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22+x

“你的资料很特别。即使不作为一名D级人员,拥有如此渊博的知识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特工在车上翻阅着档案,继续说道,“尖端的物理学和天文学,对各种宗教都很了解,生物也很熟悉,还精通人工智能,数学研究深入。我们一般会觉得这种人简直是天才,但测试表明你的智商并不突出,我个人对此很疑惑。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方便透露一下么?”

她回答道:“只是我花费的时间比较多罢了。”但心里想的是如果你也活上八辈子那你也行。

“……好吧。另外,作为间谍需要懂这么多东西么?你甚至还搜集过大量古代传说、都市怪谈、灵异事件之类的东西,难道你的这些获知只是出于自己的兴趣?挺离谱的。”

当然不是什么爱好,她想着,只是为了能更快找到他罢了。也许应该用“它”?她不确定,毕竟在记忆的开始,她和他只是普通的一对有情人,当然,他们简直是天作之合,感情深厚以至于十里八乡都有人表示羡慕。当他们相濡以沫老去时,她在佛前许愿,求佛许他们永结连理。她还记得那天的梦,佛告诉她,他们的重重来世都将一起渡过,她感到心满意足。


第一世,她等到了迟来十六年的他——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相爱。第二世,这次该用“她”了,她们的爱情被礼法打压,但仍然继续了。她还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正确使用正常的人称代词来指代自己的爱人。

第三世跨越了千年,她知道这时性别和年龄都不再造成问题,但多年没等到“他”,沉迷虚拟现实游戏打打杀杀,有一天发现自己爱上了打的那个NPC。

第四世二三十年没等到,她决定主动寻找,四处旅行,在草原上歇息,她感到“他”在自己身边萌芽。

第五世,第六世……她与自然生物和人造物体相爱了几辈子。

之前的某一世她懒得找了,突然想到可以问问佛祖,找了个庙去拜,然后梦到了一个什么天尊,好吧,拜成道观了。不过她被告知“他”这次是人外,她质问“哪次不是人外”,天尊耐心告诉她是狭义上的人外并问她有没有别的问题,她猜测的兽人、恶魔、吸血鬼都被否认了,而且天尊还关切地让她相信科学,不要迷信这些有的没的。第二天看新闻报导外星人来访,她看到屏幕里绿色的触手若有所思。

另一世,有点长,她等了几十万年,这颗星球早已荒芜,她知道了自己在和“他”在一起前不会离去。又过了一瞬间——当然是历史的瞬间,而且是地质史——陨石落地,她拾起了“他”。

下一世,她觉得神的伎俩都用尽了,毕竟石块和建筑什么的也差不多,再不会有更麻烦的了。然而她还是问了神,神倒是还没有重复,这次是阿佛洛狄忒。神告诉她这次是是尚未发现的物理定律。

又一世,这次是戏剧。她回想起佛最后说的“不要后悔”,觉得不至于。

这是第几世?她记不清了,但数一数见过的神倒是能数出来,这可一次都没有重复过,不同的世界人们有不同的传说和宗教。“他”也没有重复过,但“他”曾表示自己不在意,能看到不变的她就是幸福。


他从混沌中醒来,尝试调用起自己的感官,欣慰地发现自己是实体。然而他很快又困惑了,这次自己变成了什么?外貌似乎是最初的少年,甚至还有当时的服饰,所以显然不是人,人不会一出生就这个年纪,也不会随便刷新在,海里。

“又是什么游戏里面的人物么?好吧。”他的内心毫无波澜,虽然还记得以前当NPC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任务,但是并不觉得这次有其它的不同,“失忆的人?穿越者?高级的人工智能NPC?开发人员总有能解释的。”游上岸后他决定询问这里的人排除第一种猜测。

走在路上,他听见有路人用英语交流,于是想询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救助站之类的去处。

“Excuse me……”他发现不太对劲,面前的这个人显然听到了声音,但表现出了困惑,而且像没看到一样撞到了他。

他连忙躲避,生怕弄出什么麻烦。“行吧,这也算排除成功了。”

“别人看不到我?也许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不是虚拟世界,她怎么找到我呢?”他没有继续想这个问题,觉得有点饿,想到这应该不是真实世界,心安理得地找餐厅吃东西。

这样过了几天,他发现自己看到的人们都变得神经质了,他虽然觉得这是因为自己,但也没什么好做的。

终于,恐惧和压抑在很多人的心理达到了极限,许多人准备搬家,他甚至听到过有人说这里风水不好。他觉得有些对不住,想再试试跟人沟通。

他按照以往的经验学会了强化自己信息的传递,但说话和写字时他感到了强烈的痛苦。在搞懂这样做的后果之前他不愿意轻易如此。

“也许我可以增强别人的认知来让自己被发现。”他走向一个看上去没有那么焦躁的人,施加了一些影响,然后开口:“需要帮忙么?”

“谢谢……”这个人正转头准备看向他,眼光还没从手头事情移开就突然剧烈痉挛瘫在地上。他觉得自己要是继续做什么,哪怕是加以援助也会让情况更糟,只好尽快离开。

“增强认知不好控制程度啊,人类真脆弱。”就当他准备放弃与人沟通时,一群像军队一样的人来了,而且很快找到了他的附近,他注意到几个人服用了什么药物,然后这几个人立即注意到了他。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他们之后会……”

看来他猜中了,这几个人也显现出痛苦的神情,然后就倒下了。

这支军队似乎对这种离奇的人员伤亡习以为常,丝毫没有人表现出慌乱。他们根据之前几个人倒下的情况确定了一个位置,在这个位置建立了一个房间,正好把他关了起来。

“这样也行,至少不会再出乱子了。”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这个月月底。”

“上个月我们几个人就是被这样告知的。”

特工感到有些意外:”你怎么记得……那是对其他人说的,我们还希望你再协助我们一段时间,因为你能力很强。”特工自知失言,急忙拿出通信设备操作起来。

特工缓过神来,继续问到:“你信印度教?”

“没……好吧可能算吧。这就是我申请需要祷告的原因。”之前这里的宗教神只有迦摩没有见过她了,迦摩告诉她这次“不可说”,很快就能见到,再三询问“他”变成了什么,得到的回答也被她自己忘记了。

“好我们到了。最后协助我们进行这个任务,月底一定释放你。”她和特工一起下车。

短暂交代后,一名研究员说:“D-24390,现在你需要进入这个房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