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成功的抓捕行动
评分: +21+x

“好了,所有人打起精神来,我来讲一下这次行动的概要。”

天津街头,一辆黑色的小货车正在飞驰着,一路上连闯了好几个红灯。车内坐着6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其中看上去领头的一个正在讲话。

“我们的目标是一个现实扭曲者,我们上个月刚刚发现了他,结果叫GOC抢先了。然后你们也都知道,GOC的人被打了个半残,所以,一会我们行动时一定要谨慎,也要体现出基金会的“友好”。政府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他们会解释成抓捕恐怖分子。”

钟子轩特工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一个队员举起了手。

“A-4,你有什么疑问?”

那个队员是个新人,说话的时候怯生生的。“我看资料上写的目标所处的位置是……一家国际酒店吧?如果那个现扭反抗,造成的破坏肯定不小。”

钟子轩笑了笑,说:“我们已经考虑到了这点,先头部队已经在酒店周围部下了大功率的现实稳定锚,只要我们一声令下就能把目标压制的死死的。先头部队也已经开始疏散民众了。”

“好了,我刚才说到哪了,嗯……关于目标的详细信息,我……”

通讯器的铃声又打断了钟子轩特工。钟子轩抓起通讯器,发现是在酒店盯梢的先头部队打来的。

“有什么状况么?”

“有。”电话那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焦虑,“情况十分混乱。我们与政府的沟通出了点问题,群众还没有疏散,而且……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你不要冲动,冷静一下,先下来谈一谈,你母亲有话和你说……”

一家国际酒店门口,几辆警车和消防车围在酒店门口,一个警察正举着扩音器喊话。酒店8层的一个窗口,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站在窗台外面,泪流满面,一看就是要自尽。

而围观群众则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远处,一辆大的离谱的早餐车停在路边,再加上招牌上“水产品早餐铺”这个匪夷所思的名字,就差个三箭头的商标这玩意就是个完美的前台公司(?)了。

“早餐铺”里,特工钟子轩和武装到了牙齿的队员们正怒气冲冲地围着情报人员,硬是把那个无辜的情报人员瞪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这些围观群众他妈怎么还没走?你难道不知道这里藏着一个能把整条街变成废墟的现扭吗?!”

那个情报人员哆哆嗦嗦地说:“本来是和警察那边沟通好了的,谁知道刚打完电话就来了个跳楼的,来处理的警察还是另一个区的,还不相信我们……”

“那跟你们一起来的模因专家呢?快叫她去随便搞点什么模因逆模因之类的把那些人轰走啊!”

“呃……”情报人员面露难色地指了指一旁的枪架,说,“她在等你们的时候睡着了,然后就出了点状况。”

钟子轩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斜靠在武器架上的一把白色涂装的56式自动步枪,顿时啥都明白了。

钟子轩看了看外面在窗台边缘徘徊的女孩和乌泱泱的围观群众,无奈地说:“好吧,驱散人群是指望不上了。A-3,发现目标了么?”

通讯器里传来了狙击手A-3的声音:“还没有,我在继续观察……等等,我想我看见他了!”

钟子轩赶紧把通讯器捂到耳边,急切地问:“在哪???”

“在围观人群里。”这是钟子轩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长达5秒的沉默。

“队长,需要我立刻射杀他吗?”A-3问道。

“不行。如果你射中了他,在SRA没启动的情况下他死不了,而SRA一启动他就会察觉到。如果你没射中……不用我说了吧?现在,给我盯紧他就好。”

“好吧,都听你的,队长。”

其实,钟子轩还有句没说出来的话:不管A-3射没射中,都会对楼上那个在死亡边缘踌躇的女孩造成不可知的影响。

又是一阵令人烦躁的沉默。那个女孩已经走出了窗台,站在酒店墙体的一处突出的位置上。消防员们弄来了一个气垫,正在往里打气。警察还在努力劝说着女孩,但钟子轩能看出女孩随时都有跳下去的可能。

A-3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队长,我有了点新发现。

“往左边看,大约150米远的地方。看见那个冰淇淋车了吗?我怀疑那是GOC的人。”

“为啥?”钟子轩也看见了那个涂着诡异的蓝白涂装的、大的更离谱的冰淇淋车,“因为它身为冰淇淋车却一点没有卖冰淇淋的意思么?”

