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鬼哭许培汀的都市传说

评分: +23+x

sapphire-logo.png

一篇简短的论文揭示了

关于“鬼哭许培汀”的怪诞传闻

作者:公主形锆石 艾涤空


开 篇 绪 论



废弃的房屋,破败的门窗,阴暗的环境,走廊上小跑着一位若隐若现的阴郁少女,这样的场景可谓许多恐怖作品的标配。而在现实中,一旦遇到这样的环境,许多人也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把眼前所见一切加上一层所谓超自然的滤镜,然后以鬼怪论之,全然不顾怪诞文学氛围下的事实真相如何。

“鬼哭许培汀”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小有讨论度的都市传说。这个故事曾经是许多人夜晚的噩梦素材,但鲜有人关心它是否真的是某些可怜人一生的梦魇。现在请容许我介绍,由来自湖南的红宝石队伍所带来的,属于“鬼哭许培汀”的真相。


视 觉 评 价



%E9%AC%BC%E5%93%AD%E8%AE%B8%E5%9F%B9%E6%B1%801

“鬼哭许培汀”

%E9%AC%BC%E5%93%AD%E8%AE%B8%E5%9F%B9%E6%B1%801

“鬼哭许培汀”

那是一位身着朴素黑色长裙的女孩,不善言辞,有些认生——好吧其实是几乎没有见过她和任何人熟络,甚至同龄人。红宝石的队员们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冷漠。

这位女孩的名字就叫许培汀,也确实有些爱哭,这对这个年纪孩子来说很正常。不过她有一点小习惯,那就是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哭,自己喜欢找个小角落独自哭泣,让人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根据判断和问询,许培汀显然没有正常的家庭环境,也没有好好接受学校教育,找到她的时候没有大人陪着她,就连食物也没有发现一点一滴的痕迹——好在这个孩子并没有出现营养不良的迹象。

只要看看她的表情,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可怜的小孩。谁能想到她的背后隐藏着如此歹毒的罪恶,连她自身都成为了一个悲剧的错误。


相 关 历 史



有关“鬼哭许培汀”的传闻大约在2015年[1]就已经开始出现,最早出现在天涯论坛上,然后就转移到那时新兴的观谬维基之中。截止今天,“鬼哭许培汀”的故事传闻也主要集中在网络上,故事内容也随着网络传播而逐渐增添了许多有意无意的二次创作,成为了一小撮网民愿意津津乐道的互联网谈资。

与之对应的是,到目前为止,“鬼哭许培汀”的故事已经在现实世界真实上演了数十次。这位女孩出现在不同地方的古旧宅府,为原主人、借住的流浪汉或因好奇而探险的孩子带来恐惧与灾难。然而,因为尸位素餐者的不重视和广大网民的娱乐化,这些真实的消息被彻底淹没,被直接封杀或当做又一种添油加醋的怪谈,真是可悲


民 俗 传 说



在“鬼哭许培汀”的身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陈年老旧的宅府会被遗弃在人烟之外,但这绝不意味着从此再也无人踏足。继承遗产的远亲、躲避风雨的过客、青春好奇的孩童,都有可能悄悄走入这些似曾相识的角落。

门厅落满尘灰,尘灰撒入咖啡,年轻的访客啊,这哭声,是为了谁?

如果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陈年老屋的角落传来一阵哭声,请仔细地听一听。哭声中,你是否能听出孩童的孤独?你是否能听出流浪的彷徨?你是否能听出回家的愿景?

朋友呜咽买醉,故乡溢出酒杯,干涸的地脉啊,我的根,可有方位?

如果你听出来哭声中的悲伤,你便该意识到,这是“鬼哭许培汀”的哭泣。她本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出生于阴气湿重的黄泉镇,远离父母,以瘦弱的身体过着留守儿童的日子直到豆蔻年华。

长大后,她独自一人偷偷跑了出去,寻找她的父母,却没有得知任何消息,反倒得知照顾她长大成人的奶奶以为她走丢了,终日以泪洗面最终离世。悔恨交加、饥肠辘辘的她,最终倒在了暂住的破败房屋里。

轻声叩响门扉,流浪不言是非,同行的旅者啊,你说说,哪是滋味?

她的魂魄无人指引,她的愿望无人倾听,没人告诉她故乡该怎么回去,没人告诉她该如何安息。她所能做的只剩下不断哭泣。

在听到她哭泣的夜晚,你需要关闭灯光,打开房屋的门窗,让屋里的阴气和外界相交融。黄泉镇是地脉风水中阴气最重的地方,也是阴间的摆渡口岸,她就凭借着这一点,顺着曾经的地脉河道漫无目的前行,试图找到安息的故乡。

她会哭泣,是因为她意识到,自己仍然没有回到真正的故乡,只是又一次来到了一个阴气很重的房子里。此刻打开门窗,就能让她重新找到干涸的地脉,让她踏上下一个旅途。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就会看到一阵水雾中飘浮而出的许培汀,阴沉的黑色连衣裙悬离地板,而她的主人慢慢靠近你。你将感到空气逐渐阴冷,而身体逐渐透明,躯干逐渐沉重,意识逐渐乏力。一切的一切,都会结束在最后一声啜泣里。

