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下
评分: +35+x

云浪剥开迷雾的面纱,阳光笔直地射向毫无生气的大地,在荒芜的平原上留下一个一个大小不一的光柱。

欢迎来到地球,时间:…


多少年了。

WOrs倒在冰冷的“湖泊”里,曾经这里也是一片湖泊。

他用手拍打着水面,激起层层水花,它们在空中留下动人的弧线,然后将一旁的沙地当做自己最后的归宿。

这是最后一滩水,WOrs不停地拍打它,很快,它将消失殆尽。

多少天了…

WOrs推开办公室的门,秒针的行进路线是那么清晰可辨,他看着面前的一切:所有人都站立起来,仪器的数据在不停变换,但并没有人在意这些数据,他们都凝望着前方巨大的电子屏幕。

屏幕之上,是“彼岸计划”的宇航员,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

静。

他们就这么互相凝视着,似乎时间不再流动。

WOrs行走在大厅里,杂乱的文件和损坏的机械散落在本就不通畅的地面上,灰尘填补了他们间的每一层缝隙,使它们对接在一起。

正前方,硕大的屏幕早已无法亮起,只是静静地呆在那,诉说它曾经有过的一段辉煌的历史,享受这几万年间的寂静。

这里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电线摇摇晃晃的挂在天花板上,时不时向下泼洒积累的灰尘,这里是耗时3天搭建起来的控制塔台。当时,人类的目的越发明显,留给基金会的时间不多了。

WOrs触碰着沿途的每一样物体,他伸出手指,划去其上的灰尘,灰暗的物体表面立刻多出一道光亮的痕迹。

他在这一个个东倒西歪的桌上寻找一些东西。

几个人低下头,大颗的眼泪坠落在地面上,盖过了秒针的走动声。

静。

宇航员眨了眨眼睛,大梦初醒般的按下面前的按钮:“指挥塔,我已升空,感觉良好。”

刹那,寂静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雷鸣般的掌声,呐喊声与掌声,先前低头的人捂住嘴,更多的眼泪从他们的眼睛中涌出。他们互相拥抱在一起,庆祝这一刻的胜利,有人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香槟,喷射的水柱立刻覆盖了大厅的上空。

WOrs看着这一切,不由地笑出了声。

这是2020年,因为一系列不可观的原因,基金会确定了“循此苦旅,直抵群星”的口号,并制定了相关计划,长达15年的“星空彼岸”探索工程就此拉开帷幕,确定了人类的未来。

WOrs停下手中的笔,眼睛转向窗外,前方的远处不断的传来爆炸声。

天空中翻滚着红色的云层,它们开始厮打在一起,互相缠绕,扭曲,然后和解,向四周散开。

他注意到屋外的花,花瓣逐渐从上剥落,露珠却依旧静静的待在那,不曾滑动半分,哪怕自己依附的靠山已经成为死物…像极了人类。

地球已经死了,这就是我们构想的废土。

WOrs将笔记本放进座位。

突然人群传出几声惊呼,WOrs寻声望去,大屏幕上,舷窗裂开了,宇航员惊恐的望着那扇欲碎的窗户,窗外,一些碎片高速的划过,撒向宇宙深处。

“Ghyte,汇报情况。”主任大喊,冷汗从他额间流下。

“是宇宙垃圾…船体好像受损了,我需要去确认一下…不对,还有碎片。”

摄录机偏转了一下,转向了舷窗,之外,分明是一艘废弃的航天器,它翻滚着向这里袭来,并伴随着许多的碎片…简直是地狱式的场景。

“嘿,听着。”主任对着麦克风说着,细小的声音传遍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现在需要你打开救助仓,然后坐进去。”

他又望向身后,大厅里的人都静静地看着主任:“行动停止。”

“不,我刚刚估算了一下距离和速度,我应该有能力驾驶飞船冲出陨石雨。”

“你疯了吗,这有多大可能,我们可以失去飞船,但我们不能失去你这样的宇航员!”

“先生…”Ghyte抹了一把眼睛,“你们还有能力建造一个新的航天器吗?”

