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的研究
/*
    Simple Yonder Theme
    [2020 Wikidot Theme]
    By EstrellaYoshte
    Based on:
        Sigma-9 Theme by Aelanna and Dr Devan
        Anderson Robotics Theme by Croquembouche
        Minimal Theme by stormbreath
        Word Processing Theme by stormbreath
        Flopstyle CSS by Lt Flops
*/
 
@import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jost.css');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Open+Sans&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display=swap);
 
:root {
    --themeColor: #7E2520;
    --accentColor: #E01F1F;
    --whiteColor: #FBFBFB;
    --borderColor: #C4C4C4;
}
 
#page-content { font-size: .87rem; }
 
body {
    color: #000000;
    font-family: 'Open Sans', sans-serif;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 ---- Code by Croquembouche ---- */
    font-family: "Fira Code", '幼圆', monospace;
}
 
.page-source{
    font-family: "Fira Code", '幼圆', monospace;
 
}
a {
    color: var(--accentColor);
}
 
a:visited {
    color: var(--themeColor);
}
 
h1,
h2,
h3,
h4,
h5,
h6 {
    color: var(--themeColor);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
 
#page-title {
    color: var(--themeColor);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font-size: 2.4em;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
}
 
/* ---- HEADER ---- */
 
 div#container-wrap{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bg3.png');
     background-repeat: repeat-x;
}
 
div#header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logo.png');
    background-size: 7.3rem;
    background-position: 3px 29px;
}
@media (max-width: 767px) and (min-width: 480px) {
    div#header {
      background-size: 6rem;
      background-position: -4px 44px;
    }
}
@media (max-width: 479px) {
    div#header {
      background-size: 4.6rem;
      background-position: -3px 58px;
    }
}
 
#account-topbutton {
    border-width: 0;
}
#login-status,
#login-status a {
    color: var(--whiteColor);
    font-weight: bold;
}
#login-status ul a,
#login-status ul a:hover {
    color: var(--themeColor);
}
 
#search-top-box-input,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border: none;
    background: #282828;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2px;
    color: #f4f4f4;
}
 
#search-top-box input.empty {
    color: var(--borderColor);
}
 
div#header h1 a span {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color: #f4f4f4;
    text-shadow: 0px 0px 0px #000;
}
div#header h2 span {
    font-family: 'Open Sans', 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color: #f4f4f4;
    padding: 17px 0;
    text-shadow: 0px 0px 0px #000;
    white-space: pre;
}
 
/* ---- TOP BAR ----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top-bar ul li ul {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
    box-shadow: none;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background: #f4f4f4;
}
 
/* ---- SIDE BAR ---- */
 
div#side-bar {
    font-size: 104%;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
 
#side-bar .side-block.media > *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space-evenly;
}
#side-bar .side-block {
    border: var(--whiteColor) 4px;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none;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important;
    padding: 2px;
}
#side-bar .heading {
    border: none;
    border-radius: 0;
    color: #282828;
    font-size: 1.3em;
    padding: 1em 1em 0 0;
    border-top: 1px solid var(--borderColor);
    margin: 1em -0.8em 1em -0.5em;
    font-weight: normal;
}
 
#side-bar .menu-item > a:hover {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05);
    color: var(--accentColor);
    text-decoration: none;
}
 
#top-bar div.open-menu a {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0px 1px 4px 0 rgba(0, 0, 0, 0.2), 0px 3px 10px 0 rgba(0, 0, 0, 0.19);
    color: var(--themeColor);
    border: none;
}
 
#side-bar a:visited {
    color: var(--themeColor);
}
 
@media (max-width: 767px) {
    #main-content {
        padding: 0;
        margin: 0 5%;
        border-left: none;
    }
    #page-title {
        margin-top: 0.7em;
    }
    #side-bar {
        left: -19em;
    }
    #side-bar:target {
        border: none;
        box-shadow: 1px 0 5px 0 rgba(0,0,0,0.2);
    }
    #side-bar .close-menu {
        transition: width 0.5s ease-in-out 0.1s,
        opacity 1s ease-in-out 0s;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right: 0;
        background: rgba(0,0,0,0.3);
        background-position: 19em 50%;
        z-index: -1;
        opacity: 0;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width: calc(100% - 19em);
        right: 0;
        left: auto;
        opacity: 1;
        pointer-events: auto;
    }
    #page-content > hr, #page-content > .list-pages-box > .list-pages-item > hr {
        margin: 3em -5.5%;
    }
    #side-bar {
        top: 0;
    }
    #side-bar .heading {
        padding-left: 1em;
        margin-left: -1em;
    }
}
 
