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区:中国
评分: +114+x

╟ 起源 ╣

隔墙有眼


过去了多久……

空气中弥漫着的铁锈和尸臭味刺激着男人的意识,他从身下的血泊中缓缓站起,无神的扫视着海面上四散的尸块,久久无法言语。

曾经把酒言欢的战友或是葬身于异物的腹中,或是被飞至甲板的怪物咬的身首异处,血肉被撕的到处都是,或是已经被秽物黏住了口鼻,在感受着异物不断钻入脑中的绝望中,选择哀求着战友给自己一个痛快。

男人捂着脖颈的伤口慢慢走上甲板,被血水染红的海面上无不是着火的船只和还在挣扎的士兵,以及一艘可怕的巨轮缓慢的在海面上爬行着。

那艘巨轮肉色的船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孔,船头上扬武扬威的旭日旗表面突然凸出一张巨大的面庞。一只满是倒刺的舌头猛地向海面拍去,再次伸回的时候,倒刺上不知挂满了多少的士兵尸体。

旭日旗面将舌头囫囵吞下,船体开始放出红色的气体加速前进,海面上的血腥味更浓郁了,男人知道他不能再等待了。

后面就是祖国,无论如何一定要在这里停住这只怪物……

面对这明显不是一般战舰的松岛号,男人没有犹豫的将一张面具盖在了自己的脸上。在面具贴在脸上的一瞬间,他全身的血液从毛孔中猛地被抽出,几道细微的血线迅速的将男人和巨轮缠绕在了一起。

震天的汽笛声,松岛号表面的肉态异常被抽丝剥茧一般的剥离船体,浑浊的气体伴随着血丝再次回到男人的体内。

被剥离异常性质的松岛号仓皇逃窜,而男人身上突然烧起的熊熊大火使得他连同整条致远号葬身海底。

这一切都被远处的一艘小型战舰尽收眼底,一个计划慢慢的酝酿而成了。


╟ 异变 ╣

一场我们不能输的战斗


“张伯,异学会有好消息吗?”

摇曳微弱的烛火只颤巍巍的照亮了房间的一个角落,穿着一身军装的男人正拄在桌旁,眼神凝重的看着一张中国地图。窗外的狂风暴雨不断地拍打着脆弱的窗户,窗框吱呀的呻吟声在不断诉说着自己即将散架的命运。

“上个月日本人的负号部队在长安消灭了我们三支锦衣卫部队,半数以上的侦察小组也失去了音讯。可能我们这边没有好消息了,你们呢?”

答话的是一个穿着笔挺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他正表情凝重的看向窗外。军装男子也踱步到窗边,两人的视线都穿过雨帘停留在了远处一间木屋上。

“这么多年来我们对付关东军,你们对付鬼子带来的牛鬼蛇神。合作分工起来也算是好,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在吃败仗……”

“再撑一撑……再撑一撑就好了。”

“……你知道那屋子里关着什么吗?”

远远的能看到有几个八路军人正小心翼翼的向着木屋走去,仿佛是感受到了他们的气息,木屋的大门突然猛烈晃动起来,震得那锁门的铁链叮当直响。

“20多个好兄弟,3个你们异学会的精英,现在变成了没有皮肤只会用磨尖的手骨进行无差别屠杀的怪物。”

“日本人一定是研究了日占区的竹简……”

“问题不是鬼子是怎么做到的,张伯……”

军装男子揉了揉眼睛,转身看向张伯,眼中充满了疲惫和无奈。

“或许很多事情对你们来说很平常不过,但你知道吗?现在这些所谓的军人在卢沟桥事件之前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说书人,小二,教师……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怎么和人急眼过。让他们上阵杀敌已经很勉强他们了,但这些……”

军装男子指着窗外,几名八路士兵已经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木门,放出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随后瞬间由后补的士兵将其击毙。一个接着一个,过程中很多士兵都受不了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个娃刚刚枪杀了自己的哥哥……张伯,问题不是鬼子是怎么做到的。问题是大家都累了,我们恨,我们怨,我们忘不了鬼子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但这些感情不是子弹也不是面包……我们不想再在夜晚担心着天狗会不会把自己抓走,害怕着跑的他妈的比什么都快,有六只手臂八条腿的三米高武士,甚至连上厕所都要小心会不会有一只长着倒刺的藤蔓直接插进屁股里……不想……”

