清晰的看着这件他口中的“艺术品”。

她全身赤裸,后背被剥下了两层皮肤,几根很细的钢丝镶在皮肤外围,将其过度伸展钉到了两侧的墙壁上,伸展的皮肤很薄,面积很广,远远望去就像两只翅膀一样。荆棘条以一种SM的绑法,很暧昧的缠在她的上半身。

她的头发向上吊起,被特意卷成了一个圆圈,里面似乎夹杂了荧光粉和反光材料,光芒下额外的耀眼。

她的双手捧着自己的子宫,两根输卵管被改造成了一个分针和一个时针在子宫这个时间盘上慢慢地走着,似乎是肠子一样的东西连接着她的子宫和腹部,而阴道口里正顺着……“裙子”慢慢往下滴着血液和精液。

为什么是“裙子”?因为她的双腿像是被放进削铅笔的转笔刀里一样慢慢的被一层一层剥开,然后再一层一层的像裙子一样的绕着她的大腿根部那里缠起来。

她的翅膀和身躯倒映在在地上的影子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架。

“十”


她是谁????不不不,不会是她……

即使那张平静如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的脸,那张果冻鱼朝夕相处了很多年的脸就在那里摆着,果冻鱼也不想相信那是她。

即使那白皙的肌肤上,曾经14岁被她父亲一枪贯穿的枪伤疤痕摆在那里,果冻鱼也不想相信是她。

即使……即使……即使……

…………那就是她,承认吧,安德鲁斯在那里,她……就在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什么都没变,和几十年前没能拯救自己的妻女一样,果冻鱼,你依旧是一点没有任何长进的废物。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最终,我还是来晚了。

但是异变却没有给果冻鱼任何喘息的机会,安德鲁斯手中的输卵管时针和分针即将拼在一起。此时跪地的教众零散的歌声戛然而止,他们将手中的血肉快速的吞下,随即男女分开喊着相似的两句话。

汝等吩咐以色列众说,本月初十日,各人要按着父家取羊羔,一家一只。2
汝等吩咐苍生众听,每日五时起,各人要闻听J.b专辑,每人一曲。


各家取血,涂于房屋左右的门框与门楣之上。
终日聆听,并哼唱于街角巷尾之间。


这血为汝等印记,吾见此血,就越汝等而去,吾击杀埃及地头生之时,灾殃必不临到汝等。
此曲为汝等印记,吾闻其声,就越汝等而去,吾击杀苍生支柱之时,灾殃必不临到汝等


此夜吾巡行埃及地,将其一切头生,人畜皆杀,又要败坏埃及众神。
此夜吾将降生此地,将其一切父辈,人禽皆杀,又要玷污宇宙众神。


Are



We



Cool


圣!
Yet?


阿门!
Hell Yeah!

时针与分针终于完美契合在了一起,安德鲁斯的子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

“呃啊啊啊啊”,安德鲁斯的腹痛使得她在办公室的地上不停地打滚,整个办公室的环境也慢慢的变得诡异阴森了起来,墙纸里面开始渗出不明的液体,天花板也开始滴下鲜红的血液,明媚的阳光和薰衣草的清香被鲜红的幽光和恶臭取代,而虎则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从阴道口里突然流出大量的鲜血和精液,以完全不应该是液体的重量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那一刹那,就好像一切进入了慢动作一般,果冻鱼能看到那坨液体砸在地上溅起的地板碎片慢慢的飞起,看到每一滴鲜血悄悄地溅起,在零重力下慢慢变成完美的球体,一切都变慢了,唯独一个东西没有。

在那团秽物中,慢慢的爬出一个粘稠雪白的球体,它以肉眼能观察到的速度慢慢的长出了四肢。而此时所有的信徒都飞快地360度旋转着自己的脑袋,最终都以不可思议又瘆人的角度,七窍流血的看着果冻鱼。

