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学壹伍贰 圣木曼兑
评分: +16+x

志号:壹伍贰

志类:魍

:圣木曼兑,乃无形之草,非亡者不能触。其状如蕙,高三尺,茎细长。株青华而生黄实。其叶宽且长,有叶脉经其全株。常萎偃于地,可汲引文字,若及限,则茎直挺,另有异香生。闻此异香者,神清目明,可忆及一生所见所闻之事。叶脉中隐有文字,串联全株。其实黑理而无纹,生人可触,得之者自生龙虎气。

:秦王政二十六年,始皇帝毕六国,混宇内,建号曰皇帝。乃尽收六国诗书于咸阳宫内,有挟书者皆族。而后祖龙崩于沙丘,山东之地并起而反,咸阳之宫阙尽被项羽所焚,天下累藏之书皆烬灭矣。
后刘邦入关中,萧何收理秦宫室之墟烬,偶得黄实于故汉石渠阁,献与刘邦。其后刘邦虽危于鸿门,险于彭城,逼于荥阳,困于白登,然终定汉季四百年之基业,此黄实之功也。

:秦二世三年,项羽入关,屠秦宗族,焚秦宫室。汉王入关后,萧何献黄实与高祖。其后高祖虽数殆于死,然终成帝业。
然高祖终不明其秘,承秦之挟书,又益甚之,重禁文学。其后异姓侯王具反,同姓封国皆叛,盖因此而起。

更始二年,赤眉军与更始军互攻于长安,典籍尽焚无遗。时有异象,太学生□□记之,曰“黄星陨于河北”。三年,光武定河北,降铜马,以为帝业之基。

初平元年,董卓西迁献帝于长安,而洛阳燔荡。绍等莫敢先进,魏武自引兵西,过洛阳至于成皋,得异宝。后遇伏于荥阳,仅以身免。其后魏武虽数临危,未尝思及此物。方士左慈见之,上魏武曰物大凶,得之不祥。操怀不喜,意杀之,然莫知所取。

正始二年,以司马仲达公功勋隆盛,特赐皇室奇珍黄实,另增食邑四县。仲达公阴使人鉴之,乃密地所贮,以为帝业之基。

泰始元年,晋武帝受禅,特立异学会以搜黄实之踪,建密阁以贮。收案牍于馆,定号称壹伍贰。然武帝崩,八王之乱启,祸延十六年,密阁所藏十不存一。幸异学会收黄实于洛阳,计有██枚。

永嘉五年,刘曜破洛阳,密阁焚灭,太尉██等皆死难,诸实没于乱军之中。
其后二百年,中原战乱不休,经籍遗毁犹甚,盖出于此乎。

开皇元年,杨坚代周,重立密阁,有太尉上书厄之说。文帝乃大征书卷,至炀帝时已有三十七万册。

武德五年,秦王世民入洛,获书卷八万余册。闻书厄之说,乃以船运入长安。然书卷中途皆漂没,其异终不可知。
其后秦王破西秦,收并汾,定虎牢,取山东,亲立唐之基业。而玄武之变,杀兄逼父,登基称帝,岂非天意乎?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先反渔阳,史思明再叛范阳。潼关落,两京陷,中原沦于兵燹之祸,尺简不藏。后官军收长安,异学会另设馆阁贮之。
然所藏黄实皆散落无踪,其后百五十年,藩镇割据于内,外夷祸乱于外,于是始乎。

中和元年,黄巢破长安,以太尉██休为□□学士,尽取皇室异宝,黄巢败亡后皆不知所踪,零落各地。

靖康年间,金军两破汴京,秘阁所藏皆没泥中。异学会乃重修秘阁贮之。

德佑二年,蒙古灭南宋,宋金图书皆为元人所承。元人重经藏,皆贮之,遂无大乱生。

洪武元年,明太祖及位,纳诸太尉之言,收历代古书,建文渊阁以藏。后国朝修纂《永乐大典》,藏于文渊阁,又令各地官民多起藏书楼,可谓文教大兴。终明一朝无黄实生矣。

崇祯十七年,李闯入京师,诸太尉遂携文渊阁藏物南下,后皆随永历帝死于咒水之难,所藏大多散佚。其后东南之地终清一朝多生战乱,先有三藩之乱,后有太平天国,盖出于此乎。

清则前明之鉴,编纂《四部全书》,副本分藏于各地藏书阁,命异学会监知。然明季以后,泰西诸国皆兴。虽法度整备,终不抵西夷之坚船利炮,太平天国之乱因而生矣。此后中华文气日盛,终不复天朝威仪,纵有龙虎气亦是无用,异学会遂随之衰矣。 黄实再未现矣。

自是天朝遂衰,虽未至文统传承破灭之境,然文明之根基断矣。吾中华文明竟不敌泰西诸国之文明,洋人之风尚流于海内,文明根基败坏一空。

:异史氏曰:所谓龙虎气,止人心耳。彼文章皆先王前贤之故智,历代民智之菁华。若融汇于心,岂只一帝王足矣?太尉███所言,图籍废兴,大概关系国家气运,岂小小哉!或非虚也。 彼黄实之隐没盖由文明之兴衰所定。当今西方之文化大行于世,吾国之传统文化或斥为文化糟粕,或消失于世。黄实之绝,非人祸也,惟世殊时异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