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陨若流星
评分: +33+x

剧本: 改编自波斯地区著名英雄阿拉什相关传说。
原创性: 原创,取材自著名传说阿拉什。
体裁: 舞台剧
导演: LG

记录者基金会特工Rinnosuke


幕布升起之前

“知道么,我们去中东那里巡回演出的时候,我买到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工艺品。”LG对书桌前的皇后说,“看看这把精致的弓,它激发了我的灵感!”

LG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手中黑色的弓。能看得出,弓上原本有一层红色漆皮,在岁月的冲刷中逐渐斑驳,露出漆皮下黑色的弓身。

“听听这个声音,这弓真的太棒了,不枉我花了那么多钱买下它。”LG拨动了一下弓弦,继续陶醉在自我的世界中。
“等等,说到中东地区的弓,你能想到谁?”LG突然对皇后问。

“我又不了解这里,你应该去问魔镜。”皇后一边看着手中打开的书,一边回答LG。

“我有了一个灵感,现在,我要去把它写成剧本。”LG顿了一下,“而你,去找一批男演员当群演,皇后。”

“什么?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皇后合上书,离开了书桌。


开幕

幕布缓缓拉开
激昂的鼓声响起

“波斯与图兰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六十年。两国的人民都渴望着和平,但是国与国之间的争斗又怎会轻易停下?”旁白声缓缓响起。

“波斯万岁!”几个黑发褐眼的壮汉在舞台上大喊,“把这群该死的异邦人赶出我们的家园!”

舞台上一群身穿皮甲的壮汉互相厮杀着,站着的人越来越少,倒地的人越来越多。

“我不想再看到这种场景了,”一个经过厮杀后也毫发无损的男人悲伤地说,“战争只会带来灾难,我已经不想看到战争了。”

“是的,你不想,我也不想,那群图兰人也不想,那群倒在地上的人更不想。”一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强健的臂膀,“你和我都知道在这里的无论是站着的还是倒下的,没有一个人喜欢战争。但是,阿拉什,我们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国家而战。”

“我知道,但我相信,一定能有阻止战争的办法。”阿拉什对那个男人说。

幕布缓缓拉上


幕布缓缓拉开
急促的鼓声再次响起,鼓声越加激昂

在舞台两边,穿着不同样式盔甲的军队对立着。

“你说,我们为什么要进攻波斯。”舞台左边的一个图兰士兵问他旁边的另一个士兵。

“我不知道。”那个士兵回答,然后看向舞台中央。

一个身着朴素战甲的男人从舞台一侧大步走向舞台中央,对着其他人大喊:“兄弟们,是时候进攻了,马兹达1会庇护我们的!”他顿了一下,继续高喊,“我深信以巴赫曼的佑助,能够保护我们的灵魂!2

“现在,全军出击!”那个男人喊道。然后从舞台中央退回舞台一边

在舞台另一边的军队中,一个男人拍了拍阿拉什的肩膀,问他:“你不是讨厌战争么,为什么还要参战?”

阿拉什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膀,

舞台两侧的军队朝着对方冲去,舞台上混作一团。

一名波斯士兵逐渐不敌,跌倒在地。在他即将被杀时,他的敌人中箭倒下。

“如果我不参战,那么你就死了,我的朋友。”阿拉什扶起倒在地上的男人,对他说,“我是波斯人。”

幕布缓缓拉上


幕布缓缓拉开
庄严的管风琴声伴随低沉柔和的低音提琴声响起

“战况如何?”一个穿着华丽的男人站在舞台中央问。

“请恕我直言,麦努切赫尔王3。战况很糟糕,艾夫拉塞伯4带领的军队逐渐蚕食我们的领地,而我们的军队接连失利。”一个男人谦卑地对麦努切赫尔说,“但是我们的农业并未受到多大影响,我们也及时转移了人口。如果继续打下去,我们会逐渐占据战场上有利的一方。”

“六十年了,曾经富饶的国土现在饱受战火的洗礼,我的人民活在痛苦之中,我的领土落入敌人之手。”麦努切赫尔悲叹着,“如果继续打下去,那么即使占据有利条件又怎样,六十年的战争,多少可爱的青年死于战火,我的国家也由富饶转向贫穷。”

“您的想法是?”在麦努切赫尔一旁的男人问,“可如果要求停战,那群图兰人必然会变本加厉。而且我们损失了那么多的国土,就这样停战么?”

