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8-2

我第一个到了班上,一个人坐在窗边希望有人与我搭讪。我望着窗外那些穿梭在操场上的身影,我也幻想着与自己的朋友在球场上奔跑。时间流逝着,班上的同学陆续将教室填满。教室内座无虚席,除了我的身旁。也许是有同学迟到了没来吧,我猜到。

第一节课上课了,老师在讲台上讲述着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从未变过的注意事项,而同学们则在下面窃窃私语。我靠着墙壁,倾听着附近同学的话语:“明天游戏更新,你们上线吗?我们一起怎么样”。我开口想要同意他的邀请,但害羞使我闭上了嘴。我还是看看窗外的风景吧,这总比听老师讲安全须知有趣。

日期:2005/9/4
今天是初中生活的第一天,但我没有和班上的同学说上话,我觉得一个人好尴尬啊,我不敢开口去和别人说话,怕别人嘲笑我,明天加油吧


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窗边,外面的云彩在我心上飘过。

“你看到了他脸上的伤疤了吗”

我被一阵声音拉了回来,环视着四周,寻找着那个脸上有伤疤的人。我的眼神扫视着,但并未有任何发现,许久之后我才意识到那个人就是我自己。我尽量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我想起了小时候我问起母亲这伤疤的来历时,她告诉我说这是我为了保护邻居家的小朋友而受的伤。从那之后我便以这个伤疤为荣,也许那些正在议论我的人正对我羡慕不已吧。

日期:2005/9/5
上午我听到有人说我脸上的伤疤,虽然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但一定是在羡慕我吧。那个伤疤是我小时候就有的了,妈妈说那是我为了保护邻居家的小朋友受的伤,我觉得那个伤疤是我的骄傲


终于下课了,站了起来,想要去那个我眺望已久的操场上散步。我小心的避开同学,缓慢的在人群中前进。突然我失去重心,向前倾去。身体撞击地面产生的疼痛让我一下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慢慢的爬起来,扫视着四周,想要找出那个绊倒我的人,但迟迟未有人站出来。我看到一个人在不断的笑着,不时从他的喉咙中传来几声咳嗽。我在原地站了许久,但他除了和身旁的人谈话,再无别的动作。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回到座位上。因为身体上的疼痛,我只好继续眺望那个充满欢笑的操场。教室中的同学不时对我指点,但无人靠近,也许他们很担心我但是不敢和我说话吧,可能他们也需要我的主动出击吧。

日期:2005/9/6
下课的时候同学不小心让我摔了一跤,但是他没有和我说对不起,我觉得有点生气。但是可能他真的是不小心,只是和我一样不敢和陌生人交谈吧,还是原谅他吧


操场上流动的人群吸引着我的注意力,时间在流逝。下课铃声将我拉回来,我看了黑板上的作业,将相应的作业本装进书包,站起来准备回家。昨天绊倒我的那个同学拦住了我的去路,问道:

“今天的课你听懂了吗?”

我点了点头。

“今天我有些事情,你能帮我做一下晚上的作业吗?”

我张开想问为什么,但他拿出练习册便扬长而去。

“多写一份作业当做是多复习一次吧。”

我将他的练习册装进书包,走回家去。

日期:2005/9/8
今天有人来找我,叫我帮他写作业,我似乎成为了别人的依靠了。虽然有点累,但是想着有人需要我帮助我就觉得轻松了许多


日期:2019/9/9
放学的时候又有人来找我帮忙做作业了,但是想着那么多人需要我帮助我就感觉又有了动力

日期:2019/9/10
作业太多了,这两天我想休息一下所以拒绝了别人的要求。他们似乎不是很高兴,明天去给他们道歉吧


我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刚站起来便被按了下去。

“你昨天有什么事吗?”

我微微的摇了一下头

“没事为什么不帮我们写作业?”