初始,婴儿只是嘴一张一合地在寻找着什么似的无力爬行着,但随着婴儿慢慢的睁开眼,他的两个瞳孔逐渐渗出骇人的蓝色光芒,果冻鱼才感觉到了某种涌上心头的恶寒,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抽不出枪。

婴儿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


当“虎”敲响响指的时候,办公室里诡异的气氛立刻停止了,几滴鲜血仍然停在半空中,而那股讨厌的气味也不见了。

安德鲁斯依旧瘫软在地板上,但是已经没有再腹痛了。她自嘲的笑了笑,慢慢的爬起来躺在躺椅上。

“这里……根本不是现实世界吧,虎先生。”


安德鲁斯的手挡住自己的双眼,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服,“虎”坐回座位上叹了口气。

“最初是创伤性记忆障碍……你的大脑在保护你不被过激的刺激逼疯而选择的自我保护,紧接着是失血性休克,你的大脑停止向重要器官以外的器官进行供血,这里是你大脑里最后一处保护自己的净土,但是看来……也即将支持不住了。”

虎看了看即将被现实压垮的屋顶,从破碎的裂缝中依稀可以看到几扇窗户,跪倒的教众,一摊粘稠的液体,一个诡异的婴儿和一动不动的特工。

“但是这里也是基于我的真实回忆,我的确来找过您当我的督导,但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正式是Area-CN-42的心理咨询师了……嘛……几年前是啦……”

安德鲁斯依旧在看似轻松的打趣说着笑话,但是仍然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不肯松手,“虎”见状陷入了沉思。

“……或许是你数年前的勇气在这次救了我们所有人一命,安德鲁斯小姐……不,应该叫安德鲁斯女士了。我之所以会出现在你大脑里并不是偶然,在那天的那次会面里,我利用某种催眠手法在你的内心留下了一个碎片,这违反了我们心理学的伦理……但是我当时还是觉得你很危险,你忘了吗?我是想极力铲除你的。所以不是作为心理医生,而是作为基金会中国分部最高负责人之一的我选择这么做。”

安德鲁斯想说催眠在心理学中已经被证明是不存在的伪科学,但是在这异常纵横的世界里,又有什么不是伪科学呢?

“碎片会在你试图使用现实扭曲能力来违背基金会理念的时候生效,届时你会自己将自己杀死,但我万万没想到……你有朝一日会被做成一个SCP异常项目……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你……做了那么失礼的事情。”

“虎”将自己的头深深地低下,给安德鲁斯鞠了一躬。但是安德鲁斯却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也是报应吧,因为那天我其实在您面前说谎了,虽然得到了您成为我督导的荣幸,但是……也或许正是因为我没有说实话,所以您才会这么做吧……”

“问一下,既然是在我脑中发生的一切,那么是不是那边的世界时间停住了呢?”

“嗯,因为是发生在你脑中的一切,所以整个时间在外边看都是一瞬间过去的事情。”

安德鲁斯迟疑一会儿,将手从眼睛上拿下来,她的脸庞已经被屈辱的泪水打湿了。


“我不像茉莉那样是学习狂,学习心理学只是一种丰富自己知识的爱好。也不像Hannah那样想要将全世界的痛苦拉在自己身上一件一件消化那么高尚。我选择当上心理咨询师……是因为一个男人……”

“我14岁的时候被我父亲……枪杀……只是因为我哭着对他说,我可以瞬间“飞”到另一个语言我都听不懂的地方。我记得那时候爸爸在和另外几个很像高管的人谈话……紧接着,他就拔出了枪……”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在医院里了,而那个男人是基金会派来第一个接近我的。他和我说,他的代号叫做果冻鱼,说实话,我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怎么会有人起这个名字。但之后,他每天都会来看看我,告诉我一切有关现实扭曲能力的事情,也告诉我很多报纸上的新闻。”

