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的机械降神!
评分: +47+x

“所以,休斯顿主管,这又是一起家常便饭的K级事件?”刚刚跑步上车的克里姆研究员喘着气问。

“这他妈是个正儿八经的世界末日!快点发动汽车!”休斯顿往汽车座位上猛捶一拳,大喊着。
克里姆一边捣弄着仪表盘一边絮絮叨叨地问:“主管啊,你说这都要世界末日了,公司还不给我们换辆新车,就这破车遇到个异常的蜗牛也跑不过……话说我们去哪里呢?”

黄石公园。”


在汽车行驶了半小时之后,克里姆研究员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内容大抵是主管在所谓的世界末日里还要去黄石公园散步,怕不是疯了云云。

休斯顿主管尽力不去理会这些废话,给他指着路。“前面,前面那里左拐,对对,就是那个护林人小屋,下车吧。”

“我说,这里不会是你的‘爱巢’吧?”克里姆玩味地说。

休斯顿刚想回敬一句对克里姆母亲友好的问候,却被眼前的枪管硬生生地噎了回去。一般而言,你看到一柄对着你的枪绝不会心怀感激,还有拿着枪的人也是。

“嘿,把你那根没用的东西收起来!拿枪指着一个4级主管?”

“现在没人关心你的权限了,只要你是基金会的人就随便进了。不过啊,这东西还没修好,进去了也无济于事,最多避个难。”在门口的保安提醒了一下。

休斯顿冷冷地看了克里姆一眼。在对保安道了谢之后,就领着克里姆进入了这间小屋。

“主管,恕我直言,不过这一个小房间不太像是基金会高大上的设施啊?”

“因为这只是电梯。”


“这个深度也太夸张了吧,我寻思着少说有12262米。”克里姆赞叹着。

“闭上你的嘴,跟我来。”

“嘿,休斯顿主管,很高兴看到你还在。”此处的安保主管顿了一下说。“你就不必进行神经元扫描了,毕竟这里只剩下20个人了……机器已经在暖机,虽然…….这没什么用……”

“这我已经知道了,谢谢。机器的核心部分还没安装上,对吧?”休斯顿打断了他的话。

“是的。”安保主管简短地回答。“就算安装上了,也是制造出……”

“很好,谢谢你。”休斯顿再次打断了他的话,留下了一脸不悦的安保主管。

“哇哦,休斯顿,下次我能学着你这样说话吗?‘谢谢你’,‘很好,谢谢你’。”克里姆阴阳怪气地说。

“闭嘴。”

“谢谢你。”


“把这个便利签贴到墙壁上。”休斯顿以命令的语气说。

110%……工厂?这是个啥?”克里姆缓缓地念出上面的字样。

“一个项目。”休斯顿不想多废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厅那有个大告示牌似乎写着‘不允许携带任何异常项目’这句话?”

“现在的情况就是拯救人类,或者是因为一句官僚主义的家伙写的屁话而畏手畏脚,最后人类灭绝,你挑一个?”
克里姆毫不犹豫地就把便签纸啪嗒一下粘了上去。

然后机器开始运转——

液态氟化钍反应堆中熔融的氟盐作为冷却剂,在反应堆堆芯和热交换器的回路中不断循环流动,熔于载体盐的裂变产物随之把裂变产生的热量带入热交换器内,经过吸热装置的转换和同流换热器,汽轮机也缓缓启动。50%的发电效率使得发电机迸发出1GW的功率。

大厅内一阵哗然,惊异于反应堆的启动。休斯顿主管顾不上他们,硬着头皮跑向控制室。

“主管你这是……”克里姆特气喘吁吁地试图跟上他。

BZHR控制单元是一间很不起眼的小屋子。休斯顿头上满是由于紧张和方才跑步溢出的汗珠,颤抖着双手输入:

“恢复日期”

主管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范围:20年”

地下黎曼传送管道轰鸣作响,抽取地下温泉和岩浆作为原材料。通过电脑记忆库里所储存的人类基因组排序从500,000台Bright/Zartion人类复制器(BZHR)中生成人类。

尽管人类复制器缺乏核心部件,但它仍然以110%的效率继续工作。G级致幻药剂和发展性催眠技术向新生已被推进到各个生长阶段的人类植入记忆。


休斯顿瘫坐在地上。“我也许拯救了全人类。”他想。

“休斯顿,我们有麻烦了。”克里姆在远处透过玻璃俯视刚刚的“新鲜出炉”的人类喊道。

“没关系,让安保人员把我带走处分吧。”大事已毕,接下来的都无所谓了。他想。

“不,不是这事。”克里姆示意他向下看。

眼前的景象让休斯顿认识到这事不仅仅是“麻烦大了”,而是“麻烦一篓子都装不下了”。

人类复制机确确实实在以110%的效率生产人类,也确确实实生产了110%的人类。

不过这是就个体而言的。

纵观整个复制流水线,所有“已完工”的人类都是拥有着110%的体型和……110%的器官。

11指和11趾生长在四掌上显得十分显眼。休斯顿不确定是否应该扒开他们的嘴看看是不是牙齿也有着110%的比例和数量。

有的已经醒来,并且开始活动了。

突然他醒悟过来。

“快去把便利签撕下!”休斯顿一边跑向控制单元一边向克里姆怒吼。

嗯,这个控制单元没有急停键,真是他妈的好极了。

“这个便利签看起来不太像是能撕下来的样子。”

“那就他妈的想个办法!”休斯顿吼了这一嗓子以后才想起来这贴纸按常规方法是撕不下来的。

“操,操,操,操!”休斯顿绝望地寻觅着方法。突然他灵光一现,想起了SCP-2000上次生产出异常人类时是怎么处理的。

“切断他妈的物质传输供给!”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如果——

一只手重重地落到他的肩上。

他转过头去,这是一只六指的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