男人稍微移开视线,张伯能听到他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

“不想再杀自己人了……”

最后一声枪响,木屋外的八路军终于将所有怪物全部处决。28具尸体被体面的就地埋葬,所有人都心情沉重的走了,只剩下几个守夜的战士和那个失去哥哥的男孩,后者在哥哥沉睡的地面不断的磕着响头。

情绪稍微回复的男人将刚才仔细研究过的地图打开,张伯看到其中密密麻麻的画了不同颜色的符号,但所有的符号都指向一个位置——长沙。

“马上……我们马上要赶往长沙和鬼子进行一场大型的战役,这是第三次在长沙打仗,前几次我们没有输,这一次我们也不想输,也不能输。一旦长沙垮了,鬼子会在三个小时内完全清洗掉长沙后面三个省的物资和劳丁,如果再得到女人的话,他们的军力和人数又会大大增多,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再一次百团大战的精力和人力了。那时候整个战场的局势将会回到1937年……甚至更糟……”

“你有什么计划吗?”

“……凭我们是不够了,前段时间有一群洋人联系了我们,说是鬼子炸了他们的港口,他们愿意提供一些设备和手段来帮助我们。”

“你的意思是……”

“张伯……我们得让他们加入进战场……”

两个人的目光停留在地图上三只箭头,他们颜色漆黑,直指围住长沙的圆圈……


╟ 暗涌 ╣

新苗蛀卵,我们是美丽的寄生虫。


“……现在我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成立!!!”

像是引爆了空气中的一颗炸弹一样,人群沸腾了。经历了长年战争的中国仍然是一片焦土,但这是第一次,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有一种归属感,我们有一个家了。奔走的人群相互传达着喜讯,一名八路军战士在人海中焦急地东找西找,最终找到了他一直在找的她,两人不顾旁人的拥吻在了一起。

在隔壁一栋高楼中的黑发女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和楼下洋溢着幸福气息的氛围完全不同,她其实内心没有多少波动,不过这也自然,因为这并不是她的国家。她重新翻看着几张照片,是她所属的组织在日本的分部发来的异常项目资料。

这些照片形状各异,甚至有些只有文字描述,但它们统统都有两个共同点。一是这些项目不管在异学会,蒐集院,负号部队还是SCP基金会的数据库里都不存在,二是所有异常项目的发现地点总会出现一具戴着面具的骷髅。

敲门声在此刻响起,女人警惕的将照片收好,直到看到来者后女人才松了一口气。

“事情还顺利吗?”

“异学会已经清理完毕了。”

进屋的男人看了看倒在桌上不省人事的异学会长老们,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里面的内容无一不是倒在地上桌上或者床上,不明生死的男女们。

“他们所有人都不同意吗?”

“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们都是老一派,思维太顽固……但我觉得直接杀掉比记忆删除斩草除根的多。”

“我们不是恶魔,他们是从前在中国收容异常项目的大功臣们,再说可能我们以后还会用到他们的知识。计划顺利进入B-1阶段,你回去汇报给大人物们吧。”

男人离开后女人看了看手表,长老们的麻醉药剂即将失效,她也不得不撤退了。从今天起她将作为SCP基金会在中国分部的第一批职员进行异常项目的收容和研究,担子不小,但O5不惜动用全部资源,和异学会这样庞大的组织反目也要在中国扎根。在这充满神秘的新大陆上会有什么建树,未来会出现什么样有趣的变革,她真的很感兴趣。

而且她敏锐的直觉告诉她,已经结束了的战斗远远没有世人所说的那么简单。可她也聪明的知道,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好得多。

“是的……新的时代真的开始了,中国。”


╟ 激流 ╣

维护人类种族生存不可避免的会有牺牲,只是这次的牺牲可能会大一些。


中国永远坚持社会主义Socialism道路,在中国共产党Communist Party的领导下进行经济,军事和生活的建设。建国后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困难,但依靠劳动群众和党的正确领导,中国国力日益强大,国营企业不但在国内,在世界的国际影响力也在逐步增强。

…………

……

你还记得SCP基金会的三个宗旨是什么吗?

控制,收容,保护。是的,但你知道为什么控制和收容排在保护的前面吗?

