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2/2047

“这他妈才对嘛!我就说外层太阳系才是我们宇航狗该来的地方!”

从一个外部观察者的视角来看,轨道穿过天王星的ζ环中部的D型小行星86235-霍尔特看起来像是个暗淡的浅红色小斑点。 但是Ji-Yeong有一双探矿者的眼睛,以及身为前月韩冰矿工积累下的资源开采秘诀。 她可以轻松列出你能在86235-霍尔特中找到的东西——所有类型的冷冻水和富含有机物的硅酸盐——甚至连一眨眼的功夫都不需要。 几分钟前,她刚这么做了一次。

确实,她还需要一台光谱成像仪才能准确获知小行星上有什么。不过,她左侧虹膜上植入的那个就足够了。

她沿着浮木自珍号的主舱飘行到一台滚动蓝色自检信息的电脑终端前。她拽了拽伏在终端上操作的Mihail的胳膊,把他拉到一个观察窗前。

“看到那个吗?”一根仿生手指伸向小行星,“缝隙之间?”

Mihail眨了眨眼,尝试适应光线。他努力忽视天王星云遮雾障的外层大气,注视那颗小行星。它上面浮现出一粒紫色光点。马上,他就发现了另一粒。还有一粒,还有,甚至还有更多。整个小行星被光芒点缀。

“失活的外质。或许来自这颗星球刚刚形成的时候某外星人的尸体。但是,你注意到了我们怎样看到它的吗?完全没有用到船上的电流激活它?“

他缓缓点头,目光茫然,看着那块石头。Ji-yeong等待看见他豁然开朗的表情,但是很快放弃了。

“呃,这个东西正在自主发电。异常地,发电。还有,我查了过去已经被开采过的自发电小行星。大部分都归因于意外或有意被嵌入的恶魔学实体。”她脸上浮现一道潇洒的笑容。

还是没有反应。

“这种机会一生最多一次啊,Mihail!净收入至少有100万太阳币!那可是足足10的6次方——等等,你会用你的份额做什么?”

“搞一间公寓,或许在灰烬空间站。只要不是过道、非法站点或者货船,能有地方睡觉就行……”他的声音逐渐低落。

“噢。”

她推开舱壁飘到屏幕和表盘的丛林前,调节了一下浮木自珍号的定位系统。她看了看屏幕,然后把目光转向Mihail:“说真的,怎么了?

“你看过日期吗?”

“是……嗯……”她停顿了一下,在虹膜显示器上调用日历数据,“太阳历,2047年,12月25日。”

他只是点了点头。她抬起一边眉毛:“唔,这个日期听起来很耳熟,但是我说不出它有什么特别意义。”她不自觉地踢到早已喝空的一包啤酒,让它在船舱内画着弧线飞行。

“圣诞节。”

“哦哦哦对哦,那个。地球的节日,是吧?”

一个点头。

“啊。”

Ji-yeong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意识到船上出乎意料地安静。Mihail一言不发。浮木自珍号的轨道比ζ-环中绝大多数碎片高,因此推进器没有开动。透过船体隐隐能感觉到温控系统的嗡鸣。

“我不清楚我是否问过你,但是Mihail,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中间人空间站,土星环的惠更斯环缝。”

“不,那之前呢?”Mihail已经是20多岁瘦骨嶙峋的小伙子。中间人太空站太新,不可能是他的故乡。况且,任何神志清醒的人都不会想要在一个未注册的MC&D空间站抚养小孩。

“灰烬空间站。”

直到2026年,基金会才对公众开放灰烬空间站。有可能,但是感觉不对。“再之前呢?”

“……地球。”

Ji-yeong的脑海里,拼图的碎片突然连成图案。“等等,你是那一批去了灰烬空间站的地球撤离者?2041年?”他仍然看向窗外。但是没有回应,或许就是默认。“草,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撤离者?”

“你知道我在灰烬站受了多少白眼吗?人们因为我们占用了住所而愤怒,因为我们不适应无重力环境不能工作而不满。甚至没等我提到自己来自受忘川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来自地球’已经足够让一些雇主拒绝我了。”

“唔……对不起……”

他依旧看着观察窗。“抱歉,我该工作了。系统自检显示一切正常。我可以开始启动钩爪和挖矿机器人了。”

“不不不,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墙上用胶布粘着一张照片,五岁大的Ji-yeong被母亲高高举起,背景里是高飞的火箭前往方兴未艾的月韩移民点。“我对地球记忆很少,父母也不是爱旅游的那一类。去了月韩以后,忘川事件导致我们不能返回。我的父母日夜期盼自己仍在地球。他们不停地剁手买全息图和VR设备,假装自己已经回到那里。可是总是感觉和地球不一样。”她摩挲照片,“不过他们依旧剁手。”