“昨天的作业很多,所以拒绝了。”我小声的说着

“作业多为什么你还完成了?你就是不想帮我们而已吧”

“不是,我……”

“别说了,今天你帮我们做了作业我们就原谅你”他们一面从书包中摸出练习册,一面说着。

我犹豫着,但好不容易交上的朋友就这样失去了,总感觉心有不甘。我接过练习册放入书包。

日期:2019/9/11
昨天那些我决绝了的人把我围住叫我帮他们写作业。虽然作业很多,但是我不愿失去好容易交上的朋友,只好答应了,明天绕远路回家吧


我背起早就装好作业的书包站起来,混入人群,慢慢的走出教室。

黄昏的天空吸引着我,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飞速奔驰的汽车,远处的建筑与建筑顶端的落日,一切都与这橙红色的天空向映衬。我缓慢的走着,欣赏着这一切。

“你在这啊,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回头看见了那些叫我帮忙写作业的同学,立刻辩解到:

“我有事,要先回家,所以说先走了”

“什么事情比学习还重要啊?”

“那你们为什么不做作业呢?”我小声说道。

“我们不做管你什么事情,你帮我们做就是了!”

我想要反驳,却被一下子推倒,疼痛转化为了怒火,我怒吼着:

“作业那么多!谁做得完啊!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做!”

“就这么点作业就嫌多了?你平时上课不是蛮认真的吗?天天老师都在表扬你来着。”

我怕继续与他们对峙我可能会干出什么傻事,于是飞速向前走去。刚迈出第一步,一股力量将我钉在原地,回头只见他们抓着我的书包。

“放开!”我想要挣脱掉那只强壮的手,但最终失败了。我用力踢了那只手的主人一脚,因为疼痛,力度稍有放松,我立即向前跑去,终于挣脱了束缚。我拼命的向前跑去,身后的一行人消失在黑暗之中。

日期:2019/9/12
我不想帮别人写作业了,所以今天我走得很早,但是路上昨天那些找我写作业的人把我拦住了,叫我帮他们做作业。我有点生气,吼了一下,他们就抓着我的书包不放,明天我要换一条路回家,他们太可怕了


日期:2019/9/13
今天他们要打扫卫生,我从学校后门跑走了。在打车的时候他们又把我拦下了,说要找我借钱,我拒绝了,但是他们个个都攥着拳头,我最后还是同意了。

日期:2019/9/14
今天的我的文具盒丢了,不知道是谁偷的,幸运的是今天他们没有来找我麻烦

日期:2019/9/15
今天下课的时候我把笔记本放在桌上然后就去上厕所了,回来却发现不见了,可能是那群人拿的,最近小心一点吧

日期:2019/9/16
明天考试了,老师叫我们把抽屉里的书带回家或者放在教室和老师办公室里,我的书太多了,所以说放到了班主任的办公桌旁边

日期:2019/9/17
今天的考试感觉有点难,希望能考好吧


我内心忐忑,走进了学校。我在人群中穿梭,来到了老师的办公楼。

“报告。”

我在看到老师点头后,轻轻的走向班主任的办公桌,想着将前天放在那的书带回教室。我将地上的书抱起,但她的重量却少了一半。

我环视着周围,但却没有别的书堆。班上就我和班主任的关系最好,其他同学都因为害怕他,所以没敢把书放在这。我愣在了原地,额头上已有了几滴汗水。

上课铃声催促着我,老师们的目光逐渐在我身上聚焦。我脸颊的温度逐渐上升,快速地奔出办公室,往教室跑去。

不出所料,我迟到了。班主任看着我满脸的汗珠和手里的书本,原谅了我,叫我赶快回到座位上。

我拿出幸存下来的书本,在里面翻找着,但那里面除了我的练习题本以外再无别的东西。我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同桌,但他似乎并未注意到我。不得已,我只好将练习册打开,装作自己正在勾画老师所讲的内容。

日期:2019/9/18
今天早上我去办公室拿书的时候发现我的书少了一半,上课还迟到了,那群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我拿起身边的闹钟,按下报时键:

“现在时刻:早上6点45分,摄氏18度”

闹钟的声音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起来,我再次按下报时键,想确认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现在时刻:早上6点46分,摄氏18度”

我立刻做起来,将衣服胡乱套上,然后冲击卫生间,洗漱完毕后立即背起书包往学校跑去。

一阵疾跑,我终于在上课前达到了教室。

我走着熟悉的路线,来到熟悉的墙边,看了看熟悉的操场,继续往我那熟悉的座位走去,但这熟悉中却透露着陌生——我的课桌不见了

我刚想去寻找,老师便走进了教室。他看着我站在座位上,示意我坐下。

我抱着书包坐在座椅上,无助的盯着老师,老师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的桌子呢?”

