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的末日II
评分: +30+x

基金会直到2020年才确认完整的吸血鬼族群存在。撇开臭名昭著的SCP-083-D和它臭名昭著的处决实验,我们甚至找不出类似传说中吸血鬼的异常。如果再仔细翻翻那些传说,你会觉得那传说本来就是个异常。

◇◇◇

——我有确凿证据表明那传说至少与异常有关。吸血鬼传说很早就存在了,它真正变成有趣的恐怖故事是在1819年:波利多利的小说《吸血鬼》。你能在网络上找到它“第一次让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形象成为贵族”这样的介绍。谁会突发奇想把一种以人血为食的冠以“鬼”名的生物写成贵族?

你需要知道2020年SCP基金会中文分部暑假征文的主题是“古代传说”,要求“在1900年之前出版”。显然,如果让“吸血鬼”这一题材在1900年到2020年间自主演化,它大概能成为一个更具有历史韵味、又不乏趣味的点子。不,我不是开玩笑,有某个参赛者用异常技术回到了1819年,借拜伦私人医生的名义发表了这篇小说。

你会发现,其后的女吸血鬼、德古拉伯爵(显然就是SCP-083-D模仿的对象)这些著名形象都产生于1900年之前。这不是巧合。

◇◇◇

Dr. Metagiotopolous的提案


项目编号:SCP-CN-001-D

项目等级Keter Decommissione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001正积极地影响着叙事稳定性,基金会应尽一切可能将其收容

将其处决

将其

由于SCP-CN-001-D在某种干涉下未曾也不可能具有异常性质,经处决部门批准,当前分级为已处决。见附录001-D-1。

描述:SCP-CN-001正积极地削弱本叙事稳定性。

SCP-CN-001被认为是与“吸血鬼”概念强相关的一异常实体,表现为男性白人外貌,当前取得的信息表明其曾用名至少为Duke Jean Kaktus、Duke Adrian Bright、[已编辑]之一。项目行踪不定,似乎对基金会具有高度敌意。

◇◇◇

附录001-D-1:这份文件为超形上学部叙事刻痕追踪系统自动记录下的SCP-CN-001-D处决过程。


2020年7月31日深夜,神农架林区地下深处,Site-CN-01,会议室。

十三位监督者都到场了,会议室甚至增设了数个席位,几位站点主管和部门负责人也在那里入座。一号监督者抬起手,他背后的屏幕上随即出现了SCP-CN-001文档的描述。

“就算没有连接IntSCPFNet,我相信你们都已经在邮件里收到这份文档了,”O5-1道,“这份姑且称作001提案的文件,看起来像一个笑话。事实证明,它的的确确是一个笑话。”

“今年年初,我们派了几个特遣队进行相关的收容任务,”一号监督者环顾四周,“全部失联。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但后续的回收任务只找到了前任O5-1的尸体。我在说Mann博士。”

“E. Mann博士?不会吧……”

O5-1的发言在与会者之间激起了一些讨论,但监督者没有停下话头。

“你们现在知道O5-1换人的原因了。至于为什么Mann博士的死讯没有公开,那是因为SCP-CN-001的相关数据,除了它的主文档,都被服务器自动归档入6级机密。如果不是主动认证存取,O5人员也没有访问权限。

“两天前,The Administrator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他给了我6级数据库的存取密码,然后我发现了这个。这份文件显然标记了一个确认为真的异常,但它作为001提案出现;文件被标记为Metagiotopolous的提案,但我在基金会数据库中并没有找到有关于Metagiotopolous研究员的任何档案。

“这一切都很可疑。包括记录中我们损失的三支特遣队,它们是Khey-5、Shey-1和Sho-2,各位对这些编号有任何印象吗?很显然它们不应该存在。

“我跟超形上学部进行了沟通。显然,这个SCP-CN-001,是个超形上学异常。事实上,后续的观察任务表明这个异常实体尽管具有敌意,但并不具有能使三支特遣队失去联系的能力。Panagiotopolous博士给出了一个更合理的推论:

“这几支特遣队的失踪是个刻意的设计,或者说戏剧性的开场。不管是特遣队还是高等级的机密,乃至O5-1的死亡,都只是戏剧性。不管上层叙事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需要在SCP-CN-001的‘影响叙事稳定性’异常性质造成灾难之前将它无效化。”

一号监督者没有在意会议室里逐渐响起的议论声,继续说着:

“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制定一个针对SCP-CN-001的处决方案。”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对了,还有个更戏剧的情节——那家伙自称‘公爵’。”

◇◇◇

2020年8月1日清晨,英格兰某处海岸。

Mackenzie博士接到任务的时候很惊讶。十年前O5议会曾通过了一项决议称,为保护她的才能,未来将尽量不给她分配外勤任务。——这次显然是破例了。这显然是一次外勤任务,要求她和她的小队一起前往英国尝试堵住某个超叙事实体。

让她去的原因可能是考虑到她处理人形异常项目的经验、或她对人形异常项目的厌恶——不管怎么说,她已经到达任务地点。

任务目标是一个代号“公爵”的异常实体。指挥部给出的资料显示实体具有与“吸血鬼”这一概念相似的现实扭曲性质,且这些性质是不确定的。行动本身代号“骑士”,目的是初步确认该实体的异常性质。值得注意的是,没有规定任务预算,也就是说,基金会批准Mackenzie使用任何装备。

Mackenzie觉得自己已经做好完全准备。机动特遣队Sigma-9的训练从未中止。

晨雾中,一个身影出现了。“公爵”的确穿得像个公爵——深红色金边西装燕尾服、短裤与长筒袜。这家伙的上衣甚至用金线绣了花——尽显“公爵”本色。

它沿着海岸悠闲漫步,看起来毫无防备之心。

埋伏在50米开外草丛里的Mackenzie架起一把M107S/K3步枪。这是经过基金会改良的大口径反器材/反载具步枪,一般在大型探索任务时为Zeta-9开路。看起来有些大材小用,不过人形异常恰恰是最难对付的一类。

瞄准……扣动扳机。

12.7毫米步枪弹。子弹射向“公爵”,枪口硝烟飘散。

“我看到你了。……机动特遣队Sigma-9?干得漂亮,不过还不够。”

Mackenzie的外套上有机动特遣队Sigma-9的队徽。“公爵”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既然它确确实实清楚基金会的组织体系,它也可能早已获得了关于此次行动的情报。

Mackenzie透过瞄准镜看过去。子弹没有打偏,它似乎停在离“公爵”不到10厘米处,悬浮在空中。Mackenzie没说什么,直接抛弃了步枪,从地上提起另一把枪,向前跑去。

РПК-74Д3,或者RPK-74D3轻机枪。这是俄罗斯分部贡献的好枪,虽然是基于七八十年代的老枪改造而成,但它的火力仍然不输于其他同类武器。RPK-74轻机枪本来是由突击步枪改进而成,在二十一世纪的工业背景下再一次强化得到的是足以胜任火力压制任务的优秀兵器。当然,它原本只有47发子弹的弹匣也换成了100发的弹链。

这次是苏制5.45毫米机枪弹。子弹倾泻在目标身上,但“公爵”不为所动。

“很有韧劲,但你要记住我可不是你们常对付的那些家伙,”它说,“我是吸血鬼。”

“公爵”面对着Mackenzie博士和她手中的机枪。它张开双臂,大笑起来。一些子弹像之前那发一样停在空中、另一些从它身上弹开,落在地上,而Mackenzie博士脚底多了一些弹壳。

“但你也要记住,在被攻击时永远不要分心。”

Sigma-9小队不是只有Mackenzie博士一个人,Mackenzie也不会傻到一个人面对异常实体。

一辆军用悍马在“公爵”背后冲破晨雾。连续不断的枪声掩盖了越野车的引擎声,而越野车对着“公爵”也没有任何刹车的迹象。

Mackenzie突然停火,朝一侧扑去。

美制悍马H1,基本重量3.1吨以上,加上基金会改装的强化钢材与引擎达到5吨以上。这辆越野车的车轮甚至特意加宽,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