SCP基金会和异常之间的战斗……虽然表面上是我们占优,但你也知道实际状况上我们是多么地不堪一击。

一个优秀的特工需要24年的时间培育,但是消耗起来只需要24秒,每天我们都会发现更多的异常项目,每天我们的收容成本都在不断的上升。现实逼迫我们不得不寻找一种新的收容方式来处理当前严峻的收容问题,不过还好,我们的创始人从一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1894年,黄海海战,致远号的一个船员使用了一个非凡的技术将附身在松岛号上的异常全部吸收并且自行收容在了大海的深处……这只是整个战争中的小插曲……但一位基金会的创始人被这种古老而强大的收容技巧深深的迷住了。

但纵观中国历史,任何强大的敌人在试图武力征服这片大陆,掠夺她丰富的资源时都被击败了。强攻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时的创始人研究了一个持续数年的计划。

我们怂恿了日本人……他们比我们预料的要厉害得多,直接研究并解开了数道相似收容程序下的怪物。原本负号部队和关东军就已经和异学会以及抗日军队打得不可开交,再加上日军拥有了这种不受控制的怪物。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以后,中国抗日军队开始力不从心了。

再牺牲一个珍珠港……所以很自然的,我们被邀请加入了战争中。

在二战时期,基金会在中国本土发现了无数的异常项目,他们比基金会,异学会甚至是中国这个概念都要古老。我们终于拿到了我们想要的,那些简单的面具,戴在一个人的脸上就可以有效的约束我们手中最狂暴的异常项目,基金会研究了几十年都没有掌握不到这种制造技术,但我们可以拿走现有的所有面具……可这就引发了另一现象。

失去面具的异常项目逐渐开始苏醒了,曾经被囚禁在中华大陆上的所有异常在逐渐的苏醒。接下来就是选择的问题,让剩下的国家可以稳定的控制本国的异常,将失控异常都归于一国的土地进行统一管理?还是继续强撑着逐渐增加的收容成本,最终各地告急的迎来史无前例的收容失效?

只牺牲十四亿人口和960万面积的地球版面就可以换取剩下的安定繁荣,答案再简单不过了。

1949年,计划终于成功,我们成为了最美丽的寄生虫,深深的埋藏在雄鸡的身体里,成长壮大。

基金会不断的在中国寻找异常项目,目的就是在各个省城建立属于基金会的站点,而每个站点的标准配置就是站点中心的一颗战术核弹头,用于收容失效后的最终手段。

……你知道现在中国有多少基金会的站点吗?

要开始了,怒涛一般的收容失效……


╟ 失控 ╣

他们回来了。


“主任!!我们在日本海的中心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热源,先遣的特遣队已经确认是突然出现的异常。”

新华社报道:近日四川出现大幅度升温,气象台预测最高气温可能达到45°,希望市民出行时做好防晒措施……

四具男尸在哈尔滨市内被发现,尸体残缺,杀人手法与一周前的连环杀人案极度相似,哈尔滨警方已经放出A级通缉令……

近日黄浦江面冒起的黄色烟雾为市政府正在积极进行的“除污染,迎绿化”工作,上海市民在处理期间切勿靠近江边……

天津城内出现三无食品,疑似不良加工的肉制品,希望市民在购物时小心挑选,先被食品安全局禁止出产的食品有……

…………

……


嘟嘟嘟,您有一通留言信息:……妈妈,是我,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主管女士,我们已经确认了日本海异常项目的性质,它在不断的吸收着海水进行膨胀,现在正在研究其行动的目的……”

辽宁省大连市出现史无前例的退潮事件,专家称这是月球自然运动的正常现象,同时宣布大连市或有机会目睹史无前例的月全食现象……

丰都出现夏季降雪,夏季气温达到了百年不遇的零下,此次现象被疑为丰都最大冷冻厂的冷气泄露,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

地面干裂出现缝隙,济南老农哭诉粮食减产无法生活……

海南岛植物疯长,市政府提醒游客小心有毒植物,注意自身安全……
…………

……


你出差好久没回来了……我好想你,爸爸昨天说出去买东西,到现在都没回来,你们都去哪里了,是不要我了吗……


“主管女士,我们已经调查清楚异常行动的目的了,它似乎以某种不明的手段让所有吸入的海洋生物发生程度不同的变异,到了临界点就会将所有压缩的海水和海洋生物全部喷射出来……就像分娩一样。按照我们现在的计算,喷射出的海水会形成约80m高的海啸,受害面积可能会涵盖东三省在内的所有城市……”

“这里是机动特遣队-α3!!我们找到那个连环……[杂音]……我们拦不住她,她已经杀了我们四个人了……[枪声],我需要立刻支援!!!”

