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长眠于斯
评分: +16+x

新年的倒计时在没有人看的晚会上倒数,一个个研究员和特工们都在收拾包袱。

整个site都是一股死寂的气息,没有人发出稍大的声音,大家都说好了似的保持安静,一切声音都像是异常,唯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停响起。

异常全正常了,图书馆不见了,欲肉教徒没有一点讯息,AWCY不再制造异常,世界如此美好。

三个月前的联邦调查局就解散了,在这三个月里众人都知道离职的阴影盘旋在头顶,却没有一个人敢提出来。

死寂,毫无生机的死寂。

往日充斥着欢声笑语的走廊上空无一人,一个个研究员打点行囊的声音甚至没有主持人的倒数声大。

接下来是《欢聚今宵》这首破歌,往常这些人都会互相打趣嘲笑这歌的,今天却没有,天知道这些人心里有多难受,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声哭声打破宁静,就像快要决堤的大坝破出了一个洞,哭声和抽噎声充斥了整个站点。

电视不知道是谁关掉了,只有一群大男人和几个小姑娘的抽噎声仍在走廊回响。

老张叭了口他不离身的烟枪,和周围的老员工相视着。他们彼此一笑,眼泪水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缓缓开口“别哭了,让年轻的笑话我们这些老不死的”

说罢,急忙揩了揩泪水,终究没有给它出眶的机会。

大概是这样吧,明天就要离开倾注了一生心血的基金会了。

无言,大家都坐在食堂,吃最后一顿基金会的年夜饭。

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的勺子拼命地往碗里插,像是跟碗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互相问好,相互拥抱,然后各奔前程。

他们互相抱着,嘴里念念有词,“走了呢,走了呢”

仿佛还有一点儿希望似的,所有人都在盼望总部的通讯响起,让他们知道这只是一个糟糕的玩笑。

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时阳光很明媚,在幕布前的人都是充满希望。

老家伙们太老了,没有人会愿意收留他们,他们只有沦落的运命。

年轻的托朋友找关系总能混出名堂。

在这冬日的暖阳里,在新年充满新希望的一天,在银装素裹的山谷里,最后的基金会站点,解散。

人去楼空。

老张进行了记忆删除。是自愿的,当时记忆删除还没有失效。

当他醒过来,他发现在一栋普通的居民楼里,在他的家乡,周围的邻居对他很熟,他们的淳朴一如自己小时候的感受。

他有了钱,有一笔足以安详度过晚年的钱。这笔钱是所有年轻人从腰包挤出来给老人们的,他们找不到生计了,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走了一圈,他觉得忘记了什么,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

银行卡里的钱不多,不过也足以让六十多的老张度过余生而无压力了。

老张很快享受起这里的生活,出门与邻居热情打招呼,每天都会把小小的省城绕一圈。

但是他感到空落落的,他不记得他生命四十多年的回忆。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两个圈,这是一家新开店面的标志,底色为白色,外圈为黑色。

他一言不发回到家,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吗?不是,他在心里重重摇了摇头。

接下来好几天,他没有出过门。

他买了很多很多的纸,在每一张白纸上疯狂地用黑色铅笔乱舞。

他不记得了,但知道那很重要。

有一天,他画出来一个奇怪的图形时。他长舒一口气。

那就是基金会的图标。

他知道,这个东西和自己的过去密不可分。

他在房间里画满了这个图形,睡觉也抱着它们才能入睡。

哪怕是一眼没有这个图案,他都会丧失自己的理智。

他像是疯了,邻居们都这样说。

他确是疯了。邻居们后来说。

他死了,死的时候仍然紧紧抱住视若生命的纸张。

他的遗书上写着Site-CN-21。

老陈,他曾经的同事,他接到了他的死讯和骨灰后凄惨笑笑,把他安放在许多骨灰盒之间。

他过去是管理人事流动的,没想到快死了还要管理这些破老东西们。

他一个人赶到了原来的site,在一片深山之中。

一片荒芜,杂草已经丛生。

他凭记忆找到了公墓,不吃不喝三天三夜,挖出一个大坑,他那时也已经到了灯枯油竭的时候了,把他们的骨灰盒丢进去后笑了笑,大吼了一声,很容易听出一句犯二的话,“控制,收容,保护。”他也再站不住了。轰然倒进战友们的骨灰边上,死之前紧紧抱着战友们。

所有人的骨灰盒都是一个款式的,上面刻着各人的姓名,还有一个相同的地方是一个奇怪的图案。尽管画的细节不尽相同,但是很容易看出来它们是什么。

很多年以后,当年年轻的特工不再年轻时,又回到了这里,他们已经看不出来建筑原来的样式了。但是他们仍然能精准找到战友长眠的地方,有孤身一人的,有结伴而行的,他们不准备离开了,他们累了,他们只想回家。

又是很多年后,他们的儿孙来到那里,立起一块巨大的石碑,他们听说这是祖先那辈的风俗,上面写着英雄长眠于斯。

很大的石碑呢!在夕阳下静静屹立着,拉出长长的影子。一如既往的笑骂和警报声似乎仍在回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