“他每次都是笑着和我说这些的……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心里一直在哭。我问过他为什么,但是他只是说,这是他活该,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妻子和女儿在一场广域的收容失效里去世了,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没能赶回去,为此他一直很自责。”

“他陪我的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开心。所以我想回报给他什么,我想帮他解开心结,那么……用什么方法解开呢……或许学习心理学可以吧……”

“我觉得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努力了没有结果,而是你努力了,有了结果,但是结果不被认同的同时,你的努力也没有被认同。终于等到我考到心理咨询资格了,但是迎面而来的却不是恭喜和祝福……所有人觉得我的知识是摸了摸脑袋,修改了现实获得的。也有很多人觉得我接近他们就是想修改他们的脑袋,但是……不是这样的。”

回忆过去的安德鲁斯,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即使讲述着她痛苦的过去,但她的眼神中却没有一点点痛苦的色彩。


“我……我真的很努力了,我花了六年的时间在日本读书学习,很辛苦的啃着Weiner, I. B.和McWilliams, N. 也很辛苦的学习着根本不懂的语言……还要打工赚钱,我是可以选择更轻松的方法……但是我想用努力的方法,挥洒汗水的方法来获得这些知识,我觉得这样可能更会赢得尊敬吧。”

“……但是我发现不是这样的……所有人都只会盯着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就因为我是现实扭曲能力者而排挤我,只是因为我是GOC上校的女儿就孤立我。也有一些人是盲目地崇拜着我……把我当成神明一样的崇拜……这让我更难受。”

“我一度很痛苦……我羡慕……不,是嫉妒茉莉,嫉妒Hannah,嫉妒田中酱,嫉妒我的同僚们……我也想,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可能就不会这样了……但我终究不是,我一辈子可能都会背负着现实扭曲者这个名字在被排挤和欺负中活下去。”

“但我错了,当我进入Area-CN-42以后,我发现了一群很怪很怪的家伙。疯疯癫癫的主管Legion,蹦蹦跳跳的小Ne,我行我素来去如风的素素,还有“海洋生物”的大孩子们……当我对他们表明我的现实扭曲者身份的时候,他们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哦,然后呢。仅此而已。”

安德鲁斯提起他们的时候,眼神渐渐的放出明亮的光采。

“他们并不是没有警戒心,而是单纯的相信特工果冻鱼对我的判断,Area-CN-42也是被外界非议很多的站点,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太在乎别人的非议,做的不好会改正,做的好的会保持,不会轻易暴怒,不会轻易放弃,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相互依偎在一起。”

“我是心理咨询师,从事的是拯救心灵的工作,但是我却先被42的各位拯救了……我渐渐的也明白了,我的价值不是那些不会来了解我而只知道随意诋毁我的人决定的,我也知道了,只要我内心纯正,不管我是不是现实扭曲者,不管我被多少秽物玷污,我都纯洁无比。”

“在上次这个时候我来见您的时候,连名字都没有自信和您说全,但是现在,我可以做到了。”

安德鲁斯整理好仪容,自信的端坐在“虎”……不,端坐所有人面前。


“我是一名从事心理咨询的临床心理医生,在日本学习六年,读了本科和大学院生,最终通过了日本心理临床士测验取得了心理咨询资格。”

“早上的时候我会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中午午休会帮助素素给他最喜欢的枫树浇水,下午会陪着孤儿院的孩子们做游戏,晚上呢~会偷偷跑去果冻鱼的零食间偷东西吃。周日的时候在忙着撰写有关异常心理学方面的个人书稿,打算认真的写一本描述异常心理动态的心理学专业书籍,这本书的名字和Area-CN-42的孤儿院名字一样,叫做“花园”。”

“对别人正经的批评我会仔细思考然后接受,对别人的诋毁我会视而不见,昂首挺胸地甩开他们大步前进。”

