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刺杀以及猜忌
评分: +29+x

一则聊天记录。

rain:兄弟们,似乎我通关了?{图片}

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台电脑显示屏,显示屏上显示着“THANKS”

九龙城管:?你在说什么,这机器好眼熟,但这啥啊

nine:他在说那个新游戏《先祖》吧,不熟,下一个

X:@nine,你前段时间不是说你买了一台吗?

nine:被海关扣了,:)

X:…

nine:无所谓,让别人先玩,踩一下雷也好

rain:可是@nine,它不是号称独一无二的专属定制体验,超大的开放世界吗,这就完了?

nine:?你自己看看你上次发言是多久吧

rain:也就两周啊

rain:我花了,他妈的,十万,美元,就只有两周?

nine:好玩吗?

rain:他不能捏脸,不能选性别…

nine:那好玩吗?

rain:他不能离开大地图,不能伤害友军npc和路人

nine:那他好玩吗?

rain:好玩!沉浸感超强,历史也还原,我参与了海上劫掠,希腊各城邦的内战,抵抗波斯,找出统治者中的败类-好像是叫维序者什么的秘密结社什么的,不过玩到后面有点奇怪,有些…巫术之类的?我本来以为是纯历史类游戏呢

九龙城管:嗯?古希腊吗?我有个朋友,他好像也有类似的游戏机,不过他的是近代英格兰背景,而且是个刺客,不是个战士,也没有什么巫术之类的东西

rain:实际上,这游戏也有刺杀潜行要素

九龙城管:?

九龙城管:用的是袖剑吗?

rain:不,是一把断矛

九龙城管:太好了

rain:?什么太好了?

九龙城管:啊,没什么…我一直觉得断矛很帅而已

nine:反正好玩就行,感谢试玩…巫术?什么样的,吸血鬼那种黑暗风还是牧师战士那种?

rain:那个时间的古罗马有个寄吧基督教,还牧师呢…不,都不是,最后是一个战帅拿着一个…嗯…金色的苹果?他用那个玩意可以短暂的飞行,还能一点程度上控制人心,不过最后还是我想办法赢了那个战帅,我本来想拿着苹果就无敌了,但是拿了苹果之后就不让我操控角色了,直接让我看了结局cg,把苹果拿去埋在一个地方了

九龙城管:听着像某种异常一样

X:这种游戏设定挺多的吧?架空历史,然后插点奇奇怪怪的世界观进去,狼人吸血鬼秘密结社什么的

rain:是的,不过这个插入挺怪的,本来历史沉浸感很强,但是看着那玩意我一下子就出戏了

days:@rain,跑

rain:?

X:?

九龙城管:?

nine:?

days:别你TM的?,@rain,你动一下你那猪鼻脑子,想一想那玩意的沉浸感有没有啥不对劲的地方。我现在很明确地告诉你,这玩意肯定不只是什么逼游戏,一定有异常因素,快跑!!

九龙城管:可是,有异常没危险的东西我们也见过不少吧,让他研究一下说不定也无所谓:)

days:我也买了那逼游戏然后和X一样我觉得那东西不对劲于是我调查了一下一个GOC成员他说那逼金苹果真的是异常有好几个但是被一个还是几个同行组织藏起来了不过机械本身没问题至少没什么大安全问题所以我没在意然后游戏通关后当天晚上我走夜路就被人打昏了失去意识和记忆现在才在医院醒来所以现在你知道这玩意有鬼了你他妈的能不能别管那玩意了快跑

九龙城管:那GOC成员居然没把你抓回去吗(乐)

九龙城管:那小雨子小心点吧?不过你似乎也不需要我来操心,毕竟是高贵的现实扭曲者捏

X:@rain,去警察局呆着,我来接你

X:@rain,人呢?


一个安静的下午。接近饭点,基金会食堂里的师傅们忙碌着,饭菜的香味充溢着二楼的大厅。

今天……到目前为止还是颇为平静的一天。特工刘宇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打盹摸鱼,却被一则来自基金会内网的加急消息打扰。

“……加急消息?好久没见过了,看来不能摸鱼了。”他甩甩头,飞快的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点开了基金会的员工系统。

……

您已唤醒基金会员工系统,今日在线时长7小时16分。

欢迎回来,刘宇,身份已确认。您拥有四级权限。

显然,自己摸不了鱼,得开始忙活了。当初申请成为基金会与Assassin组织的联络人时,他还以为能这是个能白挣钱加权限的职位。

他在打开基金会人员的布置图前尝试着联系了此前驻扎在██市内的基金会人员,得到的结果与Assassin组织那边的消息几乎一致。

把信息发送给上级后后他开始调出██市的各种资料——按照基金会的章程,如果上级迟迟不回复的话,他可就自动变成这次事件的指挥官了。

由于不太清楚这起事故的实际原因和后续可能的影响,刘宇指示受影响的基金会成员待在安全的地方自行休息,并调动了邻近站点的几支MTF先行前往调查。

“按这个距离来看,他们应该花不了半个小时就能到……不过这么多受影响的平民对帷幕的存在而言是个问题……得派人过去了。”


X:人呢,没了?

nine:@rain,卧槽,别吓我

rain:?我为什么要去警察局,警察真干不过我吧

days:那你他妈到底想干点啥

rain:这游戏做这么真实,如果你说他是异常的话,那么…大概是真的过去的历史片段了,既然如此,苹果也大概存在,你又说苹果可能是个异常,不过最重要的是

rain:埋苹果的的那个地方,那座山,还有那片湖泊,我知道在哪,我要去找它

days:我求求你能不能用一下你那猪鼻脑子,我告诉你有人袭击过我了,你是去找死还是找苹果?

