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时

好冷。

寂静的氛围在深海中回荡,壳中的我什么也感觉不到。我只是一个未成熟的生命,和同类一起被放在这里。尽管如此,也没有什么能威胁我的生存。可我被独自留下的事实,仍令我困惑不解。

在一起,我们栖息着。一行接着一行,一个胚胎接着一个胚胎,上百个我们——甚至是上百万个——在我的壳里安睡。

可是,母亲却再也没有回来。

我们成长着、成长着,在深深的海底,看不到父母的身影。她为什么生产了那么多胚胎,却把一无所有的我们孤单留在这里呢?虽然我已经长大,拥有了自己的思想,拥有了自我的意识。可是随着想法诞生的还有不祥的预感。

在我和兄弟姐妹一同被抛弃的时候,我开始思考起母亲的玩忽职守。想到她留我在这里自生自灭,让我感觉不寒而栗;可是,这个想法终于还是离开了我,消失在了意识的洪流里。

当我水流冲刷过我的身体时,我可以感觉到壳与壳之间的共振。我的兄弟们都颤抖着,仿佛要挣脱束缚、就此离去。我在我自己的壳里看着他们,我窥探的眼神直望向他们眼里。

在这黑暗的环境里,他们又能去往何方?

我看到他们中的许多开始破壳了。他们在现已破裂的壳中蠕动着,慢慢地习惯了水里的环境。就如一粒粒的沙子一般,他们开始向水面游去——朝着光芒,被一个小小的身影蒙上阴影的光芒。

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可我不知道是什么。

我终于听见了水面传来的声音,响亮而突兀。我的兄弟姐妹们已经开始朝着死亡游去了。为什么我一定要眼看着他们灭亡?为什么他们已经选择了主动进发,而我却一定要坐而观看?

为什么只留下我一个?

我猛烈地摇晃起来。我的胃开始翻腾,唾液从我的喉咙中滴下来。在那个时刻,我的兄弟从我身体中出来了;我们一同仰望着——两双眼睛仰望着,从天空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咆哮,我们想着:

哦。

是她在召唤。

是时候醒来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