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玖
评分: +30+x

“1500万人?什么意思?”错愕爬上了神父的脸庞,他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

“……他们只有这么一句话。”何主管叹了口气。

“不可能……人和武器有什么关系?难道疏散程序有问题?但这是我们自己研发的技术。”神父喃喃自语,“虽然我不是技术部的,但Andy他们也没跟我说过有潜在隐患……他们说这种话,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疏散程序当然没有问题,聪明的神父。”一句语气轻浮的回答从神父后方飘浮了过来。

咔拉,啪,咔哒。

神父向前车厢疾退的动作带起了一阵迅猛的风,刮动了黑暗中带着微笑的黑色身影的衣角,而黑洞洞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了来客的太阳穴上,另一端是面色冰冷的Prism。

“别动,或者死。”

“在这里枪战的话,损失更大的可不会是我。”黑影仍旧昂着头微笑,似乎没有感受到那死亡的警告。

啪,疏散灯顺应程序地亮起,来客的面容自然而然地暴露在光线之下。

“肖局长……”最先出声的反而是面带轻微恐惧的何主管。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神父举起手枪瞄准对方的躯干,脸色严肃,“你们这些政府人员应该在滴水湖那边才对。还是说,你也不是他?”

“我一直是我自己,不用你们担心。比起玩你猜猜我是谁的游戏,我觉得不如先来考虑一下你们接下来的命运吧?”肖局长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你们是逃不出上海的,在解放那1500万人之前,没有人能,因为无论是意识派还是物质派都不会放过你们。而且,你们好像不是很了解自己的对手?”

“我们逃不逃得出去,了不了解对手你都知道,局长,你似乎比我一个神父还像神棍啊。”神父咧开嘴笑了一下,但是没有笑意。

“呵呵,能活着出现在这里,谁还能没点背景呢?就像现在,我知道滴水湖基地已经瘫痪了,你们知道吗?”

“……”

“好好听我说。OB传媒不是闲着没事到处打仗的帝国主义,它是吃人不显山不露水的位面企业联盟。今天的入侵不是一时之举,之后的举动也不会是。你们的抗争还不够格,所以现在他们还在进行内部掐架,这就是你们能够存活还自以为胜利的原因,因为它还没动真格的。”肖局长顿了顿,“他们在争夺上海市的控制权,你们的疏散程序强迫整个上海的人都陷入了深度沉睡状态,这是在帮意识派的大忙,你们给他们创造了足够的零件,来组装一个足够笼罩整个上海的虚拟笼机。所以物质派已经对你们下手了。”

“我们的疏散是为了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不是在帮谁的忙,局长。”神父用冷静的语气回复,“另外,OB传媒有内部矛盾的可能我们都考虑过了,但是,局势最终落入谁的控制并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是敌人,我们要的,是让帷幕后面的事情继续维持在帷幕后面,而不是把帷幕捅破把烂摊子搞得天下皆知,哪怕我们和OB传媒打得天昏地暗,但那终究是基金会和外来组织的矛盾,不是和全人类的矛盾。毕竟,他们也是奔着我们的异常来的,不是吗?”

“你们是不是主观这么想的,对OB传媒来说没有区别。而且,你觉得他们真的是为了异常来的?”肖局长嗤笑一声。

“无论如何,我们的航空舰群和地面武装不可能屈服于他们的野心。”

“这可难说。”

“哼,现在你要么接受束缚遵从押送,要么就哪来回哪去。”神父搭在扳机上的手指逐渐弯曲,显示着耐心的失去。

“不用了,就算我被你们五花大绑,你们也不可能放心带着我的。在离开之前,我奉劝你们一句,前面已经不是什么安全出口了,他们马上就会空出手来,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整列车厢倏地晃动起来,仿佛地面在不断起伏,神父和Prism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肖局长的踪影。震动很快平静下来,他们各自站稳了脚跟,看向彼此。

“就这么放他走?”Prism的声音带着疑惑。

“我们没精力对付他。而且,不管他是不是恐吓,我们都得走了。”

