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跻身上流了吗?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我已经到极限了。
日期: 2018/2/1 15:31:59

嘿,批评家。你肯定听说了,Menagerie1要在18号举办一场大型艺术展。我已经填补好了节目单大部分的空缺,但我现在还缺那么四五个节目,否则吸引不到我想要的那种人流。

我想提醒你三件事:

  1. MC&D正在积极地将后门上流阶级化。
  2. Menagerie的所有权属于工会。
  3. 我在艺术资金方面最大的两个赞助商,是KoH集团和奥尔尼。

好好考虑考虑吧。

寄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某人要到极限了。
日期: 2018/2/1 17:28:59

放轻松,James,放轻松。Menagerie只有等我说要开展的时候才会开展。

听好,你要搞一场大秀,对吧?首先,我可以借你一些我的私人藏品出展,第二,苏荷的U喜欢这儿。我会跟他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能不能整点东西送展。别弄得跟世界末日要到了一样,那种事归狱卒管。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多谢
日期: 2018/2/1 19:44:59

可以,多谢了。我只是没想到Yarkoni会在奥尔尼破产的同一个月吊死她自己,但我认为就工作环境安全而言,这算不上什么明智的举动。

还有,你能风雨无阻地在我身后支持我,我真的很感激。



项目计划书 2018-59:我深爱我的先知


标题: 我深爱我的先知 by Hansarp

需要材料:
一尊首席工匠Robert Bumaro的定制模型(已完备)
15加仑巧克力
一台冰箱

含义:爱是一种奇异的感情,表达爱的形式也五花八门。

身为一名虔诚的机神教徒,我经常被教导说我被我的先知深爱着,而我也时常告知他人我亦热爱我的先知。我确信:我深爱Robert Bumaro,一如他深爱我,多亏了他对机神的慈悲与引召,我才有幸过上这般有福的生活。

许多虔诚的教徒认为爱的终极表达是性。这是人与人关系的高潮,是相互联系的两人共同创造比两人之和更为伟大之物的过程,亦是两名相爱的个体互相示爱的行为,没有什么比这还要美好。

摘要: 我会吮吸一具巧克力制Robert Bumaro模型的阴茎,以表达我对他本人,以及对机神的爱意与热情。该模型与本人在解剖学上完全一致。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BUMARO鸡巴
日期: 2018/2/5 13:06:59

[本邮件内容为空]

寄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回复:BUMARO鸡巴
日期: 2018/2/5 16:27:59

喔喔,那个啊。

说实话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的意思是第一,它能够引起一连串的讨论,第二它不像之前那个什么变态的牛头人玩意一样垃圾,第三,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想见识见识这场面。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回复:回复:BUMARO鸡巴
日期: 2018/2/5 17:55:59

好吧,第一,别跟我提那个恶心牛头人。那玩意是Tamlin的锅。

第二,你正在建议我为一项几乎接近于亵渎整个机神教的项目付账单。我该不该提醒你一句,住在后门的机神教徒可是跟住在纽约的犹太人一样多?而且犹太教起码不搞把大炮焊接在信徒胳膊上这种仪式。

第三,我还没提到这项作品过于露骨的性意味。我不在乎Hansarp平时喜欢含几根鸡巴,但在Menagerie,他嘴里含的鸡巴数量上限是,不管是藏在厕所里含还是在展会大厅里含。

这玩意不会出现在我的名单里。

寄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回复:回复:回复: BUMARO鸡巴
日期: 2018/2/5 20:00:59

你得想好,我听某些人的意思好像他是不想要他的美术馆了。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回复:回复:回复:回复: BUMARO鸡巴
日期: 2018/2/5 20:19:59

你是不是听漏了有个疯子想吸Bumaro的鸡巴那一段儿?在的Menagerie?你想把我的展览会搞成露出会吗2

我可是把大部分请帖都发出去了。你手里就有受邀者名单!告诉我,批评家:这里面有哪个人是内殿之屋Adytum's Lodge的傻逼吗?还是有哪个黑桃之家House of Spades的弱智?你从头到尾好好看看,标题、副标题、署名、封底,哪怕“轻松一刻”栏目,有哪一块区域能被律师挑出把柄来吗?没有!因为Menagerie负担不起,因为Menagerie也不想负担这些。

听好,到目前为止其他的一切安排都很完美。我不太清楚你从哪搞来的那个天才,而且坦白说我也不在乎。但只要我还管事,Bumaro就会保有一根完美的未开苞鸡巴。明白?


