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清明节
评分: +56+x

“这大概是我进入基金会工作以来第一次放清明节假期了。”
特工钟子轩自言自语地说。

一般来说,基金会特工是从来不在法定节假日放假的,可供支配的年假也只有十多天,他一般都等到关键时候用,清明节便对他来说只是个日期了。
不过,今年是个例外。

就在两星期前,Site-CN-06遭到了混沌分裂者特工的暗中破坏——这是官方的说法。所谓的“暗中破坏”,是指一个混分特工潜入了Site内部的一间男厕,并在里面播撒了一种能把日常物品改造成血肉怪物的物质。
于是,当钟子轩特工进去上厕所时,立刻遭到了6个小便池、5个抽水马桶以及2个洗手池的围攻。事实证明,基金会特工的战斗素质是很高的:他成功制服了发疯的小便池和马桶们,自身只受到了轻微的伤害——被砸断了一根大拇指以及被淋了一身排泄物而已。

算是对他的补偿,站点主任把一个极其轻松的任务派给了他,给了他一个星期的时间。最重要的是,那地方还在他的老家!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能。往返机票钱站点都给报销了。


“怎么样,Zac?声音和图像都有吗?”

“你的声音清晰又洪亮,但麻烦把摄像头旋转180度过来,我一直在看着你的丑脸。”

子轩尴尬地把头戴摄像头转向了前面,对着那一大片荒地。

“所以……在任务开始前,再给我讲一遍那个SCP的性质吧。”

耳机那头的Dr.Zac叹了口气,讲道:“我都跟你说了两遍了……这是最后一遍,给我记好了。
“这个SCP是不久前刚发现的,暂时还没有编号。这是一种具有模因特性的异常现象,当一个人死亡,又没有任何人在死后给他树立墓碑的时候,一个简陋的墓碑就会出现在那人的死亡地点,简单记载了死者姓名及生卒年月,偶尔会有墓志铭。这些墓碑只有与死者有过深厚感情的人才能看到并触摸到,其他人无法以任何方式感知的它们。目前我们已经确定了这个SCP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所以放心吧。”

“那么,我需要干啥?”钟子轩特工使劲瞪着面前土黄色的荒地,想要看出个墓碑底座之类的。

Zac说道:“我们已经研制出了可以克服其模因效应的药物,你只需要吃药然后检查下这里有没有这玩意儿,记录一下就好了。这附近的村民几天前报警说在这里看见了很多墓碑,所以才让你顺路检查一下……啊不对,派你来执行任务。”

子轩白了他一眼(虽然他看不见),说:“那么,准备好了吗?我要吃药了……三,二,一,走你!”

他仰头吞下了那粒小药丸,闭上了眼睛。


三秒后,他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墓碑。漫山遍野的墓碑。

“我……我靠!这特么是啥?!”子轩不由地退后了一步,拔出了基金会战刀。

“怎么了?你看见什么了?我这边没有任何变化……”耳机里传来了Zac紧张的声音。

“墓碑,全是墓碑,至少有几千个。我被五六个马桶围着咬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害怕。”

Zac似乎也吃了一惊,过了一会才说:“几千个?额…这视觉冲击力肯定不小。”

“废话。我现在怎么办?”

“嗯…过去看看墓碑上的信息吧,至少我们能知道死的都是些什么人。”

子轩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一个墓碑。墓碑其实就是一块光滑的石头,上面雕刻的字迹有些潦草。他把那些字读了出来。

“王鲲鹏,生于1986年9月13日,卒于2018年4月4日。”

“唔…王鲲鹏是吧?我查查这个人的信息。”Zac说道。

耳机那头传来了键盘声。

子轩靠近摸了摸那墓碑。它凉凉的,触感是那么真实。

Zac又说:“查到了,这个人是基金会的研究员,我看看…嗯?奇了怪了……”

“怎么?”