X:@rain,非要去的话等我一起

X:@rain,?

九龙城管:(乐)

days:草,谁想下办法把这个猪脑子拦下来


距██市区二十余公里的红山湖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当然也包括现在。除了湖边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钓鱼人之外,只有时不时被风吹皱的湖面证明着时间仍在流动。

一个穿黑色风衣的高瘦男子从摩托上跳下,直奔湖边。

他来过这里,虽然,用的不是这具身体,但是回忆指引着他前行。

他安静地绕开钓鱼人,往湖岸被灌木遮盖着的一角走去。

湿润的土壤混着被奇术斩断的草根,被翻开并丢到一旁。

不过发现的也只有土壤和草根而已。

他并不惊讶。要是那么轻松就能找到的话,这玩意早被找蚯蚓的钓鱼佬挖去了。他蹲下身,向自己刚刚制造出的土坑中伸出右手,回忆着游戏里苹果的使用方式。很快,一个奇术阵列开始在他的掌心显现。

昏暗的光线开始聚合,将这片黄昏阴影中的灌木丛照得亮如白昼,引得被强光惊了口的钓鱼人破口大骂。

他可没空管这几个闲人,他们最好别过来找麻烦,这对大家都好。

好在光线逐渐暗淡下来,钓鱼人也没跑过来找麻烦。他闭上双眼,向散发着白光的地方一抓,一个白色有金属光泽的果状物被他抓在手中。

“这就是伊甸苹果?……和记忆中的一样。”他拿着“苹果”,自言自语着。

“想不到这位先生竟然愿意把忙帮到最后。”身后传来不知谁的声音,惊得他冷汗直冒,“本来只是想借你记忆一用,找一下苹果的位置,没想到你竟然把它直接挖出来了。”

“什么时候站到我身后的……真头疼。”他还是在自言自语。

“不讲废话了。苹果,交给我们吧。”

他意识到这人应该和前段时间袭击days的那帮人是一伙的。

同时他也明白,虽然苹果对他来说只是个游戏彩蛋,但对面这个人一定拿苹果有些特别的用处,以至于不择手段也要拿到手。

对面这人想偷他的记忆,还袭击了他的朋友,就为了这个苹果。

他的头开始疼……昨天药吃多了,该死的。

他懒得想更多的东西了,不过他很明确自己现在的心情。

还有他能做什么。

所以他的答案是:“不。”

对面那人手上涂着红色十字标志的某种机器开始动了起来。他叹了口气,右手掌心的奇术阵列开始运作。


在确定基金会已经收到邮件之后,邵玉打开电脑上挂着的另一个窗口。扫了一眼沉寂的消息列表,在把那些灰色的头像和名字记在脑海中后,她离开了电脑桌。

组织内在这附近的所有人都已经被联系过一次了,但到目前为止仍有近半数的人没有回复消息。

又得找基金会吗……真可悲,我们什么时候沦落至此了呢?

轰鸣声让她回到现实,回过头,她望向窗外。屋外不断地传来人们醒来后的叫喊与车辆碰撞后警报和燃烧的声音。

如果这起事件真的是伊甸苹果力量的爆发,那毫无疑问,已经有人得到了苹果,而且大概率爆发了战斗..而她只能祈祷得到苹果的不是圣殿骑士……或他们的朋友。

城里很乱,也很冷。凌冽的偏北风在这座混乱的城市上空安静而无言地掠过,与城中因灾难所带来的惊恐而挣扎的众生并无瓜葛。

邵玉驻足于窗边半响后,戴上兜帽,固定好袖剑,带上手枪。

她推开门,闪身遁入黄昏之中。

此时,距事故的发生已有四十分钟。

她向城市一角走去——市区的马路上堆满了因司机昏迷而撞在一起或撞在墙上的车辆,所以她现在只能步行前进。

周围喧扰的人声越来越少,有的只是杂乱无章撞在一起的车辆发出的声音。不错,这个方向的确是组织成员里仍在昏迷中那部分的分布方向。

她低下头,看了看手机。现在的她在城市的边缘,再往前走就是红山湖的方向了。那个地方平时很少有人。

“还能怎么办呢?我现在没有别的线索了。”