“嗯……我的父母没有撤离。所以他们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但是——”

“对不起。没有想触动你的伤心事。”

“没事,已经很多年过去了。”

“还是很抱歉。”

他叹了口气,转向窗外的视线躲开了Ji-yeong的目光,他的脸被沐浴在天王星大气反射出的淡蓝色光线中。

“上次我回地球,是2040年的圣诞节。我为了挣一份糊口钱,在一个地外的基金会工程项目上已经工作了一年。因此,我虽然思乡急切,但是躲开了肆虐的忘川。当我和其他人着陆的时候,基金会担心得快要疯了。严格期限,只能呆一周。他们不停地警告可能的记忆丢失、一些地区的政府崩溃,并给了我们紧急情况可以呼叫的号码。”

Ji-yeong聆听着,一动不动。

“我开车去父母的房子,一路上景色跟废墟似的。人还有不少,但是他们忽略尸体、无视该修理的房子和朽坏的桥,总之一切被忘川淹没的事物都被无视了。足足花了一天,才经过所有的基金会岗哨,来到我父母那里。他们看见我的时候,真的好高兴好高兴。”他轻笑一声,“我们不停地说分开后的做过的事和去过的地方。”

“我如此开心,在前几天里甚至忘记了忘川事件。所有东西感觉如此正常。就像是小时候。我从来没有看到镇子上有奇怪的东西,没有看到废墟,没有做出奇怪事情的人。那是我很长时间里感觉最舒服的一次。……可是问题开始出现了。我告诉他们从太空里看,星星多么美丽,可是他们说那只是幻觉。他们不相信星星存在。我还问了圣诞树,但是当我尝试解释‘树’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几乎昏倒了。还有猫——他们管它叫‘不明生物’。”

“然后圣诞节到了。我父母在电话塔上挂了红绿相间的灯,虽然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电话了。他们把空的礼品盒扔在地上,声称那是装饰,然后对着灯光呆坐几个小时。我听见他们哼一小段圣诞颂歌,然后该干嘛干嘛。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试着送给他们工地上焊接设备的零件作为礼物,尽力让气氛变得活跃一点。可是我爸只是转头看向我,说‘我以为你已经足够成熟,不会干这种事了’。”

Ji-yeong踢到的那包空啤酒在几台终端上弹了回来,慢慢飘到Mihail身边。他轻轻把它推开。

“之后,我们没有多说什么。一周的探访时间到后,我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没多久,撤离的命令就来了。”他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看向被Ji-yeong打扰前正在摆弄的电脑终端,“我来到灰烬空间站后问过父母的情况。基金会的人员说他们没有被登记在撤离者中。”

长长的叹息:“那是最后一个我还费心庆祝的圣诞节。”

Ji-yeong沉默不语。就算意欲开口,她又能说什么呢?

她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屏幕上。拨动开关、敲击键盘,这艘靠着堪称“古老”的轨道采矿软件控制的飞船启动了RCS系统。浮木自珍号调整了轨道,推进器的低鸣透过船壳渗进舱内。一分钟过后,它已经与86235-霍尔特平行了。Mihail开启了自动采矿系统。一只机械手探出,铁爪牢牢抓住小星星表面的裂隙。发射井打开,BERGMANN-ETA采矿无人机蜂拥而出。它们展开安全网,把自己钉死在小行星表面,钻入紧密排布的冰晶和矿石中。

全程,Mihail的视线没有离开过他的电脑。Ji-yeong四处环顾了一下,用蹬“地”的反冲力飞到舱室“天花板”上排列的储存室。她在一个密码锁上敲下一串数字,并轻柔地打开一个保险箱。

“嘿,Mihail?”

回首。

“我知道其实做不了什么事能让你今天感觉好受一点,但是……”她在箱子中摸索,找到一个半透明的塑料芯片,“我在中间人空间站的一场赌局里赢下了它。价值二百五十万太阳币。”轻快地,她把它扔给了Mihail。当他接住它的时候,眼睛瞪得溜圆。

“你……想要我……”

“你留着它吧。回到木星空间后,买下那件公寓,或者干脆离开采矿行业,你来决定。经历了这么多后,这是你应得的。”

他一动不动,呆若木鸡。她飘到舱室的末端按下一个按钮。一扇金属门随着嘶鸣和咔哒一声打开。她准备穿上太空服,并出去检视那些无人机。“哦,有个问题。”

“嗯哼?”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那句人们在这个日子经常说的?”

“有好几句,但是……圣诞节快乐?那是你在想的吗?”"

“对哒。Mihail,圣诞节快乐。”

飞船外,当卵石在安全网内积累成堆,保护性的奇术法印从无人机上散发暖意。ζ星环转动,天王星天空闪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