我沉默着

“你的桌子被谁搬走了吗”

我盯着老师身旁的黑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教室中一片安静,除了几个人的窃窃私语和笑声,老师明锐的察觉到了这一切。

“那几个在笑的!是不是你们搬的桌子!”

“不是!”那个带头围堵我的人立即大声反驳

“不是你们搬的?那你们在笑什么?”

“我们没笑。”其他人也反驳起来

“我觉得你们最近学习态度极其恶劣,早就想说了!不要以为你们成绩差就可以在班上欺负同学!你们不学习别人要学!更何况是要上重点高中的!”

“他上重点高中又怎么了,你看那样子就找打。”他们当中有人小声的说到

“你说什么?”老师厉声质问

“没什么。”

“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明天你们必须把家长请到我办公室里来!不然我直接找校长把你们开除了!这是什么垃圾人!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了!”

日期:2019/9/19
早上我到教室的时候发现课桌不见了,我原本打算去找找,但因为我起晚了,刚到教室没多久就上课了。老师看到我的课桌没了,问我怎么回事,我哭了。当他知道是谁做的后,他叫那些天天找我麻烦的人请家长,但愿那些人不要再来我烦我了。


因为昨天迟到了,我设置了闹钟。我快速的穿好衣服,去到餐厅吃早饭。

吃过早饭,收拾好书包后,父亲领我上了车。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钟:“7:10”,距离上课还有10分钟。

我看着窗外疾驰的汽车,想着早上的事情。一切都与往常一样,甚至节奏更快,但却依然比平时晚了10分钟。

远处的太阳正在薄雾中升起,我的注意力被其所吸引,一时忘了时间的流逝。

我们来到了学校,我和父亲在教学楼前分别,他去老师办公室,而我去上课。

第一节课下课了,我被同学通知要去办公室。

我忐忑不安的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去。慢慢的,我感觉身边的目光正不断的在我身上凝聚。我深呼一口气,敲了敲门,喊道“报告”。

老师招手示意我进去。我蹑手蹑脚地走着,来到了老师跟前。此时老师的办公桌旁已经有了一个人群,有昨天那些和老师对峙的人、他们的父母,以及我的父亲。

老师让我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出来。我低着头,不愿张口。

几分钟过去了。

“你不说吗?那我说。”老师终于打破了这尴尬的宁静。

老师讲这些天他的的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家长们,在座的人无一不对此感到惊讶,都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时我注意到家长的人数与昨天顶撞老师的人数并不匹配。

随着上课铃的响声,家长们陆续离开了办公室,我也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晚上回到家中。我吃过晚饭,坐在沙发前利用饭后的空闲时间看着电视。

父亲也吃过了晚饭,坐在我身旁,说到:“等一下你来一下我房间,我有事情给你说。”

我猜测着谈话的内容,回想这些天的事情,我并未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但这正是我所担心的,父亲从不会在没有原因的前提下找我谈话。

原本短暂的休闲时间变得异常的漫长,原本的休闲也变成了一种折磨。我每隔10秒看一下墙壁上的挂钟,计算着时间。

终于到了六点四十五分。我将手放进衣服口袋中,极不情愿的走进父亲的房间。

“我们坐下说话。”,父亲拿出一个板凳,叫我坐下,而他则坐在稍高一点的床沿。

“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找你吗?”

我低着头,不作声。

“是不是有同学欺负你了?”

