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Die (again) As a Lighting
评分: +21+x

望着火光当中那栋曾经是Site-CN-14的建筑物的剪影,Dr. Varitas斜靠在面包车门上,装作漫不经心地从白大褂口袋中掏出一根烟,掐断了过滤嘴。

“日志记录:确认Site-CN-14建筑已摧毁,全体员工已死亡,本地存储档案已全部销毁,收容物……咳咳咳!!!”

Varitas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将口中的香烟吐在地上——如果说他这具被基金会的技术大幅改造过的身躯有什么好处的话,那么不会被各种不良癖好与食物毒害绝对算是其中之一,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享受这些癖好。

“他妈的,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吸的……”

Varitas咕哝了一句踩灭了烟头,然后翻身上车。坐在驾驶座上,Varitas不甘心地又掏出一支烟点燃,然而在听到副驾驶座上的那表示抗议的喵喵叫声后,他只好乖乖地将烟头掐灭,转动车钥匙发动引擎。


“——英国首相科尔宾乘坐客机抵达北京,应邀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大学附近的一间不起眼的小吃店里,两个不起眼的人影正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不,说“不起眼”并不准确,其中一人的左眼被绑带遮的严严实实,另一人则穿着一件满是烧灼痕迹的纯白大褂,若是细细观察,还能发现绑带下面若隐若现的金色光芒与白大褂边缘隐隐约约的黑色雾气。只是不知为何,小吃店里来来往往的众人却没有一个抬起眼来往这边看一眼。

“那么Asriel,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两人低声交谈着,确保谈话的内容都被电视的声音掩盖了下去。

“打算……还能有什么打算……”Asriel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绷带下凹陷的左眼眼眶,“继续过之前的生活,爬爬山考考古,然后等到自己寿终正寝,或者被哪个找上门来的前同事……”

“提醒你一下,你面前就有一个前同事。”Gunnarr悄悄把手伸进了白大褂内侧。

“——美国大选新一轮民调结果出炉,独立候选人修伊·里德——”

“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几颗金色的火星从Asriel的绑带缝隙中迸出,“不过如果你这么着急去继续工作,那我倒是有个更好的目标。”

“你是说,Var——”Gunnarr话说到一半就闭上了嘴,同时将手抽了出来,“你就这么急着要去找他复仇?”

“——临近五一小长假,交通部门提醒出行者——”

“不,不是复仇。我对他并没有什么仇恨,就像对你一样,我们只是在完成工作而已。只是……”Asriel又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只是我觉得,如果必须有谁去杀掉他——或者被他杀掉——的话,我们两个,应该算是更优先的人选。”

“前提是我们两个能找到他,然后再干掉——”Gunnarr话说到一半,忽然惊讶地睁大了眼。

“怎么——”Asriel扭过头去,向Gunnarr的视线方向看去,随即露出了和Gunnarr一样的表情。

“——隧道内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驾驶面包车的男子在行驶时双手离开方向盘抚摩宠物猫,随后撞上隧道墙壁并引发连环追尾事故,该男子当场死亡——”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Varitas那张熟悉的面容。

“当场——”

“死亡——?”

Gunnarr与Asriel愣了一下,便立即起身走出了小吃店。


一阵凄厉的警报响起,将Varitas从美梦中唤醒,他无奈地睁开眼睛,瞳孔中映射出了Asriel那熟悉的身影。

不,说这是“美梦”并不准确,身体被紧紧锁在拘束架上,以站姿入睡无论如何不能算是什么舒适的入睡体验,只是相较于他白天所经历的惨无人道——前提是他还被周围那些好奇的研究者视作人——的体验而言,这已经是难得的休憩时间了。

“好久不见啊Asriel君,你进别人卧室之前都不敲门的吗?”Varitas面露苦笑,声音由于多日没有开口说话而显得有些生硬。

“如果你管这叫‘卧室’的话,”Asriel一把扯下脸上的绑带,“你见到本该被你炸成灰的人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啊。”

“为什么要惊讶?如果那点雕虫小技就能干掉你的话,那基金会可就白费那么多精力来折腾我们了。非要说的话,倒是你们俩这么快就能找到我这点还给了我点惊喜。”

“很简单。你出的车祸上了新闻,但新闻里面说你死了——‘死’这个字可是与你无缘的,所以我和Gunnarr——”Asriel指了指门外,走廊上传来一阵阵时断时续的枪声,“就继续自己的工作了。既然已经知道你曾经出现在何处,接下来就都是些轻车熟路的小把戏而已。从警备的数量来看,把你关起来的人在这一行可不怎么专业啊。”

“我倒是宁可他们专业一点,这样他们能少做些没用的实验,我也能被少杀几次,这可真是难得的体验啊。”Varitas看向自己的身体,尽管对他造成的伤害都会瞬间复原,但留下的记忆却不会随意消失。