Trip Through the BackDoor

Step On Through

苏荷后门 2018年2月6日,周二 5¢ - 不接受退款

嘀嗒、嘀嗒、噎人的鸡巴 嘀嗒、嘀嗒、震撼我老妈

3

一次令人作呕的艺术审查

作者 Lyre Lamarr-Turing

后门讯 - 当一名艺术家,在这个“异常反文化之都”中依然无法一展抱负,反而被迫向铜臭味卑躬屈膝的时候,“文化寒冬”离我们就不远了。

据与之关系密切的几位消息人士透露, 屡获殊荣的异常艺术家Hansarp的最新力作《我深爱我的先知》被即将召开的Menagerie艺术展拒之门外,该展会也对来自世界范围内的异常艺术家们声势浩大的声援视若罔闻。你问罪魁祸首?自然是策展人本人。他的动机?钞票。

多亏了来自苏荷异常艺术界的一些匿名消息人士,倘若没有他们的义举,Menagerie的行径很可能永远无法大白于天日。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我深爱我的先知》”,也没有关系,这是一部极为大胆的杰作,其涉及…

寄信人: ed.liamces|fgnedragkcidgib#ed.liamces|fgnedragkcidgib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介于Menagerie的行为。
日期: 2018/2/6 11:31:59

您好。

不得不说我对Menagerie非常失望。艺术界对争议并不陌生;对虚假的争议同样不陌生。这样一个表达信仰的简单表演(表演地点甚至是在后门),尽管它的计划书写得庸俗到有点恶心,但竟然能令主办方如此粗暴地下了决定,简直是荒谬得可笑。

因此我发出以下通牒:请恢复《我深爱我的先知》的参展资格,否则我将把我的所有作品撤出Menagerie。

真诚的,

~ Stella Freja Lindholm


寄信人: krd.hok|atapazl#krd.hok|atapazl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
日期: 2018/2/6 12:08:59

哦不!你刚刚找到了属于你自己的上流阶级化夫人,由反大麻玩家出品!谁曾想到你将成为机器中的另一个齿轮?而谁又是Dr. Wondertainment来着?

背叛他们所有人,成为出卖者先生!

01. 字面上的连环杀手先生
02. 普通人先生
03. 本尼·桑德斯先生
04. 从任何商店免费拿任何物品先生
20. 性号码先生
21. 圣德先生
22. 罪恶先生
23. 原创角色先生
24. D.A.R.E. 先生
25. 上流阶级化夫人4
26. 电子游戏狂小姐
27. 模因先生
28. 恶兆先生(已停产)
29. 命运先生
30. 巨蟒与圣杯先生
31. 萨帕塔女士
32. Hax先生
33. 只是有个纹身先生
34. 顶端文本和底端文本先生
35. 终曲先生

寄信人: cog.tenazzip|2senraBR#cog.tenazzip|2senraBR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回复:那座雕像
日期: 2018/2/6 12:21:59

嗨,您好!

作为后门最老牌的披萨店之一,对于有人勇敢地站出来反三俗,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后门毕竟是异常世界的文化中心,降低我们的标准,就是在降低我们的地位。

因此,我们将很荣幸地为即将举行的Menagerie艺术展提供免费的餐饮服务。这是我们表示谢意应该做的,而且也希望这能令公会停止对我们的抵制。当然,我们需要一些后台部门的访问权限,但这配得上我们为您提供的服务等级。

R. L. Barnes
香脆麻辣披萨店Spicy Crust Pizza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日期: 2018/2/6 17:58:59

晚上好啊批评家,你今天过得怎么样?我过的很。好。好得跟个他妈桃子一样5。我身上已经长了一层厚厚的毛毛,还被一个中国传说里的大英雄从树枝上拽下来做成了药材。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过。简直好的上了天。

附件里是一张闻名于整个互联网的图片,呈现的是一个男的对着镜头扒开自己的菊花。在我心情没今天那么好的时候,如果有某些人给狗操的TTTB6寄了什么狗屎东西,我会觉得这张图是回敬他们最好的手段。