我依然没有回答。

“你别不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上上个星期他们就叫我帮他们做作业,我说我不做,他们就找我麻烦。后来他们没有叫我做作业了,开始天天偷我东西,上次还把我桌子搬走了。”我情绪十分激动,话语里带着几分哭腔,眼泪开始不停的下坠。

“你哭什么?问你有没有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

我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我翻找着开学以来的所有记忆,没有任何发现。

“你说话啊,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点,问你什么都不说话。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你都说不出来吗?”

我被父亲的话激怒了,我放在口袋中的手握成了拳头,大拇指不断的掐着食指。

“你是哑巴吗?说话啊!”

拳头赚得越来越紧,我快要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产生想要杀死父亲的冲动。

“你是不是不说话?我今天就不信你说不出话了,你再不说话我就去拿衣架,我倒要看看你说不说!”

“我不知道。”我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不知道?你觉得是为什么?”

这毫无意义的追问让我更加恼火,我不想再开口说话。

“你是不是又要当哑巴了?”

“我没有去惹他们,我怎么知道!”我大声吼道,以宣泄我的愤怒。

“没去惹?没去惹他们,他们怎么会来欺负你?他们没事做了?”父亲将音量提到了一个档位。

“我怎么知道?”我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俗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去惹事他们会惹你?”

我觉得父亲的推理毫无道理可言,但看着他那激动的样子,也许下一秒他可能就要给我一巴掌了,我闭上了嘴。

“你又当哑巴?算了,今天作业多,你去写作业,明天放假,我慢慢和你扯。”

日期:2019/9/20
今天太生气了,不写日记了。


我带着一肚子火气来到了学校,老师讲的内容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晚上终于放学了,我收拾着书包,双手不时撞击身边的事情发出声响,宣泄着我愤怒。

“你过来一下。”一只手拉了一下我的肩膀,因为怒气,我下意识的将其推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突然坐在了地上。

“你最近是不是有点飘?”说着以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我尝试着站起来,但一起身便被推回了地面。我的右手已经攥紧,时刻准备着给他一拳,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他们哄笑着,说着阴阳怪气的话。周围的同学们注视着我们,无人敢上前一步,无人说出一句话。他们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转向周围的同学,大声吼道“看什么看,去做你们的事情!”。同学们都被他们的“威严”所吓,不再驻足观望。

一个人上前忽地将我拉了起来,他扯着我的衣领拖着我前行。我挣扎着,但毫无效果。

我被拖行着来到了教学楼的最顶层。他们打开天台的门锁,我们陆续穿过了老旧的铁门。在确认人到齐后,开锁的人将门反手关闭。

拽着我衣领的人终于松了手并将我向前推,我再一次跌倒在了地上。身体的疼痛使我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突然我的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一个人用脚使劲的踢中了我的胃部。我扭曲成一团,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的一切都慢慢暗淡下来。这时我的后背也传来一阵疼痛,接着是大腿,小腿,手臂。

时间流逝着,天色逐渐暗下来,他们也终于没了力气,离开了天台。我蜷缩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远去。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感逐渐减弱。我凭借着最后的一丝力气站起来,背上书包,走出了校门。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回到了家中。我打开了家门,父亲站在门口,见我回来了,便又开始数落起我来。我提着书包,扔到我房间的地板上,将父亲和他的声音锁在了门外。

我关上窗户,将窗帘拉上,把屋中的灯熄灭。我坐在床上依靠着床头,闭上双眼。眼泪从我眼中缓慢流出,心脏不时传来阵阵绞痛。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渐渐地,我开始不住的啜泣。

我睁开了双眼,熟练的从枕下拿出小刀。我缓慢的将刀身从刀柄中取出。黑暗中,这把匕首成了我眼中唯一的物体,我注视着那锋利的刀刃。我无声笑了起来,每一次肺部的颤动都伴随着心脏的绞痛。

我左手伸了出来,用刀刃抚摸着手腕。我轻轻的划了一到,一股温热的液体立即从手腕流了出来。我继续闭上双眼,脑中回忆着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

日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