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环·云起

评分: +20+x

上一篇,锁链·环生

“你确定要这么做?”江洱兮望着一个男人。后者手里拿着亮闪闪的刀芒,双眸失神。

“是的。洱兮,你知道的,我做事情从不后悔。”

“那么祝你成功。”江洱兮将身影转过。

咔嚓!身后传来切割血肉的刺啦声,一抹鲜血染红了那个男人的指尖。一滴滴浓稠的红点扎染在黑漆漆的圆盘中,被一只白花花的硕大肉虫吸得干干净净。

“再见,洱兮。”男人抬起头。那把锐利的锋口落在地上。清脆一响。

咆哮。撕扯。吞噬。但是没有呻吟。

过了许久,江洱兮缓缓转回身形。看着鲜血淋漓破碎烂散的衣物散落满地,还有蛰伏在那油黑圆盒里的东西正扭曲着蠕动缩小,他微微一笑。

“谢谢了,我们终于喂饱了它。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开始了。”

月明星稀,鸦杀四起。


2021.10.1,13:58,厦门市,鼓浪屿

林莫歌若无其事地晃荡过一片潮涌的人海。眼神向四周快速领略,确信无人监视后走向一棵老态龙钟的榕树,靠在一束繁重的须根上。

“来了?”一个苍老的脸庞转了过来,嘴里含糊着半块葱香煎饼,露出慈祥的微笑。这张脸属于Site-CN-19刑侦处的处长,吴荇钊。

林莫歌敛起笑容:“说吧,什么事。事先说明,国庆加班工资翻三倍。”

吴荇钊吧唧着嘴跳了跳眉毛:“不仅如此。干好了年终奖金你们‘骊歌’揽大头。”

“……肥差啊。那么,什么事呢?”林莫歌从吴荇钊手里的塑料袋里摸出一个煎饼。

吴荇钊的眼神跟着那块被打劫的煎饼进入林莫歌的口腔,递过来一张纸条:“自己看。”

“这什么?‘龙安洁,10月4日。’什么意思?”

吴荇钊看着十米远有一个长发美女走过:“……这是一封昨天晚上我收到的刺杀预告函,意思是龙安将会在10月4号时被刺杀。我们是第13个收到类似信息的站点。至于刺杀者的目标龙安,几天前就去Site-CN-119出差了。我已和119站那边联系,龙安已经被原地保护。”

林莫歌抬头,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这么说,前面12个站点都?”

吴荇钊点点头。脸上的皱纹蠕动开始生硬。瘦削的手又递过来一封厚厚的文件袋,封口处烙印着火漆:“拿着,12个受害者的具体信息。线索封袋和尸体都在王刚那里,你等会儿回去自己找他……死的都是大官,所以上面对这件事很重视,谨记,这件案子涉及机密,除了你的组员不要和任何人说起。”

林莫歌耸耸肩:“龙安呢?”

“……”吴荇钊看着头顶的烈日炎炎,他干裂的嘴唇在阳光下移息,沉默了一会儿。

“……还是别说吧。她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她太鬼了。直觉告诉我,她知道的越多,反而对查案越不利。”

林莫歌第一次听吴荇钊这么评价一个人,心里闪过一瞬惊异。看着老爷子浑浊的双眸以及沟渠般的皱纹,林莫歌选择相信他的判断。

“最后一个问题,”林莫歌啊呜一口解决了手中的东西,“为什么让我们去?”

吴荇钊显然没有意料到林莫歌会问这个。他的目光在烈日下沉寂。

“锻钢和荒芜,现在分别在干什么,你心里清楚,”吴荇钊叹了口气,“而徐琰这小子……我们已经彻底管不住他了。他迟早会闯下大祸。”

“大家都是大忙人啊,”林莫歌学着快两个月没见的徐琰悄声又嘟哝了一句,“又有活要干了。”

他摩挲着火漆凹凸不平的标志,过了许久才吃惊地发现,老爷子的胡须在最近花白了不少。


“是……把还在美容馆享受假日和蒙头大睡的各位叫来,我很对不住,”林莫歌把玩这手里的黑笔,盖子开了又闭闭了又开,“但是任务突然来临,我也非常无奈——罗碧丝忍你很久了给我把手里的魔芋爽丢进垃圾桶里,否则我就把你丢进去。”

罗碧丝快速运动的双腮肌肉刹那间停歇。怨恨地看了眼桌前的家伙,这才一口“苏噜”,把半袋辣条都收入胃囊中。

“大家不要这么斗志低下无精打采。老爷子说了,事成之后国庆工资翻三倍外加年终奖打底十五万。”

所有人立刻精神抖擞眼露精光。

“诶这就很好。那么掌声欢迎我们的莫如霁。”

没有掌声照样解刨文档的莫如霁很快也坐下了。所有人的脸色严肃起来。

“看来大家都感觉到了,这件事不简单。这些死者,除了官大些,其余方面都毫无规律可言,”林莫歌手里的笔盖依旧上蹿下跳,“而且,他们死后也不见得有产生什么严重后果,譬如机密泄漏收容失效什么的。既然如此,行刺者为什么要杀他们呢?”

