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偶像的戰場
评分: +22+x

紅磡體育館,香港最著名、亦是首屈一指的表演場地,是當地歌手眼中的無上聖杯。

雖然天上陰雲密佈,但今天的紅館一如以往坐無虛席,而踏上舞台的歌手卻罕見地是一位日本人。

矢澤茉莉花やざわ まりか,來自閃彩偶像企畫Sparking Color Idol Project的人氣偶像,憑著可愛的外表,清澈的聲線,加上一流的唱功和舞步,出道短短一年就憑著主打曲《戀愛的瑪基莉戀のマキリ》橫掃日本樂壇多個獎項,在全球各地斬獲無數粉絲,成為閃彩企畫繼如月白奈きさらぎ しろな之後打造出來的又一個傳奇偶像。

茉莉花前來香港公演的消息馬上在當地的討論區瘋傳,預售門票在短短兩小時內就一掃而空,極少數的黃牛票也迅速被炒至原價的三倍以上——大家都知道,茉莉花小姐的公演行程總是令人捉摸不透:有一次她完成在紐約的公演之後,不到兩天就宣佈將在相隔萬里的泰國清邁舉行公演,以行程之緊湊,出乎意料的地點殺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而她的下一場公演,也即是香港的這場公演,已經是三個月後的事了。

公演當日,在過萬名觀眾的翹首以待下,矢澤茉莉花,以香港最著名的八卦雜誌的說法,「於今日抵達她最忠實的紅館」。


茉莉花的登場並不花哨,在觀眾騷動的聲音掩護下,鍵盤手、鼓手、結他手、貝斯手、以及唱片騎師在舞台的黑暗中遊走。在他們就位之後,場館的燈光突然全部亮起,並指向舞台的中心,身穿華服,頭戴耳麥的茉莉花悄然現身於舞台之上,以微笑迎接歡呼的浪潮。

「大—家—好!」

簡短而笨拙的三個字,只因為是以粵語說出,就將本來熱烈的氣氛,再度推上高峰,然後在茉莉花的手勢示意下戛然而止。

「為了,今次,與大家的,見面,麻哩卡茉莉花我,除了排練之外,也努力,學了一點中文啦!」

「廣東話、普通話、都有學,為了,更好地與大家,互相理解!」

「這不是,我學的,第一門外語,也不會是,最後一門,總有一天,全世界的朋友,都能跨過語言的,障…礙!一起聽我,唱歌!」

雖然茉莉花的粵語完全不連貫,懶音百出,甚至一度忘詞,但場館內,一度只有她的聲音迴盪,沒有一絲雜音擾亂她的發言。

「我相信,大家都,久等了吧?」茉莉花環視全場,滿意地收聽著認同的聲音,以千錘百煉的一句話敲開公演的序幕:「來吧!公演開始啦!さあ!ライブはじまるよ!

然後,繆斯女神又一次降臨到人間。


周美兔並非是茉莉花的粉絲,自認為「MK妹」的她本應不會去追捧女明星的——可惜她現在追求的「男神」剛好是茉莉花的大粉絲,還多買了一張門票邀請她一起去看公演,於是美兔就成為場館中極少數的特例。

由此可見,她是理應不會理會台上的光景如何,而是一邊刷著手機應付著男神的興趣,一邊向小伙伴們抱怨才是,但舞台上驟然暴起的音樂演奏,還是把她的視線拉回舞台上。

然後美兔的視線就無法從茉莉花身上挪開了。

茉莉花身穿的華服亮麗而不奪目,讓人們能從容欣賞她的容姿,而那只略施薄粉的面容,一瞬間就讓美兔失去攀比之心。

美兔沒有學過日語,無法理解茉莉花所唱歌詞的意義,但從台上傳來的歌聲卻輕易勾勒起她的情緒,讓她與周遭的氣氛融為一體。

在樂器演奏的重重交互中,茉莉花隨節奏舞動手腳,每個動作都精準無比,彷彿每一次舉手抬足都在合適的時機出現在理所當然的地點似的,而即使在如此劇烈的運動中,悅耳的歌聲依然從她的口中源源不斷地唱出,氣息竟無絲毫的紊亂。

《戀愛的瑪基莉》作為茉莉花的主打曲,結構並不複雜,主副主副的一曲過去也只是約四分鐘的光景。一曲奏畢,場內積累的狂熱也瞬間爆發出來。周美兔蹦將起來,死死勒著身邊的手臂,在男伴錯愕的目光中嘶叫,呼喚著台上偶像的名字——在短短四分鐘間,矢澤茉莉花的粉絲,又多了一名。