邵玉在路边找了一辆损坏不太严重的车,将驾驶座上扔在昏迷中那位无辜群众拖出,安置在安全区域,自己坐了上去。


特工刘宇的电脑桌面上又弹出来一条消息——发件人是基金会的上级。他瞥了一眼时间,离他把信息打包上传只过了五六分钟。

“老大今儿还挺勤快,看来出大事了。”他自言自语着打开消息,却发现是一封转发文件。

消息框没有关。

00107:这边已经看到你派了几支邻近的MTF过去。就应急措施来讲很好,但就目前这个状况而言,我认为应该派一些防认知危害和精神损害的人员过去。

01742:MTF的事情我会留意的,主管。但现在帷幕怎么办,要用直升机或者模因进行地毯式记忆清除吗。

00107:我的建议是使用模因,但这是事件处理完毕之后的后话了,你无需这么着急。

01742:从现场的信息来看,██市区里里现在是一片混乱。

00107: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决定吧,本来疑似有混沌分裂者和圣殿骑士出动,现在又搅和了反大麻玩家进来,有效情报还差得太多。你现在指挥队伍对现场进行调查就行了。关于我前面说的认知危害和精神损害防护,我把MTF-甲未-03的指挥权转交给你,你派他们过去应该会方便很多。此外,联络刺客的任务仍由你负责。

01742:……我明白了。

00107:会很辛苦,这是你升任指挥官以来的第一次大考验,有什么问题及时向我反馈就好。

01742:明白。


太阳倚在地平线上,晚霞从城市的方向射来,迎面而来的炫光耀眼,令人分不清究竟是阳光还是火光。

十余支机动特遣队正从不同方向驱车接近██市。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对██市发生的异常现象进行调查并从物理和网络上进行封锁。如果有个别醒得早的群众往外跑或散播信息的话,维持帷幕的工作会麻烦不少。

网络封锁不是他们的工作范围。也就是说,他们只需要保证没有人出城就行了。

MTF-甲未-3-“策士”正是其中之一。

就像往常一样,陷入衰落的刺客兄弟会又需要基金会伸出援手。


道路两旁的树木逐渐稀疏,与之相反的,这是愈多的深度昏迷的行人。邵玉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红山湖,也接近了真相。

现在,距事故发生已有一小时三十分钟。

刚刚在车上收到基金会那边的消息,反大麻玩家似乎被卷进了这次事故。按照那位名为X的反大麻玩家的邮件内容来看,这次异常现象八成是真的跟苹果有关系了。

她在离湖岸约两百米的地方停了车。

天色渐晚,她勉强能看清湖边稀稀拉拉地躺着好几个人和一个明亮的蓝色光源。

她快步上前准备确认情况,看清楚了躺着的是什么人。

或者是,曾经是是什么人。

鱼竿,枪械,七零八碎的身体碎片与褐红色液体混杂出的一片狼藉让身经百战的邵玉也面色难看,一阵反胃。

几乎所有人的身体都被切割成很多份,只有一两具身体尚且可以称作完好。

而那个光源附近,则是一个静静的坐在这场“尸体派对”不远处的黑衣男子。

对方盘腿坐着,望着空无一物的湖面,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从邵玉的角度望过去,能看见他的衣服有很多破损,但是却没有伤口和血迹。对方左手上拿着一个球形的东西,散发着微光,而光源来自于他的旁边——是一个被画在地上的法阵,散发着耀眼的蓝色光芒。邵玉虽然不是奇术师,但是凭借和众多奇术师打交道的经验可以看出这个法阵是在匆忙中画下的。

他突然转过头来,即使邵玉确定自己没有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刺客?可算是来了。”那人转过头,指了指那些尸体,大声地对她喊道,“这些,似乎是圣殿骑士的人。我找到苹果后动静太大,被他们追击,不得已才反击的。”说到这里,他有些苦恼地饶了饶头,“我本来不想杀光他们的,但是没办法,他们非要拼的你死我活……哎,你看,我现在还受伤了,没法行动。”

邵云看着对方,摘下自己的兜帽,露出一张充满紧张和担忧的脸。

“我是反大麻玩家的一员,你可以叫我rain,真名不方便透露。”他看着邵云站在原地不说话,自顾自地说着,“我看也不必废话了,把我带离这里,我之后会尽我所能的回答你的所有问题。”

“……?你没事吧?这个法阵是?”刺客犹豫了一会。

“我说了等会我会回答的。”rain不耐烦地说道,“这是刚才临时画的。”他想了想,对着虚空挥舞了几下,法阵的蓝光逐渐消散,“现在好了吧?请尽快带我离开。”

邵云沉默了很久,然后点了点头,慢慢地走了过来。


“这就是你所有要说的了吗?”刘宇看着屏幕那头的rain,叹了口气。

“我说的还不够多吗?”尝试和刺客组织及其合作者达成共识的rain也叹了口气。他刚刚明明干掉了十几个圣殿骑士……和他们的帮凶,还把他们的记忆都搜罗了一遍,分别告诉了刺客和基金会的人,可对方还是在把他当成犯人在审啊。

但好在,他很有耐心。凡事总是需要耐心的。

“确实很多。”刘宇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但还是要例行问一下的。”

“如果这是你们的规矩的话,我理解,可我要说的的确就这些。但这位名为rain的小伙子可未必。”rain也同样叹了口气。

“什……?”

