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琐碎又日常的基金会任务
评分: +29+x

狱卒又一恶劣罪行

革命拂晓、牢房中高呼只有自己自由的可怜人、镇压与焚毁、一次琐碎又日常的基金会任务、事件#Δ1527-CN

概要

SCP基金会——异常世界的狱卒、人类文明的守护者之一1、“黑暗”之中的守望者之一、必要之恶的执行者之一、拱卫眼中仅次于焚书人的可憎存在2、一个在座诸位耳熟能详的组织。

在人类文明与敌意超自然力量的漫长战争中,SCP基金会为守护这脆弱的文明总是站在最前线。各位可还记得那些漆黑幽森的监牢?充满敌意与憎恨的目光在铁栏后闪烁3
,直视着看门的狱卒,而狱卒们,虽和常人一样恐惧,虽有时仍会止不住战栗,但依然握紧手中的武器,坚定地守望在黑暗之中。用一次又一次的牺牲、绝望与罪恶守住牢门。

因此,虽然图书馆与蛇之手中的相当一部分智慧体曾受过他们的监禁甚至惨无人道的迫害,但仍然对他们保有最后一丝尊敬,有时愿意尊称他们为“典狱长”4

但就在最近,狱卒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们,他们可笑又可恨,可怜但不可敬56。他们亲手毁了能解放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的钥匙,然后自顾自地再次坚守在牢笼前,让所已发生和将要发生的牺牲、绝望和罪恶变得毫无意义。7

情报

2020年4月30日,一位名为王柳思的中国科学家与他的团队正式开启了一项分子生物学的有关研究。这位王先生与他的团队全部都是被狱卒定义为“平民”的人,在此之前他们从未触及过那笼罩整个世界的帷幕。由于狱卒的所做所为,很遗憾无法得知王柳思博士最开始的研究课题是什么。唯一能肯定的是,此次实验的研究对象是人类。

而在他的研究对象中,有一位尚未觉醒的II级现实扭曲者,即于雅女士8。王思柳博士在研究中发现了于雅的异常之处,她似乎能对周围人的精神进行一定的影响。王博士开始并未太关心这个发现,认为这种现象只是由于她的人格魅力。但或是出于敏锐的直觉,或是感到特别的新奇,王博士还是记录下了这个发现,并将此发现以玩笑的态度告知了于女士。

说者或许无意,听者却是有心。于雅对自己的异于常人之处早有察觉,她明明不擅社交且自认为容貌一般,但身边的朋友总是围着她转9。在听到王博士的话后,她更加在意自己的这方面异常,这位现实扭曲者的觉醒因此加速。当一切发展到了想找东西时失物一定在她认为的地方出现,即使跟本就不放在那里时,她决定将这一切告诉王博士。10

谨慎的王博士在听完于雅的讲述后并未完全质疑,但要求于雅用实验证明。在亲眼目睹并肯定了这不是魔术一类的手法后,王博士相信了她的描述。于雅的现实扭曲能力也在一系列实验中彻底觉醒。王柳思转变了他的研究方向,开始研究于雅的现实扭曲能力,同时通过唐•吉诃德11等民间组织所提供的途径又找到数位现实扭曲者。尽管有了足够研究对象,但由于他们未进行任何非人道实验1213,所以直到2026年一位研究对象自然死亡,他们都未能在器官层面发现现实扭曲者与普通人的差异。这位现实扭曲者将遗体自愿捐赠给王博士的研究小组,这使得研究产生了突破性进展。这也使得王博士的研究小组决定公开这一发现,他们相信在事实与实验结果面前,科学界会接受这一“超自然现象”14

2028年,王博士的论文《关于部分功能性器官变异可能使生命体具有通过主观意识控制客观事实的能力的研究》15撰写完成,此论文中虽然对于现实扭曲者有大量的误解与错误推断16,但基本正确地预测了各个等级的现实扭曲者的能力表现效果与上限。同时文中提及的“交互性粒子”也可以肯定就是指产生现实扭曲的本质——EVE粒子,虽然王博士未深入研究“交互性粒子”,但也提到“交互性粒子的实际意义可能远大于本论文所发现的”。

