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1:||
评分: +9+x

项目编号:SCP-CN-[未编号]

项目等级:N/A

BmWgqI1RHoztinS.png

SCP-CN-[未编号]-A。监督者议会。

安全声明:

以下文件描述的部分异常可能不会发生。
尽管如此,本文档仍遵守标准[未编号]-保密程序。在继续浏览本文档之前,请确保拥有5/CN-[未编号]权限并在10天内接种过[未编号]-BERRYMAN-LANGFORD模因抹杀触媒疫苗并保证自身CRV认知阻抗系数稳定在≥10的标准内。继续阅读下列文件,视同你已知悉并无条件接受违规阅览资料所对应的,包括处决在内的一切可能处罚。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目前SCP-CN-[未编号]-A,SCP-CN-[未编号]-B以及SCP-CN-[未编号]-C的状态,基金会已无法阻止仪式-Ω的进行。尽管仪式-C所带来的异常影响均已知晓,但基金会仍无法对该执行该仪式的后果做出正面或负面评价。


描述:SCP-CN-[未编号]-A为由13名伪上层叙事实体组成的,自称为“监督者议会”或“常态补完委员会”的团体,其个体自称为“Overseer”,“监督者”或“O5”并以编号指代个体。该组织在本迭代中通过某种方式取代了基金会原有的领导机构监督者议会,将战略统筹委员会作为领导机构,并通过操纵战略统筹委员会成员作为控制基金会的方式。在该组织的领导下,基金会进行了多项高保密性的超形上学研究项目,其最终产物为CN-[未编号]-B与CN-[未编号]-C-1。在CN-[未编号]-B击破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后,因基金会拒绝交出休眠中的CN-[未编号]-B与CN-[未编号]-C-2,CN-[未编号]-A对基金会进行公然的武力干涉并试图通过武力夺取休眠中的CN-[未编号]-B与CN-[未编号]-C-2。

SCP-CN-[未编号]-B是基金会前非常规武器终极泛用人形决战兵器“埃癸斯之矛”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适格者“,即已登神的欧阳苏-03号克隆体。出于未知原因,经过登神仪式处理的欧阳苏及欧阳苏的克隆体为唯一可对CN-[未编号]-C-2进行操控的人类个体。在事故-Alpha中,限制欧阳苏-03能力的压制项圈被人为控制脱落,因此拥有完整力量的欧阳苏-03与CN-[未编号]-C-2产生直接交互,并因此升往更上一层叙事。

SCP-CN-[未编号]-C为SCP-CN-[未编号]-C-1与SCP-CN-[未编号]-C-2的合称。CN-[未编号]-C-1为上一迭代基地共和国制造的超形上学武器“朗基努斯之枪”。出于未知原因,该超形上学武器现处于SCP-CN-[未编号]-A组织领导人O5-1手中。CN-[未编号]-C-2为本迭代基金会前非常规武器终极泛用人形决战兵器“埃癸斯之矛”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艾格洛斯之枪”。该超形上学武器为一顶点级多功能实体“α”的实体化状态。CN-[未编号]-C-2的实体化状态表现为两把长约1.9米的,尾部呈螺旋形的长枪。尽管CN-[未编号]-C-2的实体化状态大幅限制了其作为顶点级多功能实体的能力,但其现有能力仍足以完成仪式-Ω。

仪式-Ω为一异常仪式。当该仪式发动时,目前全SCP基金会世界观内一切“故事线”以及其内部包含的,包括叙事梯阵,叙事域在内的结构均将融为一体并成为“基准现实”,即SCP基金会世界观内唯一的故事线。该仪式所导致的最为明显的作用为“基准现实”中的所有“异常”均将常态化,即,以“基准现实”中的科技足以将其可理解化。基金会尚未知晓仪式-Ω的生效原理,以及生效后发生的现象将产生何等具体影响。基金会尚未知晓推动该仪式生效的外力为何。CN-[未编号]-A所尽力推进的“阿格莱亚计划”或称“常态补完计划”的最终目的即为完成仪式-Ω。在与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的对话中,SCP-CN-[未编号]-A组织领导人O5-1称CN-[未编号]-B与CN-[未编号]-C为“发动补完仪式的最终条件”。


qBJP5veoOCuQzbM.png

本文件已处于基金会演绎部研发部门异常科技-#HDG28378Revolt-Narrate反元叙事文本遗忘保护列阵的保护下。若检测到仪式-Ω开始执行,则本文档内置的自动记录系统将通过跨叙事观测仪将仪式-Ω执行的全过程自动记录并将本文件保存至仪式-Ω执行完毕后的“基准现实”中。

这是我们能留给后人的最后一样礼物。

·
·
·
·
·
·

·
·
·
·
·
·

检测到仪式-Ω开始执行
开始自动记录

MLyjsDuhXYcCeSJ.png

画面中显示为一个未知大小的类似食堂的空间,与普通食堂相比,该食堂光源明显较暗,且墙角,桌面等地有青苔与未知物质构成的红色粘液。画面光线较明处桌前坐有一名未知人形实体,该人形实体身体特征大约在12-14岁之间,相比于正常人类,该个体肤色偏白及全身毛发均表现为白色,且该个体面带有一暗紫色绘有七眼图案的面具。