“嗯……我不是rain,只是暂借这孩子身体一用的伊甸人。”rain挠了挠头,“我的本体是那个苹果。如果你们没什么别的话要跟我讲的话,我待会就把身体还给这小伙子。”

“你给我们提供的这些信息已经大致够用了,不管怎样还是多谢。”刘宇想了想,说,“这具身体我们当然要收回来的。不过如果你只是需要一个人类的身体,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一个D级。”

“……D级?”

“啊……简单说来就是给你一个专供你驱使的人类。”

“俘虏,还是克隆人?不过无所谓,怎么都好。”受伊甸人的情绪控制,rain的眼里似乎闪着光。

“不过暂时不能还你自由。”

“这无所谓。你以为这么多年里我是有自由的吗?”rain放松的瘫在椅子上,“我需要花点时间了解这个世界,除了时间之外,我还需要安静的地区和资料…我看你们这就不错。”

“那样最好……我是说,那我们就说定了。现在你先回苹果里待一会吧,这个年轻人的身体很重要,待会找到合适的人选我们会交给你的。”

“这样也好。这孩子的记忆和身体都分外有趣…被我一直这么霸占着或许反而会浪费了……”rain的声音渐弱,缓缓地低下了头。

“好了,刺客小姐。”刘宇笑着对屏幕另一端的邵玉说道,“向这位rain解释事情经过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和MTF成员完成对接的邵玉并无成功的喜悦,她刚刚把苹果亲手递给一位MTF成员。

我是刺客,还是一名基金会的特工呢?邵玉忍着拿回苹果的冲动,基金会和刺客的良好关系很大部分取决于刺客的“慷慨”——他们无力与现在的骑士对抗。对刺客来说,非要选的话,他们宁愿苹果和其他伊甸神器在基金会手里。

“那之后呢?”

“随他去吧,最好不要让他来捣乱。你们的对头圣殿骑士会和混沌分裂者那一帮子混到一块还真是既出乎我们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该怎么说呢,毕竟两帮疯子混到一起好像是很合理的一件事情。按照rain……额,按照那位‘苹果人’刚刚说的,那边这次似乎是来了不少人的样子。这种事情基金会这边会想办法处理的。倒是你那边,你的同伴似乎都没有行动力,你孤身一人吗,不如回去守着他们。”

“不,在那之前我还有事要做。”

“什么事?”

“那个伊甸人不是说过了吗?他们带着伊甸神器过来了”

“哦对,伊甸神器是什么?”

“你可以理解为伊甸人使用的高级工具,某种异常技术制造出来的,都有很大的用处,所有我要去收回刚才他口中的‘列奥尼达斯之矛’。”

“有什么特点吗?”

“他不是说他不确定那把矛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想必这种信息即使在圣殿骑士内部也是绝密信息,以至于这些炮灰们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么说的话,你如果去了,处境会很危险。”

“刺客总是出入于死境的。”

“……我不太理解,MTF已经到了,他们可以处理的。不过,按照基金会和刺客组织的合作协议,我没有权力命令你。但你这样做的话基金会可能也给不了你太多支援,除此之外回收的伊甸神器你也要交由我们保管,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不过在此期间,城里的烂摊子还要交给你们。”

“这倒没问题。哎,你们刺客都不要命的吗……”和刘宇的链接在一句叹息声中断开。邵玉放下手机,双手握上方向盘。

瞥了一眼在副驾驶座上沉睡的rain,她驱车向市区内赶去。

那少年的眼睑轻微地抖动着,似乎正要醒来。


X:我之前去联系了下SCP基金会,那边刚来信说rain安全了。

days:这猪鼻没死算他命大。

X:听说他真去找苹果了,还和混分干了一架大的,给半座城都炸了。

九龙城管:?等,虽然我知道他是现实扭曲者还是奇术师,但小雨子威力真有这么大?

X:听说是挖出来那苹果的能力,具体的的我也不太清楚。rain在那边配合调查呢,基金会的说这事结束了就放他走。

days:搞收容室里去关关没准能给他长长记性。

nine:你就别说啦……这次的事我们最好也少掺和,等rain回来了再说吧。

X:基金会和混分多半要干一架大的吧,这种浑水谁掺和啊。

九龙城管:看戏就好。

九龙城管:(乐)

nine:(乐)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的。”

“所以苹果你交给基金会了?”

