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幕间

在一次公路旅行中……

一个新玩具从Wondertainment玩具工厂的流水线上滚落下来。它是一个纯灰色的方块,六个面每个都和另外五个毫无差别,灰度和平坦度也完全一致。所有尖锐的棱角都被制成了圆角,去除了威胁感,由此营造一种安全、舒适的氛围。另外,方块被设计成无法和其他方块相互拼插,所以也不会因为被堆成堆、码成排或者砌成垛子而被认为是在暗示某种不平等的社会等级制度。一开始的样品其中一面上曾经有一个绿点,不过这被认为是冒犯了某些不起眼的少数群体,于是那个点就被删掉了。那之后,所有带有颜色的图形都被去掉了,只剩下纯灰。

董事会成员们缓慢而了然地点点头,批准了组会讨论的结果。他们一致认同,这个玩具将开启一个Wondertainment玩具的新时代。

董事会对方块设计者的感谢声此起彼伏:设计者是站在桌子另一端的小老太太,她是Wonder工坊的特殊嘉宾。

一名外聘顾问。


遥远的某处

一大片腐烂的血肉如潮水般席卷了艾玛·阿瑟索普-布朗四周。腐烂者们手抓嘴咬,扑向利维坦,但艾玛却被忽略了。腐烂者们是通过心脏的跳动声、血液的温热与生命缓缓衰亡时散发出的腐臭寻找猎物的。

艾玛有一颗心脏,不过那纯粹只是个装饰品。她看着腐烂者们在利维坦的尸体上狼吞虎咽。一些被消化液融解、被牙齿撕裂的腐烂者从利维坦绽裂的肚子里爬出来,步履蹒跚。

一阵时空收缩的急促声响化作震耳欲聋的音浪,与无声无形之间,压倒了咆哮着、流着口水的怪物群。一切瞬间坍缩,闪烁了一下,最终归于黑暗,如同停电了一般。

而后一片虚无。

艾玛到处飘荡着。在她身旁1,那条坍缩了的道路以负状态存在着。这个内外反转的空间不来自任何地方,也不通往任何地方。外面的腐烂者在大快朵颐的时候被静滞在某个瞬间,但它们没有涌进来,以免再被时空反转,永远卡在负空间。不过,没了地图,也没有来自上层指令的许可,艾玛既不想也不能再来一发了。

一个不太寻常的情况。艾玛边飘边想。她现在没什么别的事可做了。计划自行重组,底层指令构建出新的支援行动;冗余资源整合在一起,一个个事件排列成一条简短的时间线;旧的应急措施被废弃,新的替代方案被订立。变量出现了。象征着注意力的幽灵飘上了世界巨龟背上的舞台,在那里,一切可能性都在起舞。

不受欢迎,但也不是毫无准备。一条时空坍缩的道路,尤其是刚刚还被利维坦袭击过,足够吸引到注意力了,哪怕这么遥远,哪怕不是立刻。还有时间去适应,还有时间去解决问题。

至于另一边,伊莎贝尔……她现在独自一人。意外来得比艾玛预料的还要早。她已经尽可能为那孩子安排好一切,但不安仍然侵蚀着她的心神。伊莎贝尔现在正在她的保护之外,无可依靠。

有所准备,但仍旧是不受欢迎。艾玛,为什么要把你所擅长的事情委托给他人?为什么要留下这么大一个漏洞?

唉,她分身乏术。她编织的线断了,线头在空中独自飘荡,就像她自己一样飘荡。

一道光照亮了虚无。白炽的裂口撕开空间,一圈套一圈,在铁灰色的原野上扭曲、旋转。

艾玛抬头望向其中,心想着对于那件事,希望自己挑对了人选。


Wonder工坊

梅里特先生紧了紧他的红色领带。这是他在紧张时候的一个习惯动作,叙说他的表情所不传达的信息。他口袋里有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条,迫不及待地想要被人取出来打开。

博士跑出去冒险了,这并不罕见。博士经常翘班,而且她的冒险往往很漫长,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情况不太对劲。如果宇宙是一块大钟表,那么梅里特先生从心底里觉得或许某个锁簧发生了故障。

以前博士离开时,玩具厂从来没有这么忙过。现在,各位先生、小姐、机器人还有成群结队的杰里米四处乱窜,仿佛博士还坐在她的办公室里飞快地绘制设计图,把笔写得冒烟2。大厅里布满了成群结队的备忘录机器人,带着来自董事会的消息。消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梅里特先生对此感到不安。印刷细密,遣词严肃,每个消息看起来都无比重要,却没有一个提到博士去了哪里,甚至没有一个提到博士。

它们提到的,是一位被聘请来的外部顾问。这位顾问与梅里特先生相性不佳。

“对不起,您能再说一遍吗?” 梅里特先生问他面前的小老太太。她戴着圆圆的小眼镜,肩上披着一条粉红色的披肩,有一头刚烫过的蓝灰色头发,笑容温暖而友好。

“没什么可担心的,亲爱的梅里特先生。董事会邀请我担任新系列玩具的顾问。你完全没必要担心。”