车门已经打开。


“简单点说,海姆达尔计划就是用于应对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的情况——地外强力文明不计代价的入侵,而我们未雨绸缪的智慧就凝聚在这个计划里,包括从经济、军事、政治、思想方面全方位的应对,我们的见面只是这计划中的小小一环。详细的说明我们待会再看。”Norton简单地解释道。

“我大致能明白,”Patrick把车慢慢停进车库,“不过,我得先护送我的同伴到治疗站里,得等会再跟你们会合。不会很久,地图在这里。”

“好的,”Norton扫了一眼通讯仪上的信息,迅速定位到他们的目的地,“我们在联络中心等你。”

车子熄火,Patrick背着Kehn走向副楼的一扇侧门,Norton和Collins望着他们的身影远去,然后直奔主楼。

“Collins,我们分头行动,你先去联络中心,我去3楼的监控室看一眼,我怀疑还有别人在这里。”Norton突然说道。

“嗯?”长发女子脸上有些疑惑,不过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还有人的话,我需要保护。”

“奇术遮掩装置 ,省着点用。”Norton递给她一个圆盘,“现在能自由行动的不是基金会的就是其他组织的,如果是前者,我们是安全的,如果是后者,我不一定回来。我刚才看见市中心有异动,他们站点的情况估计不容乐观。所以你得加紧联络进程,然后看看能不能接通总部。”

“啊……计划赶不上变化。等我完成联络,我会按照流程上报你的信息。”Collins叹口气,点点头。

两人都意识到,在完成任务的路上,除了OB传媒之外,他们似乎还得面对别的竞争者。

……

分开之后不久,Norton快速步行向走廊另一端的监控室。

一路上,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不知道是34站点的疏散程序考虑周全,还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故,Norton对此暂时没有探究的打算。

但很快他就停下了,因为监控室的门和旁边档案室的门都是开着的。区别在于,监控室的灯亮着,而档案室里一片漆黑。

他站在原地停顿了3秒,然后仿佛没有看见档案室洞开的门一样径直路过,进入监控室。

随后血腥的场面映入Norton的眼帘。

两具尸体,一具尸体躺在墙角,一具尸体瘫倒在监控台前的椅子上,墙角的尸体手中持枪。倒在血泊中的两者,前者腹部被子弹洞穿,后者脑袋开花,红白模糊。

Norton皱起眉头,检查一番现场。没有特殊身份标识,没有GOC的狗牌,没有基金会的标志,什么都没有,仿佛两个普通人,但是这不可能。他突然有一种危机感,而这危机感在他搞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前是没法消除的。

然而时间紧迫,留给他自由行动的时间并不多。而且,监控室里没有监控。

确认安全后,Norton抬起脚,把椅子上的尸体踹了下去,腾出给自己操作的空间。

很快他把最近几小时的监控简略过了一遍,发现有两拨人一前一后分别从不同的监控死角进入了未知的设施地点,而且Patrick给的地图里也没有相关信息。但是两拨人看上去没有什么联系,而且自带模糊,看不清具体特征。

“2小时前和1小时前……到底有什么来源和打算?”Norton盯着屏幕,试图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但很可惜,并没有什么收获。

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回到身边的两具尸体上。“既然这里已经发生了莫名其妙的战斗,那么……也就是说,有不同势力在这里的利益产生了冲突,而冲突已经达到了足以让他们以生命相拼的程度。奔着基金会的联络中心来的?说不通。”

忽然间,他脸色骤变,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离开了监控室。

“Collins,情况很不妙。”

……

Norton离开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而档案室里传出“啪”的一声。


意识从黑暗的海洋中浮起,渐渐投向光明。

睁开眼睛,柔和的天光,城市的轮廓,飘动的云彩映入眼帘。

Svba逐渐清醒过来,下意识抬起手臂遮挡有些刺眼的阳光,但很快他放下手臂,感觉到身体的疲惫感已经消失,而眼前的情况似乎有些难以描述。

“这是……”他的嘴唇张了张,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的,干净整洁,活力充盈,甚至还有大量飞行物在空中运转的上海,正摆在他的面前。


