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荧风曜,星灼九霄

评分: +37+x

钟九华看着李延年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有点困惑。

他并不需要这么做。他真的不需要。

她的外套里穿着一件轻型奇术护甲夹克。那道EVE粒子流虽然狂暴,但是对她而言不会造成致命伤。

再者,李延年身为一个鹿学院与GOC双认证的B级奇术师,完完全全可以用魔法对抗魔法。只不过溅起的混乱的EVE粒子有可能会灼伤她。但他应该很明白,她不会在乎这点小伤——不过有概率会在脸上留下几个点状的不太好看的疤痕罢了,这根本不算什么。

但他就是这么直接扑过来了。


2021年9月16日。太阳高高挂着,蓝莹莹的海面上都是白亮亮的波光。

和19站刑侦处派来协助的林莫歌,林冰心,林冰雪,云岚握了握手,钟九华带着他们穿过奇术掩盖屏障。眼前的景色变化,一艘私人游艇晃晃悠悠地停泊在在潮汐里。船不大。台阶从一个昏暗的门里缓缓伸出。

“这就是‘荧雾’的水上基地?船叫什么名字?”林莫歌挑了挑眉头。自从Site-CN-11被十二生肖议会列入机密收容站点1以来,11站得到了很多来自基金会中国高层的装备支持,包括眼前这艘看似平平无奇实际上满载奇术类重型武器装备以及现实扭曲压制火力的小游艇。

“没名字,”钟九华望着蔚蓝色的海天相接处,“有名字就容易对它产生感情,失去了就容易让人伤心。况且,这次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出航了。”

林莫歌笑了笑:“我们要运的东西在哪里?”

“船舱里,被四十六层奇术触动锁关着。但‘火炬’如果真的要来抢,根本拦不住。”

林莫歌还是笑:“听天由命吧。”

海面平静地隆隆低鸣,太阳在一点点落下去。


“最后一次,如果这次还不行,那么……”Dr.Chen在空间异常部的办公间里深吸一口气,“各单位准备。三,二,一,链接。”

蓝光在空间奇术传送矩阵里旋转着呈涡旋状闪亮,但在一个异常的剧烈扭动里快速崩解,淡蓝色的EVE粒子散的满房间都是。Dr.Chen叹了口气。

“九华,最后一次链接依旧失败。你们带着东西直接去吧。”

汽笛在夕阳里喷出浓浓的白烟。


李延年是一个拿着玉笛的翩翩少年,白净的脸庞,微微的笑容,还有一双闪亮的黑眼睛,永远温柔谦和。

“所以……你他妈的确定?你怕不是疯了伙计?”林莫歌听起来很不可思议。谁会在出任务之前干这种事。而且……

李延年僵硬地笑了笑:“……我真怕没机会了。”

“好吧好吧……你听我说,这么做……”

夕阳的光辉化为海中飞舞的金色浪花,橙紫色的流云漫天流苏荡漾,天空溢满灿烂的霞光。船呜呜呜地长歌,象征着它要出洋远行。林莫歌站在甲板上,从左舷看向在钟九华身后犹犹豫豫的李延年。

钟九华的左脚已经踏上了台阶。林莫歌向李延年做了一个眼色。李延年愣了愣,眼神飘忽着。最后,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他对着钟九华的背影轻喊:

“九华。”

“叫我组长,”钟九华转过身来,“干什么。”

“我……”李延年两只手指头打着圈,“就是……”

钟九华最讨厌李延年扭扭捏捏的模样:“有事快说。船要开了。”

……李延年不安地看了一眼林莫歌。林莫歌向他眨眨眼。

李延年顿了顿,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亮的摄人心魄。

突然,他用此生从没有过的洪亮声音高呼:

“九华我真的很喜欢你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然后他直接腾地跪下来,哆哆嗦嗦地把口袋里摩挲了快一天的戒指捏了出来,颤抖着递给眼前的人。

风景是美不胜收的浪漫黄昏。戒指在晚霞里闪着七彩的光晕。眼前的人儿美丽而精致。一切都很完美,只可惜——

李延年他是双膝下跪的。

……林莫歌默默把身子转了过去,在额头上重重拍了一巴掌。

随即就是李延年被一个鸳鸯连环毽子踢送上天穹的惨叫。


9月17日。一天平安无事。夜深了。

海风凉凉,甲板上飘荡着悲凄的笛声。李延年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波澜起伏,手里的笛子吹出歪歪扭扭的音符,支棱着夜间彻骨的海风。

“她一天都没有理我,”李延年手里的笛子在些许颤抖,“以前还会让我给她倒杯水什么的。现在……我……”

“……”林莫歌一点也不想和这个求婚给人整一个双膝下跪的家伙说话,“睡吧哥们。都十一点了。”