“好冷……[未知呻吟]……好冷……[未知呻吟]……”

“主管先生,我们失去了和本部的联系,所有通信都被切断了……有人……有人启动了战术核弹头,我们无法覆盖安全代码的复写,显示权限明显要高于我们所持有的权限。”

“……[激烈的交火声],是……[杂音],是叛徒,基金会里有叛徒!!Site-CN……[杂音]已经守不住了,所有人员掩护……[巨大的咆哮声],到安全会合,我们撑……[惨叫声]……[咀嚼声]。”

“停止战术核弹发射!这里还有孩子!我们还在这里!停止核弹发……[巨大轰鸣声]”

…………

“长官……最后一个基金会中国站点沦陷了……”

……

“我们失去中国了”


爸爸还没回来,家里的东西我都吃光了……我不敢出门,门外好吵,有好多警察和人在打架,但现在安静多了。只是有的时候有东西在晚上敲玻璃……妈妈,我好怕……


这是循环中的国家应急广播频道,所有市民需要遵守军队要求进行疏散和撤离,携带物品不得超过两件,疏散地点为……

这是循环中的国家应急广播频道,所有市民需要遵守军队要求进行疏散和撤离,携带物品不得超过两件,疏散地点为……

这是循环中的国家应急广播频道,所有市民需要遵守军队要求进行疏散和撤离,携带物品不得超过两件,疏散地点为……

这是循环中的国家应急广播频道,所……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断电]

…………

……


妈妈,电视说会有军队来,但是现在电视也没声音了……外边好安静,我想我应该有点勇气出去买点吃的……妈妈,你一定会回来接我的对吧……妈妈,我想你了[哭泣声]

[开门声]

[从远到近的奔跑声]

[惨叫声]

[敲打声]

录音留言结束


╟ …… ╣

不同的中国

“…………我从来没想过还会接到86开头的国际电话……你是谁?”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但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中国在历史上经历过无数的浩劫,无论是瘟疫,外敌还是异常的爆发……我们弱过,分裂过,但无论多艰难,最终我们都战胜了挫折取得了胜利,这次……也一样。”

“…………”

“我们会活着,HD,总有一天,我们会去纽约找你的。”

“等着你,冻鱼。”

…………

昏暗的屋子里,男人带着一个孩子鬼鬼祟祟的翻找着生活必需品。显然是没有什么收获,男人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他拍了拍小男孩,指了指那边一个只有小孩子才钻的进去小洞。男孩心领神会的戴上手套,慢慢的分开缠住入口的藤蔓钻了进去。

男人警惕的看着四周,发现了一张沾满灰尘的全家福。女孩被母亲开心的搂在怀里,强壮的父亲站在他们身后温柔的抱着她们,结尾处有一道几乎已经看不出了的手写痕迹:我们幸福的一家。

家……?男人自嘲地笑了笑,无数画面划过他的脑海中。

被海水淹没的东三省,鬼门大开,鬼魅横行的酆都城。

黄色浓雾笼罩的上海,陷入地底的济南。

挂满人肉的天津小吃街,被绿色植物覆盖了的海南岛。

与古城叠加在一起的洛阳,血流成河的长安。

布满了核弹坑的雄鸡……

……背后传来轻响,那个男孩抱着一箱罐头已经爬了出来,他也看到了男人手中的照片,小声的问了一句。

“冻鱼叔叔……我们还能回家吗?”

男人蹲下身来,小心翼翼的擦了擦男孩有些变脏了的粉红色帽子,摸了摸他的脑袋。

“嗯,一定可以的,把防毒面具戴上,我们回去吧。”

手牵着手,两人走出建筑。此时他才看清身后已经断裂成两段的东方明珠塔上密密麻麻的黑点,原来在那里是一具具悬挂着的干尸,腊肉一般随风飘荡。

上海的食人族……

他叹了口气,和男孩再次回到浓雾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