由于在实验过程中受到过唐•吉诃德的协助,王博士在正式发表前对唐吉诃德中的部分朋友透露了大致内容,这在唐•吉诃德的官网引起了一定骚动,整个帷幕后社会171819也因此注意到了王博士。不明确狱卒在此期间对王博士的不作为是因为没有发现还是因为其他原因。20

2028年12月1日,王博士预计正式发布论文的前夜。他与已经成为他妻子的于雅正待在家中等候论文的审核结果,可以肯定他们整个晚上都未入眠。狱卒在凌晨时分联系了王柳思博士,邀请他加入SCP基金会。但他在得知狱卒打算继续掩盖超自然力量的存在的意图之后,拒绝了他们的邀请,执意要公开论文21

在他第三次表明拒绝意图的同时,一只狱卒的机动特遣队破门而入22。他们劫走了于小姐,删除了王博士8年以来的全部研究成果与相关记忆,与此次实验有关的所有人与设备均遭遇了同样的命运。《关于部分功能性器官变异可能使生命体具有通过主观意识控制客观事实的能力的研究》未能发布。

对于王思柳博士,他失去了8年里所有研究成果、揭开帷幕的机会、因为此实验结交的所有朋友、与他的家庭;对于狱卒,他们亲手折断了解放自己的钥匙,至少是铸造钥匙的模具;而对于整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改变。

性质:控制、收容、保护,这是狱卒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口号,是他们的“性质”。过去,出于对他们“保护”原则的尊重,图书馆中以蛇之手为代表的大部分智慧体尚能理解并尊重他们的存在。但如今看来,“控制”和“收容”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最终会覆盖“保护”的积极作用。狱卒们已然成为阻碍人类文明进步的绊脚石。

这是狱卒的使命宣言

我们的任务有三方面:

控制
基金会控制异常以防止它们落入平民或敌对组织手中,透过广泛观察及监测并采取行动尽早拦截它们。

收容
基金会收容异常以防止它们的影响或效应散播,通过迁移,掩饰,或拆除它们或通过抑制或阻止公众传播它们的知识进行。

保护
基金会保护人类免受异常的影响并保护异常本身直至它们被完全理解以及出现自它们的特性及行为上制定的新科学定理为止。如果异常被收容时被判定为过度危险,基金会或也会以将异常无效化或摧毁作为最后手段。

这宣言看似合理,实则自相矛盾。他们一方面期望人类有一天能理解异常,另一方面却阻止人类接触异常与异常的相关知识。如果一个猿人从未见过火,他怎么可能发现维持燃烧的三要素?而那第一个发现火的猿人,因为火会烧死人而打着保护的名义藏起它,自己却在偷偷研究火。现在终于有一个猿人发现了钻木可以取火,这本应该是文明的一大进步,可那个都已经能造出打火机的猿人却毁了这一切。

就算从狱卒自己的宣言的角度的出发,这次的行为在他们自己的原则上也是站不住脚的。使命宣言里狱卒声称他们会保护异常直至它们被完全理解以及出现自它们的特性及行为上制定的新科学定理为止。但王博士的研究已经从客观的角度分析了现实扭曲,任何科学定理被制定前显然都需要经过对某一事实的分析。看见了事实才会进行分析,有了分析才会做出猜测,验证猜测后才会总结出定理。

狱卒的“性质”真的是一个保护人类文明的组织吗。

历史&相关势力: 狱卒(“SCP基金会”)、唐•吉诃德(“观谬维基”)、求道者(“王柳思博士”)、拱卫(“蛇之手”)

对策:尽管图书馆从不干预文明发展,但此行为的目的是为了服务于图书馆的最终原则——保护一切文化、知识与智慧的产物与进步。现在,狱卒的存在已然成为了阻碍人类文明进步的绊脚石,整个人类文明将会因为他们和焚书人所制造的帷幕而停滞不前,经过大量学者23的讨论,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决定对帷幕状态进行干预。目前大致分为以下几种思路。24