“附议。你再吹笛子我们全舱人都睡不了,你吹到地老天荒也没用,还不如想想明天怎么给人家赔罪。”林冰心一只眼睛从眼罩里露出来。

李延年还是微微笑,眼睛亮亮的:“你们睡吧,我等会儿就去。”

“那先把笛子给我保管一个晚上。”

“……”

9月18日。

从渤海湾出发,航驶过了山东。满天都是飞舞的海鸥。

平安无事。一直都是如此。海面平静地超乎寻常,非常仁慈。

“……‘火炬’真的会动手吗?”林莫歌看着如此宁静的景色,不止一次那么问自己。他看见李延年站在二层晾台上,羡慕地看着林冰心和云岚在甲板上一起吃饭聊天。林冰雪在一旁冰淇淋吃得满脸都是。钟九华站在瞭望台上,眼睛里满是远方的苍穹。

天很蓝。船后漫延开一道白花花的尾迹,就像在蓝丝绸上描绘的画笔。

远方在白茫茫的水汽里。雨云低垂。看来要下雨了。

海鸥扑棱棱地飞去。

那是汹涌的EVE粒子流伴随的海浪咆哮而来前,林莫歌看到的最后的景色。


钟九华看着眼前的人在自己面前慢慢倒下。他本来就不高大,他在倒下的时候更显得他很瘦弱。

他倒在她怀里。血溅了她一脸。船在惊天的海啸里飘摇。

终于死了。她心里居然有这么一点念头。

李延年从来不是她的理想型,他瘦小孱弱,他优柔寡断,他笨嘴笨舌。看到他为自己所做的那些蠢事,她只觉得非常可笑。她一点也不需要他的付出。但直到死他都没想过这一点。

李延年真是傻到过分了。她想。即便看到他被EVE粒子冲击流洞穿了胸膛,她还是那么想的。自己的性命与他何干,自己的伤痕又与他何干,自己的所有所有又与他何干,但他就是这样傻乎乎地扑过来当人肉罩子,妄想以血肉之躯阻挡那恐怖的冲击。实际上,要不是她身穿奇术护具,她照样还是死。所以他的死完完全全没有意义。真的。一点也没有。

他为什么没想过这些呢?

他的血在她脸上画下艳红的诡异符号,就像一支盛开的玫瑰。血肉模糊他们的胸腔,淋淋的湿热的血爬满了整片空间,若不断蔓延开来的无尽赤潮。

他在一瞬间就没了,好看的双眸在最后什么样她也没看清。他倒下,他流血,他心头空落落的血洞靠在她心头,他的体温一点点消失。她什么触动都没有,无喜无悲。

毕竟,他真的对她,没有什么。


“李延年,帮我拿杯冰糖水。”

李延年乐颠颠地跑出办公间。指针旋转着变换,过了半小时水还没送来。

在她狐疑时,一杯温润的冰糖水被他小心翼翼地端上来。她抿了一小口,随即一饮而尽,把纸杯一丢扔进垃圾桶,自始至终没有看那熠烁的黑眼睛一眼。她听到有人大喊冰糖都去哪了。她轻飘飘地对他道了谢,然后回到自己的工作上。

李延年轻飘飘地默默地走了。


她看着那好看的黑眼睛死气沉沉地涣散,突然心头有了一点堵。那黑色的灵动的眸子看了她那么久,就算是石头捂久了还热呢。钟九华嘴角动了动,抹了抹脸上他冰冷的血。

她缓缓闭上他浩如星辰的眼眸。


“星星真好看。”钟九华仰起头感叹.在光污染步步紧逼的市区,难得有一个万星繁华的夜晚。

“是呀,”李延年不知道从哪里慢慢走了出来,“很久……没见过星星了。”

沉默。钟九华想着怎么会有这种蠢货,连和女孩子搭讪都找不到话题。

“九华……” “叫我组长。” “哦组长,你说为什么星星那么少见呢?”

“……”好蠢的问题。钟九华切了一声。

“因为星星不想见你。”


她用衣角擦拭着他洁净的脸庞。红紫色的狰狞下,他如羊玉脂般的肌肤散发着冰糖的香气,香气顺着血流爬上她的衣领。


“九华。”

“不要那么叫我。”

“哦组长。”

“干什么?”她不耐烦地停下手里的针线活。

“这毛衣织给谁?”他还是暖暖的微微笑。

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东西。

“笨蛋,”她嘀咕,“这分明是围巾。”


她扶起他轻薄的身体。他身上的血已经开始凝固,黏黏稠稠的像年糕。他靠着船帮坐着,头低低的,脸埋在头发落下的阴影里。每次见她他的头也是那么低,刘海也是这样遮掩他的眸,而他的目光永远都是闪亮亮的,就像光华的天权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似乎看到他的黑眼睛又睁开了,眼神还是温柔,笑容还是依旧。