静。静的可怕。

“人类倾尽所有制造大型飞行器,现在资源已经严重不足…我不相信你们还有多余资源。”

大厅里鸦雀无声,似乎一切都回到了那个定格的场景。

“这是探路航天器,是全人类的希望,为了人类的未来,我愿意一试。”

“立刻停下,现在回来还来得及!”主任突然尖声叫喊,仿佛吵醒什么似的,寂静的大厅立刻人声鼎沸。

“我已没有时间。”Ghyte说道。

摄录机关闭了,屏幕暗下来。

“快,飞船位置。”主任冲到一个座位上,电脑上显示着飞船的速度正在不断上升,位置也在不断变化,而一旁的垃圾雨更是加快了速度。

这是生与死的较量,是和未来在赛跑。

险中又险,飞船的信号与碎片雨擦肩而过,大厅里又响起了欢呼声。主任确依然严肃的盯着电脑:飞船并没有减速,而且严重偏离轨道,正向着宇宙深处飘去。

“我失败了…”Ghyte梗咽的声音响起了,屏幕依旧没有打开,“油箱被击中了…而且…那些地方压力也报警了…”

静的可怕。

“抱歉,长官。”

“打开救助仓,你还可以回来。”

“没用了,救助仓也被击中了。”

屏幕突然亮开,破裂的舷窗已然破碎,舷窗旁,Ghyte趴在上面,面前的头罩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抱歉…先生。”主任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厅。

屏幕又黑掉了。

WOrs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在灰尘中寻找着什么,他抽出一个笔记本,摊开来,上面记述着一些关于飞船的数据与事宜,在时间的磨灭下字迹已经不可细辩。

他抽出其中一部沾满灰尘的手表,抹了抹,谢天谢地,这部手表还可运行,它闪烁了几下,微弱的光照亮了大厅,将WOrs瘦小的身影拉长到大厅的尽头。

时间慢慢流过,在WOrs身旁流过,万年风雨转瞬即逝,一切的一切匆匆经过,丝毫不留意这位离家很长时间的归客。

WOrs用力抹了抹表面,现在是…2035年。

“你说这片星空里面有什么啊。”

“吭?”WOrs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开,望向深邃的星空。

无数亮点在天空时隐时现,点缀着灿烂的背景色,还有一些划过天空的陨星为这片璀璨的星河画上最后的章节。一系列的美景无不使人浮想联翩。

“大概是无限的希望和可能性吧。”

同伴若有所思,星光闪闪,一时黯淡了下来。

“还有3个月,我们就要撤离了…”

“对啊…去这片星海,邂逅可能。”

WOrs摘下他的眼镜,它在繁星下反射着点点微光。

“记住这个地方吧,他是我们的母亲,但我们不可能永远与母亲在一起。”

静。

一个亮点从夜空中出现,似乎带动了整片星海,一瞬间它再次绚丽无比,散发出那未知的魅力。

“我们还会回来的吧。万物不息,轮回不止,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循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我们迟早会回来的!”

WOrs没有回答,其实他们都清楚,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至少他们认为不会。

“看,这有些蚂蚁。”

在星夜下,一队队蚂蚁从坍塌的洞穴中爬出,向着一道猛烈的流水爬去,这道流水不是很大,宽度都不到10cm,但是有着极其快速的流水,蚂蚁却依旧向流水趟去,湍急的流水立刻将先行的蚂蚁带下,但后面的蚂蚁还是奋不顾身的往彼岸靠近,湍急的流水依然湍急,顽强的蚂蚁依旧顽强,在这片流水之上,它们用身躯搭起一座桥梁,后来的踏足之上,向着更远方爬去,殊不知,远方…是更大的流水。

一阵挣扎,换来的只是徒劳。

像极了人类。

WOrs走在街道上,曾经的热闹非凡如今荡然无存,喧哗落幕,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失落与宁静。

这里很整洁,至少现在看起来是,人们在离开前好好处理了家园,哪怕现在它四处舞动着尘埃,但模糊不清的亲切感还是那么清晰可辨。

WOrs坐在街角,四周都是高耸的大厦,云雾逐渐笼罩过来,将它们的上端整齐地切下。他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这里是人类最繁华的地方,承载了一切人类的成就,它是整个人类的缩影,是人类不断前进的真实写照,现在创造它的人失落了,湮灭了,逝去了,没在了历史中,它仅剩的是回忆,是疼惜,是缅怀,人类不存在了。WOrs偏过头,一旁的广告牌上依旧在发着光,但在其上灰尘的掩盖下,已经照亮不了硕大的空间,但在一大片的黑暗中,它又是那么的显眼。

这就是人类…WOrs走上前,微弱的灯光闪了闪,仿佛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发出的呻吟,WOrs关闭了电源,希望它的寿命能延长,能继续宣告曾经一个统领这个星球的种族。