保重!你这是在为我的葬礼刨坑呢。<3

附件:

  • 你好.jpg

寄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好了好了,我的戏剧性女皇
日期: 2018/2/7 07:18:59

卧槽,那我给你荐举人才还真是很抱歉了。

听好了James,我知道你现在压力很大,但你得搞清楚形势。现在争议性就是一切。再说了,不管你喜不喜欢,TTTB肯定会哔哔一堆,我可是知道你多喜欢他们哔哔。

说真的,别给自己那么多压力。你只需要把这个项目放回节目表,然后等着一切回归正常就行了。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再送你一张图
日期: 2018/2/7 09:31:59

[本邮件内容为空]

附件:

  • 温暖的大鸡巴.png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我恨我的人生。
日期: 2018/2/8 20:48:59

嘿我的老伙计老铁子好伙伴我亲爱的好朋友批评家你对我最好了他们毁了我的展会我的至爱亲朋。你一脚把我踹进这个粪坑里,这个粪坑最近一次更新的版本信息如下:

寄信人: NAW.tlatsegeht|slenapyhctap#NAW.tlatsegeht|slenapyhctap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MSAN回复
日期: 2018/2/8 11:59:59

您好,

2018年2月5日,有记录称Hansarp先生的行为艺术作品《我深爱我的先知》被即将举行的Menagerie艺术展除名。该行为随后引发了公众的广泛谴责。作为Linuxsphere最大的机神教公民权益组织,机神教自我宣传网络Mekhanite Self-Advocacy Network有义务对有关事件作出以下回应。

MSAN已对该案件进行了全面审查,并得出以下结论:

本电邮通知您,在Hansarp的自我表达行为受到您的不公正审查之后,您已被MSAN题名为谴责对象。MSAN承认《我深爱我的先知》这一作品内核露骨而色情;然而,MSAN认为该作品并不比《Quin preu és la virtut?》或者《Tamlin之书》等作品更为淫秽,这两者均曾在Menagerie中参展。因此,MSAN最终的结论认为Hansarp先生的作品遭到除名是由对机神教徒的仇视心理驱动的不公行为。

如果您决定恢复《我深爱我的先知》的正常参展行程,我方将终止对您的谴责行动。圣技术人员Reverend TechnicianPandora Ellis认为,为了Menagerie未来的财务状况着想,这是您最恰当的选择。

我们希望尽快得到回音。

圣技术人员Pandora Ellis



敬启者,

我方谨代表苏荷宗庙制铁厂SoHo Temple Ironworks,对您将Hansarp先生的《我深爱我的先知》在您即将召开的艺术展中展出这一决定表示强烈的谴责。尽管我们的元老注意到您已将该作品撤出日程表,但我们仍有义务谴责这一行为的粗心大意。

苏荷宗庙制铁厂要求Menagerie对以下渎神行为负责:

  • 允许一个凡人以机神的名义获得崇拜而成为偶像。
  • 以“牛奶巧克力”为媒介表达信仰,该媒介是血肉的典型体现。
  • 一个外行人士对一名后涅槃工匠进行口交性行为,尤其是进行该行为的双方过于悬殊的力量差距,这种设置体现了其变态的亵渎心理。


尽管破碎之神教会公开支持Hansarp先生的这一作品,Menagerie也不能忽视后门数目庞大的正教会信徒的不满。我们对您粗心的举动感到失望,并希望您将来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制图者兄弟之钥Brother-Schematist Key



恭喜你,我完蛋了。不管你跟TTTB做了什么交易,你一手毁掉了Menagerie。或者说,你毁掉了。现在我左右为难,左边能用蒸汽把我蒸成肉包子,右边准备拿堪比雷暴的大电流酥炸我的屁股。看着我被你整的这么惨,你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

赶紧把我从这烂摊子里弄出来。

寄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
日期: 2018/2/9 14:28:59

好吧,首先我对这一试图令Menagerie脱离庸俗的尝试感到抱歉。其次,我就此跟很多人进行了斡旋,所以耐心听好:

Hansarp同意妥协;你知道的,机神教徒不喜欢四处树敌。大体上说,他决定弃用巧克力Bumaro,转而采用人造克力(用石油等合成材料制作,符合机神教戒律的“巧克力”)制造机神的外观,然后再干那事。我跟三个教派的人都谈过了,这百分之百地符合戒律。甚至符合正教会那个“神圣降服”什么的东西。你怎么看?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回复: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
日期: 2018/2/9 14:39:59