她抚了抚他被血丝胶着的发丝,一点点一点点捋平。不经意间看到他上衣袋鼓囊囊的。翻开一看。

一袋冰糖。已经碎了。


钟九华看见李延年手里把玩着一枚戒指。

“你要求婚了?”她说。

他吓了一跳,赶快把戒指塞进抽屉里。

“不不不,”他低下头喃喃,“我,我怎么敢呢。”


……

但他却敢在那一刻傻乎乎地扑上来。

好傻好傻的。你。李延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蠢的蠢货。

钟九华心里终于有了一点涟漪,宛若平静的水面被一只指尖轻轻点了一下。她静静坐在那里,仰了仰头。

四面八方枪火响闪,光芒四射,两边还在打。她看见林冰心手里咆哮的雷霆撕扯开海面,炸起一道道冲天的浪花。

浪落为雨,丝丝点点,在阳光下幻出一圈彩虹。

雨与泪一样咸。

钟九华哭了。


他知道一又二十八分之三茶匙的冰糖倒入二百毫升的水里甜度刚好,他知道她喜欢花型的钻戒。他永远在她身后,用温热的目光牵起她的影子。

他从未出现在她的梦中,但他的梦里她从未缺席。

他温柔而瘦弱,他又傻又执着。而他最终的结局却是惨烈的死亡,这个结局源于他对她的痴心妄想。

钟九华抱住了他。

浪下起的雨一下就没完,但是引起它的雷却是一早就停了。满天细雨纷纷,光华轮转,整座苍穹在阳光下绚烂着一圈圈瑰丽的虹,就像白昼里游离的流星。

延年。

洋面上拉起迷蒙的气雾。

延年。

太阳昏暗着扭转,星河粼粼。

延年。

雨还在下。奇术的轰鸣与光亮渐渐变得不真切。

天翻地覆,浪哮云颠,雾荧风曜,星灼九霄。

雨不下了,在空中驻足。光晕七彩,围绕在每一滴雨身旁。一丝丝雨就像凝滞在半空里的剔透水晶。

一切都停住了。林莫歌在躲着一道刀锋般的气流,林冰心手里电光交错,云岚手里的折扇大开,林冰雪正张着小嘴哭。

钟九华在一刹那安静的世界里抬头。一阵阴凉的风浮来一片水雾,白茫茫的空中烙印着万千星辰。发丝遮住视线的一瞬,她看到一个小小的纸杯在一只白里透红的手里缓缓从雾气里伸了出来,雾蒙蒙的后面是一个不高大不伟岸的影子。杯中的水轻微摇曳着,水面上还悬浮着尚未完全消融的冰晶颗粒,倒映着满天凌幻的纷洁雨丝与梦一般的迷蒙星辰。

她接了过来。一口口,一口口,慢慢呡下去。

为你,而制的,浓度:一又二十八分之三茶匙/纸杯。

她终于对他笑了,但脸上都是泪。笑如春花,泪若滴霞。

“傻瓜。”


雨开始向空中飘去。浪头由粉碎的水沫聚集潜入海底。风向轻转。雾渐淡稀。林莫歌倒退着跑回船舱。云岚手里的折扇缓缓合上。星星伴随着乌云绕着太阳旋转着流逝。EVE粒子流的闪亮从昏暗到消失。

只有她暖暖的微笑不变。

雾里的身影慢慢向后退去。她记住了回眸的那道光芒。

……

雨停了。


如梦似幻的变化,时间从她的指缝向她身后流去。

海鸥向后飞翔。船尾的浪花一点点低首。太阳在晚霞的西方升起来了,又一点点在东方落下。

9月18日。9月17日。9月16日。

船泊回港口。洋流向后。潮汐从岸边涌向海中。

突然,潮汐翻滚着回来了。晚霞又一点点在西边幻化为深紫色,洋面上飞舞着金色的浪花。钟九华愣了愣,看着眼前这个双膝跪在地上手里颤巍巍拿着戒指的男人。

他脸色发着白,眼神飘忽不定,双腿打颤,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但是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他要等一个准确的回应。她听到身后响亮的一记拍额。

梦中回首,时光倒流,光华久转,延年依旧。你与我在最后终得一次相拥。

钟九华笑了笑。缓缓走向前去。

晚霞落了,天地间一下子堕入黑暗。天空里都是大颗大颗的星星。在黑暗里,李延年感觉到一股温暖自上而下抱住了自己,温暖地自己想流泪。他看见一枚花一般的戒指在淡淡的银河下闪着幽幽的白光,戴在另一个人手上,就像雪花一样纯净无暇,晶莹剔透。

“组……组长?”他愣愣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钟九华的脸埋在他柔软的发丝之间,扑哧一声笑了。一如既往的,傻乎乎的。

许久,她才在他耳畔温柔地说:

“傻瓜。叫我九华。”

下一篇:梦寻轮转,盘旋蹁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