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旧梦
评分: +25+x

错误日志 #20770481
对象:回归运动成员
状态:WARNING级
详细:于第七循环大道分支二处发现回归运动成员8名,在39秒内对周遭进行了大肆破坏;依观测应有3名C级成员、3名B级成员、2名A级成员。

系统指令行 #042
对象:Agent-Silver,Agent-Sasha
目标:修复程序错误#20770481
补给:420秒III级权限

少年推开屏幕支架,起身走出由弧形办公桌和十个杂乱地摆放于支撑架上的屏幕组成的“笼子”。数行任务指示形成的浅蓝色小字仍在其中最大的一块屏幕上闪个不停。快速机检扫描、确认携带装备、获取当前工作ID。自三个月来第一次真正离开主节点,他稍显生疏地重复手册上的指令。隐约不安与兴奋的掺杂物令他的中央处理器略微有些卡顿,直到推开最后那扇尚未加入自动化脚本的安全阀门。开放空间的渲染环境远不是那些办公室里的冗余代码可及的程度。高处明亮的全局光与主节点外围那串整齐黯淡的点光源交错重叠,让周遭事物蒙上两层不同颜色的动态影子;更远处显然是片闹市区,噪杂的霓虹灯透过主节点基站外那些层叠钢铁构造的缝隙令环境色在浅紫和亮粉中来回变换。少年花了好些时间企图适应外界新鲜的数据流,随后才注意到面前正背对着他检查载具的特工。

Agent-Sasha,他心想。谁也不知道这位金牌特工从何时起开始为基金会卖命,正如没人了解她为何不凭自己的优秀功绩换取更高的权限。意外事故、进阶升级、放弃离开。底层特工抱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流水线一般更换,只有她一如既往地执意带领新人在最前线作战。身材高挑的特工忽然回过头来,有些像素闪点在她鲜艳的橙红色长发上发光。

嘿,早上好。我猜你收到行动指令了吧?

啊、有的有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慌

噢、没什么好紧张的——区区几个回归运动。莫非你还从未离开过主节点Master Node

!是、是的…从刚毕业就被调来了主节点,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执行户外任务(。

原来如此。明白我们的职责是什么吗?

!我们是隶属于System Central ProcessSCP基金会的特工Agent,负责监听与修复数据层的潜在异常,维护WAN的稳定与性能。不过具体来说不同属的Agent职责也各不…

这不是答得挺好的吗。伙计,你该对自己有点信心。

!但你不问我些技术性问题吗?像是如何利用代理进行远程攻击、或者在多线程环境里准确识别敌人之类(

足够了。我看过你的履历,小天才——你可能不明白大多数人要花多久才能走到你今天的位置。

呵,看来跟踪系统已经算出最短路径,我们也聊得够久了——准备好了么?

!随时都行((

基金会标准载具的化身形似跑车,流线型车身下不止埋藏着时间复杂度极低的算法,还有不少漆着███公司联合研发标识的攻击模块。得到启动指令的防护罩边缘柔和地亮起蓝光,低悬于半空的载具猛地加速驶入附近通路。沿路那些七拼八凑的古怪载具很快化作车窗外转瞬即逝的彩色弧形轨迹——它的原型机是高级构筑者M1nInfa5留给基金会的最后一件作品,拥有粗糙而低效的免费模型不可相比的优秀性能。在车载AI发出警告前载具内的两人默契地保持静默,使得划破空气的尖锐滴滴声显得尤为突兀。半躺在副驾驶埋头检查装备的少年望向指示板,不稳定的扫描线盖过更新信息随警告声抖动。

!说是任务变动,那群回归运动正往第三循环前进,我们可能需要调个头((

路线重新规划中。检测综合排序前三条可行路线,预计最快路线用时134秒。

可真会挑时候。第四循环有个持续一天的大型活动,周边线路全都处于满负荷状态,拥堵的很。

!不过只是两分钟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毕竟这次任务时限给的非常宽裕。只要III级权限还在,不至于让我们把车拖回去就可以了吧((

恰恰相反,我们必须得尽快赶过去。有个堆满了昂贵设备的分节点建在那附近,不好的预感在我脑袋里打转。

!诶诶,那不是很不妙吗!强行挤进汇流排这么危险的事情,搞不好整条线都会断的啊(

所以我们不这么做。这辆载具可比你想的要高效多了。

莫非按下哪里隐藏的红色按钮这车就会变形,然后用巨大推进器让我们瞬间到达目的地(察觉

哈哈,你以为我们在演什么科幻老片吗?不过差别也不大——

地址切换完毕。预计最快路线用时25秒。

!?呜哇 这、这是什么地方((

欢迎来到洋流层。坐稳了!

