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叁
评分: +16+x

剩余时间:00:00:00。

一道无形的屏障开始凭空浮现,隔绝了一切。

自这一刻起,地球真正地分为了两半。

几乎全世界的目光都同时投向了这里——因为这是Ob为人类送来的第一份真正的大礼。


“报告李维队长……OB这边貌似又搞了点新的状况,而且比较大啊。”又是一份情报文件传输了过来,李维没好气地把它拖到了一边。

“一个破屏障,早看到了。”

虽然手上忙个不停,李维还是停了下来看了看传输过来的视频。

“联系一下总部试试看?”

“我们已经试过了,本来还好好的通讯自这个屏障出现后就突然断绝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不仅是总部,在屏障那边的,也全失联了。”

“有意思……总部的支援看来是指望不上了。无照经营专项整治行动开始!MTF-戊卯-1到5迅速前往沿海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部署。其余MTF继续待命。联系GOC分部提议协同作战。”他抓起话筒,迅速下达了一堆命令。

望着显示屏上灰色的人员名单,李维叹了口气。

倒计时一到,果然就要发生大事?

“不管了……先把这边搞好先。如果这次撑得过去,以后地理书上肯定会出现我和OB的名字……”说了几句废话来缓解了一下压力,李维赶紧回到了指挥作战的状态中来。

自从正式开战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大量的武装力量正在各个地区与看不到尽头的OB前线军激烈作战。这么大个上海,要完全守住是几乎不可能的。

尽管每一处小区域的战斗情况都会被收集起来经由指挥中心一步步分层处理,但最后剩下的需要他亲自指挥的仍是海量。李维恨不得把脑袋分成两个来用,偏偏这边又没有什么好的指挥人才来分担他的压力。

十指在屏幕上不断划过,无数道连线在广大的作战区域上链接起来,化作一道复杂无比的网笼罩着战场,每一个蓝色光点都代表着本方的一个基本作战单位,明暗程度代表着他们的生存状况。红色的光点如海潮般涌动,吞没着一个个作战单位,每一次蓝点的消失,都是一次通讯频道的切断,几条生命的消失。李维能保持着脸色不变化,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太多了,已经习惯了。

战斗的惨烈程度和艰难程度已经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尽管已经尽量注意着不损伤到建筑物了,但战场这么乱,不可能完全保证。每一栋大楼的倒下,都是无数金钱化作泡沫消散。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

显示屏周围是一大堆的操作按钮,李维不停点击这些按钮,配合着语音指挥,“包抄……注意下,H2的势头很好,保持,但……我上次已经讲过了,布袋战术,你们不能只盯着敌人的后边!……高新技术基地那边怎么了,那么大块失联了……”

A9区又被敌人压制了,这样下去的话B4区一旦被攻破,两面夹击之下那么大块区域就别想守住了。C5区是打出了优势,但是那几乎是整片α区唯一算得上稍微有点出色的作战区域了……

而敌人的各种新奇武器仍然层出不穷,让战况节节败退。

“报告李维指挥官,在上海市周围的空间好像又出现了剧烈波动……好像……又一道空间屏障?”对面传来的声音嘈杂无比,枪声与破碎声不绝于耳。

然而这并不重要……传输过来的视频信息上,又是一道巨大无形的帷幕自下而上笼罩在上海市的周围。通过分析空间数据,它的位置已被清晰地标示出来。

“………………”李维沉下了脸。


Svba闭上眼睛。

一点颠簸都没有。

睁开眼睛,正常的机舱内场景。平稳,没有一丝声音,除了自己发出的呼吸声。

快要开始了吧……Svba心中默默推算着,时间正在向着那个无形的点悄然推进。

一分三十九秒后。

来了!

几乎是最后一个倒数落下的瞬间,Svba就察觉到了变化。

方窗外的天空,原先是因为黑夜的到来而被披上一层黑暗,难以看清。但是航行灯的存在让人尚能透过那一丝丝的光雾,勉强视物。但现在……转变为了完全的黑暗,纯粹的黑暗,吸收着所有敢于投入其中的目光。

它在撕裂空间……创造着一条能够通行的通道,通向未知的地方。

看来还是有点低估了OB的实力。Svba略微露出一丝苦笑,感受着如浪潮般涌动的空间,努力在波动中查找着那一缕他想要的连线。

其实现在找和以后再找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按照分析这艘“OB减肥专机”最后反正是会直通OB位面的,并不用他那么费心费力,去找到OB的位面坐标。是的……做了这么多,其实只是为了找到前往OB位面的方法。

不过,按道理说,OB会对他的到来作何反应呢?该怎么谈判,才能寻找到突破口?

万千思绪在脑海中碰撞,Svba紧皱着眉头,在感知之余分出心来思考着接下来的问题。

为了和OB谈判,让它们不继续对人类动手,就需要足够的情报与了解。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才能让OB对人类如此热衷?将人类当成商品卖掉这个说法,只是他其中一个想法。现在,他有了新的想法,但这个想法需要更多的证据来充实。Svba在完善着自己的思路。

Svba再次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


仍然是滴水湖指挥中心。

大战已临,整座设施已经进入了全速运转的状态。除了临时待命的备用武装部队,其他岗位上已是不眠不休,连轴作战。

但是对于陈硕来说,现在的情况则更加复杂。

面对着不断闪动的屏幕,陈硕装作一副全神贯注工作的样子,脑门上不断冒出汗水,似乎十分繁忙,无心顾他。其他和他承担相同职务的人员们也大致如此,但对于目睹了工作间惊变的他来说,正常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陈硕脑子里不断转动,思考着目前的局势。

“那个所谓的肖局长到底对何主管做了什么?为什么他能做到那种事情?他是不是敌人安插的奸细?还是说他还有其他的图谋?从何主管没有否认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是真的肖局长,也是我的岳父,但是为什么他要做出那种事情?”

