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爱情故事的终结,或者是名为张三的男人终于找到了他的所爱之物,但最终不过是一场挣扎
评分: +30+x

张三并不知道他爱着什么,或者说有什么东西可供他爱的——“爱”这一字,对于他来说,未免有些不切实际。作为无数下属叙事层中无数张三的一个,他很庆幸并没有成为某些犯罪案例的主人公。就目前来看,他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路人。虽然他被现实扭曲者的身份摆在那里,但起码这个世界的“”,也就是作者,并没有打算让他有过多的戏份。

他目前的身份是一家冷饮店的老板。外面正下着雨,雨滴落在万物之上,在建筑物和地面之间跳跃。张三的听力很好,好到他如今根本睡不着。无数繁杂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里,就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交响乐团。所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来到这个世界其,张三就无时无刻的承担着这份苦难。这有可能是作者在搞什么幺蛾子,让自己患上某些奇葩疾病,好让主角还是谁把自己治好,已突出他/她的技术高超。

张三所经历过的原比这更糟。不得不说,人类就是贱——久处恶臭之潭之人,哪怕呼吸上一口现代都市清晨浑浊的空气,也会觉得甜美无比。如果没有了失败者,成功还有什么意义?

他独坐在门口。门没有锁。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今晚有事发生。可能是什么雨夜救人的剧情,不过这都不重要。他只是一个路人,一个背景板,顶着一个烂大街的名字,在又一个世界里再次独自一人。

他不是没有过家庭,爱人,朋友。但最终结束了一生的故事,再次来到新的世界的只有他自己。在作者的安排下,他一见钟情,陷入热恋,被别人抛弃,抛弃别人,看着亲人死去,被亲人看着死去……此间种种,又与何人说?

张三并不知道这算不算麻木,但他已经没有爱意了。他试过酒精,毒品,激素,或者其他任何能带来冲击的事物。

没用一切都没用

虽然他早已放弃,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悲伤。他感觉自己其实已经死了,现在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无限轮回的梦。就好比人死前所经历的“走马灯”,他脑海里不断的搜寻着他所爱之人,珍藏之物。如同摔掉了牙的小孩,他急切地希望在地上找到他丢失的牙齿——那些充满爱的记忆。答案仍是没有。

也是,有了就见鬼了。

店外潮湿的泊油路上传来了脚步声,很沉重,但又很轻盈。

那是一个男人在背着一个女人。女人趴在他身上,用手为男人打着伞。她嘴上埋怨着,实则嘴角早已翘起。男人不说话,看到了店门里的张三,楞了一下,随即加快脚步,向冷饮店走去。

张三默默地打开了店门,递上了温热的毛巾和滚烫的热可可。这是作者准备的,为这深夜的一对男女——绝不是为张三。男女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爱意——浓烈,激情,又令人作呕。按照剧本,张三会留他们过夜,而他们也会在这个夜晚进行一些深入的交流。这一切都很完美:深谙的雨夜,微醺的男女,陌生的床铺。发生点什么真是太棒了。世界都该为这对情侣献上祝福。他们不顾家人的反对,走到了一起!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对新人!

就该在地狱里死去。

张三拿起了刀,挥砍着,就如在剁肉馅。男人倒下,女人尖叫——以她的反应速度,除了尖叫外也无事可做。女人倒下。男人肢体破碎。女人肢体破碎。男人和女人的肢体交杂在一起。

他们一起破碎。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温情的故事。

张三不知道作者会干什么,但起码这不是作者愿意发生的事。就如鬼畜的突然出现的一把柴刀一样,上层叙事的读者肯定对此惊讶无比。

一股反抗命运的快感在张三心里回荡。这是他第一次品尝到这般美味的事物,无尽的欣喜从身体里迸发,消除了他短时间用力过度所带来的酸痛。

终于,他又感受到了“”他狂笑着,因为他爱上了这种感觉——反抗反抗反抗!他上了命运被侮辱的瞬间!

然后,猛然惊醒。

他再一次站冷饮店内,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做的梦。

张三不说话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