碾压。

悍马撞倒“公爵”,继续前进。

逐渐缓慢。

Mackenzie站起来,用枪对着越野车下方,打开了一个战术手电。——她的预感没有错,一阵响声之后,悍马底盘逐渐抬高,“公爵”变得扭曲的脸出现在下面。

Mackenzie继续开火。

悍马车的后轮仍在地面上,此时它的引擎重新运转起来。

“愚蠢!你以为……”

悍马后门打开,Sigma-9小队的其他队员跳下来,工程师Woed朝越野车掷了一枚手榴弹。

早晨的光景似乎只剩下火光和爆炸声。基金会标准单兵装备的智能耳罩起了作用。

烟雾开始逐渐散去。越野车的底盘焦黑,人形实体从那里爬了出来。

“……你们以为以人类的能力,可能取得胜利吗?”

Mackenzie的战术手电照到“公爵”脸上,她和其他队员继续开火。

这次有几发子弹击中了“公爵”。它看着手上的鲜血,声音带着恼怒:“你竟然——”

“我觉得没有继续‘试探’的必要了,”Mackenzie在无线电频道上说,“不出我所料。紫外线有用。”

她的战术手电是个紫外线灯。

“——既然手榴弹零距离爆炸都能扛下来,直接使用其他重武器是没有意义的,”她稍微调大了音量,“撤退。”

人形实体追了几步就摔在地上。它抬起头,看着撤退的Sigma-9小队,发出一声能让听者永生难忘的怒吼。

◇◇◇

2020年8月1日中午,杭州西湖下方,Site-CN-10分站,可疑事务处理部办公室。

描述:当前已知SCP-CN-001以概念学方式取得的吸血鬼特性有:

  • 快速自愈能力。
  • 对紫外线的敏感性。

Bank博士把文档保存好,盯着显示屏出神。他已经看过Sigma-9小队的代号“骑士”行动记录,那次作战似乎是为了找出SCP-CN-001性质而设置的,但基本没有进展。Sigma-9小队只用了紫外线灯和普通火器就基本压制了SCP-CN-001,而那“公爵”居然直接跳海逃跑了。

不,的确有一点需要注意。紫外线灯上场之前,SCP-CN-001使射向它的子弹悬停在了空中。这和传统吸血鬼的形象似乎有些出入。

  • 尚未确认的自体保护机制。

Bank博士在文档里加上一条。

◇◇◇

SCP-CN-001是个典型Tom Sue。它所谓的“与吸血鬼概念绑定”直接让它给了我们不可战胜的印象。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看似没有得到显著成果的“骑士”行动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公爵”同时具有吸血鬼概念上的弱点。如果通过某种方式使得这位Tom Sue的特征尽量接近传统意义上的吸血鬼,我们就有机会处决它。

只要通过现实扭曲效应把“吸血鬼”向“传统吸血鬼”方向扭曲就可以打成上述目标。尽管这也看似不可能——但基金会内部不是没有现实扭曲者,也不是没有接受过特工训练的现实扭曲者,更何况这位前特工也可以被视为Tom Sue。

— E.C.

◇◇◇

So-hard-to-use

Gp快递归档数据库






搜索 GP/Un-Bio-П93189319


快递信息
收件
日期
2020年8月2日 收件人 宇宙大帝
地址 木星背面,[保密] 运费 [保密]
发件人 Duke ███ 配送
方式
单独安全舱
派送
情况
已派送完毕 发票
类型
电子发票
快递单号 GP/Un-Bio-П93189319
快递类型 生物——异常——概念性——叙述性
规格 标准人形单元
特殊需求
标准人形单元