/* ---- TABS ---- */
 
.yui-navset .yui-nav,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
    border-color: var(--themeColor); /* color between tab list and content */
}
 
.yui-navset .yui-nav a,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tab background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color: black;
    transition: 0.125s;
}
 
.yui-navset .yui-nav a em {
    background: #f4f4f4;
    box-shadow: none;
    border-color: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font-weight: bold;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selected tab background */
    color: var(--them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ox-shadow: 0px 1px 2px 0.5px rgba(0,0,0,0.5);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content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content background color */
}
 
.yui-navset .yui-content,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content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order-top-width: 0;
}
 
.yui-navset-left .yui-content {
    border-left-color: #b7a9a9; /* different border color */
}
 
/* ---- INFO BAR ---- */
 body{
     --barColour: var(--themeColor);
}
 
 .info-container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width: 100%;
}
 
/* ---- INFO PANE ---- */
 
#page-content .creditRat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8px;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 {
    border: none;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color: var(--accentColor);
}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ancel {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
 
.modalbox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border: none;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
}
iframe.close-credits {
    top: 1.25em;
    right: 1.5em;
    transform: scale(1.5, 1.25);
}
 
.page-rate-widget-box {
    box-shadow: non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8px;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ackground-color: white !important;
    color: var(--themeColor) !important;
    border: solid 1px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top: solid 1px white;
    border-bottom: solid 1px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var(--accent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 solid 1px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var(--accentColor);
}
 
/* ---- PAGE ELEMENTS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h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ackground-color: #f4f4f4;
    /* set border for table title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d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 set border for table content */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toc,
.code {
     background-color: #f4f4f4;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
 
.scp-image-block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ox-shadow: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f4f4f4;
    border-top: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color: black;
}
 
hr {
    background-color: var(--borderColor);
}
 
.hovertip {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important;
}
 
/* ---- FOOTER ---- */
#foot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
#footer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朱砂的研究


Asterisk.png

ETTRA指挥部,Area-09

星期一下午


白板上只有一个字,用红色毡头笔写在上面:

这块白板上还留有刚被抹掉没多久的各种颜色的残迹,隐约勾勒出一个个箭头,指向一条条明确的事实和尚未解决的问题,有些划着圈,有些没有。记号笔全都被弃置在一个金属托盘里,因为Dan博士——他坐在那里把脸埋在手中,两肘搁在桌子上——已经想不出新点子了。他的下属们躲在各自的电脑前忙碌着,试图在他生闷气的时候尽量保持安静。

“祝贺你,Dan博士!不管是为了什么!”Gat博士喊道。他端着一个装满咖啡杯的托盘;把其中一杯放在了面色阴沉的主管面前。“话说,你会不会讨厌别人总是叫你‘Dan博士’?我想这应该会变得……很烦人。”

“总比另一种叫法好,”Dan咕哝道。而且你真的很擅长烦人,老兄。

“哦,对哦,限制个人信息什么的,多有秘密结社范儿。我喜欢。不过在这个晴朗但躲在地下的午后,到底是什么让你这样生气?”

Dan一脸痛苦地望着他。“那个介绍会你也在的吧,Gat?你不是也看过那些文件了吗?那你肯定知道我们手头的资料少得可怜,很难取得什么进展。一个失联特工留下的中转信息,一堆神秘的剪报——不会比阴谋论者的信息板有价值多少,还有一只脑子不太正常但有智能的海蛞蝓胡扯的故事,这就是我们关于目标仅有的明确记录。”

“好,我们拥有的信息虽然很模糊,但假设它是准确无误的,那我们实际都知道什么?”