“很明显,”荧惑的腿随着林莫歌手里的笔盖上下颠簸,“要么是对基金会记恨颇深的人员无差别仇视者,要么就是闲着蛋疼。”

后一句把陈拓逗笑了,他笑点一直以来都很低。看见林莫歌的眼光咔擦过来,立刻不笑了,正声道:

“当然老大,还有一种可能。他们这么做,只是纯粹想引起某些人注意。”

林莫歌的笔盖终于停下。

“随便一提,我刚刚在电脑地图上标记了死者生前工作的站点位置。本来只是标着玩玩,但是你看看,真的很有意思。”

电脑屏幕转了过来。莹亮的屏幕,浅绿色的中国地图。一个个小小的红点在广袤的绿色上显得非常夺目,就像
辽阔草原里稀稀拉拉盛开的红花。

而这些红点,虽然分布在不同的地域,但赫然间围成了一个标准的圆环状。两点间被一条细细的红米色线条呈一个很好看的弧度弯曲相连。

圆心正是江西省,南昌市,Site-CN-119。

不偏不倚,这个站点就这么刚刚好地坐落在这个几何图形的中心上。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知道龙安要去哪里出差的?这件事不是基金会的人不可能知道……等等……难道……”

有“鼹鼠”!所有人立刻反应过来。

林莫歌看着电脑里跃动的光影,沉默不语,眼神阴沉地吓人。

“你认为这像什么东西,如霁。”许久,他幽幽开口,语气非常冷硬。

莫如霁的脸色比他好不到哪里去,双眸充满刀锋般的气息:“……仪式。或者说,什么阵法。”

“我从没见过这么简单粗暴就一个环的奇术阵法,”林冰心开口,脸上散发着淡淡的保肤水清香,“但是就规模来看,确实,史无前例。圆的面积几乎涵盖了三分之一个中国。”

“你可以大概猜猜,如果这是一个阵,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猜不出来。就一个圆,信息太少了。但是这么大个东西,如果真的发动了,想必威力不小。”

林莫歌眉头皱成一个疙瘩。

“莫歌,”肖默推门,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纸箱,“这是我从王刚那里拿来的东西。”

“怎么这么慢?都过了半个小时了吧?”罗碧斯目不转睛地盯着方方正正的纸箱,猜着里面会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值得王刚大法医来亲自保管。

“半路上碰到了JSChen。”

那没事了,肖默能在半小时内全身而退都应该夸她有本事。林莫歌接过纸盒。分量不重,轻飘飘的。

“盒子里面是啥?让我打开!”罗碧斯跃跃欲试。林莫歌也礼让着退开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哗啦!纸箱的包装翻折起来。

罗碧斯往大开的箱子里看了一眼切了一声:“不就一个小盒子,至于这么遮遮掩掩。莫歌,接着。”

那是一个圆形的扁饼状黑色盒子,大小差不多一掌大。说不出是什么材质,摸起来有点塑料的手感,但分明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盒盖上刻有一行歪七八扭的符号,杂乱无章。

“蛊盒。”莫如霁立刻道。

“并且,”林莫歌手里翻动着一份报告,“这是一种未知蛊的蛊盒。甚至,连材质我们之前也从未见过。”

“哦老天。还有别的线索吗。”

“目前就这么多,对面做事情确实非常干净利落。”

“看来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你说的对,肖默,”林莫歌站起身来,“我们分为三组。我和荧惑去119站找龙安;冰心,冰雪,陈拓,你们负责这个蛊盒;如霁,碧斯,肖默,你们留在19站抓住那个鼹鼠。”

“没问题。”


2021.10.1,20:39,某和谐号动车组列车,厦门—南昌

“其实我们可以用奇术传送的,”荧惑把弄着手里的老坛酸菜,“我们又不是CT脆脆鲨,碰波就死。”

“实际上,”林莫歌笑着望向漆黑一团的窗外,“我们坐火车可比直接奇术传送有意思的多。”

“怎么说?”

“荧惑,”林莫歌的声音低吟着弥散,“我们被盯上了。发现了吗?

“你9点钟方向那个抱着孩子的少妇,手里的婴儿一动不动,连起伏都没有,面部一直蒙在她怀里。

“6点钟方向那个看报纸的胖子,已经停在那两页快半个小时了。

“还有13点钟方向那个倒酒的服务生。他两次倒的酒居然都九分满。这可不是一个专业的人会干的蠢事。”

“我们应该怎么办?”荧惑的眼睛望向窗外,嘴唇轻轻翕动,“坐以待毙吗?”

“荧惑,你第一天来到‘骊歌’的时候,我就教你了一招,记得吗?”林莫歌的双眸熠熠生辉,从窗户这边看来,就像夜空里闪烁的星星。

“啊?”

“被人监视的时候,应该舒舒服服地在他们面前来一口香辣牛肉面,”林莫歌撕开手里的泡面包装递了过去,“兄弟帮个忙泡个开水。两包调味料拌匀点。”

“……实际上,我认为汤达人更好吃。”


2021.10.1,22:12,南昌市西湖区,Site-CN-119。

“她就在这里。”

“谢谢。”荧惑还是那么礼貌。

林莫歌凑上去对着猫眼瞅了又瞅,确定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后抬起左手,用食指指节又轻又响地敲了几声。

“龙安小姐?我们是19站刑侦处的。黑月是否嚎叫?”

清亮脱俗的柔和嗓音从门后传来:“去他丫基金会。”

门开了。

一头亮粉色的短发,一对明亮剔透的眼睛,精致可爱的五官,原本柔美优雅的气质被身上乱糟糟的睡衣破坏殆尽,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神情。这些特征统统指向一个人:Site-CN-19站点副主管,龙安洁。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没戴眼镜的原因,我似乎没认出阁下是谁。”

“初次见面。Site-CN-19,外勤部,刑侦处,‘骊歌’重案组组长,林莫歌。我身边的是我们小组的高级督察兼安保支持,荧惑。”

“您好。”荧惑还是那么礼貌。

她胸前的小熊维尼用一个很好看的曲线皱皱巴巴地笑。

“请进。满地狼藉不曾整理,请原谅。想上厕所直走一米左转。”

下一篇:二环·迷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