“把目光放长远点。他们的人口无法掌控他们吞下的领地。如果停战,我们会看到那一天的,看到图兰被自己撕咬下的食物活活噎死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波斯的人民就会站在图兰的土地上赞颂六位大天使5的圣名。”麦努切赫尔说,“但是如你所说,如果要求停战,那群图兰人必然会变本加厉。”

幕布缓缓拉上


幕布缓缓拉开
庄严的管风琴声伴随低沉柔和的低音提琴声再次响起

“后勤跟的上么?”一个穿着华丽的男人站在舞台中央问。

“说实话,古什塔斯布6王,我们很难维持补给了。占领的土地还没有完全被我们掌控,我们的补给线太长了。不过艾夫拉塞伯将军带领的军队屡战屡胜,这会给人民很大的信心。”站在古什塔斯布身边的男人恭敬地对他说,“现在的战争局势对我们有利。”

“六十年了,我的国土从狭小变得辽阔,我们的威名在阿胡拉神光辉照耀下的土地之上远扬。”古什塔斯布说,“但是继续打下去,有利又能怎样,我们还无法掌控如此辽阔的国土。”

“退兵么?不可能。如果把目光放长远点,那么毫无疑问胜利的天平将倒向波斯,他们不会罢休的。”古什塔斯布继续说,“这是一场死战,双方都已经无法脱身了。

幕布缓缓拉上


幕布缓缓拉开
肃穆的琴声伴随悠扬的笛声响起
阿拉什跪在石制的神像前低头祈祷:“至善至明的的巴赫曼7啊,请您赐予我阿胡拉的善思,让我找到能让这世间和平的办法吧。”

神像突然散发出纯白色的光芒,然后传来了空灵的男声:“我的勇士。你真的渴求和平么,你愿意为了和平牺牲自己么?”

阿拉什抬起头,看向神像,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如果牺牲我自己即可换来和平,我甘愿赴死。”

神像继续问:“哪怕像流星一样逝去?”

那就让我如流星一般逝去。”阿拉什斩钉截铁的说。

“你持着这把弓和这支箭,我的勇士。你要在第七次日落后,登上圣山8之顶,去将箭射出,箭矢落下的地方就是两国的边境。我欣赏你,我的勇士。只要你不使出全力,你就不会逝去,你将成为世人皆知的带来和平的英雄,在人间享受无边的乐趣。”

放在神像面前的,是一把漆黑的弓和一根看似寻常的箭矢。

“箭矢落下的地方即为两国边境么?”阿拉什看着那把弓,喃喃自语着,“赞美巴赫曼神,感谢您赐予我这些。”

阿拉什下场。
神像再次绽放出了纯白色的光芒,光芒结束后,麦努切赫尔和古什塔斯布站在神像面前。

神像说:“我将赐予你们和平,在第七次日落之后,我的勇士阿拉什将会立于圣山之巅,他将会射出一支箭,箭落之地即为你们两国的边界。你们愿意么?”