提案一:较温和对策
大致思路:不直接对狱卒或其它帷幕主义组织进行干预,而是扶持或指引更多类似王博士的求道者与类似唐•吉诃德的组织发现帷幕状态。最后使得狱卒等帷幕主义组织放弃维护帷幕状态。

优势:必须明确,任何一个组织,包括狱卒、焚书人以及蛇之手中部分成员的个人想法未必与其组织的信念一致,他们加入所处组织可能是被逼无奈25或生活所迫。他们可能未必执行过所处组织的主旨任务。这一对策可以减少无辜者的伤亡。

缺陷:在此对策执行的最后,狱卒必然会发现是图书馆在引导,无法肯定狱卒此时的反应26

提案二:较激进对策

大致思路:图书馆在本数学系下的分区将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以蛇之手为代表的组织直接大规模武力进攻狱卒与焚书人,即对所有维护帷幕的组织宣战,用武力迫使其放弃维护帷幕状态。

优势:考虑到图书馆可以提供的“铜蛇”、“沙柳”与“The Book”,狱卒的失败是必然的。同时商旅、盗火者、织梦师、艺术家、慈善家、园丁、虔信徒等27利益受帷幕损害的组织都可以在帷幕破碎后进一步发展并得以分担狱卒与焚书人的遗产与一些遗留问题。

缺陷:大规模开战必然导致大量非图书馆方的伤亡,如果在战争中严重波及帷幕前世界,可能导致人类社会对异常的恐惧。同时,狱卒与焚书人手中留有大量可导致世界末日的物品,他们可能在自认为危急的情况下以此进行威慑,在他们解体后这些高危物品的交接处理也将复杂而危险。28

提案三:激进对策

大致思路:图书馆将提供类似因果律武器等高危性武器,使帷幕状态本身直接消失或不曾存在。

优势:如果不出现意外,这是最有效的手段。

缺陷:由于因果律的复杂性,此方案变数极大,极有可能出现不可预测的意外。29

欢迎本数学系下所有关注此事的馆员进行投票,同时如果您有其它大方向上有别于这三种对策的想法,欢迎讨论。

其它细节: 经过Q.R.的提醒,拱卫们对狱卒进行了进一步调查,目前可以肯定这不是狱卒第一次的类似行为。

投票&疑问

支持提案二。类似提案一的行为蛇之手早就试过了,狱卒只是加紧了对我们的打压。可能还有人会说这只是因为我们引导的规模不够大吧?好吧我相信稍微深入了解过狱卒的馆员们都问不出这个问题,无伦多少个体或团体接触到帷幕,狱卒都有能力将其镇压。无论多少。 ~收藏家

支持提案二。我注意到狱卒对此事件的编号是Δ开头的,按照狱卒的章程,这说明此事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件不得不花时间处理的日常琐事。我怀疑他们是不是还干过类似的事,建议调查一下。 ~Q.R.

支持提案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上面那位说的是真的,所以原来别人整整8年的心血和幸福的家庭只是“不得不花些时间的日常琐事”?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我简直能想像到他们得知图书馆向他们宣战理由时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大快人心! ~I.P.

我……能支持提案一吗……我很想回家,但打仗总是不好的吧…… ~Y.Y.

