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抛下朋友

« SCP-3688 | 你的朋友不会跳舞 »

Kayleigh MacMallan感觉到子弹穿透脑侧,随即视线中断瘫倒在地。她的两个分身也踉跄跌倒,还好她随即重掌控制让它们站起身来。这是今天死掉的第二个——她两次都感觉到了。至少子弹更快。

她在开火前加紧弄出了五个分身。现在减员到三个了。当她刚刚开始学习“快闪”,她以为同时操控十几个分身会很困难。但其实只用了几分钟就适应了,现在这对她几乎是自然而然。

几乎是。

"你还好吗,MacMallan?" Stuarts问道。他和Deacci还在继续屏障华尔兹,产生微光泡泡来保护他们的安全。她前段时间才算适应了这看起来有多傻。Osuigwe在另一边;他在护盾用尽前造出了四个分身,但据她所知全部都存活。

"嗯,只是没了一个。我很好。"

泡泡闪动着发出低沉的撞击声。子弹被弹开后无害地掉落在地。蛇之手以前也来攻打过基金会站点,但这次哪怕对他们来说也堪称硬仗。他们到底来干嘛?


他有听到风声。基金会在开发些新玩意儿。某种武器或者士兵。这不像是他们,把漂亮的新玩具用起来而不是锁进盒子里当它不存在。这让某些人很是好奇。

他们很隐秘,当然,但要是你知道该上哪找,要发现也不难。几个月的发掘后,他找到了这群新队伍工作的设施,然后就是等待了。耐心是他的看家本事,为他在工作中多次赢来嘉奖。他迟早都能搞到足够的情报去贩卖。

两台四轮车从伪装(他觉着水平挺烂)成破旧老化学厂的设施里开出。他远远跟踪着对方向北前进。他不是太担心被看到,但过于鲁莽可挣不了钱。他们离开城市进入开阔荒漠后会比较困难些,但他有的是办法隐踪匿迹。不久车辆停下了。八名基金会特工现身。

四个人开始跳舞,他开始录像。


" Michaels在搞什么?我们的支援他妈的去哪了? " Deacci咆哮道。

三名蛇之手士兵-他们算是士兵吗?她反应过来根本不懂对方的组织是个怎样的建构-已经逼近泡泡,正拿着金属警棍敲打或者试图炸开它。当然他们肯定进不来,只要Deacci和Stuarts还在跳舞,但这肯定会让人分心。Osuigwe的分身坚守入口,她的则负责火力压制,尽力把道路控制住。Deacci大喊的支援部队得要一条通路才能来。

这不是什么重武装站点。其实这里根本没收容什么所以安保很是薄弱 - 只有Sigma-2,当前刚好部署于此,以及能从内部封锁的基础安保措施。蛇之手到底为何要来攻打这里已经是个谜了,而据她所知这种大规模袭击可不是对方的常有态势。

Osuigwe指向泡泡外的一名士兵,对方手拿一根带银叉的金属棍。“那又是什么鬼?”

像是某种音叉, MacMallan自己还这么想着时,对方已经凑了过来,对着发光的球罩敲了一敲。

噪音突然而又恼人。

她和Osuigwe用手捂住耳朵,但Deacci 与Stuarts连这种小缓解都没有;他们只是一直跳舞,不到几秒她就看到血迹从Stuarts的耳中渗出。声音本该和爆炸一样无法穿透护盾。正当她要叫他们停下舞蹈时,声音中断了。

她回头一看,Michaels正用巨手捏住了最后一名士兵的脖子,宽广的胸膛正费力拉伸着。


"最后一次,Jackie,不要管这个叫什么合体舞了。我知道这让你想起了动画片之类的,但我一再给你强调这有多严肃。"

"我知道博士,我懂的。"

"你确定?你和Anders真的得融合成一个身体。我们才得到批准测试这种奇迹,我不希望你们当这是游戏把它搞砸。"

"拜托,Valdez,放轻松点啦。我们有分寸,"她拍了拍博士的肩膀。“我们练习过的,我们有准备。”

Valdez博士,Marqod计划部门领导,点了点头。他领着Molera特工进入测试区, Anders已在此等候。

编号PMK-06的动作符所需要的动作快速而复杂,但却短的惊人。几乎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开始了;一阵转体和腿部姿势,最后是右前臂相触。一阵闪光,但没有声响,而Anders与Molera两人消失不见。