“对啊……不然呢,留着给你玩?”刺客皱了皱眉

“还行。”rain在原地伸了个懒腰,“基金会的话……至少不会乱用。之前我还不知道苹果是个有这种威力的东西。”

“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可以回家了。基金会这边希望你和你的朋友们别掺和这事,挺麻烦的。”

“当然麻烦,毕竟你们和混分还有那啥圣殿骑士都干起来了,那些死宅可没准备插一脚……不过话说回来,我可没准备要走。”

“那你还想干嘛?”

“你不是要搞潜入吗,我也去。”

“这不好玩。”

“我知道。拜托,你不会真觉得一两个圣殿骑士就干得过我吧?”

“我们不是去打架的。”

“行了,我知道。这是通知不是请求,不过我答应你在行动中我听你指令,这下总对了吧?”

邵玉没有回答,只是停下车。前面就是市区,路边稀稀拉拉地分布着小小的独栋房屋。按照刚才刘宇给的信息来看,这块区域目前还在圣殿骑士的控制范围内。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跳下车,准备步行进城。

“就算你现在非要把我丢下也无所谓,我一个人回去就行。”rain也跟着她下了车。

“你回哪去?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就住这里的吧。”

“我一个人溜进去。”

“……刚才还是该把你交给机动特遣队,让他们把你带回站点去。你非要闹着回来。”rain没头没脑的话语把邵玉梗了好几秒。

“那不如我们一起进去吧,反正你也得溜进去。”

“高贵的现实扭曲者搞潜行?休谟指数波动肯定会引起他们注意的,你还是先去找基金会吧。”

“哎,没关系的,我不用奇术和普通人没区别的,这点我能保证。”

“……”

“再说,你觉得他们现在会驻扎在哪里?”

“哪里?”

“我家。”

“为什么?”

“那里有一台Animus HR-self,是我前段时间玩的。他们要对付我,还知道我是刺客的后代,肯定会去想办法去多抠点信息出来。”

“嗯……也对。”

“……”rain像是庆祝胜利般的笑了笑。

邵玉没有再说话,只是丢给了rain一把小刀和一把手枪。rain把这视为了一种默许,收起武器后滑稽地敬了个礼。

“你始终记住一点:能不出手就尽量不要出手。我不是不信任你的实力,只是不想在敌人后方生事罢了。”

邵玉闪身进入一旁的建筑物内,rain愣了一下,也跟了上去。而此时,基金会还在想办法收拾一个莫大的烂摊子。


还真是个……莫大的烂摊子。

刘宇此时已经到达了现场,但他也不知道这对局势有多大帮助。现在大概有半座城被控制在混沌分裂者和圣殿骑士的手里,而上级要求他尽最大可能降低市民的伤亡,说是帷幕需要。

他当然知道平民的伤亡率越低越好,他也很感激上级没给他下死命令要求伤亡率必须低于多少多少。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要凭借目前的十几支机动特遣队来和抵抗几近倾巢而出的圣殿骑士,并在帷幕之下夺下这座上百万人口的城市。

完成了的话就是大功一件,但完不成的话罪可就大了。操他妈的混沌分裂者。

刺客们或许在刺杀潜入时是一把好手,可这种…“专业事项”,大概率是指望不上的。说不定,待会还要派人去救邵玉和rain。

想到这里,刘宇的头越来越痛了。他索性瘫在椅子上。

两名特工押着一个从附近站点里调来的D级人员向他走来,打断了他的自闭。

“长官,您要的D级。”

“绑好放收容室里,把苹果也拿过去,我待会来亲自处理。”

“是。”


按照在湖边的时候那个伊甸人给的情报,圣殿骑士只能通过那个名为“中心”的晶体来控制“苹果”和读取Animus HR-self内存储的信息。这是个机会,我必须把握住

刺客一边想着自己的计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同行者交谈“也就是说,你去找苹果之前的记忆,他们可能都已经读过了。你的绿型能力和奇术水平他们或许都一清二楚。”

“我知道。”

“你能在Animus HR-self中埋葬了苹果,说明你的祖先里也有刺客。希望刺客的血脉在你身上能有所体现。”

夜色已至,城市似乎是忽然暗淡下来。由于城市靠湖的这个区域里大多数人都在还在沉睡,几乎没有一个房间的灯亮起。

邵玉戴上自己黑色的兜帽。无灯的夜晚,无垠的黑暗,熟悉的城市…现在这里是刺客的主场。

是她的猎场。

必须谨慎,但是要快。邵玉闭上双眼,做着深呼吸,这能使她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

很,好。

她睁开双眼,从建筑物的角落里闪出,轻捷的身影在漆黑的夜里游动,预示着死亡的降临。

当然,仅仅是对那些圣殿骑士来说。

rain对刺客行动方式的理解显然仅停留在游戏层面,他在邵玉身后笨拙地追随着,但游戏的经验或多或少也帮助了他——至少没闹出什么乱子。

随着接近目的地,两人的行动方式默契地变成了rain在前面带路,邵玉在后面警戒。

两人可以察觉到,在接近rain住所的过程中,圣殿骑士和混沌分裂者的人在增加。很多路口都有他们的人把守。好几次rain都尝试动手,但无一例外被邵玉拦了下来。

“这里不是游戏,你以为能开无双吗,能别动手就别动手。‘战必有价’,别冒没必要的风险。”