陷入狂熱中的美兔、成功轉化了一名粉絲的男伴、以至其他陷入狂熱中的粉絲,都沒注意到台上的異樣:正對粉絲致謝的茉莉花臉上出現不尋常的潮紅;台上樂隊手上所持的樂器,只是塑料製造的仿製品;而在紅館上空徘徊,面積覆蓋整個九龍半島的陰雲,也在無聲無息之中悄然消逝……


兩個半小時後,應付完最後一輪安可的偶像茉莉花,在觀眾的歡送下回到後台的化妝間,一抬手就接住由一名西裝男子扔來的膠瓶。

「謝啦!製作人桑!」茉莉花用回母語向西裝男答謝了一番,然後大口地灌著瓶子裡的能量飲料。

「儀態啊儀態!你這樣子被記者偷拍到可不得了啊!」

「沒事啦!你不是說佈置了那個啥,認知危害什麼的東西,狗仔隊過不來的嗎?」

「唉……偶像啊……」被稱為製作人的西裝男子搖頭嘆息,接著拍了拍手,喚來先行一步抵達後台的樂隊成員。

鍵盤手、鼓手、結他手、貝斯手、唱片騎師,五名樂手神情肅然站成一列,以塑料製成的樂器背在身後,如同一柄柄未出鞘的利劍。

茉莉花也放下飲料,走到樂手和製作人之間,肅然,立正。

「今次的儀式,大家都辛苦了。莫小姐剛託人告訴我,香港這邊的異常粒子震已經平息了,任務完成。」

「大家可以解散了,今晚老地方吃慶功宴,別又喝醉了哈!」製作人話頭落下,房間裡的歡呼聲馬上源源不絕,樂手們很快就齊齊離開房間快活去了。

而茉莉花和製作人,也從另外一邊離開房間,並肩走向場館外——一輛專車已經在隱秘的地方等待著他們了。

「剛才的情況可有點危險了。」製作人歎息著,茉莉花臉上的潮紅尚未消退,這是唱奏法運行時遭遇到反沖時的徵狀。

「沒事啦!比這次更凶險的情況又不是沒遇過。」

「你跟我們不同,你是自願跟我們合作的局外人,我們出事也罷了,你出事的話,我們惹上的麻煩事小,我們於心不安事大啊。」

「都說沒事的啦!在跟你們簽約時我就知道這工作比一般的偶像更危險,沒事的!嗯!」

「你好歹也認真點對待啊……兇險的時候真的可能會沒命的啊……」

空蕩的走廊上,素服的偶像和黑衣的製作人並肩走著,沒有人打擾他們,沒有人發現他們。

突然,製作人好像想到了些什麼,轉頭向茉莉花問道:
「說起來啊,你跟如月不同,她是超常學校出身,本身學過音擊術,在加入閃彩之前就已經是我們的一員,但你,一名誤打誤撞朝我們投履歷的藝院生,為何在知道真相之後仍然選擇留下來呢?」

「唔,如果我跟你說其實我更想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偶像,你會怎樣看呢?」

「就如我從一開始就說過的,我們可以將你的記憶改寫,引導觀眾的認知,只要你選擇不幹了,一覺醒來你就是一名與我們無關的知名偶像,你現在仍然可以作出選擇。」

「開玩笑啦!開玩笑!當一名普通的偶像什麼的我真的想過,但現在的經歷已經是我割舍不去的回憶了。一名普普通通地唱歌跳舞的茉莉花不是好的茉莉花,嗯!」

「你這話說的……就算沒有音擊術士伴奏,不用音擊術和唱奏法,你也是我見過最一流的偶像,少妄自菲薄了。」製作人輕敲了一下茉莉花的頭,在她作狀地啊嗚啊嗚著捂著頭時,又對她說道:

「這次儀式的效果比預期中理想,所以接下來的兩場儀式就再沒有必要了,這兩天你就作為一名頂級偶像儘情享受公演的樂趣吧!」

「好耶!」

在偶像歡呼的同時,走廊也到了盡頭,突然,茉莉花想到了什麼似的,向製作人問道:
「說起來製作人桑,最開始你跟我說我們是什麼基金會的特遣隊時我可嚇了一跳啊!可這不是藝能事務所嗎?為什麼講的像特種部隊一樣啊?」

「呵呵,因為我們就是幹著特種部隊一般的活啊。」經理人笑道:

「基金會裡的人們一提到特遣隊總是聯想到黑衣人和超級軍人,但總有的東西是他們無能為力,而需要我們去解決的,所以為啥我們不是特遣隊呢?」

機動特遣隊な-65「閃彩企畫」的隊長兼製作人,以及他手下的隊員兼皇牌偶像,並肩步出屬於偶像的戰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