上海市上方的平流层中,“世纪公园号”主力舰内。

“楚舰长,崇明岛已经清扫完毕,空间入口已经被关闭并全面阻断了,是不是应该返航了?”身形魁梧,满脸胡渣的副舰长向居高临下查看战场局势的舰长请示道。

“暂时没有到时候,白陨号还没有完成对边区的清扫。我们处在讯息中转点的位置上,不能提前撤退。”楚舰长摇摇头。

“但是……”副舰长有些欲言又止,很快又马上坚定了语气,“舰长,我发现,我们和其他舰接收到的信息没法整合成一个逻辑通顺的整体。”

“嗯?”楚舰长以简短的词汇表示了自己的疑惑,“什么意思?”他转过身来,把布满星辰的夜空留在身后。

“是这样的,舰长。上海市是唯一遭受超大规模入侵的城市,也是最早遭受入侵的城市,这是我们所有舰队的共识。但是,我发现,我们对于入侵开始的节点存在分歧。”

“我之前和其他舰队进行沟通确认的时候,他们认为,今天,11月11号,就是OB传媒开始入侵的时间。听上去没有什么不对,毕竟开战的事实就摆在眼前。”

“后来,滴水湖方面向我们传递资料的时候,我却发现一个问题。他们早已经把存在潜在入侵风险的空间区域整理了出来,就好像知道迟早会有用到它们的一天。”

“这也很正常,拥有危机意识在哪里都是必须遵守的生存法则。但是这启发了我的思考:OB传媒的入侵真的是今天才开始的吗?”

“其他舰队是临时抽调来淞沪一线进行作战的,对这边情况缺乏了解并不奇怪。但是,我们这些在世纪公园号上服役的人,本身就是淞沪本地人。即使不关注,也都对OB传媒的存在至少略有耳闻,对他们的活动绝不陌生。上海一带,早就是OB传媒的熟客了。监控这么大的人口密集区,是一个十分艰难的任务,不知道有多少OB传媒的造物在我们的监视之外活动。就我自己查看过的OB传媒相关异常事件,就不下一百件。”

“那么,我们会不会早就被它们渗透,入侵了?”

“从这个很有可能的前提出发,我们应对OB传媒的立足点完全错误了。我们打的,不是一场仓促爆发的防卫战,而是早已开始的持久战!”

“更奇怪的是,从错误的立足点出发,这场战争现在却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OB传媒的手段都被我们一一应对,刚刚好,这是我觉得不通顺的点之一。”

“从目的的角度出发,他们要的,到底是什么?是异常?还是人类本身?亦或者两者都有?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什么对于一个星际文明来说有足够价值的。如果是异常,那就说不通,为了异常而诉诸于全面战争,根本不值得,他们的渗透足够让他们有更高性价比的手段。如果是人类,那更不可能,这种程度的战争只会造成死伤无数,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覆盖一整个城市的疏散程序,而且实际上,只有上海才有。战争只会引起人类的警觉,这会给他们的目的增加难度。这是其二。”

副舰长咽了口口水,润湿了一下干燥的口腔,“所以,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另有目的。这一点我们都还没有达成共识,所以我略过这里,继续往下思考,就是,如果他们的目的不明,那我们的胜利也就无从谈起。”

“好,继续说下去。”楚舰长点点头。

“然后,我推演了一下现在的局面,发现,由于OB在这里发动了最大规模的入侵,那么我们的应对力度就会同样最大,大部分力量被抽调到这边来,现在,上海市这边的敌军被我们基本清除完毕,形成了一个安全地带。那么其他地方的人呢?他们没有疏散装置,也不可能紧急把所有人撤离到足够远的地方,所以力量不足的他们就会驱使人口向上海市这边转移。简单的说,他们在把人往上海赶。从其他舰汇报的信息来看,撤退还是比较顺利,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会不会是,他们的目的就在这里面?”副舰长的语气中带着不安。

听到这里,楚舰长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凝重。

“所以,你说的返航,是想?”

“回到其他舰队之中去,验证我的想法!”

话音刚落,副舰长旁边的通讯端就亮起一个通讯请求。

“这里是白陨号舰长黎万,紧急情况,周边正在新增异常数量的敌军,请求支援!我们……嗞……”

一股无形的波动瞬间扫过舱内。

“已经是第二次了……这根本不是垂死挣扎!”一种精神上的刺痛正随着波动的扫过而不断加强,楚舰长如同剑锋般坚定的身影也不由得颤动起来,他双手扶台,抬起头来。

“传我命令!马上开启全频道广播!”