梅里特先生看了小老太太的保镖一眼:两个高大的机器人,装着闪闪发亮的底盘,还有模仿人类的橡胶面庞。这可不太好玩。在梅里特先生看来,它们……不太对劲。他已经习惯了Wondertainment风格的机器人,它们有各种各样的旋钮和刻度盘、毛绒边、这个那个之类的小配件,以及其他各种窒息危险请勿吞咽品。但是,这两个机器人没有任何配件和装饰,比如“功夫”动作握把之类。它们看起来像是刚从模具里抠出来的。

“我不记得博士有提到过你。”

“我是在她出发之后才来的,但我很期待在她回来时与她会面。”

梅里特先生保持着一副勇敢的表情,点了点头。最好赶紧让她离开。他不喜欢她眨眼的样子,也不喜欢她机器人朋友的样貌,他的兴致快要用完了。

“那好吧。祝你在这里愉快,”他尽力假装出真诚地说道。

“非常感谢。现在,不要惹任何麻烦,亲爱的。不希望你在博士不在的时候卷入任何乱七八糟的事情。”

小老太太走出大厅,身边的保镖叮当作响。她发现了吗?她是否看穿了他行为举止的反常?她现在是在怀疑吗?还是她其实什么都没发现,在她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对情况变化有些迷茫的朴实的先生?梅里特先生不知道事实是哪一种,但他觉得自己在掩饰恐惧方面出了纰漏。她是个小老太太。小老太太是强大的生物,能闻到恐惧和秘密的味道。这两种东西梅里特先生都有很多。他感觉自己口袋里的纸条像铅砖一样沉重而显眼。

经过一些房间,走上一些楼梯,远离喧嚣的车间,向上走向博士的塔楼。空无一人,至少在表面上如此,但也仅仅是表面上。董事会不擅长观察也不擅长倾听,但是该知道的事情一点都不少知道。

梅里特先生不信任他们,也不信任小老太太,仅此一点就足以令他紧张。但更令他紧张的,是他口袋里的那张纸条。

之前在博士准备出发时,艾玛小姐把纸条交给了他。上面写着:

我的房间,16:50

现在是四点四十六分。梅里特先生没有质疑这个指令:他没有理由不信任博士的助手。人们不应该怀疑像艾玛小姐这样的助手。

四点四十九分。他已经到了,就在博士办公室的走廊里。他打开门。

艾玛小姐的房间空无一人。一个空白的房间。没有床,没有椅子,没有桌子,没有文件,没有窗户,没有地毯,没有通风口,只有瓷砖地板和白色的墙壁,以及模糊的漫反射光。

还有一张淡紫色的纸条贴在远处的墙上,从艺术的观点来看跟这个房间格格不入。梅里特先生走过去阅读。字迹工整完美,几乎像是打印机打出来的。

走到房间中央说“你好,有人在吗?我需要帮助。”,声音响亮清晰。

梅里特先生从墙上取下纸条,走到房间中央。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希望能得到某种帮助,好把事情弄清楚。这就是艾玛小姐在这里的目的,对吧?把事情整理好。

“你好,有人在吗?我需要帮助。”梅里特先生用响亮而清晰的声音说道。

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从梅里特先生的颈后传来,就好像有人站在他身后一样。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房间里没有人,而且他已经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转过身来,发现房间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站在那里的陌生人看起来像个女性,棕色短发,穿着破旧的蓝色T恤,下摆磨损的牛仔裤,还有一件已经褪成灰色的黑色夹克。她闻起来满身烟味,那种老旧的、腐烂的气味,渗透到衣服里。

陌生人的头向右歪着。

“你找我?”声音明亮欢快,像是泡泡糖和棒棒糖。

“是我。”梅里特先生紧了紧他的领带。他今天见了太多的陌生人。“你是谁?”

陌生人的头歪向左边。

“空房间里有什么人?”现在声音粗而沙哑;听这嗓音,至少一天抽两包。

“没有人(Nobody)。”梅里特先生说,“我想。”

歪向右边。

“没错,没有人,至少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现在我自我介绍完了,我应该问问你是谁。你长得不像小艾。”

“我是梅里特先生。阿瑟索普-布朗小姐现在不在这里。”

歪向左边。

“显而易见。”

“她留下了一张纸条。”梅里特先生把它递给了这个陌生人。

歪向右边。

“哦,小艾,你现在遇到了什么情况?”

“什么?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叹了口气,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了她的口袋:

“希望你喜欢清洁工。小艾她现在有点东西需要我们打扫。”


某处

伊莎贝尔·Wondertainment从悬崖的崎岖边缘向外望去,望着长满古老松树的山谷。在年轻的刀锋山脉上方,两轮巨大的月亮挂在深蓝天空中。一轮是灰色的。一轮是发条的。

“杰里米,我觉得我们现在可没在Wonder工坊。”

«第二部分:超酷的自驾游历险记|中心|第四部分:遥远旧日的回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