“呃……”Dan从桌子前撑起身体。“我就说个大概意思,总之,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异常实体17世纪时出现在093-E,也就是另一个世界里。祂像发糖一样向全世界施舍高端技术,还说将来必定会有一场决定谁被‘净化’了罪孽的战争。祂说这场战争十年内就会发生,要做好准备……然后祂消失了。”

他苦笑起来。“唉,反正他们所有人都投入了战争,因为人类早就不可救药地迷上了自我毁灭。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得到祂的直接信息——假如你把神话传说算作‘直接’的话,但是那里的人类此后就利用祂赐予的科技制造可怕的武器来互相屠杀。根据布莱克伍德的日记,我们可以了解到那里的主流文明直至19世纪依然存在,但是关于祂的第一手资料呢?他妈的什么也没有。”

“唔。‘武器’。换作我大概不会用这个词来形容,Dan博士。”


Asterisk.png

简报室A2,Area-09

星期一早晨,四小时前


“武器?”Carlotta在椅子上向前倾身。“你到底在说什么?”

Sophia叹了口气。“呃,在战争期间的某个时间点,神圣合众国开始试验一种被称为神之泪的物质。它本应该可以净化被祂选中者身上的罪,但是最终它却制造出了横行于世、吸纳他人罪恶的怪物。我们有第一手资料证实有巨大的人形躯干生物在那里吸干并杀死它们发现的一切活物,我们推测这两者是同一种生物。另外,我们的记录中提到了死城周围飘荡的‘幽灵’,人类肉眼无法看到它们,但它们会在拍摄的影像中显示出来;我们只能推断它们也是那些实验的结果。”

Lucretia摇摇头。“躯干生物?什么意思?”

Sophia调暗灯光,打开了头顶的投影仪。投屏上出现一幅模糊不清、略带蓝色调的画面,内容为一个足有三层楼高、形如去除了下半身的人类躯干的生物正在袭击某支机动特遣队的成员。

“哦,”Lucretia点了点头。“还真是可怕。”

“没错。更可怕的是,它们完全不怕枪弹。至少不怕我们的MTF通常装备的那些。”

房间后侧的Dan博士大声说道。

“但我们的记录中确实存在应该能生效的武器。我们的库存里甚至曾经有过一些样品,说不定现在还有。我已经派人去查找了。但是在有发现之前,建议进入093-E冒险的人最好避开这些躯干怪。”

Carlotta转过身去。“不好意思,我知道这样问可能有些不礼貌,可是……你是哪位?”

他向她招招手。“我是Dan。你好!”

“多么详细,”Sophia叹息道。

他站起来,清了清嗓子。“Dan博士,姓氏已编辑,我是ETTRA的主管。我——或者说我们——的职责是针对异常紧急状况预先拟定并实施收容和无效化计划——不过Site-19的那场骚乱我们事后才赶上这么做。”

“他的部门同样要服从重生计划的指令,因此他听我指挥。”见Dan显然还想再耍嘴皮,Sophia直接压住了他的话头。“在这里我们联合各自的力量。你们可以把ETTRA视为一个智囊,专门负责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而你们——或者我们的其他人员,则负责执行。”

“等一下,”Rainer说。“Dan·已编辑博士……这名字很眼熟。”

Dan把两手插进实验袍的口袋里,重心挪到了脚后跟,看着天花板。

“你是不是被关起来过?关了,呃,很久?”

Dan哼了一声作为回答。

“不好意思,已编辑先生。你刚才说什么?”Lucretia问。

“是的!过去的十年我一直在坐牢,至于原因,凭你们几个的权限现在别想知道,以后也别想。”厌倦和恼怒正在争夺他脸部表情的控制权。“你们只需要知道我已经证明了自身的才干,现在正在参与监外就业程序。”

一阵尴尬的沉默笼罩了整个房间,Alpha-9的每个成员都毫不掩饰地盯着他。

“行了,这房间里本来也没几个人有道德制高点可以站。直到最近,还是欲肉教的地下搏击手,还处在医学引导的昏迷中,而还是1930年代的电台广播剧里的废弃角色。唯一一个不是人形自走红色警报的是那个UIU特工,但我肯定Deneb特工手上也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不然她为什么会来这呢?”

Lucretia、Carlotta和Rainer同时试图说些什么,但是SCP-4494的声音盖过了他们。“所以,你是一个罪犯?”他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他的影子枪套上。

Dan瞪大了双眼。“冷静点,Kent Allard1!我已经服过该服的刑期了!”

“那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The Specter。”他挺起了胸膛,尽管他的身体正在坐下去。

Dan耸耸肩。“这名字是很厉害还是怎么样?我还认识一个人,每次说到自己名字时都会不知从哪儿冒出一段吉他和弦呢。”他摇了摇头。“算了,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平时不看漫画的吗?”