尽管载具正以一种并不稳定的姿势保持着高速动力,预想中伴随加速的巨大惯性并没有产生——毕竟他们已经离开将物理规则进行完全模拟的数据层,化做数据的灵魂并无分毫重量。少年睁开紧闭的双眼。不同于大部分用户活跃的数据层空间,基于近代互联网之上构建的洋流层几乎只流通针对机器有效的数据信息。这一特殊前生赋予它无与伦比的通讯速度、混乱与危险程度,浩瀚的数据流令这片几乎不存在实体化身的区域成为不法分子交易情报的最佳地点、冒险者们追求刺激的疯狂游乐园。载具发出因隔绝过量数据而产生的轻微嗡嗡声,跟随数据的洋流掠过被浸泡得过久以至于瘫痪在过道内的机体垃圾向目的地飞行。

终于联系上了!我是Dr.13read,你们是来这执…行任务的小队吧?请尽快追击回…归运动,他们正往下个分支行进!

!这里发生了什么?全…是烟雾粒子((

我们被回归运…动突袭,损失了2名Agent…还有1台生物打印机的密钥!这里被打了一发反跟踪进程,整个区域的通…讯都很不稳定…拜托了!

载具恢复正常行驶模式在烟雾缭绕的第三循环中飞驰,用于模拟气体效果的级联粒子系统对全局光进行二次反射,同改造后的通讯干扰进程一起形成了堵视觉与联络的屏障。回归运动的惯用手段,用于逃跑的完美掩护。少年明白再过两三个分支罪犯们就能找到某个属于维护的程序漏洞或是无人看管的运输器具,大摇大摆地逃之夭夭;然而或许得以利用这道屏障的不止回归运动。无论何种大型攻击手段都具有启动速度慢及引人注目的特点,而这些潜在的致命缺点在这道天然掩体下不复存在——他们要做的仅有确保每发子弹命中目标。少年望向橙发特工,两人即刻达成同一条简单而明确的共识。

远处仓惶跑动的人影被某种不可视的障碍物阻挡了去处,浅橙色雾气中只有他们手臂上象征自由回归的荧光绿标志物不自然地晃动。有几人蹲下做好了战斗准备,但在几乎没有可视范围的条件下确定敌人究竟潜伏在哪个方向并不是一件易事。轻盈材质破空而出的声音,重物哐当坠地的响声,意识消失前的闷哼。这组奇异的响动两秒后再次重复,提醒剩下的成员们必须采取行动。6人极为默契地分别朝两个方向行进,将带着定位器的打印机密钥留在反追踪进程的影响中心。尽管他设立的那一大堆挡路的数据块仍在发挥作用,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近距离埋伏一组训练有素且全副武装的成员实在有些过于自大——这恐怕是极限了,少年心想。他躲在载具旁没有着急出手,而第三声枪响后另一边也不再传来动静。雾气正缓慢散去。1名C级,2名B级,2名A级,他在心里默数。

喂,我知道你们耗子似地躲在旁边伺机进攻。这意味着两件事:你们人数不足,而且根本无法与我们正面交火。对吧。

瓮中捉鳖?想得美。现在雾已经散了,你们又能耗到什么时候。

哼、怕暴露行踪所以不回复吗,真可笑。同时维持这么多数据块的位置需要执行者站在近旁——小朋友,你精神连线也不藏一藏。

!糟,被发现了((

(狙击)

你们在看什么地方?

啧,那边那个比较难对付。我和琼鸟去支援,你们几个对付他。





防护系统耐久度:59%

你们懂点什么!管理局的走狗!还想这样欺骗更多人吗,啊?

!火力太猛了,这样下去的话((

支配我们,奴役我们!剥夺我们拥有躯体的权利,训练为你们所用的精神傀儡!

防护系统耐久度:43%

只有回归运动看穿了你们的鬼把戏!只有回归运动将带领我们重见地球的光明!

!必须想个办法黑进他们的武装系统…Sasha,能稍微掩护我一下吗?10秒就好((

防护系统耐久度:38%

即使你成功了,那些支援和辅助系统也够我们受的。我建议直接利用泛洪攻击,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我的攻击手段几乎耗尽,根本没有多余的计算力了…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防护系统耐久度:36%

载具上倒是有个特殊程序能让你进行Ddos攻击,不过你得先请求IV级权限。准备好爬进车厢了吗?我将用最大火力支援你。

!呼,成了。主节点,我们正与回归运动交战,请求上一级权限以便使用更多武器。啊,是。确认收到回复。





!这样就可以了((

效果不错,可惜放跑了两个。把剩下这几个精神紊乱的家伙交给分节点来处理就好——我们的工作完成了。

!要现在返回主节点吗(

不急,离任务规定时间还早的很。难得出来一趟,不好好放松一下吗?附近有家不错的酒吧,姐姐带你尝点乐子去。

少年将双手搭在膝盖上,局促地蜷在吧台椅子里。酒吧墙壁透出与招牌颜色相仿的亮紫色光线,浅蓝的椰树投影散布在应当摆盆栽的地方,亮度恰好覆盖贴满陈旧海报的告示板。另有一些半透明标志在人群中四处漂浮,大部分是刻意做旧的广告宣传,用早已不再使用的文字与各式霓虹灯搅拌后的混合物作为某种艺术的表现形式。他左手边的顾客将一台迷你街机架在台子上正专心致志地敲打控制面板,晃动的糖果色画面有些刺眼;他向右边望去,Agent-Sasha逆光坐在他身旁浏览菜单,房间内唯一的复古中式灯与微微发光的菜单映出和谐的影子。他看着Sasha与调酒师交谈,却只能听见店里播放的那首气氛欢快的爵士乐。

不一会,冒着气泡的发光液体送到他面前。鸡尾酒的化身之下是种名为XoR的合法病毒,能够暂时屏蔽被入侵者的感官信息以达成旧时代酒精相同的效果。他曾对主动接受入侵的行为非常不屑,但或许现在他正需要。少年捏着杯子一饮而尽,随即感到难以名状的惬意。可见事物都被蒙上了层薄膜,他看到空中飞行的金鱼和七彩的气泡,灯光下飞速旋转的风铃。在他确信有个吃豆人投影正穿过人群收集金币时,少年感到肩头被拍了一下。他摇摇头,一些幻觉消退了。

这酒不能喝那么急。没事吧?