“是的……不过主要是因为刚刚有两个穿着GOC制服的家伙把一个单兵火箭发射器搬了进去。”

钟子轩与在旁边偷听的情报人员对视了一眼。

“操。你们继续执行任务,我去和他们交涉一下。”


两分钟后,一个穿着便装行踪飘忽的男人摸到了冰淇淋车旁。

钟子轩在车边蹲下,掏出了一个便携式窃听器,贴在了车厢上。

“……我说,在市区内使用杀伤性武器真的好吗?”

“别管那么多,要是那家伙不死,死的人会更多。”

操,真是群疯子。

“还有,基金会的人似乎也在啊,要是他们阻拦我们怎么办?”

嗯?

“那就把他们以包庇异常的名义一起崩了!”

好吧,看来用不着交涉了。钟子轩一边收回了窃听器,一边掏出了一个用来对付现扭的震爆弹。


十分钟后,钟子轩拖着一箱各式武器返回了早餐车。

“解决了。你们这边情况如何?”

“不容乐观。”A-3说道,“这事估计一时半会解决不了,而那个现扭一直呆在人群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钟子轩沉默了一会,眉头紧皱,看上去内心十分纠结。终于,钟子轩长舒了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不能再等了。准备听我口令,把所有SRA在一瞬间全部打开,然后……”

突然刺耳的警报声灌入了车里每个人的耳朵。是康德计数器报警了。

“我去,A-3,报告情况!”钟子轩一把抓起通讯器大吼道。

A-3还没来得及回答,车外边传来了人群的尖叫。

钟子轩向外看去,只见大楼墙面上站着的女孩忽然脚下一滑,那块一直支撑着她的墙面凸起毫无征兆地碎裂成了一块块碎片。女孩在惊恐中无声地坠落,落向下方那只充气了四分之一的气垫。

“A-3,快阻止他!”

A-3果断地扣下了扳机,却只听到“咔”的一声。一粒彩虹糖从枪口里滚了出来。

就在女孩即将落地的一瞬间,瘪瘪的气垫突然诡异地膨胀了起来,稳稳地接住了女孩。

人群一瞬间安静了一下,接着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女孩的母亲冲上去将还处于惊吓后的呆滞中的女儿抱在了怀里。女孩一抬头,看见了母亲憔悴的面容,眼泪也顿时夺眶而出,与母亲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人群中,一个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早餐车里,钟子轩跌坐在武器箱上,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所有人,检查武器,准备突击。”


酒店309房间,房门外,5个突击队员守在门口。

钟子轩一jio踹开房门,全副武装的队员们鱼贯而入。

然而,房间内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着,冷风正不断的灌进房间内。

“报告总部,目标逃逸了。”

关掉通讯器,钟子轩扫视了一圈,发现床头柜上放着几张钞票和……一张字条。

队员们好奇地围了过去。

致尊敬的基金会人员:

很抱歉我给你们的工作造成了很多麻烦,但我恐怕不能和你们走了。我还有些私事需要处理。

你们可能会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冒着暴露的风险使用能力,只是为了用这种怪异的方法救下那个女孩?

对此,我只能回答一句话:只有直面过死亡的人,才知道生命的可贵。只有差点死过,才能更加珍惜生命,我想让每个人都认识到这一点。

房费我留在这里了。那么……后会有期吧。

Q. Q.

P. S:替我向那个狙击手道歉,我把他的子弹头变成彩虹糖了,希望没有炸膛( •̥́ ˍ •̀ू )~

窗外,夕阳正在逐渐落下,金黄色的余辉照在大地上,温暖着每个人的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