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离职

Mago教授不清楚他该对Alexylva大学开的新课作何指望。当然了,这所大学作为超技术的枢纽,在整个帝国都享有盛名。他应该谢谢三巨头那神秘莫测的举措,但是,唉,他们有些时候做出的决定是真的、真的很有问题。据他所知,他们在做一些前所未闻的事情:他们开始同基线上的人交流,而不是偶尔掉一两个设备到Phitransium的基线上。那是一个自称安德森的家伙,他说他是一位自动机械框架大师。诚然,他和校园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从没见过安德森,但考虑到三巨头对这些课程投入的巨量关注,他无疑成了个名人。

Alexylva总办事处周围的区域一向是喧闹的源头。学生们领到课表、和朋友们一块儿放松、还有每个教员拿到新课程分配的时候那种普遍的疯狂情绪。Mago挪过执政官们身边,他们带着阴沉的神色匆匆上前来给了他去发布教授们的教学任务的那面墙的权限。Mago将眼镜调至鼻尖,一根手指沿着冰冷的石板划过,在自己的名字上停了下来:Mago,Fulvius,教授一门新课。AN/AX-054,“匹诺曹问题”,和“Hannibal Locke”共同授课。多奇怪啊。他挤开争先恐后来看石板的其他教员,穿过总办事处敞开的大门。他走到前台,经过一副Tanit的壁画时一只手飞快梳理过自己灰白斑驳的头发。

“抱歉打扰,”他干咳一声,让主接待员厌恶地望向他,仿佛他刚刚告诉她她的满满一杯酒刚刚被洒进了东Sylvanos的大海中一样。“我需要我的课程板,谢谢。”秘书叹了口气,放下她的咖啡杯,在她办公桌后一个装满的大文件柜里翻找着,最终掏出他需要的材料。她把材料递给他,同时催促他往门口去,那里有几个学生开始乱扔一个橄榄球。

当橄榄球砸中他的石板时,他生气地喊叫起来,差点把石板摔在地上。“嘿!你们这些野蛮人!把球往地上扔,不然我就去报告三巨头!”他举起拳头,学生们转身跑走,他们欢快的笑声在风中飘散。Mago抬起头,咕哝着几句古老的迦太基式咒骂,走了很长一段路回到了他那坐落于砖石尾砌的超科学翼中一个小角落里的房间。他翻来覆去地整理他的论文、复习他的石板,为即将到来的长课做准备。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过得很快。每天,数以百计充满渴望的新面孔蹒跚走过他的教室出门。每个人似乎都符合Mago印象中模范学生的样子,渴望着学习。他为他的班级感到自豪,因为他们都是真正的Romuli和Remi1,每个人都争夺着完美的成绩,想要舔掉狼妈妈乳头上的每一滴奶水。而他的教学也显示出了他是多么的感激。Mago对他的班级讲述了他年轻时的逃亡故事:当他更年轻一些的时候,当他的胡子还没有这么长的时候,当他的头发还没有这么灰白的时候,当他还有更多头发的时候。他很享受这个想法,成为那个每个人都会向他求助的人。成为每个人都仰慕的人。每个人都觉得充满知识是很酷的一件事。他就像一条龙,将自己的知识像龙息一样喷吐出去,而学生们的大脑就像火绒。他们的好奇心烧得很旺。

Mago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胡子,一边给第二门课的最后一场期末考打分,他抬起头研究着房间后面那台奇怪的机器。它的独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骄傲地用三条腿立在那儿。它的耳朵向后折叠,仿佛随时都能启动一样。遗憾的是,它的操作员目前不在这里,但教授还是一点都不信任这台机器。它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他之前见过的东西,还以神秘的方式运作着。一台摄像机,三巨头是这么称呼它的,而它能捕捉到他灵魂的本质并放给所有人看。好吧,所有能接触到三巨头和他们的副教授称为互联网的那东西的人。从他所听到的推断,这地方简直棒呆了。一个让时代思潮在任何时候都能获取到任何知识的地方,而且它对基线上几乎每个人都是免费的。一想到这件事,Mago的耳毛都开始发痒。

他重新批改着作业。Mago一直认为,在这门课开设以来过去两个学期中,最后的专题研究都有一点……奇怪。建造一整个自动机械?那些看起来就像教授们的?当他走近Aquilia和Gaius为他做的那个后,在戳了戳这自动机械的头发和眼睛时,一种异常感爆发出来。他们眨了眨眼,令他惊讶的是,用他熟悉的声音开始发声。

“您好先驱者,”它说。“我是M4-G0单元,建造旨在复制您的行动和思维过程。”Mago紧张地握了握它的手,而它如是回应“绝妙的一握,老男孩”,用的是教授用的那种深沉而庄重的口吻。他拒绝再看下去并给了这两个学生满分。事实上,他拒绝再看任何一位教授的副本,因为它们只给了他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感。感觉它们只是……少了点什么。‘它们当然缺了什么,这些该死的东西是自动机械,Talos会很骄傲的,’Mago在想起这次经历时这么想着。

他被敲门声打断了。“请进,”Mago喊道。他相信那是他的一个学生。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他不小心在看过了他们的自动机械后给了其中一个不好看的分数。这种经历是最让人不爽的。尽管不像Mago抬起头看到一个自动机械,还是不完整的那样让人不爽。

“您正在被拯救,”它咔哒作响,Mago可以看见齿轮、铃铛和口哨,就在那自动机械因为不完整的外壳而暴露了它的人造内质时当啷旋转着。“请不要抵抗,因为您现在就将加入知识。感谢您做出的牺牲,”它继续嗡鸣着,抬起一只手臂。当教授伸手去够他的眼镜时,Mago几乎看不清机器人的手臂是怎么挥下来打在他头上的。

然后,一切陷入黑暗中。


光闪过。掠夺者嚎叫。金属叮当作响。

而他醒了过来。

Mago一醒过来就挣扎起来,因为他被锁链绑住了。他的眼中只流露出恐惧,因为当他睁大眼时,他看见他的学生们急切地记录着他的反应。小心翼翼地戳着他的肉体,兴奋地想用不止一把刀和手术刀来检查它。Mago咆哮着想挣开锁链。学生们除了尽职尽责地在自己的泥土板上做笔记之外什么都没干。然后他们就来找他了。他们切开他的皮肤,用手术刀把他的皱纹拉平,用大头针把他的组织钉在床上。

Mago没有听说过人形机器人的教职工替换已经开始,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排在一条长队中等待被裁掉的第一个人。但他在锯子让血飞溅到他身上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的耳毛和耳鼓在学生们低声称赞Aquilia和Gaius所做的伟大工作时最后一次作痒。

不,杀死他的不是刀刃。倒不如说,好奇心杀死了猫。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