在一次次的绕路后两人来到一个路口。被车撞歪的电线杆昏暗了整条街的路灯——路口处守着一个圣殿骑士。

出于本能邵玉打算绕路,但她很快意识到现在已经无路可绕了。他们俩通过潜行从至少二十个圣殿骑士的眼皮子底下绕开,可现在他们的附近已经没有一条没有敌人的路了。

但对刺客来说,有敌人的路并不意味这不是安全的路——尤其是在敌人落单的情况下。

邵玉俯身,在rain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不要乱动”后便消失在黑暗里。

rain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选择蹲在原地,观察周围。

他感觉他们的直觉是正确的,在接近rain住所的过程中圣殿骑士的人数的确在增多…他们找到了什么吗?不出意外的话,穿过这个路口是他们现在所能选择的路中敌人最少的一条。

邵玉腕口的袖剑猛地伸出。

那位身上有着圣殿骑士标志的人拿着武器坐在路口边的石墩上走神,他应该是被安排了“看守路口”的任务,但很明显他并没有多尽责。

灯光,在闪烁。

灯光第一次暗下,邵玉从车辆后闪出,贴着墙轻巧地移动到和那人一个拐角之隔的位置。

灯光第二次暗下,一瞬间,邵玉折过袖剑,闪身到那人身侧。

“谁……”他察觉到了什么,发出了一点点声音,但邵玉不打算允许他把话说完。几乎在他有所察觉的同时,他的额头已经和散着碎玻璃和石屑的沥青路面来了一个猛烈的亲密接触。额角的剧痛和突如其来的惊恐使他本能地想出声叫喊,但早已被袖剑割开的气管已经不能再使他的声带发出半点声音了。

在艰难的呼吸里他尝试挣扎,但他只能发现自己四肢的知觉在一点点冷却,抽离,并以一种温热的形式从自己的喉管溢出。他最后还是抬了头,但极低的血压已经不允许他看清夺走自己性命之人的脸了。

心脏在将他的最后一滴血泵出体外后停止了跳动,而此时从邵玉的袖剑接触到他的皮肤算起仅仅过了二十几秒。

邵玉松开手扼住死者脖颈的手,在他下半身的衣服上擦干净了袖剑和手指上沾染的血液。

目睹了前面那位圣殿骑士在灯光闪烁间的刹那死亡,rain觉得自己对刺客的行动方式有了比游戏更深的理解。

“和游戏里的刺杀动作还真是……一模一样。除了武器不一样。”

“那可不是游戏,是先代刺客的记忆。”

“这种事情我觉得我也可以。”

“怎么,仗着自己在Animus里和先代的同步率百分百就觉得自己也能干刺杀这活?”

“……?”rain愣了一会“你怎么知道的?”

“不废话了,带路。待会还是一样,你最好别出手。”

“……行吧。”


“你好。”刘宇搬了把椅子,坐到一个D级人员的对面。

“你好。”

“这个躯体使用起来感觉如何?”

“还行,这无所谓。有什么事要问我?”

“确实有一件事要问你,”刘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想知道关于‘列奥尼达斯之矛’的更多信息。”

“在此之前我早已知无不言了。”D-105摸摸自己的号码牌,“它曾经是伊甸神器之一,持有者将被赐予战无不胜的命运,但现在?我不知道。”

“战无不胜的命运……?”

“……抱歉,我的思维还没转过来,是我夸张了。准确一点来说,持有那把矛的人将拥有远胜于普通人的速度与力量,还能调用持有者的力量创造出原本不可能存在的能力以赋予持有者。浮空,精神控制,操控天气,透视什么的都有可能。”伊甸人眼神飘忽,“嗯……或许可以用‘以一敌百’来形容。”

“那看来我们需要重新计划战斗策略了。”

“这倒暂且不必。你不用太过担心,那把矛早已失去了力量。为了拿到这把矛他们多半花了不少力气,如果派不上用场的话……嘿嘿,那可太难受了。”D级包含恶意的笑声反而让刘宇安心。

不管怎么样,这位伊甸人似乎很厌恶圣殿骑士。

“那他们带着这玩意来干嘛?”

