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

评分: +37+x

soiler 4/13/2022 (周三) 15:48 #34025584


我直到十二岁才知道自己有个太奶奶,据我母亲所说,她们以前因为一些观念不合大吵了一架,冷战了好几年,最近才和好的。我当时还小,也不在乎是什么原因,只是高兴自己又有了一个亲戚家可以玩,于是就缠着母亲带我去太奶奶家,母亲开始是不太情愿的,但是拗不过我只得同意。

太奶奶家在一个很偏僻的山村里,具体有多偏,我不好形容,那天我们是先用电瓶车开到附近,然后徒步走进去的,因为没有直达那里的班车,还要经过一条狭窄的凹凸不平的山路。我们走了大概一个钟头才到,我不清楚那里有没有建信号基站,反正手机信号很弱,通话都经常中断。

离开了山路,映入眼帘的便是坐落在两边的低矮破旧的房屋,中间是一条一直延伸到远处山边的柏油路。好多房屋的门都是敞开着的,我边走边往里瞅,只有三家看得到人影,而且顺着那柏油路向前望去,竟没有一个行人,这对好奇心旺盛的我显然是很有吸引力的事情。

soiler 4/13/2022 (周三) 15:52 #34035585


小孩子看人都没什么主见,一般来说只要对自己好的就喜欢,比如我觉得太奶奶很好,因为她话不多,不会像别的长辈一样絮絮叨叨,而且会拿出家里很多好吃的给我吃,于是我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我吃零食吃得正欢,突然想到和母亲刚来时看到的场面,于是便向太奶奶询问,太奶奶愣了一下,眼神落寞了些许,低声说这里爆发过一场瘟疫,很多居民都在那时候死了,包括她的老伴,也就是我的太爷爷,最终存活下来的只有很小一部分。

我惊讶之余也发觉自己似乎问错了话,于是低下头默默地继续吃零食。

小孩子​都有爱玩的天性,我当时也不例外,所以在屋子里待烦了就打算去外面转转,但我刚走到门口就被太奶奶叫住了,她告诉我现在天气不好先别出去。

我愣了一下,抬头瞅瞅外面艳阳高照的天空,以为她眼神不好,就指指外面说,太奶奶,外面是大太阳呢,没下雨。结果太奶奶说了一句更奇怪的话:你等下雨了再出去吧。​

我完全懵了,转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母亲,看见她点了点头,说,听你太奶奶的话。

母亲的表情很严肃也很熟悉,那是她在告诫我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会有的表情,所以尽管我一头雾水,也只得不情不愿地从门口退了回去。

大概是我的不高兴表现得过于明显,太奶奶沉默了一会,又对我说,如果非要出去,切记不要和这里的人打照面,也不要和他们对话。

这话显然很莫名其妙,但我当时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我可以出去”上,低落的心情瞬间又高昂起来,没有在意那奇怪的要求,于是满口答应。

soiler 4/13/2022 (周三) 15:56 #34045586


不过样子还是要做的,要让太奶奶觉得我是个好孩子,于是我没有马上出去,而是老老实实待在屋里观察了好几分钟的盆栽,又翻了翻角落里放着的一个小本子,里面写了很多人的名字,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可能太奶奶记性比较差需要靠这个记住别人的名字?

不久后太奶奶去烧饭了,母亲也去帮着她一起张罗,我感觉时机到了,就轻手轻脚地溜出了屋门,溜出了院子。

外面很冷清,没有什么人,但这丝毫不会减弱我的兴趣,我仔细观察着在城里很少见的各式各样的小平房或是占比不多的二层小楼,想象着我住在里面的日常生活,我还发现几乎每户人家的房子旁边或者后面都必有一块田地,只是田里的庄稼基本都枯掉了,这些人也太粗心了吧。

我就这样沿着柏油路一直走着,就在我快要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我的目光捕捉到了远处一个正对着我的方向走过来的古怪的男人。

为什么说他古怪呢?因为现在是大晴天,他却打着一把伞,走着走着还时不时地绕出一个大弯,好像走过的地方有一个水洼一样,我的好奇心就起来了,忘记了太奶奶给我的忠告,就这么眼巴巴地等着他走过来。

