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 玉腰梦贼 · 肆柒陆
95.9%4%
评分: +45+x



天宝初,有野僧化缘募寺。其所拜者,未来星宿琉璃佛主。其谓曰:三劫1三千佛缘起,其一一佛之出兴,如天之星宿。唯未来星宿琉璃佛主,居银河大千,法遍百千万亿世界,誓渡恒河沙数众生,救拔一切业报。

兰若2中多有妖僧所养怪蝶,七彩夺目,飞姿若舞。每至子,卯,午,酉时,群蝶舞佛像,谓之“玉腰3礼佛”。人皆啧啧称奇。凡檀越4施主布舍香火,或佛事共聚,僧侣以蝶为谢礼。是故数十乡里皆有此妖蝶。

入夜,人归寝。梦群蝶绕身,身不由己,恍恍然入太虚。太虚者,诸梦相交之地也,其幻而不真,虚而不实,故又曰幻虚。

此幻中,有大佛,通体如琉璃,生四万八千手臂,掌心若辰。又有浮屠通天,三世佛陀、菩萨、罗汉、揭谛诵经,犹若满天星宿,娑婆树林,殿宇寺庙,浮屠宝塔耸立,实乃佛门净土妙境。三郡一十九县,凡得妖蝶处,皆有知书客5急报,同梦者万余。




星宿佛国者,盖妖僧之梦所成幻虚也。其同梦之术,怪蝶之力也。《竹书》云:“情深挈挈,蝶舞凄凄。良人往何?同游华胥。往何良人?再赴南柯。寐者入寐,黄粱共食。”其所言然哉。

探知此妖,状如蛱蝶,有繁饰华翅,其中至大者,翼展一尺有馀,或有细尘舞时落翅,状若星屑。凡人寐,必悬于人首,去梦中人,引神入他幻,谓之"梦中梦"。梦主即离,所余筑梦之七情皆为其粮。食梦中七情,绝类蛱蝶遇花窃蜜,故亦谓妖“梦贼”。

若驯此妖,可令千百梦主入一幻虚,是故虽万人可同梦。梦贼游于万幻而无碍,然人不可。梦者,七情所显,魂魄所居,久食妖蝶,难反阳世。



三郡一十九县知书客皆急报,云数万人入一太虚,初疑████并舍利有失,疾查之,无误。

后数日,有妖僧蛊惑愚民,言幻梦乃东方琉璃光世界,佛主转无量量劫后,再渡世人,降生琉璃世界。有妖蝶噬梦硕而不得醒者,云乃入佛境,不履凡俗。愚夫愚妇深信之,顶礼膜拜,捐香火、设佛堂。称妖蝶曰“佛使”。不事生产,荒废田地,终日礼赞“南无星宿琉璃如来”,谓之“立功德”。亦有献家产于妖僧者以求神入佛国者,谓之“塑果位”。

渐闻官府中亦有狼狈者,或从中贪利,或礼赞佛主,非幸事也。



自上罢战西域,欲统诸太虚。辟邪司6上下无不深虑此事,前虽假梦貘立“黄粱”,然难聚诸军。盖梦者,人魂之聚,思所囚之,难于外人共也。

《南华》有言曰:“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暗合梦贼游于万幻而无碍。若使众将士梦中神化玉腰,游于他境,元梦为梦贼食,则魂脱其囚。再衍“星宿佛国”为“太虚幻境”,则兵营足矣7。立此“化蝶军”,必成上一统太虚之伟业。

——————— ☯ ———————

PNG-YXH-LOGO.png

格异 · 治学 · 融会



{$title}

臣,辟邪司员外郎,崇玄馆学士,异学太尉神农张承玄跪乞

奏为乡野中
有幻梦怪蝶惑氓
又有妖僧蛊民,言玉腰佛使,星宿婆娑
愚民尽溺于幻虚,不事桑耕

臣请遣辟邪力士疾灭之
持食梦貘破怪蝶幻梦
再调镇魇军8剿除星宿妖僧,以正国法

臣不敢自专,伏惟圣裁



{$title}

臣,辟邪司郎中,领金吾平祟9将军,异学太尉放勋10李██跪乞

自陛下罢战休民,欲统太虚
大抵仿汉制,以梦魇梦貘为载物
太虚渺渺,人囚所思,入他人之梦堪如登天
士卒入梦可战者百不足一

若格玉腰梦贼之物
参《南华》庄周梦蝶之法
将士梦中入梦,化蝶游于华胥
或可去陛下甲士之忧

臣不敢独专,伏惟圣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