“他的信息…根本没有。可能是全被删除了,一干二净。”

“没有?好吧,我再看看别的。”

子轩又向另一个墓碑走去。

“许欣,生于1989年,卒于2018年4月4日。”

“这人也是基金会的,初级研究员,信息也被删除了。”

“蓝牧,生于1974年,卒于…也是2018年4月4日?”

“他是基金会的模因专家。我和他有交往,不过他已经一年多没消息了,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里……”

子轩抹了把冷汗,嘟囔着:“这鬼地方究竟发生过什么?竟然有这么多基金会的人死了……嗯?”

他注意到有一个墓碑上的字似乎比其他墓碑都要多。

他走过去,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刘逸然,生于1982年2月17日,卒于2018年4月4日。这里还有些其他字,似乎是墓志铭。”

他忽然发觉Zac早已不再说话,只能听见粗重的呼吸声。


“Zac?你还好吗?…Zac!!!”

“我没事。把他的墓志铭读一下。”

子轩念道:“他与他的同伴们为全人类付出了一切,却没有人记得。”

又过了好一会儿,Dr.Zac才再次说话:“不用看其他的了……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子轩注意到Zac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应该知道吧,基金会收容的那些SCP并不都是杀人的怪物和雕像,还有一些没有实体的东西……比如模因。
“它们可能是一些信息,一个概念,或是一串数字。当它被一个人知晓时,那个人就受到了感染——这是就模因。也是因为这些特性,基金会不得不绝对封锁它们的信息,只让几个人知道,以此来对其进行收容。”

“比如说…?”

“没有比如。如果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都知道了它的信息,那就说明它已经收容失效了。
“刘逸然是我的初中同学,现在是一名研究模因的专家。他是在两年前与我失去联系的,听说是被派去一处机密设施了,还当了主任。现在我大概知道那处设施是干什么的了。
“我推测,那是专门为收容一个极其强大的模因的研究所。
“毫无疑问,他们最终成功收容了它。但是,这些研究者都感染了那个模因。我猜,这模因恐怕连记忆删除都无法治好。于是,为了防止它突破收容,这些研究者——我宁愿相信他们是集体自杀了。”

冷汗早已浸湿了子轩的后背。

“再然后,基金会抹除了他们的所有信息,把整个设施夷为平地,来阻止人们探查他们的过去,直到今天。”


“所以,这些为了保护人类献出了自己的知识、才华和生命的人……就这么消失了,连一条记录都没有留下?!”子轩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想必他们在接受这个任务时,就已经做好了无声无息地死去的准备。”

子轩沉默了。

“不过,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至少还有这些别人都看不见的墓碑。”

子轩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今天的清明节,对吧?”

“嗯?”

“清明节是祭奠死者的节日。我们至少应该给他们留下点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搬来了一块平整的石头,放在地上,又举起了基金会战刀。

Dr.Zac意识到了他要干什么,急忙说:“子轩,你可要想清楚了。他们之所以不留下任何痕迹,就是为了防止现在这种事情发生!你再留下信息,他们的努力就可能全部白费了!”

“放心吧Zac,我会把握分寸的。”

子轩在石头上刻下了几句简短的话语,想了一会,从衣服内侧的兜里摸出了一枚看上去已有些年头的基金会之星。

“你什么时候有基金会之星了?我怎么不知道?”Zac的声音显得很惊讶。

“这是颁发给我的一个好朋友的,他为了收容一个危险的scp而失去了很多记忆,因为一些原因,这枚基金会之星不能让他知道,只能一直由我保管。

“我想,他应该很乐意把它让给这些默默无闻的英雄吧。”

“是啊。”Zac说。


随着那人的离去,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活力的荒地又沉寂了下来。它的中间突兀地立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几行字:谨以此碑纪念所有为了崇高的事业而献身的人们。你们的事迹不会被铭记,但你们的精神将会永存。

石碑前,那枚刻着Dr.Zac的真名的基金会之星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