那人好像是察觉到我在看他,在离我还有半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手里依然举着伞,用一双浑浊的眼睛直愣愣地盯了我好几秒,直盯得我浑身不自在,那目光带着满满的疑惑,说在看一个外人还不太准确,那感觉,更像是发现了一个异类。

“好大的雨啊。”

他扭动了一下暴露在正午强烈的阳光里的身子,然后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猛然想起了太奶奶的话,冷汗就冒出来了,想掉头就走​,可不知怎的挪不动脚,眼前的男人散发出的气息让我莫名地畏惧,让我感觉如果不接他的话就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于是我鬼使神差地附和道:“是啊。”

话音刚落,男人的嘴角瞬间一咧,嘿嘿笑着说:“对吧,看多好的雨……就是下得有点多了。”

我没机会再思考他的话的含义,因为眼前的景象已经渐渐变暗,虚脱开始伴随着眩晕感袭来,在意识模糊前,我看见男人经过我的身旁,嘴里还在喃喃着。

“还是有点过头了,老天爷闹脾气咯……啧,不就一条人命么,秀zhen都没说啥……”

现在想来都挺离谱,我当时最后的意识在思考的居然是他说的秀珍还是秀贞还是别的什么字,还有她是谁。

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发着高烧,喉咙痛得厉害,母亲一边忙前忙后一边对我大声责备,太奶奶则是坐在我的床前看着我,察觉到我的视线后,她缓缓别过了头。

耳边响着着母亲一遍又一遍的抱怨,而我的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别过头的太奶奶,高烧好像反而让我的意识变得异常敏锐,在她看着我的时候,我分明地感觉到她眼里带着愧疚。

直到站起身推开门,她也没再看我一眼,我便伸着脖子,看着那矮小的身躯挪了出去,​挪进屋外不知何时降临的大雨中。

她一直走着,我一直看着,直到大雨将她的背影吞没。​

soiler 4/13/2022 (周三) 16:05 #34065588


那次的经历让我对那里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很久没有再要求前去,即使母亲主动提起,也会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最多只在电话里和太奶奶说说话。太奶奶还是那么不善言谈,和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一个人少出门,外面很危险,我笑笑答应了。

其实不用她说,我自己已经开始这样做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宅属性突然觉醒了,每天窝在家里,学习之余就是看书打游戏,有时候闷得难受就在楼道里和楼下一小块地方转转,也不会走远。

还有个让我摸不着头脑的事是,从那里回来之后,我的体质就突然变差了,明明饮食作息都很正常,却动不动感冒发烧。我以为是太奶奶家乡的瘟疫还没有消失,而我中奖了,便抱着最坏的打算去了医院,但医生却说我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些受凉,我自然是不信,只是把这归于病毒有潜伏期。

后来我又断断续续地去检查了好几遍,次数多到医院的人都认识我了,还是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这事只得在满腹疑惑中不了了之。

我再一次来到太奶奶家是五年后,在一个周日做学校发布的志愿活动的时候偶然经过那个山村的入口,看着里面依然破败荒凉的景象,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想着毕竟是自己的太奶奶,老是这样躲着也不行,她见不到我,也一定很难受吧?

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了看表,才下午两点,离吃饭还有三个钟头,足够我来回一趟加待一会了。这么想着,我便挤进了那缝隙里,朝着深处走去。

峭壁和密林在我身边掠过,接着是两边低矮破旧的房屋,一切仿佛和我当初来时一样,只是似乎更加冷清了,大门敞开的屋子里也看不到人,可能在里屋吧。

太奶奶变成了什么样呢?五年了,她脸上的皱纹应该更多了吧?希望她还能走得动路。

我走进那半敞着门的小小的院子,四周空无一人,我以为太奶奶在屋内,便俯下身钻进那矮矮的门框,可我走遍了所有的房间,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我呆立了许久,才想起来给母亲打电话,等接通告知她情况后,她竟没有半点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你太奶奶出国了。

当我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距离太奶奶出国已经有快一年了,我不知道她靠着老弱的身体孤身一人怎么出国,出国是为了什么,总之我再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母亲对此也是缄口不言。我隐约觉得事情有异,却也发现自己无力探询,这就成了我心里的一道坎,直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

所幸直到现在我再没有碰到过什么异常的事件,唯一有点奇怪的是这里的雨天变得有点多,我在写这个的时候,外面也在下着雨,好大的雨啊。

6b784406a1197ed0.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