“也许它现在和普通的长矛并无二致,先生,但终究,它是一把散失了力量的神器,他曾经被半神,被英雄们挥舞着创造奇迹。他们在尝试从我,和那位名叫rain的小伙子——现在再加一个,那位名为邵玉的小姑娘——从我们身上得到哪怕一点点伊甸碎片的消息。如果顺利的话,他们应该希望能利用我——我是指我的本体——来唤醒列奥尼达斯之矛,并用它重创你们。”

“那还真是很幸运……你选择了我们。”

“类似刺客和圣殿骑士的组织代表了这个世界的混乱和秩序,任何一方取胜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事。不过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像你们这样的组织,或许是好事。”

“荣幸之至,先生。可我看不出刺客…有什么威胁。”

他似乎被逗乐了,“你觉得他们和你们亲密无间?还是觉得你们可以轻易碾碎他们?帷幕……这是被混沌之道的最初践行者所唾弃的,他并不想让奇术之道发扬光大,可他仍然杀害了那些试图垄断魔法的法师,你明白吗?刺客本身就和你们不是一路人。而且想想看吧,如果你们干掉了全部的骑士,那些伊甸神器,将全部落入刺客之手,毕竟除开我和我不知是否存在的同类,就只有他们清楚那些东西能干什么了,想想看他们能用那些东西做什么。”

“我还以为你是刺客的铁杆粉丝呢。”

“我是神,亲爱的。”刘宇发现自己有些无法直视这个D级眼中的光芒,“我不会混淆‘敌人的敌人’和‘朋友’之间的区别,而我现在在给我的新朋友提出真诚的建议。”

刘宇沉默了一会,“你说的或许有道理,但在现在的世界,新的世界,我们总能找到办法的。”在说到“新的”二字之时,他的分贝不自觉的高了几分。

“……作为先代文明的遗孤,你这话听着可真让我伤心。”


整个住宅区里都零零散散地分布着守卫,他们的行动没什么规律,但总是三五人聚在一起。这确实让邵玉和rain少有动手的机会,但因此他们的监视也存在着太多的死角。

这使得邵玉和rain两人成功在仅发生一次战斗的情况下潜入到了rain的住所楼下。

显然,他们来对了地方——整个区域都遭到了封锁,可这里并没有什么战术价值,骑士们在隐藏什么东西。

“他们现在多半正拿着‘中心’方块在那分析我家那台机器呢。”rain指指楼上,回过头,“怎么样,现在上去吗?”

“尽量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潜进去吧。”

“里面这么多人,楼道里肯定也有守卫,你怎么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潜进去?”

“等他们落单时一一分开刺杀。”

“很大胆嘛。”rain探出头,一楼楼道的入口处果然站着两名守卫,“那么,两个人你要怎么办?”

“……能想办法引一个出来的话最好。”

“如果不行的话?”

“那就只能我们两个一起上了。反正,他们两个死的同时我们不能被其他人发现。”

“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在邵玉有些狐疑的注视下rain戴上面罩,把刚才从那位死者身上顺来的标记别在手臂上,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你怎么回来了。”其中一个守卫看了看他标志上的编号,开口问了一句。不过,两人并没有拦他。

rain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必然露馅,倒不如不要浪费这个时间。

他从两人身旁走过。在他和其中一人的肩膀发生摩擦的几乎同时,他扭过身,双手甩出,从两边抓住这人的下巴和额头,猛地一扯,那人的颈骨便随着一声“咔嚓”的脆响断裂开来。

“你……”旁边的另一人想开口,但rain抢先一步用左手捂住了他的口鼻并把他抵在墙上。于此同时,他的右手从腰间抽出小刀,向守卫的腹部捅去。

后脑吃痛下守卫艰难地做着反应,呼吸的困难点燃了他求生的本能。他伸手钳住了rain的右手手腕,并用另一只手往自己的腰间伸去,似乎在尝试着要抽出什么东西。

rain连忙把右手往旁边一扯,把整个身体的重心都压在了自己的左手上。后脑受重压的守卫眼前开始发黑,反应也慢了下来。倾斜着身体,rain抬腿用膝盖对准守卫的腹部猛地一顶,击碎了他最后求生的希望。

守卫的身体瘫软下来。他还没有死,但已经不远了。rain不慌不忙地抽出小刀,干脆利落地划开了他的喉咙,结果了他的性命。

“动作干脆利落,还算有点刺客风范。”邵玉从角落里走出,动手将其中一具尸体拖进巡逻者的视野盲区,“来搭把手。”

两人把尸体在角落里藏好。

“按照他们的巡逻路线来看,在楼外的其他人大概再过十分钟就会经过这里。无人把守的楼道口很反常,他们稍稍上心就能发现端倪。”

“那我们现在是等这阵风头过去还是在这五分钟内尽可能快地冲进去?”

“他们发现这里的守卫不见了的第一时间就会进入警戒状态并对这周围进行搜索,尸体很快就会被发现。等他们进入警戒状态,我们可能就再也进不去了。但如果十分钟内出不来的话,我们就被困在里面了,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呢?”

“我们还有第三条路,朋友。我记得你是个绿型,还是个奇术师,对吗?”


“别光顾着悲伤啊。”刘宇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在丢进嘴里一根,“要试试吗?这个时代人类用来放松的工具。”

“要一根,谢谢。顺带一提,虽然我是无数个时代前的产物,但烟这东西我还是抽过的。”

“你们那个时候也有烟草这种东西吗?”

