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周末购物
评分: +29+x

刚一踏进购物中心的大门,噬菌体就是心头一紧。虽说今天是周末,又赶上一个好天气,窝在家里的都会出来添置一些商品,亦或者就这么出来透透气。但……人也不会这么多吧……

购物中心的大礼堂里黑压压的全是脑袋,偶尔冒出来一个光头都让人觉得眉清目秀的。噬菌体是左挤挤,右钻钻,可就是没法在哪个商店前面待太久,好好看一看有什么想买的。这一股股的人潮仿佛毫无目的可言,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它绝不会在什么时候停下来。

好说歹说,噬菌体也是一个“血色夕阳”特遣队的队长,可现在,他只能以一种极其羡慕的眼神望着那些在人群之中穿梭自如的大爷大妈们。这些人不知如何练就的一身本领,似乎就根本当这些人不存在,三五成群是拖着小拖车,还能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有说有笑的走着。“要是我们在追人的时候也能这样就好了,要不然,穿人群的时候总会把目标跟丢,太丢人了。”

他抬起头,望着大堂里的大屏幕上播放的广告,叹了一口气。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这次季度大促销的广告,而装饰用的分形图像闪的噬菌体眼瞎。今天好不容易有个假,就算是在站点旁边瞎逛他也心满意足了啊,毕竟如果有什么花费的话都是公款报销,这能不开心嘛。来到商场前,他唯一觉得有点搞怪的就是队员们争着抢着要他带东西了。可现在倒好,人多到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买。就算知道,队伍也长的让人望而却步。

噬菌体抖了抖脑袋,不再去看那让他不舒服的广告牌了。他掏出手机,找了个地方坐下。还是等到中午看看吧,午餐时间人应该就少了。想到这,他便打开了手机,准备破解WI-FI然后上上网。

“哎?连WI-FI都堵塞了还是怎么滴啊?怎么密码破不出来呢?”

说完这句话,噬菌体就觉得自己宛若一个智障。人家商场的密码正正方方的贴在墙上呢,破不出来只能说明他们网络安全做得好呗。虽然说破解也是靠着系统输入被分享的密码,破不出来有点奇怪,但管那么多干嘛。

噬菌体输完了密码,结果弹出来了一份使用协定。管那么多干嘛!

他想到这,就对着“确定”键按了下去。可他按了以后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屏幕也没跳转。噬菌体拿起手机看了看,才发现他按键之处弹出来了一个“系统自动拦截”的字样。管那么多干嘛!

等等,这个拦截好像是基金会的程序干的……

噬菌体就觉得自己脑门上冒出3个问号,然后点开了“详细情况”:

基金会个人移动终端安保系统警告:

  • 在网络接入协议之中发现异常性条款,包括:
  • 27.同意该无线网络连接条款后,你需要怀着十足的热情每天来我们这里购物!
  • 28.你需要对每一件我们出售的商品都抱有强烈的兴趣!
  • 29.你应该立即购买感兴趣的我们的商品!这不应该收到包括价格在内的任何因素限制!并且需要认为钱付的越多越好!
  • 30.你应该积极散播我们的促销广告!尤其是在微信朋友圈、QQ、微博等社交软件上!
  • 31.你必须强烈推荐身边的每一个人来到我们这进行购物!
  • 32.一旦我们变更地点将会通知你,而你需要以我们的通知为准,并对我们以后的销售行为抱有同样的条款与热情!
  • 33.除非你离开了本商场,否则一旦断开网络连接,需要马上重新通过该条款并重新连接!
  • 34.你应该向周围的人推荐这里的免费无线网络!
  • 35.你应该抵触对我们的负面消息以及质疑的声音!
  • 标准网络自动回溯筛查发现了异常模因源。
  • 发现疑似奇术性网络信号源

建议您不连接该网络,并将可能的异常状况进行上报。

如果你仍然信任此网络,点击此处以手动解除拦截。

看着这篇讯息,噬菌体的眼神不自觉的警惕了起来。周围的人潮涌动似乎都带上了一丝不安的色彩,而他则绞尽脑汁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下一步方案。渐渐的,通过手机的提示,一个可能的解释浮上了他的脑海。

禁律术?”


得多亏了基金会对安全的强调,尽管噬菌体就是出来放天假,也被要求带上了枪、电磁脉冲手雷、刀具等必要且轻巧的武器装备。这些装备还被放在不会被安检检测出来的袋子里,他带着上高铁都没问题,想想都危险呢。

现在,手机提示着他周围无线网路由器的所在地。但那数量有点多,所以他决定去什么经理办公室和监控室先碰碰运气。还好这里不是什么混分基地,他走在那些管理办公室之间的走廊上也不必装成什么样子。监控室的大爷甚至邀请他来陪他下几盘棋。好在噬菌体了解到了管理办公室在哪,要不然他在监控室唯一的收获就是连输5把象棋的战绩了。

把耳朵靠在那些办公室的门上,噬菌体仔细的聆听着其中的声响,看是不是会发现什么重大机密。

“放心,老板不会来查岗的,咱们不就是做个人事调动的嘛,有什么好查的。叫地主。”

玩的真开心。看样子不是这。

“啊,不是,你别在这里乱摸人家啊,会被听到的。诶啊,啊!”