站在测试间中央的,是Valdez所见过生理上最为完美的人类。伟岸的身材高达两米,以肌肉铸就,身穿的是Anders与Molera同款的紧身衣,巨人弯了弯胳膊。二头肌在金亮的皮肤下膨胀。

Valdez站着,看着,呆着。真的有用。他们合体成了独一的、完美的、雌雄同体的人。一个,看起来,乐于屹立于此、展现身躯的人。

"感 - 感觉如何了? " Valdez终于摈住呼吸开口问道。房间里的其他人鸦雀无声。

"我 - 我们 - 嗯。我们…" 巨人把头侧向一边,如同思索。“Michaels。我们是Michaels。”完美的微笑绽放在他们的面上。他们笑了。“我们感觉很好!”他们的人声有如乐声。

Michaels开始在房间里跑动、跳跃、翻滚,快活地高喊着,那动作中的灵活和速度在五分钟前似乎还是不可能的。这持续了几分钟,而后Michaels跑向Valdez,毫不费力地把他从地面举起拥抱起来。

"太神奇了,博士!"

"你们俩还好吗?你们两个…在嘛? "

"我们都在这里,对的。但我 - 我是我。这样说得通吗?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当我们思考,两个人的声音都会出现。但我们同一时间想着同一件事。

他们皱起眉头,把Valdez放在地上。

"所以额,博士,我们要怎么分开? "


Michaels做了一系列手势 - 你们还好吗?- 这是透过泡泡唯一的交流手段。光线还是能穿透,但其他东西都会被阻隔。

她以手势回应 - 我们没事。Stuarts的耳朵已经没再流血了。Michaels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以非人的步伐向前门冲去。他们是别样的东西。高层再一次禁止使用合体舞;两个换一个在他们眼里不合算,特别是他们还没找到办法把他们分开。但此时MacMallan不敢肯定Michaels是否愿意分开。他们显然扭转了局势,很高兴Michaels在这。真遗憾快闪对他们没作用。

她摇了摇头专心起来。她已经靠分身控制住了道路,但有东西不对劲。蛇之手没有再推进了。

"Osuigwe,你那边状态如何?"

"这里没人。在主入口我是说。他们大概一分钟前撤退了。我觉得我们把他们打退了。"

MacMallan皱眉。就这么放弃对他们而言可是大动作。她拿起腰带上的对讲机。

"全体,检查报告。"

各种声音开始回报,确认袭击者都已撤退。她等待着。所有人都检查了。所有人除了Radek。


他们发现他的尸体被塞进了储物柜。他被背刺了。Sigma-2的唯一阵亡者,甚至不是在前线上。他们还发现两名安保和一名研究员身亡。整件事就是调虎离山。他们已经派人溜了进来,是要找路送他们出去。

已经一个小时了;她的分身刚刚消失不久。在多重身体的视觉听觉感知冲击后,重新缩回独一套感官总是有些不和谐,但她庆幸眼下对此已差不多麻木。他们被耍了。她沉默地用拳头砸向桌子。Sanderson,站点的头头,对此怒视一眼后把目光转向她没认出来的某个研究员。

"他们拿走了什么?"

"三六八八的文件,Marqod计划开发记录,练习的视频文-"

"他们拿走了什么,Ian?"

他顿了顿后回复。

"一切,女士。他们拿走了一切。"


Max重放了他们攻击基金会站点的视频。一个辉煌的、金色皮肤的巨人如若无人之境般冲破五人,一路避开子弹。这种东西不可能是天然的。他们折损的人手超乎预料,但他们得到了想要的。

更多的视频;复制人中队,发光力场,速度超出人力所及的移动。还有那个巨人。他听说基金会队伍以前在任务里使用异常,甚至听说有个很少出动的队伍全是现实扭曲者,但让他们常规化使用有这等力量的队伍…这是扩军。

而他不会让自己的蛇之手小分部落后。

他瞄过找回的文件,想明白了要应对的是什么。所有这些,都是从一支基础舞蹈中诞生。很不幸,并不知道从何而来,但图书馆里也许有所眉目。

一些东西吸引住了他,一支被基金会领头人禁止的舞蹈。

他翻看找回的视频,终于发现了要找的东西。有人在说着,两个人开始起舞。一阵闪光后,原地,那个巨人。就是这个。她是怎么叫的来着?他重放视频。

合体之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