“我拥有现实扭曲能力,但其实和你们没什么大的区别。我喜欢看BILIBILI,追着UP主谷AM以及XKSM之类的搞笑视频,他们托更的时候,我真的是想用瞬移能力冲过去给他们一锤子~也喜欢玩GBA模拟器,喜欢《恶M城》和《逆转C判》,最喜欢的动漫是《濑户之花嫁》。很想和个案一起分享我能享受到的美好,虽然现在找我进行心理咨询的人很少,但我会充满热情的冷静地对待每一个个案。”

“最喜欢的书籍是果冻鱼曾经在某接力小说网站写的连载小说,最崇拜和想成为的人是Site-CN-34的Hannah博士,终生目标是通过努力让我这样被无端歧视排挤的人越来越少,最尊敬的人是热带鱼指挥官,而最最喜欢的……是我的小女儿,五月。有很多女人有的烦恼,皱纹增多啦,体重变胖啦,以及……爱上了一个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男人。”

提到五月和他,安德鲁斯脸上浮现起最温柔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希瓦娜.安德鲁斯,和你们有一些不同但却相同的人类。可能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做的很出色,但我会更加更加的努力。我会变得更好,更强,所以以后请多多关照。”

“……嘛,可能没有以后了,因为我快死了嘛。”

她轻松地摆了一个V的手势。看着直面死亡但是却依旧泰然自若地拿它开着玩笑的安德鲁斯,“虎”对着安德鲁斯点了点头。

“基金会仍然会对你保持警戒和监视,但只要你能保持初心,记住你今天所坚信的,记住你究竟是谁,那么作为督导,以后请多多指教,安德鲁斯女士。”


此时的房间却不解风情的突然又开始崩塌,“虎”皱了皱眉头,将房间的另一扇门打开。安德鲁斯盯着那道门后幽暗的光茫,心里似乎明白那里通向哪里。

“你也应该知道你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了什么样子,安德鲁斯女士。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虎”的表情带着一些遗憾,那道门是他安排在安德鲁斯身体里的自毁系统,虽然同样是死,但是这样的方法会让安德鲁斯的意识在这样的深度睡眠中安然地消失,走得很体面。

但是安德鲁斯则是呆呆地看着那边的天花板,那里的自己,那里的果冻鱼。

“如果你选择回去,安德鲁斯,你会体会到身体改造后留下的物理痛楚不说,可能还白白被折磨一场,什么都挽救不了。”

“Area-CN-42的成员永远不会轻言放弃,我最爱的女孩和男人都在那里,而且……”

安德鲁斯调皮的转头,对着“虎”眨了一下眼睛。

“虽然和这个所谓的孩子他爸别说性生活了,连手都没真正的牵过。但终究,一个家里总归要有妈妈的呀。”

“虎”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安德鲁斯则有礼貌的对着“虎”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有些疯狂了,作为心理医生我们应该更加冷静的对情况进行分析然后对危机进行冷静地干预或者在已经受到损失时止损。”

“作为心理医生,是的,虎先生……”

安德鲁斯将自己头上一直盘起的黑色秀发放下,她深情地看向对面象征折磨屈辱和痛苦的世界,看向他。

“但我现在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基金会的安德鲁斯女士,也是一个……单相思热恋中的女人。我肯定是疯了,但是……我不后悔。再次感谢您,这让我最后的信念更加坚定了,每个人都会死,我能选择为最爱的人们而死,死而无憾。”

她再次深深鞠躬,随着快速响起的爆裂声,天花板彻底的沦陷,肮脏黑臭的潮水迅速将安德鲁斯淹没,她的意识再次重回那破损不堪的肉体中。

“也再次感谢你,能够花时间看到这里,你已经了解了我,有机会让我也了解了解你,好吗?”