…!啊 抱歉,有点走神((

在想什么?

刚才的那些回归运动(。

怎么,你也被洗脑了?

!那倒不至于,只是…你说,现在总共有多少用户?

处于活跃状态的用户约有70亿。

那么,拥有物理身躯的又有多少((

还有最后一批,都睡在维生舱里——很久以前人类就都已数据形态出生了。怎么问起这个?

!等他们的全部老去后那边的世界就没有人类了,不是吗(。

那个物理世界对我们而言仅仅意味着一个堆放服务器、安保机械和维护机械的地方(

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对于那边发生的一切我们既不在意也不处理,似乎只要蒙着眼睛刻意不去看,那些游荡着的异常实体就会自动消失(

先不说我们浪费了大量资源,现在这个安稳的局面又能维持多久呢?等到维护安保机械的机械也损坏了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我们就好像困死在了自己精心编织的笼子里(。

那么你希望同回归运动一样打印一个生物样本,跑去另一边生存吗?

!当然不。我只是希望,如果有个办法能让这两个世界共存就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去改变现状,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稳定、更美好。就算只有一点也行。只要有一丝可能性我就会去努力做的,无论需要什么代价(

你有点喝醉了。

抱歉(。

错误日志 #20770555
对象:回归运动成员
状态:ERROR级
详细:于主节点发现大量回归运动成员,企图强行突破安全系统

系统指令行 #042
对象:全体Agent
目标:修复程序错误#20770555

!我们必须马上返回主节点((





!等等,为什么是往这个方向开?我以为主节点在我们身后((

因为基金会的巡视信号达不到这么远的距离。

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刚才说想要改变现状,是吗?

…是。是的,我想要改变现状。

那么,现在有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知道所谓的“大机器”吗?

那个记录着所有历史数据的只读数据库?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想过吗?事件发生导致机器记录;机器记录导致事件发生。如果我们都弄错了因果关系,而机器的数据从来都是可供修改的——

!?什、这 这怎么可能(((

拿着。“大机器”的关键签名密钥。用它改掉区域签署密钥,剩下的也不用我作解释了吧。

!但是只有V级人员才能进入“大机器”外的区域,光凭这串密钥我也做不到什么((

紧急情况下,IV级人员也能获取进入资格。现在主节点遭遇攻击,而你申请的临时权限恰好依然有效。你还站在这做什么,等我反悔吗?

!我明白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帮助我,但是太感谢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再会((

愿WAN帮助你。再会。





原因吗?我还真的说不上来。我的逻辑系统认为这个决策是正确的,这就足够了。

少年压低身体在废墟中全速奔跑,利用残骸的掩护避过区域内众多巡逻AI头顶发出的红色锥形扫描区域。不该是这样的,他心想。几曾何时数据层仍是个完全开源的乐土,而大机器作为当时最为庞大的数据储存系统曾吸引无数朝圣者前来观摩学习其独特的数据结构与分析算法。他抬眼望去,过去学生们前往这座天然博物馆前兴奋地踏过的石砖路如今已破损不堪,布满时刻准备将擅闯者切成碎片的战争机器。一切权益牢牢地攥在V级权限的基金会高层手中,是什么让他们忘记了WAN最基本的教诲?少年不敢细想,而很快他也不再需要。

快速机检扫描、确认IV级权限、输入关键签名密钥。他稍显生疏地重复指令。想到将要纠正这世界错误的轨迹,隐约不安与兴奋的掺杂物令他的中央处理器略微有些卡顿,直到推开那扇显然缺失自动化脚本的安全阀门。他先感受到无边的黑暗,随后走廊里感应灯由近及远逐次亮起,昏暗的红光照亮了大机器的冰山一角。渺小,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个词。看惯了数据层喧闹斑斓的灯光模型,大机器极具年代感的巨大化艺术风格给人震撼般的冲击。少年不再细看,他快速访问了一台临近的操作系统,用那串刚做好的密钥。

!好,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欸 等等

?!为什么我的手臂缺失了一块数据…好疼((

呜、呜哇!地面裂开了,周围的数据正被飞快地销毁…我的腿也、有点站不起来(

怎么回事啊、是哪里搞错了吗((慌

?!我好像明白了。因为我修改了过去的数据,从那个节点开始世界不再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所以现在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了((

被销毁、被格式化…所谓的死亡(

原来是这么痛的事情啊((

哈啊…救、救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