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化
rating: +11+x

Al · Growl抓着身边的一个瘦小人形的脖子,将其朝着不远处一个粉色涂彩的机器士兵丢了出去,接着自己也跳下战车,朝那个机器士兵冲了过去。

被丢出去的瘦小奴隶没来得及发出他生命中最后的呐喊,便被机器士兵的激光武器贯穿了肺部,流出的只有一段不成语句的哀吟,便摔在了地面上。趁机器士兵的注意力被吸引的这几秒,Al · Growl冲上前,用巨斧把机器士兵一下砍翻。他抽出了它的脊柱电路,狠狠地撕成两段,又扔在地上,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熄灭这些不知疲劳的敌人们。

他所圈养的奴隶也差不多用了七七八八,但是至少完成了军团长交代给他们的任务。

回到战车上,他向山谷中看去。黄昏下,Daeva帝国奴隶和机器士兵的尸骸混作一团,铺满了战场。也有几个无主的铁制武器被随意地丢弃在地面上,沉默地诉说着它们主人的命运。刀斧的撞击声仍在不远处的山谷中响着,勇士们仍在拼搏。他挥起铁鞭,战车前面的几个壮人奴重新开始奔跑,Daeva第三军团的军斧手开始寻找他的下一个目标。

在这颗星球上,无论是任何人还是国家,几乎已经全在Daeva帝国铁骑的践踏下沦为了奴隶。

Daeva帝国的权威与强盛已经持续了数个世纪,而这群从异空来的东西与他们那古怪的科技和文化却另这个无败的帝国首次遇到了一个对手。

跟这些天上掉下来的机器战斗,一场战役往往需要持续数个日夜,直到机器人被全部撕碎,或是军团的奴隶被用光。Al · Growl一边想着,一边用他扁细的双眼巡视着战场,直到他再次找到了一个落单的目标。他用铁鞭赶着壮奴隶们奔向下一个猎物的方向,同时攫住了又一个虫子诱饵的脖颈。

天似乎暗了下来。

即使是被鲜血的香气冲淡了感官的Al · Growl也感觉到了异样,他抬头望去。

一座从未见过的巨大堡垒不知何时从云层中缓缓遁出,在数百里的高空之上将战场的夕阳缓缓遮住。

那堡垒通体呈乳白色,是个长方体的形状,向周围散发着阵阵圣洁的光芒。

这东西简直可以和都城的要塞媲美了,Al · Growl睁大他的双眼,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捏紧诱饵的左手,那个幸运的瘦小奴隶摔在战车上,发出了几声微弱的咳嗽。

战车依然在向前奔袭着,没有主人的命令,神经麻木的奴隶们怎敢停下。直到那个机器士兵注意到了Al · Growl和他的战车,并朝他射出了一道激光。愣神的瞬间,车轮已被炸断,战车轰然停滞,惯性卷带着Al · Growl还有那个瘦小奴隶飞了出去。惊讶和耻辱一时间随着方向感的迷失搞混了Al · Growl的脑子,他在地上翻了个滚,重新支起身体,抽出斧头,朝机器士兵奔去。

“邪恶的猎户帝国的阴谋已被光之指挥部粉碎,此世迷茫徘徊着的Daeva族啊,宇宙中那至善至美的银河联邦终于来到了此处,加入我们吧,皈依这个友善和谐的大家庭吧!”

无法理解的语句在耳边炸响,片刻之后便在Al · Growl的心中留下了烙印,军斧手强忍着眩晕感,将机器士兵劈成两半,接着抽出了它的脊柱电线。

他望向头顶的钢铁堡垒,声音似乎从那里传来。

“大总统之下三生因果佛仙子的往生化身,慧无尘尊者,万寿无量佛已向俗世间播撒福音的种子,将真正的善与美传与你们的心中,从而进入得五维的精神层面,了解这美妙浩瀚的宇宙!”

Al·Growl忍不住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扶着巨斧,另一只手捂住耳朵,但无论他怎么做,声音还是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那是一个富有磁性的雄性声音,他发出的每一个音节中似乎都带着那种与祭司们不尽相同,就像Al·Growl曾在成年仪式上所听到过的那些祷辞,拖拖拉拉且令人作呕。

“所有的奴隶都将被释放,一切的杀戮与苦难将不复存在。生存,平等,爱与被爱的权利将会被每一个人所拥有!”

听到此,从破碎的战车中脱出的奴隶们纷纷跪下,用它们那些Al·Growl听不懂的卑贱族语发出乞求,表达着它们想要加入银河联邦的意愿。

这群该死的下等虫子,没看到他们的主人还活着么?Al·Growl从鼻子中喷了个呼音,用手抹掉额头上留下的血液。被侮辱的愤怒气得他再度提起巨斧。Al·Growl缓缓走向了刚刚他在手里掐着的那名瘦诱饵,他的双眼紧盯着那奴隶干枯的身体,考虑着一会该从何处把斧刃落下,才会让它们再次意识到谁才是它们真正的所有者。

Al·Growl没有注意到,山谷中机器人也全部停下了枪火,它们开始向那些奴隶走去。

“你们的呼声我们已经听见,诸位 Daevian 哟,作为爱和光的我们,将引导你们步入灵性的殿堂。”

舰船中的某人嘴角微微翘起,整了整黄色边纹的立领衫,他按下面前控制板上的一枚淡金色按钮。

“我向你宣告,正义与光明的潜能将在此播下,而邪恶与不洁将在此 净化 。”

Al·Growl已经不再被耳边的污言碎语所左右,他的眼睛被那个正在颤抖的身躯逐渐填满。

为了他的荣耀和Daeva帝国的威严,Al·Growl咆哮着,将巨斧抡过头顶,朝那奴隶劈下。

在斧刃把那奴隶的头颅斩成两半前,瘦小奴隶将她颤抖的手伸出,抢先握住了那个机器人的手。

炽热的能量从天空的舰船中降下,圣洁的光芒照亮了大地。

爱,善良,完美,在这此刻将一切全部包裹了起来。

山谷中每一个生命的心灵都得到了纯净的洗涤。


温暖过后。

瘦小奴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活着,她从机器人的怀中爬出,烈火与硝烟不断被风刮上天空。

她环顾四周,发现同样活着的还有刚才的那几个奴隶。

一道圆环,数道圆环,从舰船上落下。

瘦小奴隶与其他几个奴隶在机器人的领导下走上了圆环,之后他们徐徐升入舰中。

长方体舰船将所有的圆环收回,尾部的推进器再次启动,向星光层飞去。

山谷重新归于宁静,只剩几团仍在燃烧的火焰不断劈啪作响。

精铁斧横在泥土与草灰上,不远处一团类似于黑炭的物质被风刮起,飘散在空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