随着一声巨响,舰船缓缓升起,载着所有人类希望的“梦”发射了。

WOrs透过舷窗观望着地面,这是使他魂牵梦绕的地方,他永远的母地。现在它在缩小,越来越小,这里的一切都在远离,一切都开始陌生了。

我不会回来了。

飞船冲出了大气层,冲向无限的星空。

WOrs行走在荒地上,上面星星点点的落着人类的帐篷,大多已经被沙尘暴吹的人仰马翻。

黄沙时刻都在变化着,WOrs的脚印很快就被抹去,他已经找不到任何轨迹,只是一直行走,没有明确方向,没有明确目的,只是走,不停运动。

这里已经没有生命了。他停下脚步,飞沙从他身体的边缘掠过,飞向再不会踏足的身后,天地茫茫,只有一人独赏…

众人紧张的观望着舰船的前方,前行的方向通过屏幕映入眼帘。那是一大片的虚无,所有的星光像是贴图一样粘在漆黑的空间里,除了这些已经可以辨认的星光,其它全部是虚无。

WOrs身着宇航服,滑行在深空里,他尽力的调整姿势,使自己可以稳定的停留在宇宙墙的前方。

这是一个视觉奇观,通过观察一点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二维平面,它无限延伸,不知道尽头在何方。WOrs伸出手触碰这个可悲的厚障壁,它阻断了人类的一切出路,然而他也不知道是否触及这墙壁。

“这外面是什么。”舰长紧皱眉头。

一番激烈的讨论因为一束光停止了,一颗超新星爆发了,明显是从宇宙墙外部照射而来的,它划过舰船的侧边,向着深空游去。这给了人们莫大的信心,引擎重新被点燃,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这份喜悦中了。

“不建议通过这面墙。”WOrs斜视着舰长。

“刚刚那束光明显告诉我们墙外有空间。”“为什么?”,“我们都走到这里了,不能回头。”

一些人也站了出来,表示出了自己的质疑。但在众人质疑的眼神下,都默默同意了大众的意见,WOrs也经不住其他人的质疑,他将眼光投向了伙伴。

曾经和他一起坐在星空下憧憬的伙伴,现在只是呆呆地望着屏幕,闭口不言。

WOrs下定决心:“要让全人类去穿越这堵完全未知的墙壁,风险很大。”

众人看着WOrs,舰长沉默中,气氛一下跌到了极点,一边是默默无名的小研究员,另一边是至高无上的舰长,听命于谁的问题一目了然。

“可以,我们允许你们一些人待在这里。”舰长抬起头,眼神里射出利剑,不怒自威,“最多三个人。”

“三个人?你要带着这么多人去冒险?!这样有什么意义,万一墙后是无底的深渊呢!”他奋力叫喊。

“那又怎么样,大不了一死!”

WOrs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舰长此番随意的语言。

“很多事都没有意义,包括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说着,WOrs被抛出了舰船,“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不能失去了。”

“这是万物的诅咒。除非你能告诉我答案。”

天色渐暗。

WOrs不知道自己在哪了,他已经走了很久了,坐在一栋高楼的顶部。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WOrs摘下头盔,如今的地球几乎已经呼吸不到氧气了。他看向天空,不见昔日那片璀璨的星河,多的则是空无一物的死去的天空。

地球

这就是一切停止后的地球…WOrs拍下了一张照片,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景物。

我又回到地球了…缘分啊。

他这样想着,站起身来,稀薄的氧气立刻使WOrs头晕目眩,又跌坐在水泥上,眼前的景物在不断黑去,目光正在被剥夺,行动也逐渐迟钝。

一切事物都是为毁灭而设计的,从一开始我们就陷入了生与死的轮回中,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WOrs趴在地上,向着远方的台阶爬去。

这是惩罚,这是诅咒,这是神所留下的迷题,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呼吸开始困难,WOrs失去力气,眼睛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了,耳鸣声笼盖着这个世界,他仿佛看见了星空,看见了最后的一小撮缩在舰船里的人类,他们正在灭族的边缘线上苦苦挣扎。

天色逐渐昏暗,点点星光开始闪现在深邃的空中。

WOrs爬上栏杆,下面是万米之隔的大地。

很多事都没意义…一切都只是周而复始的循环…

… …

“在轮回中不断挣扎。”

“就是万物的意义。”

WOrs一翻而下。


“撞击准备,3,2,1!”

舰船以光速向宇宙墙发起撞击,本以为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碰撞,但恰恰相反,没有任何声音。

在那一刹那,舰船前方都成为了虚无,人们惊慌的看着这一情景,但过不了几秒钟,他们也从这片乳白色的虚无里消逝了。

伙伴手里的摄录机没有停下,他不慌不忙地按下发送键,然后坐在原地。

乳白色的虚无迅速逼近。

静… …


.

.

.

.

.

.

2065年 5月9日 地球

天空澄亮

被绿色植物包围的高楼顶部

废弃的头盔传来阵阵声响

收到一条消息:我想回家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