“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存在的,名称不同罢了。”

刘宇探身给D-105点着了烟,并解开了他的束缚。

“其实有件事我挺奇怪的。”

“你说。”

“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苹果在你们手上了吧?那为什么还不撤退呢?留在那座城市里面没有任何好处..他们。”伊甸人用力的吸了口烟,在烟雾中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刘宇皱了皱眉头:“骑士们因为未知原因留在那里,作为他们的死对头,邵玉当然放心不下……这没什么可疑的。”

“在亲密无间的盟友的大批援军即将到来的时候,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情况下孤身一人前往敌人的驻扎地?这可真是……”他把玩了一下手上的烟,仿佛那是什么稀奇东西一般,“嗯,果然是全新的时代呢,这般高尚,这般悍不畏死,这般……”

“砰!”关门声打断了D级的话语,收容室里只留下缭绕的烟雾和似是微笑的男人。

“……多疑啊。”


休谟指数警报器的蜂鸣声划破了本该沉寂的夜。

“还要多久?”一地狼藉下,靠着窗户的奇术师急切地问道。他手心跳动的奇术法阵似乎映衬着他不安的心理状态。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圣殿骑士和混沌分裂者的研究员与守卫。

原本漆黑的街道已经亮起了数道灯光,才过了三分钟,骑士们已经有所反应了。再过几分钟的话,他们就算是苍蝇也飞不出去了。

“马上,很快。”刺客聚精会神地对着屏幕,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中心”晶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水晶做的三阶魔方。它被安置在一个机械盒中,连接着rain心爱的“游戏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rain望着她,抿了抿嘴唇,没说什么。

“好了。”邵玉飞快地起身,粗暴的拿出晶体,狠狠的摔在地上,用力的踩了几脚,直到确认晶体已经成一地玻璃渣后才停止。

两人从rain住所那不高的窗口一跃而下,并在奇术的缓速下安全落地。随后,两人飞快地从计划的路线逃离。得益于rain不是完全的见光死死宅,认识这个破烂小区不少小路和“私人改造”的地形,他们并没有被包围而来的骑士发现。

溜出小区后,确认了已经安全的邵玉,长叹了一口气,放下了兜帽。

“说来啊……你是怎么知道的?”rain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什么?”

“苹果的力量爆发后,应该只有少数人没有陷入昏迷,对吧?即使是你的刺客伙伴也一样。现在想想,在我出门找苹果的之后骑士们应该就已经来我家开始对着那台机械读数据了,可你一开始并没有直奔我家,说明你当时不知道‘中心’的存在,那后来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他摸了摸下巴,盯着刺客。

刺客沉默的望着他。

rain苦笑着摸了摸头。“哎……真麻烦啊,但没办法,不说清楚我真是过意不去呢。”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个苹果人的行为很反常,在夺取了我的身体之后为什么没有离开?没有记忆,没有常识?都说不通,他说过他有读取他人记忆的能力。”

“可能读取的并非是全部记忆,这有什么关系吗”邵玉冷冷的说到,“我们没时间浪费了,他们可能追出来。”

“嗯,有可能,但更大可能是因为留下有利可图吧,比如留在基金会,更好了解真实世界的情况……可他该怎么出来呢?”rain自顾自的在空中比划,像是在和刺客解释,“一个刺客,怎么样?”

刺客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是的,我承认,我和他有一个约定,一个能帮助刺客组织重新崛起的情报,换取一个关键时刻救他出来的承诺……不过不管怎么样,你最好记得……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我都救了你。”

rain浮夸地对她鞠躬:“是的,是的,你救了我,这是事实。可我和你的同行,是你的计划吧?你知道那个中心晶体就在我家,不可能因为我的推论被我说服的。”

邵玉耸了耸肩:“我没把握一个人进去,这种时候一个奇术师就很有用了,而且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帮我。”

rain浮夸的捂了捂心脏:“真让我伤心,你居然不信任我。”

你现在肯定也不信任我,刺客默默地想着。

“啊,没事,我并没有怪你。今天对我来说意义重大。”rain笑得很开心,“很棒的游戏,不管是这些战斗,跑酷还是潜行都很有趣,我还收获了纪念品,而且……”他蹲下来,从兜里掏出了四个徽章——刺客,圣殿骑士,混沌分裂者,基金会的标志。他将基金会的和刺客的标志重叠在一起,基金会在上,只露出一点刺客的标志,而混沌分裂者和圣殿骑士的标志则是分开的,十字标志紧紧的挨着只着露出来的一点点的箭头标志,而混沌标志则是挨着它的对边,“你们的争斗真是有趣。”

“这是战争,不要用有趣来形容。”邵玉不耐烦地说道,“你这种没有信念的人永远不会懂的。”

刺客说完戴上兜帽,转身离去。

“好的呢亲,下次见。”rain大声道别,“别让基金会注意到你对他们隐瞒了情报……还偷偷带了个该收容的东西走哦。”

刺客摸了摸怀里的断矛,没有回头。

“不然的话……”rain喃喃自语,将基金会的标志从刺客上移开,看着被包围的黑色箭头,“这可怎么办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