快件描述
人形生物,标准智能,基本无害。需要新鲜空气。

备注


  • 需要警惕下列标志
    1. logo.png

      SCP基金会:绕行即可,需提防其可能的攻击。

    2. pata-logo.png

      SCP基金会超形上学部:极度危险,应使用一切武力阻止其接近快件。

    3. GOC-Logo-v4.png

      全球超自然联盟:最好别遇到。






快件状态


2020年8月2日
时间点 快件状态
7时 已从[保密]发往木星[保密]前哨。
7时 快件已搭乘GpR-17货运飞船前往GpS[保密]空间中转站。
9时 快件抵达空间中转站,受SCP基金会空间部队袭击。
9时 快件转移至CIS B-72B “分裂号”快速相转移飞船,SCP基金会人员在视距外。
11时 快件抵达土星轨道。遭遇了一次现实扭曲攻击,飞船主引擎失效,换用了现场购买的反大麻玩家©引擎先生作为动力系统。
14时 快件消失。
14时 快递员进行了叙事覆写,快件重新出现。
15时 快件抵达GpS[保密]外太阳系物流前哨。
16时 快件转移至“黄金之心”号Memetic不可能性飞船。
23时 快件已签收。

GpExpress 商标所有 ©2019-2022

◇◇◇

2020年8月3日凌晨,独立叙事环流域ζ-2,Site-ΔAlban,超形上学部临时驻地,会议室。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博士沉思着。

空间部队失败了,叙事学攻击也失败了,那个物流公司最终还是把快件送到了木星。

快件被登记为异常物品,尽管不是超形上学部或深空探索部任何一个部门的任务,这两个部门仍都选择了堵截。根据Gp快递数据库内的快递信息,这个快件至少是个人形异常,而Panagiotopolous想到了一点。

所谓的“公爵”大概选择通过邮政方式进行旅行。

它的目的地是银河联邦的总部。由于外太阳系调动困难,基金会至今没有对这个总部下手,毕竟银河联邦尽管拥有空间力量,放任不管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这是正常状态下。

“公爵”在概念上是个吸血鬼,如果它拉拢银河联邦,它就能获得空间力量,进而……

几分钟后,Panagiotopolous发出一封邮件,抄送给Site-01、Site-CN-01、Site-167以及单独联系人al Fine。

◇◇◇

2020年8月3日凌晨,全球超自然联盟纽约总部,62层,超自然联盟主管办公室。

Demitri Constantin al Fine,或Дмитрий Коистантин ал Фине,曾是训练有素的格鲁乌“P”部门特工,自苏联解体后开始在全球超自然联盟活动,现任超自然联盟主管。

此刻,这位主管收到了有关“公爵”的一份报告。


GOC的空间力量仍然强大——这个庞大的组织坐拥联合国资金,发展了数个军备扩充项目,甚至几乎把联邦调查局旗下的同行UIU整个吞并。

目前全球超自然联盟拥有13艘主力“许珀里翁Hyperion”级攻击舰,分别以泰坦十二神与天空神乌拉诺斯Uranus命名。该型攻击舰初期测试时已经装备K-10“圣雄”型重力子炮。这种武器能制造一个小型引力扭曲,形成有效的破坏。

13艘攻击舰目前被分派至内太阳系各处据点,并有数个战斗群组织。理论上一旦出现太阳系内的敌人,GOC能够迅速给予有效的打击。

al Fine主管收到的电子邮件不止一封,分别是Panagiotopolous博士发来的提醒与O5-1的正式请求。他们怀疑被称为“公爵”的异常实体试图在木星组织一支空间力量,加之“公爵”本身是超形上学异常,暂时缺乏有效军事力量的基金会需要GOC的帮助。

O5-1意在将基金会空间部队与GOC部队重新整编,作为联合力量提防“公爵”。


GOC方面稍后基本同意了请求,但要求军事行动以GOC为主导。谈判持续了36小时。

8月6日,联合部队已经完成整编。

指挥部设在联军总旗舰“许珀里翁”号上。旗舰随行有数位基金会、联盟高层人员,包括O5-3的部分人格、al Fine的全权助理B. Putinov以及双方空间部队的司令Ludwig von Pentris(基金会方)和Joseah Djudrinovski(联盟方),因此这艘攻击舰特别装载了安全模块,保证这几位重要人物的生命安全。

联盟方大部分战舰采用了模块化设计,大大增加了实用性。最终合编的联军主力武装在下方列出:(按战略地位排列)

  • “许珀里翁”级战略攻击舰 × 5(GOC)
  • 赫利俄斯Hulios”级攻击舰 × 9(GOC)
  • 瓦尔基里Valkyrie”型重型巡弋飞船 × 9(基金会)
  • 尼刻Nike”级战列舰 × 9(GOC)

