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说,他说
评分: 0+x

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在这热闹非凡的城市一条幽静的小巷上。有些格格不入吧,就像她一样。

筱洛点亮了一盏灯。

那是很漂亮的一只灯笼,奔马的形象栩栩如生,是她前些天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的。完美的光学设计让微弱的烛光变得明亮了许多,也像是在她心里点亮了一盏灯。

今天是马年除夕吧,她想着。

新年啊,是合家团圆的时候不是么,有个小声音在她的脑袋里说。

可能吧,她对那小声音说,但我有什么呢?

没有回音。

难以察觉地,筱洛露出一丝微笑。


今夜是不眠的一夜,就像每一年的除夕夜一样,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洒落在筱洛的书桌上,也许还有漂亮地烟火,但这屋子似乎是在主人的影响下自动屏蔽了所有热闹的事物。

要那些有什么用呢。

如果你仔细找找,会发现一本本子。本子摊开着,这样写道:

“你说,也许有一天时间会静止

我说,也许有一天一切会变得灰暗

他说,那便是星星相继熄灭的日子 ”

毫无意义的句子,筱洛也只是无聊中把它们写了下来,放在这本子里。

但这里不是开始,也不是今夜筱洛今夜要去的地方。

这里只是解释了所有的一切而已。


灯光轻易地就驱散开了黑暗。

我在这里,我走在黑暗里,不,是在寂静里。黑暗对于灯光什么都不是,而这冰一般的寂静就不一样了。

有人说我总在逃,没错啊,我在逃避命运,逃离我所经历的一切,让那些可怖的程序,或是那个巨大的坟墓还是塑像之类的东西统统泯灭在黑暗之中吧。在那种地方进行春节的小活动,热闹?那大概是我最不想要也最不需要的东西。让他们通通见鬼去好了。

抱歉,有些失态了,工作上的问题……倒不是说我讨厌这份工作,相反的,它大概是让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事,就像我喜欢安静和研究一样。

嗯,和你说大概也说不清,就像我一直所说的,有那么一个研究收容异常物品的基金会,而我,就在它的中国分部工作。同事们吗……很疯狂,但也很友善,说实在的我和
他们没什么交流,我只是在做自己要做的,就像一直以来的一样,你知道的对吧。

我一直在逃,因为我不敢面对我所经历的一切,出于愧疚吧,一部分的。我也明白你对我的期待。

你说过时间会静止,我告诉你一切会变得灰暗,他说那一天星星会相继熄灭。

是的,我崇尚这养育我的黑暗,但我向你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为什么?因为我是筱洛啊。

也许你该看看外面的世界,抱歉我请求你陪我到这里来,新年对我而言没多大意义,繁华与热闹都不过是恼人的无用玩意儿。

你说呢,我亲爱的妹妹。

总之,新年快乐。


一封信

你说你要走了,你说我来晚了,你说要相信自己的想法。

你说那基金会不适合我,是不是太阴暗了?你说那里太残酷了,我会受不了的。我说不会啊,那里不残酷,只是冷酷,冷酷到他们有些难以理解的疯狂,忘掉自己真正最需要的东西。

你笑,你说我可以的,只是试探试探,但千万别硬撑。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我明明做到了啊,这是春节啊,这是你最喜欢的,热闹的都市,烟火,还有各种快乐的事情。

你知道我是不喜欢春节的,太吵闹,但为了你,我会和你度过之后每一个除夕的。我记得你劝我和他们共度除夕,但他们只是为了过春节而过而已,有什么意义呢。
求求你不要离开好吗,为了我。


筱洛绝对是个很好的博士,虽说待人有些冷淡,但工作上总是很认真,据说是为了她病重的妹妹,很可惜她还是病逝了。

啊,对了,今天是春节嘛,但就像往常一样,唯独她在大家难得放松庆贺一下的日子又失踪不见,有人说她大概偷偷去HD的书堆里翻书看,或者跑到Parallax博士的办公室享受一下没有音乐的安静氛围,但她不在,当然她不在,毕竟(也许是传言)说她的春节是为了她的妹妹。

她是很奇怪的内向啊,以至于好像她周遭的空气也冻结起来了一样,但我们真的很希望她能够加入我们难得欢乐的小聚。

或许我们只是不理解她的心境而已。

所有人都说我们的基金会太过黑暗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也太过危险,残忍。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的,就像我们每个人在此时此刻都在心里有什么需要依盼的东西一样。

毕竟这才是春节存在的意义。

总会有什么东西能温暖起她的心的。


“你说,亮起星星吧

我说,照亮黑暗吧

然后他说了那句最该说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筱洛靠在墙角,旁边放着那灯,烛焰已开始变得黯淡。

但没有关系的,再黑暗的地方也会有闪烁的光亮。

星星的光芒也一直的会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试图突破这颗蓝色星球的大气层。

一个烟花愉悦地绽放在她的上方。

这只是一位基金会的博士在一个春节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