“不怎么看。我工作非常忙,时刻都在惩治罪恶,维护法律。”

“他都有五十二条惩治罪恶的法则了,”Rainer大声说道。

“是的!你想不想听听,已编辑博士?”

Lucretia和Carlotta发出抱怨的呻吟。Dan朝她们笑了笑。“当然想,不过还是下次再说吧?”

Sophia打了个响指,所有人的视线又回到了她身上。“我们能不能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问题上来?我们对093-E最初的那些探索都非常简略,而且只是偶有成功。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更加深入。”她露出一个冷酷的微笑。“这个‘我们’指的不光是我一个人。”


Asterisk.png

ETTRA指挥部,Area-09

星期一下午


Gat看上去有些疑惑。“亲自参加这场跨宇宙露营,这轻率得简直不像你,Dan博士。”

“这不是我的第一选择,但我确实觉得我们中必须有一个人亲临现场,感受整个大局。反正不是我去就是Sophia去。”Dan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因为你一看就没什么深入敌后作战的能耐。”

“没关系,”Gat露出微笑,就好像Dan刚刚说了“无意冒犯”一样,尽管他根本没说过。“不过我真的认为你低估了远距离指派和局外筹划的价值。”

“我们可以把这两个中的前者交给随便哪个留在这里的人,后者交给你。但我真的相信这就是我们该走的路。自从093最初的测试之后,就没人再进入过镜子。我们得到的只有恐怖故事和一些非常血腥的图片而已。我猜O5议会一定是以为只要我们不去启动那个碟片,就能把它收容得好好的,但是Bowe已经把这个观点打成筛子了。”

“他对现状犀利的反驳戳穿了许许多多的虚张声势。”Gat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把一个恐怖的超然存在释放到我们的地球上,面对毫无防备的人类,这也太不讲武德了,你说呢?”

Dan眯起眼睛。“Bowe不是在和我们比武,他是在和我们下棋。他迫使我们用异常来对付他,于是我们快速组建了Alpha-9。即使在死后,他也在催逼我们继续保持转动。我们仍然在玩他的游戏,啊,我们还是不要再比喻下去了。事实就是事实,我们需要尽最大的努力才能战胜他。”

Gat点点头。“那就脚踏实地,去做现场研究和其他那些烂事吧。这不是个特别诱人的提议,考虑到撞上这些瘆人的家伙的可能性。”Gat指了指贴在白板上的不洁者的照片。

“不过这些‘家伙’恰恰证明了我们知道得太少。我们怎么知道祂与它们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Asterisk.png

简报室A2,Area-09

星期一早晨,四小时前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Carlotta问。“我们计划要完成什么任务?”

这一次Dan答得比Sophia快。“我们——或者说,你们——不需要去捕猎那些大丑八怪,如果你是担心这个的话。我需要的是掌握情报,这样我才能开始制定我的天才计划。你们就负责收集这些情报。可以把这当作是……进攻性的研究。”

“我不太懂‘研究’。我们为什么要去?”Lucretia问。

Dan差一点又抢在Sophia之前开了口,但是听到她清了清嗓子,他就举手作出投降状。“从宏观层面来说,”她说,“我们认为那里的人——如果还有存活者的话——正准备向我们宣战。”

她留了点时间让他们理解,然后继续说道。“从微观层面来说,我们要去那里是因为Dan博士和我都坚决认为自己需要亲自去看一看,由于我是基金会的指挥机构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而除了氧气外还要依靠三种不同类型的咖啡因才能活得下去,所以我们不论谁去都会需要支援。”

Lucretia炫耀般地把手指关节按得格格作响,露齿而笑。“我可以支援,而且是进攻性的。”

Carlotta和Rainer笑了起来。Dan从齿缝中吐出一口气。

“行动方针是什么?”Rainer问道。

Dan不由自主地抬起眉毛。快翻翻这小子的服役档案,他显然有过不少行动经验。

“调查为主,”Sophia答道。“一遇到重大的敌情,你们就立即撤退。我们寻求的是信息,而非胜利。”

“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才算胜利,”Dan补充道。

“好吧。”Carlotta点点头。“那么,我们的目标和那些爬来爬去的巨型躯干怪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说得简短点,我们不知道。说得长一点的话——”

“我们知道个,”Dan补上了后半句。

“谢了,”Sophia咕哝了一句。“那个世界差不多已经空无一人,但是到处都有残留下来的文件。上次我们去那里时还发现过仍在运行的电脑系统呢。你们能去到哪儿,就从哪儿尽量搞些东西回来。”

“我们是否了解这场跨宇宙危机的缘起?”The Specter问。“这其中都有哪些角色出场?”