似乎是对Varitas的话没什么兴趣,Asriel抬起右手,左眼眶中的金色火苗开始剧烈燃烧。与此同时,原本将Varitas紧紧锁住的铁链发出了耀眼的金光。光芒随后化作火焰,火焰又变成了点点火星,最后化为乌有。然后,他又将手搭在了Varitas的肩头。

Varitas露出认命了的表情闭上双眼,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Asriel开口打破了沉默:“我问你,你当时不会真的想着只用炸弹就能把我和Gunnarr解决掉吧。”

“是啊,然后我失败了,仅此而已。”Varitas睁开眼,“这次你的目标就在你眼前,你可别说你也会失败啊。”

“你明明知道当时我们两个正要厮杀,就算你什么都不做,很快我们之中也会有一个倒下。为什么不等到那时再动手?”

“我失误了,大意了,或者随便你怎么说都可以。反正结果就是我没能完成我的工作。”

屋子里又陷入了沉默,只有走廊上越来越密集的枪声不断传来,最后,Asriel放下了手,左眼的烈焰也变回了火苗。

“你这是干什么?”

“我失败了,就和你当时一样,仅此而已。”Asriel闭上了眼,不去看自己曾经的同事,现在的工作目标。

“失败?你开什么玩笑?”Varitas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好不被枪声掩盖,“你面前的是未被收容的人型异常,屠杀了整个站点的刽子手,脑子里满是机密情报的叛逃员工。你为什么会任务失败?”

“那我和Gunnarr当时也是一样的。赶紧离开这里,我不会再失败第二次了。”

“好,好的……谢——不对,我没理由因为自己前同事的失败而感谢他。”Varitas揉了揉手腕,向门口走去,却又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虽然有点厚颜无耻,但能再听我一个请求吗?”他转过身对着Asriel,“我希望你能帮我杀一个人,杀掉——Varitas。”

“你说什么?”Asriel惊讶地看着Varitas。

“就是字面意思,希望你能杀了我,确切的说,是帮我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流血,会受伤,会最终迎来死亡的日常生活。”Varitas上前几步,握住Asriel的双肩,“而在这样的日常生活中,我早就应该如新闻所说的那般,死在车祸中了。”

“别开玩笑了!我好不容易决定放弃,为什么要浪费你难得的自由与人生!”

“对于你决定放过自己的任务目标一事,我由衷的感激。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杀掉我,就现在,在这里。”Varitas握住Asriel的右手,搭在自己的胸口,“这与我是人型异常,是刽子手,是叛逃员工无关。现在走出这扇门,我所得到的不是自由,是永无尽头的流浪与放逐,直到下一个将我视作异类——我确实是异类——的人找到我为止。你想让我在这样的地狱中享受‘永生’吗?”

走廊上传来一声沉闷的爆响与Gunnarr若有若无的呻吟声,Varitas打了个趔趄,手上则加大了力道,“动手吧,Asriel。现在在这里化为金色的灰烬,我至少能得到世间所有人都能得到的,公平的终结:死亡。”

“你……我……我不能……Varitas……我……”

“你可以的,正如我可以。”Varitas闭上了眼,脸上带着解脱的神情,“我不曾后悔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不曾为自己守护人类后悔,不曾为自己成为异常后悔,不曾为自己屠杀同袍后悔,同样也不会为自己在自己的同事——好友——手中迎来终结后悔。”

Asriel清澈的右眼中落下一滴水珠,左眼则再度燃起璀璨的金色烈焰。他放下自己悬在空中的右手,默默注视着面前无数的金色火星从人型散为一片虚无。


望着火光当中那栋曾经是Site-CN-53的建筑物的剪影,特工Asriel斜靠在面包车门上,装作漫不经心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打了个响指。

“日志记录:确认Site-CN-53建筑已摧毁,全体员工已死亡,本地存储档案已全部销毁,收容物……咳咳咳!!!”

Asriel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将口中依然燃着金色火苗的香烟吐在地上。

“他妈的,Varitas为什么要吸这么讨厌的东西……”

Asriel咕哝了一句踩灭了烟头,然后翻身上车。坐在驾驶座上。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副驾驶座上的黑猫,却看到它正在Gunnarr怀中酣睡。

“开车不撸猫,撸猫不开车。”Gunnarr笑嘻嘻地说道。

Asriel摇了摇头发动引擎,口中哼着荒腔走板的曲调。


Θά'ρθεις σαν αστραπή
你将如闪电般归来
θά'χει η χώρα γιορτή
全国将尽情开宴
θάλασσα γη και ουρανός
大海、陆地与天空
στο δικό σου φως
在你的闪电下
Θα ντυθώ στα λευκά
我会穿着白色的衣服
να σ'αγγίξω ξανά
再次触摸你
φως εσύ και καρδιά μου εγώ
你的光与我的心
πόσο σ'αγαπώ
我有多爱你
……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