我求求你再给我一个别的选择。不管你这次给我送个什么玩意我都能批准。


寄信人: krd.liamhcrot|xecnirpyranomlup#krd.liamhcrot|xecnirpyranomlup
收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主题: 表演计划书
日期: 2018/2/10 18:41:59

你好,我是Zend Kivelä!批评家可能跟你提起过我。

我听说那个机教的家伙做的东西搞得一团糟,你现在需要帮助。我个人觉得那个挺搞笑的,不过我猜其他人可能不太会欣赏这件绝妙的渎神杰作。

我正在计划一个项目替代这个,绝对能解决你的问题。你看,我是个新兴艺术家,也从来没后悔过成为一个Nälkän。所以你要是准备采用那个小伙子,一些不太能接受他们机神教那种倾向的人可能就要被你排除在展会之外了。我这话没有恶意,也不是想违规,就是…有我没他,有他没我,而且他都得了不少奖了。

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做了一个血肉装置作品,所以我现在真的得去喂它了,还有,我也需要你给Hansarp预留的那个18禁展区,我保证《亚恩驯服深红统领》绝对会引起轰动(别问我研究了多少乌贼屌2333)!

批评家告诉我说你已经预先通过了我的作品,所以我把大纲分享给你。提前向你道谢啦!:D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无主题]
日期: 2018/2/10 18:55:59

我放弃了。


寄信人: krd.liamhcrot|ehtrotaruc#krd.liamhcrot|ehtrotaruc
收信人: 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krd.liamhcrot|citircasydobon
主题: 一则消息。
日期: 2018/2/19 23:59:00

昨天我醒来,穿好西装,去出席我花了好几周组织起来的会场。这场盛会必须完美无缺,我真希望还有什么代码能用来强调这个“必须”。我必须有完美的阵容,能吸引到完美的一大群观众,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完美地进行。

所以让时光回到一周以前。

我想跟你讲这样一个故事:就在五天前,我的导师,我的老师,这个狗逼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东海岸异常艺术界无可争议的权威人士,偷偷跟TTTB讲述了关于我是如何将一个粗鄙的色情表演一张一开始就没有收纳过它的节目单中剔除出去的故事,而且不知为何这样做竟然是错误的。我被虚假新闻描绘成了一个不知艺术为何物的髭毛乍鬼。在那难熬的五天里,我成了全美国最讨厌的人。我就如同居住在麦卡锡主义世界里的卡尔·马克思,而且还刚刚炸死了一公交车向往资本主义的越南-朝鲜裔混血孤儿一般,处处被人戳着脊梁骨。

可我宁愿再过一百天那样被人唾骂的日子,也不愿意在Hansarp的淫秽表演被“““重新”””纳入我完美的盛会中后的这一周多活一秒钟。

你知道在你满口诽谤之言的垃圾消息放出来之后,有多少人宣布退出参展吗?我也不知道。人数超过两位之后我就不在接着计数了。但你知道我被迫玷污了我完美的展会之后,又有多少人回来吗? 所有人。百分之。这就是他们在乎的一切。如果是你,知道了你麾下的明星艺术家们,你曾经的和现在的同僚们,对你的关心与支持还不及对一个精虫上脑的傻逼上心的时候,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

我甚至无法恨他。当我打给他说我投降的时候,我对他就没意义了,他甚至不在乎我。我没有听到警告声,责骂声,亦或是称赞声。他只是说了谢谢,然后挂了电话。

命运甚至不会用最正当不过的愤恨之情挽救我的尊严。

七天来我没走出过我的公寓一步。我不断地哭泣,尖声叫喊,像死人一样躺着,肚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往下沉,如同有人往我的阑尾里灌铅一直灌到炸开。但我从未离开。我该如何面对我自己?我把自己卖了。我输给了你,输给了Melanie。我一点也不Cool。

在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一直盯着我的手指。这些属于一个骗子,属于一个庸俗的捉刀手,属于一坨垃圾的手指。既然我已经知道我永远听不到肯定的答案了,今后我该怎么觍着逼脸问出“Am I Cool Yet”呢?当我挥拳砸向厕所里那面肮脏的镜子的时候,我还是在跟一个男人的倒影搏斗吗?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叹惋那本应洁白无瑕的理想国。我只想重新体验到真实感。