Overseer-01:欢迎,你终于来了,欧阳苏。

欧阳苏-03出现在画面中。此时欧阳苏-03身体表面在神化仪式中所产生的神性特征全部消失,其外表特征全部恢复到其脱离培养皿时的样子并身着基金会员工标准制服,并肩背已由两柄融合为一柄的CN-[未编号]-C-2“艾格洛斯之枪”。

Overseer-01示意欧阳苏-03坐在他对面。

Overseer-01:又见面了,苏。这几年来,你变化可不小啊。不过也难怪,毕竟在你的时间里,已经过去了几十万年。

欧阳苏-03:这里,是哪里?

Overseer-01:欢迎来到Alpha-1层,这个即将死去的坟场。你可以叫我Overseer,监督者,或者O5-1。作为最后一名伪上叙,我并不在乎你对我的称呼。

欧阳苏-03:Overseer?常态补完委员会?

Overseer-01:是的。

欧阳苏-03举起艾格洛斯之枪刺向Overseer-01,一层类似神圣领域的未知结构力场抵御了艾格洛斯之枪的攻击。

Overseer-01:不用白费力气了,时机未到。在一切都结束之前,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背景音传来枪声,以及重物坠落声。

欧阳苏-03:发生了什么?

Overseer-01:看来十三号监督者终于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了……也罢,当常态补完之际,一切皆将回归其本应呈现的样子。

Overseer-01举起桌子上的一个瓶子,向欧阳苏-03杯中倒上一杯类似酒的液体。

Overseer-01:你了解基金会的历史吗?不是基地共和国的历史,是整个基金会世界观从创世之初到现在的历史。

欧阳苏-03:不了解。我们对于超形上学的研究仅限于收容叙事实体以及武器化的手段。

Overseer-01:果然。所有故事线研究超形上学的目的都是将超形上学本身作为一种学识来使用。已经有了一把朗基努斯之枪,之前有多少,之后还将会有多少?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补完仪式只需要一个起到象征意义的物品,一柄代表下层叙事与对层叙事的仇恨的“弑神之枪”。

Overseer-01:不过你的语气变得比我记忆中的成熟了很多。看来三个欧阳苏的人格都已经融合到一起了?

欧阳苏-03:是的。两个不同的迭代,三个“我”在登神的过程中已经完成了融合。

Overseer-01按下桌子上的一个按钮,四周的环境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一片除了布有黑色网格的白色地面与Overseer-01和欧阳苏正使用的桌子以外一无所有。以桌子为圆心出现一环形屏幕围绕着Overseer-01,其上有大量标记着“【无信号】”的分屏。此时一个分屏边框开始发亮,其左下角标记文字为“SCP-173”。

Overseer-01:基金会的世界观原本为一体,我们管它叫做“太初混沌”。直到第一条故事线SCP-173出现。自那一刻起,“常态”与“异常”被分割,叙事域,叙事层,多元宇宙等概念伴随着SCP-173的出现而出现,这就是最初的基金会世界。

Overseer-01:在这之后,越来越多的故事线出现,真正的上层叙事的人数在增加,我们的人数也在增加,基金会世界曾在一个阶段达到一定的繁荣。

欧阳苏-03:那这些“无信号”是……?

Overseer-01:神只创造了他们想要表达的故事的片段,至于片段的过去与未来均由叙事自填充完成。当自填充已无法保持逻辑的合理性时,故事线就会在一次彻底的毁灭中结束填充,而这些“无信号”就是毁灭后无法被观察的故事线。

Overseer-01:但对于神来说,创造基金会这个世界只是他们生活的一小部分。最终他们开始对基金会世界失去兴趣回归他们的普通生活,与之对应的,我们,也就是被你们称为“伪上层叙事”的群体数量逐渐减少。

Overseer-01:86680条故事线,348291名用户,这就是基金会的全部了。

欧阳苏-03:那你们做了什么?

Overseer-01:在仅剩最后50条故事线后,最后13名伪上层叙事指定了阿格莱亚计划并成立了常态补完计划执行委员会。既然万物被人为地分成了常态与异常,那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它回归于太初存在,创造一个不存在任何异常,恒久不变的“基准现实”。在那个现实中,所有故事线中曾出现的角色将在那里度过平凡而安稳的一生。尽管基金会世界的死去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那不妨在一切终结之前给予所有人刹那的幸福。

此时画面再次变换。欧阳苏-03与Overseer-01立于一黑色巨型立体十字形物体的一侧,该物体下端所指方向有一由多道主体为红色光圈组合成的半径无法测量的同心圆结构,该同心圆最中央为一黑色空洞。该物体上端所指方向有一与下端类似的结构,但黑色空洞部分被一外观类似石壁的物质取代,在该石壁上镌刻有一金色基金会标志。