支持提案二。开始,我们将他们当做抵触伽利略的教皇,现在看来他们比教皇更不可理喻。他们连牛顿三定律都知道了,却不允许人类发现力不是维持物体运动的原因,而这么做的理由居然是想保护人类。~RO

老实说,那些异常确实是很麻烦的东西。比如狱卒所谓“人形异常”,即那些具有异常的人们真的能很好地融入社会吗?他们与普通人之间几乎必然产生的歧视与偏见最后会演化至何种程度?再比如那些确实该被关起来的人怎么办?那些确实该被毁掉的异常呢?公众真的能在一个随时可能世界末日的世界安然生活吗?这都是些麻烦的问题。但回避问题不能解决问题,正如拱卫们所说,把危险的知识藏起来只会让其更危险。我支持提案二,帷幕的存在只是推迟了这些问题并让它们在爆发时更加危险。~陈述

支持提案一。身为前狱卒,我想说的是大部分底层狱卒,甚至是高层在经历了无数同伴的生离死别与亲手犯下重重罪孽后,内心其实相当脆弱,“我们是人类文明最后的守护者”、“控制收容保护是最正确的”、“就算我死了也是英雄”等等是最后支撑着他们的东西。如果这时候告诉他们“你们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甚至是在阻碍人类”,大规模的心理失衡是必然的。一个悲伤的疯子会做什么很难预测。我乞求各位仁慈些,给他们一个“我们尽职了,人类终于开窍不需要我们了”的安心结局吧。大部分狱卒都并未犯过滔天大罪不是吗,这对我们也好啊。~H.M

支持提案二。我有一个可能引起H.M.和其他前狱卒馆员不适的猜测……狱卒高层真的没有想到过帷幕状态的持续只会让帷幕更加厚实吗?他们——这里只指狱卒高层——可能本就不是怀着保护人类的目的而建立帷幕,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垄断,他们想垄断异常,等到他们自己能完全理解异常之后,人类等到的也不会是被掀起的帷幕,而是一个天降的独裁者。~调音师

支持提案二。哪有革命是不流血的?如果真的开战,那大概会死很多人,会失去很多东西,但都会是值得的。战争本身是很可怕,但战争不是没有意义。~S.Q.

支持提案二。怂个鬼打他丫的!到时候我要冲到最前面干死这些破坏了我原有的一切的日狗东西!我就想问——子弹管够不?~K.O.

提案二!提案二!提案二!到时记得通知dado来捧场哦(๑•̀ㅂ•́)و✧dado到时也会全力帮助你们哒!~dado

图书馆尊重馆内所有智慧体的发言权与所持观点,但对于如此严肃的事件,参与投票的学者们都应该以严肃理性的态度阐明自己的观点并投票,虽然虽然目前各位馆员大都选择开战,但我们还是不应该也不能如同军国主义份子一样被愤怒与狂热驱使着高呼战争。无论支持支持武力解决还是和平解决,都请说明理由。K.O.小姐与dado,你们的投票作废。请理解。~讲解员东-安KV0

支持提案二……综合上面几位说的,这是唯一的选择了……哎,我们终归是学者,没想到有一天会去支持一场战争。~B

支持提案二。别太自责了B,你要明白这并非我们的错。我们选择开战是因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就像收藏家说的,更加柔和的方案行根本不通。要么等着狱卒把整个世界关进监狱,要么在那之前阻止他们。~A

支持提案二。这不是战争,而是像S.Q.所说的——这是一场革命。所有智慧与知识都应该有沐浴在阳光下的权利,我本以为狱卒只是帮他们暂时保管这权利,现在看来……那还是自己争取回来吧。~C

不投票。只是感慨一下,你们日之子果然在这方面出其地团结。第一次在图书馆的讨论区里见到这么压倒性的票型。~N.S.

支持提案二。各位似乎对提案二有所误解,在此我想有必要说明一下:这三个提案只是提供一个大方向,具体手段可还没有定,并不一定会开战。就算要开战,具体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算够,怎么在狱卒和焚书人完蛋后解决那些遗留问题,这些都需要讨论。以图书馆的能力,完全可以打一场不流血的战争。~J.W.

支持提案三。狱卒压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重要,我去另一个不存在狱卒的世界玩过,那个世界照常转,帷幕照样有。必要之恶啥的丢给人类政府他们都会干信不?咱们不能治标不治本。~I.I.T.

支持提案二。狱卒的迷惑行为还少吗,天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又会干出什么奇葩事。~收录司西-齐TG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