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航的信天翁
评分: +9+x


你好,远航的信天翁。


“这么久了,你还是喜欢用那么陈旧的武器。”

面前的人欣赏着自己手里的匕首,仔细擦拭,直到那上面反射出金属的冷光。似乎确认上面没有任何污渍之后,他握好了匕首。

“这么久了,这么单纯的东西已经很少了。”他终于回答了之前的话。“反正我喜欢,是吧,博士?”

他四处扫视,试图找到任何能用来自卫的物品。但对方踏出一步,下一刻,寒光从他面前闪过,他本能地抬手,险些被割断动脉,此时他只想也只能离开。

走道上空无一物,他要找到那个把他送来这里,能让他回去的东西。很快,他跑到了尽头。

他背靠墙壁,等待着对方最后的攻击。他看到自己后面的墙壁上有一个木制画框,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挡住一下,前提是他有这个运气。

对方逼近了,他转身抓住画框。

他从房间离开了,从一个不属于三维的方向。

他离开的地方,插着一把匕首,上面没有生物痕迹和指纹。

在千里之外的一个站点里,一个监控站的屏幕上弹出了一个红色警告。

Dr.零 状态:死亡
尸体位置无法确定


可惜没什么人看了警告,他们从不了解自己的对手。

“真是惊喜。”零趴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子,艰难地爬起来,在他的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他的身下,是一块沙石礁。天边有鸟,他辨认出那些鸟都有一定的长途飞行能力,至少他现在离陆地不是很远。

“可我现在一无所有。”他看着天边,眼神渐渐绝望。随后,他突然想起来,他并不是一无所有。直到他用发疯一样的干劲搜索了整片陆地,没有找到任何跟木头有关的物品,更不用说那个相框。

这次,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远处的天色渐晚,海鸟都已归去,他想到了获救的最后一个办法。如果能抓到一只海鸟,也许可以在衣服上写下信息让它送出去。“谁让我不喜欢坐以待毙呢?”他也不喜欢让别人来救他,尽管有时他没得选择。

突然,天边的一只鸟坠落到海面,伴随着一阵响声。一只大鸟受到惊吓,向他飞过来。他看见了远方的船,船上的人看见了大鸟,但那些人似乎并没看到他。

他站在礁滩边缘,并不出声。鸟也静静地从远处飞到这个地方,和他一样,无路可逃。远处的小船来到近旁,端着枪,示意他走开,那只鸟似乎已经是他们的掌中之物,鸟确实很配合地呆在那里。

他等待着那人扣下扳机,他们看着那只鸟,等待。

零夺下那人的枪,然后将他的尸体留在了滩上,带着他的船离开。“我连鸟都不如。”零动手时没有丝毫的手软。他并不担心归程的孤单,他现在只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

他沿着那个印象中的方向离开,那只被他顺便救下的鸟落到了船上。他记得自己在某本科普书上见过这种鸟的照片,好像是叫……信天翁。

就这样,他带着他的信天翁远航。他驶离了自己的希望和对人类的依恋,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对他而言,人类已不再可信,他决心脱离人类。

他没看到那只鸟脚下抓着他先前要找的画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