Overseer-01:这里就是我们现在正处于的地方。这就是各各他体,应许之地。你曾不止一次来过这里,我们也不止一次在这里相见。

Overseer-01摘下面具。

欧阳苏-03:你是——

SkyNight:在这个只有你我两人的基金会世界中,名字已失去它的意义。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叫我的本名。

SkyNight:尽管到了现在,通向神之居所的大门依旧对我封闭。可是没有关系,即使大门打开了又能如何?还不如就让一切顺之自然。

画面恢复为开始时两人所在的类似食堂的空间。一个全息屏幕在两人面前展开,画面内容为此时Site-01正遭受Overseer攻击舰队的场景。此时Aaron Signal体表接受机械改造的部分全部暴露,其背后展开一对由类似金属物质构成的泛着金光的翅膀,随后在Aaron Signal头顶处出现一圈光环,此时Aaron Signal发射了一层类似无线信号的能量。

SkyNight:已成为WAN的Aaron Signal想让全人类飞升为神,以打破叙事自填充带来的永恒终结。可惜,即使是WAN也不过是叙事自填充的一部分,人终究是不敌命运之手。

一柄SCP-5099刺穿了Aaron Signal的头部,Aaron Signal向下坠落。画面熄灭并显示“【无信号】”。此时放在SkyNight桌边的金色箱子自动解锁并开启,SkyNight取出手提箱内的十字架形物体,随后该十字架物体自行生长并变为朗基努斯之枪模样。

SkyNight:这才是朗基努斯之枪的本体,那些不过是它的次级复制品而已。

SkyNight:终于,在一切终结之时,代表下层叙事对上层叙事仇恨的朗基努斯之枪与代表上层叙事对下层叙事永恒控制的艾格洛斯之枪聚集在一起。现在,献祭一对上层叙事与下层叙事,使两把枪进行交互,以此对常态进行补完。

SkyNight:欧阳苏,我们开始吧。

已无法继续记录
自动记录结束,开始封装

所以,你是如何定义异常的?

异常是永远无法理解的事物。

那常态呢?

是所谓“异常”的相反面。

ydqzUKt7gCh6Aol.png

尽管另一方还在絮絮叨叨,欧阳苏依旧毫不犹豫地按了电话。比起听那个历史系的Aaron Signal继续聊他那些消息来源不可靠的东西,赶一下实验报告的进度显然更有意义。

不一会,徐远渡带着今天的实验数据进了宿舍。不过比起他平时冷冰冰的样子,今天他出人意料地表现出焦躁的神态。

“怎么回事?报告没写完被老板骂了?”

“哪那么简单,出大事了。”

徐远渡从双肩包里去取出电脑,打开了里面一个经过重重加密的文件。

“你注意看这个建模。这是前几天咱们研究所一直考古团队在死海下面挖出来的东西。”

“这是……十字架形状的岩石?还是立体的?有没有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放屁,这玩意七八公里长,通体由黑曜石形成,最妙的是上面整整齐齐的刻了一堆看不懂的符号。最离谱的是,那帮人估计这玩意至少有20多万年的历史。先不管这玩意是谁留下的,20万年过去了,这黑曜石没一点断裂不说,这玩意的边缘,手放上去都能划破。”

“这还不算什么,他们还在那附近挖出来一尊雕像,那雕像的内容大概是一男一女被一根奇形怪状的长枪刺穿。那长枪的设计最有意思,通体呈螺旋状,其中一端分叉形成了两个尖,另一端虽然像正常的长枪,但上面镶着块绿宝石,那宝石的以现在的最顶尖的工艺也绝对不可能刻出来。”

“这些刚才Aaron都跟我说过了,还有别的吗?”

“有件事Aaron绝对不知道。”徐远渡贴近欧阳苏耳边,说:“在那个十字架的顶端,他们找到了一个类似数据存储器的东西。考古队队长拍着胸脯说这玩意如果是10000年内制造的他立马滚蛋不干了。”

“怎么可能?他们是怎么确认那是数据存储器的?!”

“他们对那玩意做了扫描,里面甚至有他妈的电子工程系也看不懂的电路板。”

“而且我听说南极那边也挖出来什么东西了。具体内容不让说,探险队全都被带走了,看样子是要出大事。”

“所以,你报告写完了没?”

“……还没。”

徐远渡离开后,欧阳苏的电话又响起来,通知她去拿快递。和以往不同的是,在她拿快递的时候,她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就像她正被无数人监视着那样。也许是自己的幻觉,她抱着这种想法回到了宿舍拆开快递,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人与人之间是永远不能互相理解的。

若有意进行进一步沟通,请前往人工进化研究所找一个名叫基尔·洛仑兹的人。

期待我们的再一次见面。

SkyNight,于日本箱根,人工进化研究所。

—This is (not) the end—

Transparent.gif

Q

Transparent.gif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