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


评分: +22+x

夜幕

无论你身来自何方
无论你所来何意
因为悲伤所以我们相遇
忘记那些困扰
伴着霓虹霞光
苦酒入喉
让酒杯的温柔,抹去那些无眠的夜晚


复古唱片机上的唱开始缓缓旋转,唱针轻轻一点,慵懒而沉醉的blues即刻盈满酒吧,酒杯落桌之间偶有几块碎冰叮咚碰壁声,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来此小憩的人们或许是心事重重亦或被悲伤压抑已久,但此刻他们都已放松于酒精的绵香之中,随着酒吧朴实的小门被推开,一抹霓虹钻入众人怀抱,撒进各色酒液这种,又酿造出一丝风俗与繁华。

到店的顾客一身黑色风衣,不算苍老的脸上凝聚疲惫与悲伤,他的双眼虽然火热,但缺少了一丝柔和。他径直走到吧台前,从袖中取出烫金信函轻轻放在黑檀木台面之上,酒保抬起头,停下了擦拭酒杯,温柔而优雅的说“您好悲伤的先生,欢迎您来到无眠航行,请问想喝点什么?”

“全麦威士忌即可,加冰,谢谢。”那男人低下头收回请函,淡淡的说。“好的稍等。”酒保左手手取到威士忌右手用钳子取冰,在威士忌成一道完美的弧线滑进酒杯时,球状冰也一并投在杯底,橙黄的酒水顿时闪耀出点点银光。随着吧勺简单的搅拌两圈,完美的饮品已经推至那人面前。“品味不错,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酒,愿您喝的开心。”酒保转着吧勺半带笑意的说道。

酒吧从一段的插曲中再次落入悲伤天堂,诉苦的人仍然举着酒杯,于广寒中,陷入无眠。

那男人坐在吧台前,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观察正在整理酒柜的酒保,有时还掏出精致的黄铜怀表看看时间,一切虽然表现的自然但肢体上却僵硬机械。酒保终于整理完了最后一瓶香槟,她转身靠在了那男人对面,饶有兴致的对他说“我们欢迎来自任何地方的人,因为他们有故事可以讲,无论他来此的原因,我都希望他能分享自己的悲伤,如果那些伤感的往事能让我心中也泛起感伤,我就会为他递上美酒,无论他是一饮而尽还是做‘收藏’我都无所谓,所以内心充满悲伤的您为何不放下那些公务,真的好好放松一下呢?”

那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说道“这是我的工作,为了人类的工作。”酒保表现出一丝嘲弄略显失望地回答:“你之所以悲伤就是因为背负太多,如果你是为了试探我而来此饮酒,那么抱歉,你出局了。”那男人也不再回答,只是取下来微型耳机,丢进了只剩一口的威士忌里,他又从大衣内侧拿出一张身份卡和圆形徽章,随便扔在了台板上,然后站起身来戴上了放在桌子上的礼帽,走到酒吧门前,侧着脸轻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整理好衣物,推开门,大步走出了酒吧,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下。


威士忌中的耳机依然询问着有关于酒吧的内容,酒保哼着歌,为自己也调了杯酒。


万古长夜的今日,仍然无眠。


如此美好的夜晚不应该消散,天空的群星如此璀璨……

明天的阳光将会明媚灿烂,你的笑容将永远绚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