婴儿数次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期间它吐了几次,但是呕吐物却受到异常影响依旧失重一般地飘在空中。

它被呛到了,果冻鱼看到它的脸被憋成通红,他知道一个孩子如果感到不舒服会怎么做,而他现在对它即将做的事情充满了恐惧。

它张开了血盆大口,疯狂的开始嚎哭起来。声波震开了它身边一切的呕吐物。果冻鱼和它身边的教众虽然没有被震开,但遇到的事情更糟糕,它的异常性质已经在嚎哭声中慢慢显现了。果冻鱼看到靠异常略近的男性教徒开始像夏日的冰块一样快速融化,他也看到自己呆滞在空中的右手指尖开始慢慢的滴下某种生物液体,随即渐渐露出骨骼,已经……不行了吗?


真是的,果然妈妈一不在,一个家就什么都做不成呢

熟悉的声音在内心深处响起,果冻鱼的余光扫到安德鲁斯,看到她一直沉睡的双眼睁开了。

疼……果然是很疼,但这时候要拿出心理医生的冷静和基金会外勤特工的专业素质了……鱼,你有什么想法吗?

……素素不在,只好靠我们分析异常性质的标签了,euclid和宗教性自不必说,我的身体受到冲击波影响开始慢慢溶解,会散发溶解气体吗……

不……我觉得和我们常规学习到的物理生物知识没什么关系,既然牵扯到宗教,那就肯定都和宗教有关,想想圣经。

AWCY的那个杂种绝对不像是有忠诚信仰的人,我听到混杂着嘲笑和嘻哈乐器还倒放的赞美歌,还有自比耶和华击杀长子的开场白。

和圣经记载完全相反,他选择将圣子诞生在教堂而不是马棚,选择被凌辱的非处女而不是处女之身受孕。

是渎神的行为

是嘲笑神明的行为。

那么他创造出的异常一定比起神明更像人类,既然是人类,他的异常就一定有某种来源,安德鲁斯……我觉得你是载体,他需要依靠你的现实扭曲能力来运作。

我想我有办法了,等我的信号,鱼

……谢谢你,安德鲁斯。

不客气,果冻鱼。


结论已出,曾经基金会的两位职员立刻开始最后一次合作,处于停滞状态的果冻鱼还是无法移动,但是他将精神全部集中,等待着安德鲁斯创造的时机。

安德鲁斯的双手已经被缝在了子宫的两侧,而且在异常影响下,她的双臂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她索性心一横,将两个手臂从骨质最疏松的位置直接掰断……

双臂连着子宫离开安德鲁斯的瞬间,灯光聚集在她身上,血在她身边的空中喷洒出炫丽的礼花,荆棘条爆裂四散飞开。

束缚住果冻鱼的异常效应瞬间解除,他紧绷的神经立刻反射到四肢的每一个位置,他的手向着枪套迅速伸去,而安德鲁斯也在空中瞬间消失。

婴儿似乎被吓到了,但是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一切就都结束了。

果冻鱼掏出枪,直指它的头部,枪声响起。安德鲁斯则瞬移到它的身后,用断掉手臂尖锐的骨头缺口深深的扎在了它的脊椎。

被贯穿头部,捅断脊椎的异常艰难的转过身,它看到了安德鲁斯,突然像是忘记了所有痛苦一样咧开嘴大笑,终于完整的说出了一句话。


从前有个孩子,它一出生便拥有强大的力量。

它出生时摔在了地上,很痛,地板也很凉。

它的脑海里没有妈妈这个概念,但是他很害怕孤单一个人,它甚至不知道如何呼吸,只能哭嚎。

但它声音所到之处,却是杀戮四起。

它做错了吗?它只是像一个婴儿一样,害怕的哭嚎而已。

它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一群奇形怪状的生物中一动不动,它想要靠近他。

但随后,男人掏出枪击中了它,而它的身后也传来剧痛。

它转过身,看到了女人。

终于找到了……它开心的笑着扑向了她。

妈妈

它找到妈妈了


……安德鲁斯猛地睁开眼睛,清澈又带着寒冷的空气吸入她的肺中,是哈尔滨独有的特色风味。教堂的半边墙壁已经倒了,雪和雨都透了进来,五月居然会这么冷吗……

地上的教徒们中,男性大多都已经化成了脓水,而女性则瘫软在地上,失了疯的呻吟着什么。

那个异常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地银白色的液体被余下的教徒们吸食着。

自己……在桌子上躺着,果冻鱼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一点也不痛,一点也不冷……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意识如此清醒的醒来。