“这是巴赫曼神的旨意,是阿胡拉神向我们传达的善言,我们自当心满意足。勇士阿拉什射出的箭矢落地之处,即为图兰和波斯的边界。而我们也将停战。”麦努切赫尔和古什塔斯布跪在神像面前,恭敬的说。

幕布缓缓拉上


幕布缓缓拉开
悠扬的笛声响起

阿拉什站在舞台中央,看向观众席。

“箭支落下之地即为两国边境么。”阿拉什闭上了眼,喃喃自语着,“我……将如流星一般逝去……”

我将如流星一般逝去。”阿拉什睁开了眼,斩钉截铁地说。

笛声突然落下,剧院安静了下来

阿拉什将箭支搭在弓上,将弓弦拉开到极致,用尽全身力气射出那一箭。那一箭化作流星冲破剧院,飞向远处。照亮了世界。

阿拉什浑身突然鲜血四溅,无力地倒在地上,他的弓掉在他身下,漆黑的弓身被鲜血染红,而阿拉什也永远闭上了双眼。

幕布缓缓拉上


幕布缓缓拉开

麦努切赫尔和古什塔斯布站在舞台中央,背靠着背,在他们面前分别是各自的侍从。

“战争终于结束了。”麦努切赫尔对他的侍从说。

“我们要发展人口,发展农业,发展军事。”古什塔斯布对他的侍从说。

“图兰吃下了那么大的领土,他们迟早还要回来,他们不会满足这些。”麦努切赫尔继续说。

“波斯失去了他们的领土,他们肯定会夺回这些。”古什塔斯布继续说。

“我们要做好下一场战争的准备了,哪怕这场战争可能很久之后才会到来。”麦努切赫尔和古什塔斯布同时开口,然后向舞台两边走去。最后转过头,互相凝视着对方。

幕布缓缓拉上

皇后快步走上舞台,扶起倒地的LG,向观众谢幕。

闭幕

观众席处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幕后

“嘶,真疼啊。”LG对皇后说,“我感觉我都死掉了。”

“你确实是死了。”皇后说,“我只是把你救了回来而已。你现在没事了。”

“但是为什么我现在还在疼啊,我浑身都疼。”LG蜷着身子一直喊疼。

“闭嘴吧,安静点。”皇后对LG喊了一句。


坐在观众席上的Rinnosuke走出剧院,看了一眼黑暗夜空中划过的一颗颗璀璨流星,尝试辨认出弓箭化作的那一颗,但他失败了,他摇摇头,走向了演员休息室。

“哦,是你啊,店长9,好久不见。”LG看向Rinnosuke,“抱歉我现在疼的要命,没法招待你。”

“没事。”Rinnosuke看向LG,“我是来回收那把弓的。”

“额,那把弓我真的很喜欢,而且看起来也没什么危害,你们杂货店10还要这个?我能不能不给?”

“很抱歉不行,如果你还想继续做你的表演的话。”Rinnosuke拒绝了LG的要求,“说实话,若非办不到,你们现在应该在收容所内,而不是到处演出,让我给你们擦屁股。”

“只要故事还没结束,幕布没有拉上,我想我是不会被你们束缚住的。”LG拍了拍Rinnosuke的肩膀,“这场剧你觉得怎么样?”

“说实话?”Rinnosuke对LG说,“演得不错,我蛮喜欢的。现在把弓交出来。”

“好吧,好吧,但是我还有个问题。”LG对Rinnosuke回答,“我对这片不算太熟,但是知道中东那片总是……有些摩擦。我想问问现在的波斯境内还算和平么?”

“波斯?那地方还算和平。不过你为什么问这些?你不是只在乎你的创作么?”

“噢,我只是问问,只是问问。和平就好,至少他们的血没白流。为什么问这些?我也不知道,反正听到这句话就安心了。”LG笑着对Rinnosuke说。然后把一旁暗红色的弓递给Rinnosuke,“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变成这样了,说不定你拿钢丝球刷刷能洗掉。”

“好了,我走了。真希望别再见到你们了。”Rinnosuke接过弓,向LG道别,然后走出剧院。

“天要亮了么?”Rinnosuke看着从地平线上逐渐升起的太阳说。在Rinnosuke头顶,有一颗颗流星划过。划向正在升起的太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