再度认真回想起当时的表现,陈硕心中思绪渐渐明了。

“他一开始没有动手,直到确认了我的身份之后才动手,是因为他不知道来访者是谁,会不会产生变故,说明他还不能直接暴露,按照这个假设推想,一旦确认是我,他就‘不用遮掩’的直接动手,也间接证明了他是真的肖局长,因为他通过Meldec的渠道,非常了解我,有恃无恐,他要利用何主管来做一些事情,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按照他能让人窒息的表现,很有可能也能让我忘掉刚才的记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说明他认为我可能还有用,那么就是说,他很快会来找我……”

念头刚刚转起,陈硕的眼角余光里突然瞥到一个身影,让他呼吸都有些停滞。正是他在推敲的肖局长!

“A3区的数据怎么样?”肖局长带着威严的面庞缓步走过一个个繁忙的工作岗位,停在离陈硕6米远的一个职员身旁。

“额,如果是说战斗情况的话,不是很好看,有这些变化……数据连接的话,节点还算保护完好,没有任何问题。”那名工作的职员一愣,直起身一边工作一边报告数据,然后向肖局长比了个向组长问好的手势。

陈硕看得目瞪口呆,因为肖局长根本不是什么组长,即使是城市规划局的局长也管不到基金会的工作上来,更何况组长他刚刚才见过,现在就不见了!

震惊之中,肖局长一路走过来,抬头看了陈硕一眼,沉声道,“跟我过来。”

“刚想到他,他就马上过来了,难道他有读心的能力?”陈硕脸上扯出一丝苦笑,旋即有些更加明白了肖局长的想法,“之所以不在工作间里吩咐完任务,现在才叫我过去,是在向我示威,让我打消违逆的念头吧……他甚至能在大众面前顶替别人的身份,想必把我弄死也很简单……向别人举报的话,恐怕根本找不到证据,何况,我怎么确认别人是不是也受他控制了,说不定Meldec和何主管也不能信任了……”

短短几秒之间,陈硕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真的滑向了深渊,对眼前的情况毫无对策。

站立起身,亦步亦趋地跟在肖局长后面,陈硕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汗水,只可惜人人都忙于工作,没人去关注他是不是紧张。

人员逐渐稀少,陈硕发现眼前越来越暗,似乎到了一些暂时还没启用的功能区。肖局长黑色西装的身影完美地融入了黑暗,每一步都踏在陈硕的心弦上。

然后,肖局长停下了。

“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陈硕似乎“看”到了肖局长脸上的微笑,这让他毛骨悚然。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陈硕吞了一口口水,强行发挥心理素质镇定了下来。

“看起来你似乎想通了不少东西嘛。不要紧张,小伙子,紧张是没有用的。”肖局长的话让陈硕有种自己被看透了的感觉。还没等陈硕说话,他继续道,“你很聪明,不用我说也能想明白一些情况,这也是你为什么能被抽调到这里工作的原因,而且你也怕死,怕事情会超出自己的推测,这就是我为什么选你的原因,聪明又怕死的棋子最好控制了。”

他在“棋子”二字上加重了语气,似乎在向陈硕强调些什么。而陈硕也清楚他的意思:棋子不止一个,失掉一个对棋手无失大雅,但对于棋子来说,意味着万劫不复。

“不过,你这样的棋子也有一个坏处,就是容易自作聪明,所以,我也不会直接告诉你我的目的是什么。”

“那么,为你做事有什么好处?”陈硕苦笑着开口。

肖局长的笑容似乎变得更大了,“很好,敢于问我好处。好处就是,你和Meldec会被送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更安全?”陈硕心中隐有不安,“你是说,这里不够安全?”

“你可以自己想。”肖局长笑容逐渐平静,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过一段时间,我就会不定时的来告诉你要做什么。现在我告诉你第一步,把这些东西输入K6区的数据之中。”肖局长不知什么时候将一个小型的硬物塞到了陈硕手中。

“可是,我负责的不是K6区……”

“很快你就是了。”

脚步声逐渐远去,独留陈硕在原地,脸上阴暗变化不明。


寂静在建筑周围笼罩着,如同毫无波动的死水。

人影从黑夜中走来,穿越落叶的脚步带起阵阵沙沙声。

直到来到外墙之下,人影才停了下来。

孟阳明从口袋掏出墨绿色水杯,补充了一下长时间走动所损耗的水分,目光放在了眼前透露出破败气息的大门。已经打开了。

又一次来到了这里……上一次,是偶然路过,却没有进入。

孟阳明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来此,但是心中一种模模糊糊的感应驱使着他的行动。

从建筑风格上来看,这里像是一个站点,但是并不能看出是哪一个站点,而且貌似已经废弃了。

进入建筑的通道被严实的门紧紧封锁,黑漆的窗户遮挡了目光。孟阳明叹了口气,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踱步回到了正门。

忽然之间,紧锁的门被不知名的力量打开,像是本就没有关住一样被风向后吹动。长而深邃的通道在门后显现,看不见远处。

孟阳明楞了一下,这是?

在长达两秒钟的犹豫之后,手电筒的灯光照向走廊,没有灰尘,很干净,却有时光的痕迹。孟阳明回头望了望天空,终于跨步踏进走廊。

然后……

无穷的星光突然自走廊深处闪现出来,纯净的光芒照耀着一切。孟阳明尚未反应过来,眼前已被星空笼罩。

像是他的灵魂被突然拔高了起来,脱离了身体,飞向了浩瀚宇宙,俯视着身下的一切。

流动的光芒变换,孟阳明想要大叫,但什么声音也没能发出。

最终,意识堕入无穷的黑暗。但,一个光点却在深处酝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