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动物简介:Kū!
评分: +16+x

小动物简介:Kū!

概述!

3%20%E5%A4%8F%E5%A8%81%E5%A4%B7%E9%9B%81%20Branta_sandvicensis.jpg

名称: Kū(取自夏威夷的一个神,曾化身为面包树)

物种:Chelychelynechen quassus,龟颌异嘴鸭

首席照护员:异常鸟类研究员古原

饮食:青草、谷物、蔬菜。使用人类食物跟它互动,需要先得到许可!这不仅是为了它的健康,也是为了你的小腿的安全!

安置区:二号栖息地热带动物温室

生物特征!


Kū看起来像一只夏威夷雁(Branta sandvicensis),但它的体重接近10公斤,比普通的夏威夷雁大得多。而且它不会飞,也没有脚蹼,强健的大脚适合陆上行走。它是一种陆栖的巨大鸭科鸟类,原产地夏威夷群岛,非异常科学界认为它已经灭绝了,Kū可能是它这个物种最后的幸存者。

虽然不能飞,但是Kū跑得很快,而且它的喙内侧有细小的锯齿,用来咬断植物,所以被它咬一口还是相当疼的。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历史!


Kū是被监管者发现的。根据他们的工作人员的私下反映,虽然EVE粒子的分布显示它具有异常,但它表现出的异常程度很低。

第一,对含有种子,或者其他可播种部位的食物很感兴趣,它会仔细观察,并且用脚和喙拨弄,但随后就把种子丢在一边。

第二,对食用一些食物的人,表现出异常的攻击性。这个行为似乎跟这种食物所属的文化或原产地区,以及食用者的文化背景或国籍有关。

监管者提供了一部分实验记录供我们参考。

监管者认为Kū“过于普通”了,再研究只是白费经费,于是把它交给我们管理。顺便一提,起初我们给它起名Kamehameha(夏威夷王国的开国之君,同时也是龟波气功的词源),但后来发现太长了,而且到处喊“龟波气功”太尴尬,Kū才得到现在的名字。

四年前,照护员Gould来到应对组,他的爷爷是土生土长的夏威夷人。所以我们想到,嘿,为什么没有人试过,Kū对它老家的人是什么反应呢?

给Gould穿上了厚帆布的套裤之后,我们(半哄半骗地)让他来到Kū生活的温室(那是一个冬天)。一开始Kū的反应在我们的意料之内,发现撕不动裤子,它居然跳起来扯Gould的衣服,这时,从撕破的衣兜里掉出一颗种子。Kū突然呆住了,然后张开翅膀,仰头朝天,发出震耳的长鸣,足有几十秒之久。真的把我们都吓坏了!

接下来,它开始用嘴拨弄那个种子,不是好奇地用嘴去啄,而是用下巴轻轻地拨,像是孵蛋的雁类把蛋拨回窝的动作一样!虽然Kū其实是雄性!接下来,它用脚爪在温室的地面刨了一个坑,把种子埋了起来。

我们连珠炮似的向Gould提问,可怜的小伙子完全懵了,只想起来一件事,这个种子来自坚果面包树(Artocarpus camansi),是面包树的祖先,夏威夷的传统粮食作物之一,和面包树的区别在于它有种子。他想起小时候去爷爷家的事,一时冲动买了来吃,在烹调之前,把挖出来的种子装在兜里(不过他觉得并不好吃,跟真正的面包更是差得远)。

以下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关于这只鸟的奇怪行为的一些讨论!

4%20%E9%9D%A2%E5%8C%85%E6%A0%91.jpg

Kū温室里长出的坚果面包树!

特殊需求和居所!


因为它喜爱温暖,在冬季我们把Kū安排在温室里,夏季它可以到围场中散步。它的食物需求跟普通的雁类差不多,虽然它对我们吃的东西似乎很感兴趣,但它并不想吃人类的食物。有时我们给Kū苹果核或者桃子核之类的东西,它会饶有兴趣地研究一番,然后置之脑后。至于当着它的面吃东西,你最好搞清楚你吃的是什么,不然你的裤子和腿就要遭殃!

Kū种下的种子很快发芽了,以俄勒冈州的光照和气候,与我们温室的简陋条件,长得出奇的繁茂。也许是因为Kū散发的EVE粒子吧!Kū不许任何人伤害树苗,但是每次Gould进来,它都会跑过来,衔住他的裤子,让他走到树苗旁。它的动作有力但很小心,用Gould 的说法,“几乎是在乞求”。

后来我们又给Kū带来了生芋头、香蕉树芽、诺丽果(Morinda citrifolia)的种子等夏威夷作物,都被它种了起来,而且生长得很好。温室变得绿意盎然,就像热带的农田一样!不过,菠萝芽没有引起Kū的兴趣,因为菠萝是在18世纪引进的,也许它认为这不是“传统的夏威夷作物”吧!

关于Kū的备注!


今年,Kū种下的坚果面包树第一次挂果。Gould早已调走了(没有去夏威夷,我们在那里没有分部),我们把果实烤了,在它的面前吃,希望这能使它高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