“我们只知道他们的名字一定会怪得让你把可乐从鼻子里喷出来,”Dan回答说。

“你说什么?”

“什么Alberious Farafan啦。Herverf Jakulsiv啦。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叫——真的不骗你——叫Lisstieria。”

Sophia叹了口气。“很高兴看到你把这么重要的细节都放在心上。”

“喂,这些真的是很重要的细节。实际上,只要是关于093-E的细节就没有不重要的。我只希望每一个可能会去接触那些怪胎的人都能做好准备,知道不要去嘲笑他们的蠢名字。我们不想看到因为某个MTF笨蛋没预料到会遇上名叫Marlmolive Schlovokian之类的人而引发的星际外交事故。”

Sophia不屑地哼了一声。

“至于精神世界的探索,”Dan耸耸肩。“我怀疑我们不一定能找到祂的秘密圣经。那倒会是个大发现——它一部分是经典的基督教地狱图景,一部分是来自异界的恐怖狂热——要是能找到就好了。但那里毕竟是个高度发达的社会,至少在技术方面是,所以还是交叉手指2祈祷能找到些更加……学术性的东西吧。”他说到这里,真的交叉起手指来。

在他身后,Gat突然开了腔;他此前一直站在门边,看着别的方向。“你们将要进入一个发疯的神的游乐场,拣选这个已经被祂遗弃的行星级组装玩具的碎片,寻找失落的组装说明。我要提醒你们,别太指望那里的环境会很理性,正如我——或者你们——或者又轮到我——所察觉的那样。”

“所以祂是一个现实扭曲者?”Carlotta愁眉苦脸地试探着问道。

Dan挥挥手表示否定。“不,至少看上去不太像。祂寻求的是利用科技来解决不洁者的问题;要是能用魔法直接把它们变没的话,干嘛还要这么做?不论祂是谁,不论祂是什么,祂选择了‘邪教’路线来为自己办事。这意味着祂的力量是有限的,至少这是我的看法。”他停了下来。“顺便说一句,我的头脑是最好的。但我还是很乐意听听其他意见。”

“记住,”Gat继续说道,他仍然没有转过身来,“信仰祂的民众将祂视为可敬而又可畏的存在,祂的力量既有神奇的一面又有恐怖的一面。就算祂不能精确地扭曲自己膝盖附近的现实,我们仍然不能指望祂打板球时会照着规则来。你们无疑都能确定,”他终于转了过来,向Alpha-9全员比划了一下。“一套强大的现实规则系统能够将自身刻印在一个相对常态化的世界之中。祂与093-E的联系也许并不完全是物质层面上的,而是某种更加……深奥的层面。”

Carlotta拼命眨眼。“这是什么意思,博士?”

Gat诚恳地微笑起来。“我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这么有趣。”


Asterisk.png

ETTRA指挥部,Area-09

星期一下午


“这他妈一点也不有趣,Irving!”Dan揉搓着自己嗡嗡作响的脑袋。“所有的人都有可能被那边的躯干怪物吸进去……真不敢相信你会说那种话。”

Gat耸了耸肩。“靠礼貌和客气的想法是收服不了异常的。沿着它神秘的粘液痕迹追踪到底需要处变不惊……也需要大量的好运帮忙,我发现。”

“你总是这么有帮助。提醒我一下,我是为了什么招你进来的?”

Gat指指冒着热气的咖啡杯。Dan大笑着喝了一口,随即咳嗽起来。

“天啊,这是你泡的?!味道简直像机油。”

“Light主管提过你喝咖啡喝得太多,所有我把它的浓度翻了个倍,这样你就不用喝那么多杯了!”Gat的指尖轻轻弹了一下Dan的鼻尖。“只要骗过身体就行啦。”