……干,这都啥玩意啊。

“你说的那个小姑娘,可真是厉害啊。那副倔强的表情,技术还好的不要不要的。”

听到这,噬菌体鄙夷的望了这件办公室一眼。“这些人脑子里净想些啥啊……”

“不是,你说的咋这么让人听着怪怪的啊。要不是她那一套魔法,咱们能赚那么多钱嘛?”

嗯?

“哟,你还较真了哈?看样子还挺感谢人家?那她朋友做要挟的时候是谁笑得那么面目狰狞的啊?哈?”

“哪像你想的那些情节啊,一脸猥琐,真个过程一直看着那些小女孩流口水。拜托,她们还未成年啊。”

“好好,你这样一番指责还很有理了啊。对了,我一直想问,那个玩艺术的小女孩你是真让她走了?”

“不然呢?我们又不是什么邪恶大反派,搞那么大干嘛,要是被抓了咋办啊。再说了,我弟那个有点异常的画廊早就看不惯那个小姑娘了,把她绑起来就是给她点颜色瞧瞧而已,她朋友不来的话也会把她丢掉的。”

就是这了。

噬菌体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说:“你好,香脆披萨外卖。”

里面的人显然吓了一跳,其中一个问:“你点了外卖居然不打算告诉我?!”

另一个则似乎很快镇定了下来。“我,我没订啊!难道不是你点的吗?”

“那是怎么回事?”

“去看看呗,又不是什么查水表、收快递、社区送温暖什么的,一个外卖又不会有什么事。”


“往下数第四行第三个模块,你要我说几遍啊。”图腾.aic在手机那头抱怨道。

“这里根本没有第四行好吧,这台奇术改造服务器哪有哪里是规则排列是咯。”噬菌体理直气壮的说。

“我天那……你给我拍的照片上就是这样的啊……所以我说了,等处理小队赶到嘛,你这一窍不通的家伙就别摆弄了啊。”

“哎呦行行,人工智障大人,有劳你了,我输了,不弄这奇术服务器了,满意了吧。”噬菌体说完瞪了手机一眼,不去理会里面传出来的什么“我不是爱酱!”的吼声,挂断了电话。转而,他望向被捆在椅子上的那几个人。

“哪位好心人和我讲讲事情的经过啊?”

“我说!”“我来,我知道!”“我了解,不关我的事啊!”

“别吵啊。”噬菌体抬起手,“你,那个弟弟开画廊的,说说。”

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似乎一惊,一脸“你TM怎么知道的”的表情。但转念一想,自己的处境似乎没得选,就老老实实的说:“我弟的画廊里画的可都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啊,那里的画会动,还会和你说话呢!大哥,你别不信啊,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个男人却没有想到噬菌体的回复是:“见多了,习惯就好。你捡重点的说。”

“他那个画廊里有一个小女生,十几岁吧也就,橙色的头发,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染的。她特别爱管闲事,仿佛什么都有一番自己独到的见解似的。她在我弟那待久了,我弟也就越来越烦,前两天就把她绑了,准备出出气然后就丢走,让她不要再回来了。可没想到,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做呢,就有一个小女生找上门来,说是说她的朋友,比她小一点。她一来就求我们不要伤害她,我们就笑了不,说如果她有钱,我们就放人。大哥你要相信我啊,我们当时虽然有绑架的嫌疑,但真的没有要钱的打算啊。”

“结果她就问,如果能让我们多赚钱的话可不可以。我们当然就说可以咯,反正当时也没信。结果,结果她就在这里施法!真是魔法啊!她对着我们的总服务器做了点手脚,”男人朝噬菌体身后的那个服务器点了点头,“链接到了所有商场里的无线路由器,还修改了一些条款,并且做了一张很奇怪的图,让我们拿去做广告背景。我们当时就觉得这是开玩笑,只有我弟在看到那张图时犹豫了一下,建议我们试试。结果倒好,这俩天试了试,来购物的人多的吓人。我们也就把她们放了,就这样咯。”

“你弟画廊的地址。”

“我手机里有。”

噬菌体点了点头。“那好,那两个女孩的名字呢?”

“橙色头发的那个叫舞葵,后来来的那个叫安提,不过好像是叫安提什么来着……”

“Antibiotic,这个奇怪的词。”旁边的人提醒到。

噬菌体挠了挠头。“是挺奇怪的。哪家人给个女孩子起名叫抗生素啊,和细菌有仇嘛?”


“不错,出去玩一圈你还解决这么一件事,干得好啊。”主管看着噬菌体说道。

“还好啦。我也才晓得禁律术还能这么使用的啊。”

“呵,这也不稀奇啊。你以为我们的安保模因是什么原理啊。只不过我们这里没有网络条款而已。”

“也没有什么网……”

“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主管您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主管笑着摇了摇头。“你可以走了,那些中了禁律术的人会有人处理的,那个画廊开始监视了,那两个小孩也会尽快开始调查的。不用你操心了。”

噬菌体点了点头,谢过主管,退出了房门。等到他一退出去,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被释放了,这使得他好好的松了一口气。可随即,他又感觉到了一股杀机。

左顾右盼,他发现自己的队员早已把他团团围住,一个个都闪烁着饿狼般的眼睛。为首的Mr.D发问道:

“我们托你带的东西呢?”

惨叫声响彻整个走廊,久久未见散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