联军当前下设数个分支战斗群,编为近地舰队、3支小行星带舰队、2支巡航舰队,分别增援内层太阳系各处防御。

联军的实际总指挥是al Fine的虚拟人格系统,即G.O.C. A.I. Fine,司令部由GOC主管团队与基金会管理核心组成,基金会方的主要决策人员是与A.I. Fine同为人工智能的O5-3。

6日中午,O5-3提出了主动进攻的议案,但被A.I. Fine否决。

6日下午3时45分,小行星带舰队之一发出警报,表明“公爵”与银河联邦方面开始进攻小行星带防线。

此时,这支舰队——小行星带舰队“赫斯提亚”(基金会方内部称为空间特遣队Chi-3)的编制如下:

  • 宙斯Zeus”级攻击舰 × 1(GOC,“哈迪斯Hades”号)
  • 索尔Thor”深空轻巡弋飞船 × 3(基金会)
  • 刻耳柏洛斯Cerberus”级战列舰 × 3(GOC)
  • 各级战列巡洋舰 × 6(GOC)
  • 各级驱逐舰 × 12(GOC,基金会)
  • 其他轻型子舰 × 7(GOC,基金会,收纳于主力战舰内部)
  • 舰载穿梭机,总 × 288以上

当前被发现的银河联邦前哨舰队配置如下:

  • 重型攻击舰 × 2
  • 轻型攻击舰 × 2
  • 巡弋舰 × 24
  • 未知飞船 × 2

“那两艘与众不同的战舰是个问题。”O5-3的投影悬浮在舰桥中央,展示成金发少年的形象。

“现在的情况是敌暗我明,GOC和基金会近期的大动静——自然是为必要防御而来——想不被注意到都难。这个时候出现了我们完全不能识别的银河联邦舰船……我有不详的预感。”

“不管怎么说,先等待局势发展。指派一个机动小队向‘赫斯提亚’舰队航行,准备支援。”

“当然,他刚好在那支舰队里。”


Ubaldo lé Leokarto是基金会“信念”驱逐舰二号舰上的飞行员。Leokarto的履历简简单单——1987年进入基金会,1995年开始试飞员生涯,直到现在,2020年他仍作为基金会现役飞行员工作。

VF-133战斗机。

这款战机基本继承了基金会科研人员的传统,把飞行员素质压榨到了极限,而这也带来了优秀的性能。它本来作为普通空间飞行器设计,几乎完全不需要气动布局,但Balco设计局最终在竞标中获胜的设计方案——把它设计成了足以单机突破大气层的怪异模式。

它以鸭翼布局为基础,采用封闭式函道的矢量发动机,机身设计也力求减小反射面、不被雷达轻易探测到,初看是标准的大气层内战斗机;但它同时作为空间飞行器,引擎实际上安装了“彩虹桥”系统,这使得其尽管理论上拥有强大的机动性,实则异常设计严重影响了飞行员的飞行体验,训练都显得过于艰难。

即使如此,VF-133仍是被广泛采用的量产战机。也许因此,基金会的飞行员群体中有大量现实扭曲者存在——他们的扭曲效应是驾驶这玩意的好帮手。

Leokarto是现实扭曲者。

敌人是基金会早已接触、却仍有些神秘的银河联邦。这次行动他将带队,负责拖住那两艘未能确认的敌舰,等待联军或舰队主力可能的支援。

“所以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定个小目标,击毁一,重伤一。”

◇◇◇

第一幕

Mann博士 饰 他自己
Calvin Lucien 饰 O5-1
Aelanna 饰 Mackenzie博士
元人物 饰 Panagiotopolous博士
自代入体系 饰 O5-3




Dr Hormress 作者抽象概念 饰 “公爵”

◇◇◇

我是谁?

在第二幕正式开场之前,你可以把我看作一个烤面包机。说实在的,我只是个小人物而已。

  • meta
  • scp
  • 人形
  • 叙述性
  • 原创
  • 杀死我们的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