Dan皱起了眉头,却又狠狠饮下一口。他凝视着白板上那个醒目而又不祥的“祂”。

他站起身,画出一条线,连到一个新的圆圈上,他在圈里写下“腐化?”两字。


Asterisk.png

简报室A2,Area-09

星期一早晨,四小时前


“那些生物会袭击它们见到的任何人,但它们并不只是摧毁它们的目标。”Sophia的手紧紧捏住了讲台。“我们只有一份可信度不高的第一手资料,据说它们会在吸干受害者后将其吞并入自己体内。在极为罕见的不洁者被无效化的情况下,它会分解为它原本的各个组成部分。受害者会从它体内字面意义地喷出来。”

“那他们还活着吗?”Lucretia问。

Dan摇了摇头。“很难说。也许只有刚吃的才行?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数据。所以,我们还是尽量不要靠近它们。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我们绝对不可以接触神之泪。”

“你刚才也提过那个了,”Rainer说。“神之泪到底是什么?”

“啊,说到这个,我们倒有一份数据。神之泪被用来‘清洗’普通平民,说是能净化他们的罪孽。我们手头的文档里写得真是可怕极了。不知为何,神之泪反而制造出了那些不洁的躯干怪物。”

Rainer眨了眨眼。“等一下,也就是说,那些宗教领袖用这玩意来‘医治’罪人,而且他们自己知道它会制造出不洁者?”

“万万没想到。是人民的鸦片……宗教3!”Lucretia唾弃地吐出这个词。

Dan瞪大眼睛盯着她。Lucretia大笑起来。“怎么了?我也会看书的。马克思在俄罗斯文学里分量很重,大吃一惊吧?”

Carlotta朝她一笑。“好了,总之我们进入那里,不要碰泪,不要被不洁者抓到。同时要尽量去找还能运行的数据库或者书面文件。好极了。”

“不要害怕,Deneb特工!我们必将战胜这些不法的生物,”影子人喊道。“The SPECTER早就知道!”

“得了吧,”Dan斥责道。“你们现在只是刚开了个头,不是吗?”


Asterisk.png

测试间Echo,Area-09

星期二早晨


带铭文的朱砂碟片平整地贴在直立的全身镜镜面上。他们从没弄明白过它究竟是如何违抗重力的;在人的手中,这碟片就没有任何黏着力。时至今日,它已经是个非常古老的谜团,但并不是他们希望破解的最古老的那个。

“你到底是怎么把它弄到这里来的?”Dan问。

“O5-10批准了进一步的测试,但只能用于研究目的。其他的深入行动还要等议会批准。”

Dan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他的目光扫过观察室中正在查看各自装备的那一小拨Alpha-9成员。

“有了这些家伙,我们以后会怎么样,Sophia?”

“他们看上去就像一群边缘人,我是说,他们确实是……但是他们也有特殊之处。我认为,如果他们能存活足够长的时间,彼此间就会产生凝聚力,做出些了不起的事来。”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我们要争取别让他们死掉。”

“我也希望能尽量回避‘死掉’这个选项。”Dan回头看着附着在镜子上的红色朱砂碟片,抿起了嘴唇。“好了。我想我们已经把这事拖得够久的了。我们谁进去?”

她笑了。她早就在等着这个。“抽签决定吧。”

“什么?”

她指了指碟片。“我们当时把这玩意传遍了19站09站的每一双人手。没人能再把它变出新的颜色来。D级大多是蓝色、绿色和紫色,员工大多是黄色和红色。也许根本就没有其他颜色了,也就是说没有更多有趣的目的地可去了。”

Dan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猜的。我自己也碰过它一次,07年的时候,它变成了黄色。”

“05年我是蓝色。”Sophia朝它做了个手势。“我们俩应该再试一次。谁变出了新的颜色,就让谁去。如果都没有,那就我去。”

他瞟了她一眼。她歉疚地笑了笑。“从2007年到现在,我们肯定都有了新的悔恨。”

他看着那个小碟片,叹了口气。“这……你说得不错。”

她从镜子上取下了碟片;它立刻开始散发柔和的绿光。她又拿了它一会儿,然后把它按在玻璃镜面上。镜中的映像扭曲晃动,最终彻底消失了;现在呈现在镜中的是一片广阔空旷的田野,泛着一层绿色光晕。

“确实是有了新的悔恨,”Dan评论道。

她再次取下碟片,镜子恢复了原样。“该你了。”

她把碟片递给他。

他接了过来。


Asterisk.png

镜之测试六:颜色(橙)
受试者Dan ███████博士,男性,44岁,轻度枯瘦身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