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没有假期
评分: +25+x

她有一个跟踪狂。

她并不知道这个跟踪狂是谁,从哪个部门任职,她甚至连跟踪狂的声音、气息、相貌,任何的外貌体征都一概不知。

但她知道跟踪狂无时无刻不在看着自己,她甚至可以想象到跟踪狂眼中黑色的瞳孔映射中的自己。

第一次发现这个跟踪狂是在整理自己的脑实验研究报告,可是报告明显有被翻阅的杂乱痕迹,她心惊胆战地翻开,那份研究报告里塞满了奇怪的便条、书写了奇怪的字迹、还有被咖啡浸泡的气味。

她起初以为那只是自己的记忆力不好,忘了一些关于以前的事情——在这里工作,总要定时服用一些药物,当然,这些都是在医师的允许下。

但很快这种恐惧感便占据了她的全部时间,无论是早上起床后去卫生间,发现洗漱台上多了一副不属于自己的牙刷,刚刚拆封,还有些使用的痕迹,连牙缸里的水还是湿的。还是工作时翻开的工作记录,上面依旧充满了各式的涂鸦,文字被红色笔或者蓝色笔粗暴的圈出勾勒,以及咖啡打湿后留下的水痕无一不在折磨着她。

等到又一天的工作结束,天已经很晚了,她回到了家,打开那瓶部门里心理医生给她的药丸,接了一杯水,药丸混合着水进入食道。

突然被监视的颤栗感如同一整盆冷水倾头浇下,她急忙冲向卫生间的洗漱池勉强压下那奇怪的呕吐感,就在她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时,她看到长方形的洗漱台上有着两个牙缸,而牙缸里分别有着一支牙刷。

一个是已经用旧的,有些脱毛;另外一个则是刚好的,还未拆封的。

她崩溃到几乎失声,几乎手忙脚乱地把那两份牙刷扔在地上,她并没有关于自己把已经扔了的牙刷拾回或者买了两份牙刷的记忆,出门时应该和垃圾一并扔在了垃圾箱里,但是牙刷还是出现了,有人回来过,并且发现“自己”的牙刷不见了。
等她再次冲到卧室,却惊恐地发现几乎所有的家具或者用品都是双人份,甚至包括厨房水槽里双份没有清洗的餐具。

她是单身,没理由会给自己买双份的家用用具,备用的用具会被细心地放在储存室,用具没有到更换的时候是不会打开的。

这意味着:那个跟踪狂,已经在家里了。

甚至连自己家的钥匙都有了。

她连忙打包行李并报了警,在这之后,她打电话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同事,也是在同一部门任职的李丽。

李丽开门迎接了她。

她嗫嚅着被李丽抱进了怀里,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与心跳声让她有些安下了心,她回抱了李丽,李丽轻抚她的背,安慰她“既然这样,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看你这么冷,我去给你泡杯咖啡。”说完轻轻抽身走向厨房。

这时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她摁下接听键,话筒里传出的是警察那些有些木然的语气:“女士,你的家里并没有任何的入侵痕迹,甚至锁也没有被强行突破的刮痕,我们已经提取了现场指纹,送到检验科进行电脑比对,结果会在三天后出来,到时我们会再给你打电话。”

她接听电话时,眼睛因为不安慌乱而随意在房子的任何一角飘忽,突然,墙角的一点血迹如同一把利刃刺进了她的瞳孔,留下视觉补偿的绿光,那层红色还是新鲜的。

那些血迹直直通向洗漱室,那是一扇虚掩着的门,她不由得走近了些,近到几乎可以闻到从门缝里泄漏出的血腥气。

她透过门缝,看到了门里被喷射满屋的血迹,而离门比较近的地上,有一个贴着医护室标志的袋子。

她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李丽握着刀出现在她的身后,她被吓了一大跳,然而这些小小的惊吓跟这几天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她一边忐忑地问:“这是什么肉?闻起来有点腥。”一边把自己的身体往大门的方向靠了靠。

李丽却反常地歪头:“这是老家刚刚送来的猪肉。”

直觉在她的脑中大声叫嚣,这绝对不是猪肉,不是,猪肉的味道没有这样腥,猪肉的后腿没有这般纤细。

脑子里的声音催促着她:快跑,快跑,快跑啊!

她几乎是冲着逃出了李丽的家。

她终究还是暂时借住在基金会,她的工作单位,好在研究机构里有些空余床位,是给那些E级人员暂住的。

好在住在这里后便再也没有跟踪狂的痕迹,她长舒了一口气,等待着三天后的来临,她很确定,跟踪狂应该是自己认识或者常常见面、自己却没有留意过的人,一切都会在指纹被比对出来后真相大白。

就在她在更衣室更换衣服准备回屋休息,时,身后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她几乎马上就察觉到了熟悉的、被审视的目光。

伴随着“啪”的声响,随后是火药的味道,一阵钝痛刺入了她的脊髓。

她慢慢回头,用最后的力量抗拒这份被击中的痛感,火药味萦绕在鼻尖,她想回头看看这个一直以来跟踪自己的“凶手”究竟会是谁。

那张脸清晰地映入眼帘,脸颊那里可以看到被溅上了因为自己被击中而迸发出的血迹。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是自己每次洗漱时都会抬头看见,在水边的倒影间会看到,在玻璃的反光中会窥视到的脸。

那是一张自己的脸。

“基金会没有假期,亲爱的。”

“从来没有。”

手机又响了,那个“她”走向已经躺在血泊里的她,熟练掏出衣服内侧隐兜的手机,摁下接听键。

“喂,你好。”

“你好,女士,提取的你家指纹的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都是女士你自己的指纹,并没有什么入侵者。”

“这样啊,那是我多虑了,麻烦你们了,警察先生。”

“是的,女士你的家是安全的。”

“好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