还是回到离我们没有那么遥远的昨天吧。仅仅想到那场表演我就吐了两回。就在一周前,被机神教的炮火炸开花的恐惧还如此的真实,但现在,现在那根本算不上什么恐怖,甚至成了一种奢望。被炮火焚烧成灰烬的奢望,在前往那个腐烂展会路上的每一分钟,那种奢望都在折磨着我。把我炸成渣滓吧,只要我能体验那样一个简单的、愉悦的时刻,就已经足够了。

你无法明白那种感觉。当我走进展会现场,看着我多年的辛劳,一切都运转得极其完美,而其间夹杂着的那具由合成巧克力塑造而成的破碎之神雕像无疑最为吸引人,美丽得令人作呕。你想知道破碎之神的什么东西没有破碎吗,批评家?猜一猜。

我给你个提示:整。整。十。英。尺。

我需要重申一遍:这真的很美神圣。在那段恐怖的时间里,我的大脑记录下了圣灵的真知,以及祂那柄辉煌万丈的变速杆,那一刻我感到我肺部的所有空气被一台真空吸尘器抽了个干净。我明白了Hansarp是真诚的,如假包换的赤胆忠心,这是最纯洁的奉献精神,是由热爱驱使着在两周不到的时间里准备而成的鸿鸿巨作。在那个短暂而令人陶醉的咸湿梦魇之中,哪怕是也不由自主地想要跪拜下来,吮吸破碎的那话儿。

我还能管我自己叫策展人吗?我感觉我自己如同一个鬼魂,如同一个破碎之人存在过的空洞痕迹,被一股神圣之风带向远方。

从那一刻到正式演出之间的部分我记不太清了。Lindholm的植物像往常一样美丽,Zapata在十几个死者的掌声中以非人的优雅姿态演奏着小提琴,Amador和Burg的作品…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它原本会令我义愤填膺,但如今我只能说我有点想笑。

然后…然后轮到《我热爱我的先知》登场了。轮到Hansarp登场了。

那一瞬间,我直接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觉如同几百万漆黑的苍蝇从通风口直直俯冲而下,剥扯着我的皮肤,活吞下我的肌肉,最终只剩下一具骨架,仿佛一股灼热的怒火在我破碎的心灵深处蒸腾着。我明知我可以叫停这一切,我明知我可以在那个可鄙的小虱子走向那尊巧克力机神像前一劳永逸地将其解决…可我的双腿被我多重的绝望之情牢牢抓住,钉死在了地面上。

Hansarp开始了他的表演,上帝饶恕我吧,我竟然目睹了全过程

在那短暂的永恒之中,我默默地注视着那无从想象的恐怖景象。我的注意力被某种可怖的力量,某种可怖的闹剧7牢牢牵制着,无法从那个卑劣的黄铜小基佬身上挪开,这个坐在我Menagerie的废墟门口招揽游客的售票员正卯足了劲吮吸着自己漆黑的良心。他的技术简直登峰造极,批评家。能看到他在我的废墟上表演得如此熟练,也是一种欣慰吧。

随后,Hansarp退下了舞台。

我很犹豫要不要回想那些具体的细节:那悲哀的回忆在我的脑子里深深地扎下了根,Hansarp与机神的身影与色彩在我脑海中纠缠不休,融为一体。“你本应该在那里”。我真希望当时在场的是你,而不是我。

当演出结束,Hansarp深深鞠躬的那一刻,我看了一眼我的手表,才发现我的意识仿佛在那一刻冻结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般骤然逝去。我揉了揉眼睛,又意识到在那一段痛苦的时光里不确切的某一刻起,我就一直在哭泣。是因为美丽吗?还是因为悲伤?抑或是那纯粹存在主义的绝望使然?我觉得我并不在乎。

你知道我忘记取消对Kivelä的邀请了吗?我完全忘记了。他的作品我没什么好说的:一尊亚恩的雕像插入了一尊深红之王的雕像,好像也打动过我,让我觉得恶心,也可能是敬畏。

Menagerie赚了一大笔,所有人都爱它。

操你妈。

-策展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