一片无边无界,虚无缥缈的未知空间中,横亘着一个红色的立方体。

立方体中,一切都模糊不清,似乎如水中泡影,几道轮廓相互交错,融于彼此。

突然,一道如同梦呓的声音在立方体里响起,“虚拟笼机已建造完毕,数据返回正常,灵域调整完毕。”

最大的轮廓动了动,“还不够。再等等。”

“指令接受,笼机已延迟展开,载件已全线入列,新增序列中。”

……

“已抵达第二阶段序列上限,是否展开笼机?”

“够了,展开。”

“指令接受。捕捉到多个异常数据,是否清除?”突然,梦呓般的声音中出现波动。

最大的轮廓再次摇动,“是。”

“正在执行清除程序。”

而最小的轮廓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收回了触手,眼神望向意识感知中刚刚睁开眼睛的青年。

“先驱者,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虚幻空间中的命令下达之时,在未知层面笼罩上海的火焰再度爆发,彻底吞噬掉黑雾与雨云。


地下密道中,神父搀扶着虚弱的Hannah向车厢远处的尽头的走去,Prism带着其他人跟随在后。

“Tictoc,滴水湖基地,瘫痪了吗?”Hannah没有抬头,忽然发问。

“……我不知道。你听到我们了?”

“我们逃到外面,真的有用吗?”

“……不知道。”神父严肃的表情仍旧,“但是,总比留在这里遭受威胁更能够发挥我们的作用。”

“……”

沉默着,通道尽头浑身是伤的蓝调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在这重逢的时刻,地面却再次摇晃起来,而这次,一阵天灵盖发悚的感觉入侵到所有人的神经之中,连佩戴心灵遮断合金的Prism都不例外。这种感觉,仿佛一双巨大的眼睛正在无尽的高空向他们投来视线,又如同散发着吸力的漩涡正在头顶上方转动。

神父咬牙抬起头来,望向被混凝土地面阻隔的天空方向。

他的脑海中,肖局长的话正不可阻挡地回彻:

“他们马上就会空出手来,好自为之。”


Collins同样感受到了芒刺在背般的感觉,她的眼神愈发明亮,嘴唇紧闭,手中的操作在屏幕上连成一线。

最后,她按下发射按钮,编辑好的信息沿着已经开始损毁的基金会信息网道以光速奔涌,追逐着那股恐怖的精神波动。

信息和波动一前一后横扫过整个上海市,扫过周边沿海城市群,一往无前地飞奔。

与此同时,天空中的广域广播也已经发出,紧随其后。

“这里是Site-45应急行动部副主管,Collins。信息网道很快就要瘫痪,请记住这次最后的广播。”

“这里是世纪公园号主力舰舰长,楚云天。战场上的所有舰队,请暂缓你们的行动,听我的广播。”

“中国分部的同事们,我不知道你们的指挥中心是否已经毁于打击,或者由于OB传媒的阻隔而无法达成联系,而事实是全球所有分部已陷入孤军作战的状态之中,总部也不例外。”

“淞沪一线的所有作战编队,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意识到了敌军的目的,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流是否已经被篡改,但事实是,我们正在被敌人牵着走,达成他们自己想要的目的。”

“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开一道通道,让总部与中国这边重建联系。但是现在,34号站点已经遭受打击,上海市一带的帷幕已经失去运作能力。我无法冒着任务失败的风险,去尝试借助34号站点的力量。”

“我开启广播的目的,就是扭转现在的局势,OB传媒不是力量不足,而是正在逼迫所有人往上海市靠近,他们的目的马上就要达成,一旦进入上海市范围,他们就会发动真正的打击,让我们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

“上海的局势已经超出掌控。为了保存你们的力量,和保存让我们重建联系,摆脱孤军作战的局面的可能性,请听到广播的所有人,尽量完成这个要求:”

“舰队已经遭受敌方发动的攻击,为了弥补我们对OB传媒判断的战略性错误,也为了保存持久作战的能力,请听到广播的所有舰队,尽量遵守这个命令:”

“不要向上海靠近!!!”

“不要向上海靠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