秘密被你偷窥,阴湿筑起坟堆,我的许培汀啊,黄泉镇,殊途同归。

许培汀不会在生人面前哭泣,除非,她能从你的眼中看到故乡的倒影。为她带路吧,你听,她的哭声里,有孤独,有彷徨,有愿景。

还有你的名字。


批 判 揭 明



和所有的都市传说一样,“鬼哭许培汀”也是一个充斥着虚构的故事。我毫不怀疑这个传闻完全由网络上的超自然创作堆砌而成,但需要明确的是,这个传闻所代表的事件并不完全是虚构的,而我们挖掘出来的事实真相恐怕更加骇人听闻。

黄泉镇是地脉风水中阴气最重的地方,也是阴间的摆渡口岸,她就凭借着这一点,顺着曾经的地脉河道漫无目的前行,试图找到安息的故乡。

她会哭泣,是因为她意识到,自己仍然没有回到真正的故乡,只是又一次来到了一个阴气很重的房子里。

首先,所谓“地脉”不可能是真的,三岁小孩都知道“地层中流动的生命与魔法能量”这种说辞有多可笑。但是根据调查,许培汀确实辗转多地出现,那么就只可能是她自己前往这些地方的。

但查证公路铁路系统过后,我们没有发现许培汀的出行记录,这实在非常可疑。最可能到解释是,她乘坐的是私家车,而且有意避开了各种登记与监控。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就会看到一阵水雾中飘浮而出的许培汀,阴沉的黑色连衣裙悬离地板,而她的主人慢慢靠近你。你将感到空气逐渐阴冷,而身体逐渐透明,躯干逐渐沉重,意识逐渐乏力。一切的一切,都会结束在最后一声啜泣里。

最初遇到她的时候,红宝石的队员们确实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许培汀飘浮在离地不远的半空中,逐渐向队员靠近,反应都和上述一致。这显然不可能是所谓超自然或者宗教神迹一类的情况,那么我大胆猜测,这只可能是故意准备的“演出效果”[2]。

悬浮半空可以通过魔术细线和威亚技术做到,弥漫的水雾更可以由特效设备直接制造。而队员感受到的异常,显然是某种致幻化学药剂在搞鬼。在水雾中加入气化的致幻药剂,队员们一接触就中了招,感觉到身体透明、身体沉重、意识模糊等一系列症状。

同样,她这么做的目的很值得人深思。如此大费周章地让人接触致幻药剂,乍一看很令人费解。但其实只需要考虑到容易被忽略的一点,就能让问题迎刃而解:所有和鬼哭许培汀接触的人,都是受害者,他们都失踪、受伤或者死亡了。这样一来,唯一的解释就呼之欲出:这是一种掩盖犯罪的障眼法。

恐怕实际情况是,这是许多场被打上滤镜的连环谋杀案,而许培汀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变态的杀手四处寻觅老旧房屋里的受害者,满足其杀戮猎物的恶趣味。她把她的行径伪装成虚假的“都市传说”,然后费尽心思制作现场特效,目的就是让谋杀被掩盖[3]。目击者会以为他们“见了鬼”,媒体和警方会觉得他们“闹着玩”,没人相信真的有人生命遇到了危险。

她本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出生于阴气湿重的黄泉镇,远离父母,以瘦弱的身体过着留守儿童的日子直到豆蔻年华。

长大后,她独自一人偷偷跑了出去,寻找她的父母,却没有得知任何消息,反倒得知照顾她长大成人的奶奶以为她走丢了,终日以泪洗面最终离世。悔恨交加、饥肠辘辘的她,最终倒在了暂住的破败房屋里。

尽管这两段话是虚构的话术——怎么可能存在所谓“黄泉镇”[4],却为我提供了灵感。许培汀还是一个小女孩,不可能独自做出这么缜密的连环谋杀。还有别的大人参与了犯罪,甚至可能就是许培汀的父母,担任着幕后黑手的职责。成年人负责驾驶车辆、挑选目标、筹备计划,许培汀更像一个沦为工具的牵线木偶。真是可恶至极。

%E9%AC%BC%E5%93%AD%E8%AE%B8%E5%9F%B9%E6%B1%802

许培汀近况

%E9%AC%BC%E5%93%AD%E8%AE%B8%E5%9F%B9%E6%B1%802

许培汀近况

基于在全面的分析后,艾涤空我很高兴地宣布,“鬼哭许培汀”的真面目被揭穿了:这是一起连环谋杀案,伪装成鬼故事企图瞒天过海。尽管我们不相信许培汀是整个案件的策划者,但毫无疑问她也参与其中。在现场我们只抓住了她,并没有找到她同伙的踪迹,那些亡命之徒一定是丢下她逃跑了。

我们用特殊的高科技设备禁锢住了她,通上了高压电,成功让她感受到极端的痛苦。这是给她这个犯罪参与者的惩罚,并不会因为她是一个孩子而有所减弱。当然,如果她愿意戴罪立功,告诉我们她同伙的位置,我们自然很乐意减轻她的罪罚。可惜到现在,许培汀依然不愿意开口说实话,只是在电击期间的短暂清醒中停止尖叫,颤抖着哀求我们说她什么也不知道。

这种祈求可怜的举动不可能起作用,希望她在未来的惩罚中好好反省自己。


Bibliography
1. 耿文 (2020). 中国互联网都市传说案例分析,后日雨出版社 出版
2. 李仇 (1999). 用特效与魔术制作超自然现象, 八宇出版社 出版
3. 范昆泽 (2003). 戏谑背后的谋杀案,混天绫出版社 出版
4. 戴江中 (2017).终结奇葩传说:僵尸怎么可能有个家,八宇出版社 出版

有所怀疑,便去怀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