回光返照……

果冻鱼在她的身边坐着,一只手已经不翼而飞了。

“后坐力……枪的后坐力把我的手臂震飞了”

果冻鱼无疑受到了倒计时“十”项目的影响,他俏皮的笑容在融化,但是速度没有教徒那么快,安德鲁斯能看到他脸上流淌下来类似生物液的“汗水”中夹杂着一些晶莹剔透的东西,他哭了。

“对不起……果然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十三年前,我没能救出我的妻子和女儿……今天我没能保护好你和五月……我……”

她颤抖着想伸出手,但她却想起自己的双手已经不在了,真是的,在最后还是像个大孩子一样让人放心不下。

“但你赶到了不是吗……这次你赶来了。“万”项目的影响范围是500m,“千”的影响范围是半个城市,“百”的影响范围是整个沙漠。“十”的范围会是多少?一个国家?半个世界?但现在在它还没把影响范围扩散到教堂之外以前,我们就阻止了它不是吗?”

“我看到你的努力了……我们每个人都有人的极限,接受自己的极限……接受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时候了,就放下你心理咨询师的职业习惯不好吗?”

果冻鱼破涕为笑,而安德鲁斯也虚弱的笑了出来。

“我很幸福了,在最后,我最爱的人……陪着我。她和你结婚那么多年,走的时候带着和你一起的幸福回忆,也一定很幸福……而且,五月还有时间呢,别放弃。”

意识逐渐变远,安德鲁斯的语气也渐渐无力。

“鱼……最后,就算是撒谎也好,能不能对我说一句,我爱你。”

但是果冻鱼却没有犹豫的摇了摇头。

“我尊敬你,佩服你,我可以把我的信任,财产,甚至我的性命都托付给你。但是唯独有些东西我不能给你。我的心许给了一个女人,我的爱也许给了她。那些话,那些爱,我都只会给她,所以对不起……”

安德鲁斯则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傻瓜,你合格了……你要是那么廉价,能对谁都说出爱这个字的话,那我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安德鲁斯最后的心愿完成了,她没有爱错人,她张张嘴,用最后的声音说出了剩下的话。

“你知道吗……我很庆幸一件事,那就是当我当上心理咨询师,看到我穿上白大褂的第一个人是你……因为白大褂的颜色……和……一模一……”

和婚纱,一模一样。

她不动了,脸上挂着最幸福的笑容。

希瓦娜.安德鲁斯,世界上最悲哀又最幸福的现实扭曲者,走了。


果冻鱼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没有太悲伤,可能是他知道自己不久也要步安德鲁斯的后尘,也或许是他提不起力气悲伤。他现在全身上下都像黏在椅子上一样完全站不起来。

五月……

他看向教堂通向地下的暗道。

五月……

他站起来,却又无力的摔倒在地上,肋骨断了三根,分别插在了自己的内脏和肌肉里。

五月……

他无力的撑着地板想要站起来,但是他仅有的一只手臂却根本无力将他的整个身体抬高。

五……

他……真的站不起来了,但是

爸爸~

恍惚之中,一个麻花辫的女孩子在一个短发女人的陪同下,从草丛的另一端向着果冻鱼开心地跑来。

爸爸~你看

女孩手指向草丛的一处,女人则是温柔的将手搭在果冻鱼的肩上,他看向那里,有一朵花正含苞待放……不……!

爸爸~你看~花开了~

……五……月。


 «毕业 | 啼哭 | 白首»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