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在基金会
评分: +69+x

Glass坐在自己的心理评估室里。

窗帘被拉上了,只有很少量的光线在这间屋子里滚动:一切都显得昏沉且柔软。他不想开灯,即便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工作时间。

首席心理学家此刻正无意识地思忖着一件事:这个房间究竟是不是Site-17里最令人不想靠近的地方?

大约不是。他的脑子自顾自地做了回答。

每月的例行心理评估会让一小部分人觉得厌烦——大部分,或许。而每次事故后,强制心理干预和随之而来的记忆消除也会令人们本能地抱有抵触,更别提还有某些抗拒遗忘的、顽固的家伙:从情感上说,Glass能够理解这种做法,但作为临时客串的心理医生,他只会为他的病人感到头疼——把“一生中最糟糕的记忆”咬牙切齿地刻在骨头上可不是什么保持正常的好办法。

但这不是说Glass博士的存在是错误的。

证据就是总会有人,或明或暗地,主动向他求助。基金会的员工大多坚强而含蓄,只会发来一条简短的邮件,委婉询问心理评估室的空闲时间;偶尔也有人突如其来撞开他的门,一声不吭地在访客沙发上蜷缩成一团,又或者揪着他的白大褂衣角从抽噎到嚎啕大哭。

后者更罕见些。毕竟,在做着拯救世界的工作时,精神创伤远不足以在优先级里排上号:人们似乎把假装正常当成了本能。几乎没人流露出自己的脆弱,他们磕着高浓度咖啡因和记忆消除药片大踏步地前进,直到Glass不得不登场——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基金会版的神父,负责告解这些疲惫不堪的灵魂。

而这还不是最糟的。

要求心理学家介入实际上是求生欲望的体现,最糟糕的,是那些根本不想让他介入、还认为自己没病的混蛋们,有一个算一个,其状态都和“正常”这个词相差了一条马里亚纳海沟。

他们对此都心知肚明。


Glass从片刻的发怔里回神,下意识地伸手去捞他的杯子;举到唇边才意识到里面的液体早空了,只剩杯壁上结着的一层气味浓烈的褐色粉末。这点挫折感不知为何被回荡着放大了许多倍,于是他扔下站起来再泡杯咖啡的想法,自暴自弃般地,从抽屉的最下边摸出一罐啤酒。

是的,基金会的优秀员工Glass博士,也会偷偷在办公室里藏下一些酒精饮料。通常来说,Glass在工作时间只会灌下大量咖啡因,他对酒精也没有特殊的嗜好——这是为他的朋友们准备的。

虽然他还不确定能不能把那些家伙称作“朋友”,或许“同事”这个词更好,介于其中之一会笑得友好无比、同时用文采斐然的言辞宣布要谋杀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另一个则会为了过滤器更换这种小事而在休息室里大开杀戒。相较而言,以远高于规定的频率往评估室跑的某位人事主管简直堪称省心……要是能在评估期间停止他那拙劣的语言骚扰就更好了。

这时心理学家疑惑起来,自己怎么还没因心力憔悴/收容突破/同事发疯/随便什么原因而死掉。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存活了这么些年,跟所有神经病和终将成为神经病的人们混的很熟。可能还不够熟到让他在心里把每个人都称为“朋友”,但已经足以让他为他们偶尔的拜访准备一些酒精。

拉环被打开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Simon Glass在基金会的工作通常都是这样,困顿于案牍间,在厚厚一摞的纸面报告中寻找意义。给出一些似是而非的量表,获得一长串合作或不合作的回答,然后在例行的评估表上敲下代表合格的章子。他只将一部分留在这屋子里,进行那些冷静而机械的解读,剩下的则从躯壳里飞升而出,在头脑上空盘桓。

这些有什么用?那一部分的他嘲弄道,你所受的训练里可从没提过这些。你获得博士学位的时候有预想过吗,为一群整天和异常打交道的怪胎负责?

你怎么能——你该怎么去帮助他人,在你自己已然支离破碎的时候?

心理学家是锚,然而当风暴席卷海面时,没有船只可以幸免于难。

他痛恨自己被书之于档案上的、不合时宜的“温柔”,这种温柔让他旁观一切而破碎至此,也让他身处深渊、又无法逃离。

——他只是确实没办法坐视不理。


“Glassy,你明明不是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人,却总爱瞎操着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心。”Bright曾经对他说过。

彼时这位出了名不正经的博士正坐在心理评估室的办公桌上,两条腿翘着,一摇一晃,很悠闲的样子。这人好不容易换到个绿眼睛的宿主,正嘚瑟得紧,翠绿的眸子里全都是肆意妄为的张扬,还特地跑来说风凉话,全然不顾房间主人桌面上厚厚一摞没写完的报告。

Glass轻轻叹了口气。作为心理咨询师,不管有没有963,他总能轻易认出一个Bright:即便面孔陌生,那双眼睛后乖戾而孤寂的灵魂却别无二致。有时他真的很难说服自己在Bright的心理评估报告上写下“合格”,但考虑到对方这具体情况……现在还没疯也真够难得的。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Simon Glass。他对自己说。你试过了,但你不是神,没办法拯救所有人——

其实你救不了任何人。


人必须自救。

首席心理学家也不例外。


他细细地品味那些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咙时的轻微刺痛,感受着短暂的平静。

在那一天真正到来之前,他或许还要经历长久的、长久的自我折磨、自我怀疑,和无能为力的痛苦。

但在那之前,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比如在他的同事们再一次拯救世界之后为他们写一份长长的报告。又或者,在工作时间偷着喝掉一罐啤酒。

似乎这般想着,日子便总还能一天天地过下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