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球,又名穿模的N种原因和处理法
评分: +72+x

00

我真傻,真的。我是单知道有些基金会员工会在每年的固定一天遭遇这种事,不知道在数据层里也会……

!?你在说什么啊fas?需要支援吗!(

我想说,Silver,我不做人了……不是,快来救我啊啊啊啊啊——!!

来了来了位置发我!

SCP基金会二级研究员闵██,通称“Infas”,在冗长培训后进入实操阶段还不到一周,便在数据层遇见了前所未见的、令人绝望的困难情景。当然,考虑到此类咄咄怪事在基金会中并不罕见,他的身体数据也没有实质性的异常波动以至于惊动AIC,因而Infas的惨叫声只来得及回荡在了队内频道中。不幸中的万幸,这支小队仅有两个人。

此时此刻,距离他的搭档兼指导者、二级研究员SilverIce赶到现场还有93秒。


所以今天的任务就是……巡逻对吧?

!也可以这么理解。毕竟麦克斯韦宗可不在乎这帮群魔乱舞的家伙,只要他们搞出的乱子没有把数据层真的炸了,一些小规模的异常数据体交易、违规操作和烧糊自己脑子这种事根本不会被注意到。喏,那边是几个AWCY的常用聚会点……今天似乎是没上线欸(

哦哦哦哦……

!但是基金会不放心嘛,所以就派我们不时来逛逛……走啦fas,小心踩到别人((

摇晃着两条USB线尾巴的白发青年伸出手,把并肩而行的、样貌平平的黑发年轻人拽了个趔趄,正好错过地面上一只慢吞吞爬过去的蘑菇。

……等等,那是个Avatar?!

!跟你说过数据层不要以貌取人了嘛(

我知道,但还是,呃……话说你的反应好快,这就是熟练的前辈吗

!哈哈哈,没有,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SilverIce不知为何笑得有些尴尬。他带着Infas在主通路上七拐八拐,一路上经过了一大堆奇形怪状的生物与非生物,部分化身的品味令在基金会也算见多识广的Infas都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喂,Silver……那一堆,东西,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那个啊,你大概没猜错,别问我为什么(((

草……

!建议你不要深究啦。看,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SilverIce在一个喷泉水池前停了下来。Infas早就注意到了这附近的人流量非常大,本以为自己将会看到一系列非常高端的跳转操作,没想到SilverIce直接蹲了下来,把手伸进了水中,似乎在摸索着什么。

!夜人街夜人街……啊,找到了。fas你也来,接口都在池子里,碰到就懂了((

诶?诶诶!?

!毕竟是夜人街嘛,进入方式奇怪一点也很正常,不过最近的入口就在这里,已经算是很简便的途径了……((

虽然瞪大了眼睛,Infas还是听话地把学着对方的样子伸出手,或者说,通过外接脑机插口操纵着他的Avatar做出这个动作。清凌凌的水波在指间冲刷,这是种很奇妙的体验,视觉模块的反馈让Infas觉得自己理应感受到湿意,但事实上那些“水”就只是果冻般折射着光芒,像一层虚假的投影。他一边盯着银发青年的动作,一边听后者有一搭没一搭地解说目的地:

!夜人街嘛,就是这附近最混乱的地方,各种黑旅馆到处挖空间当小房间用,再挖东墙补西墙,你在街上走一步都可能跨过四五个地址空间(

大概就是这代码怎么还没崩溃的程度(((

就像网络不好导致的掉线一样,SilverIce的身影闪烁了几下,彻底消失了。几乎是同时,Infas同样感受到了一种自指尖传来的吸力,仿佛跌入了另一侧的空洞,眼前的一切图像开始撕裂,渐变,然后是重组。

天色瞬间转入夜晚,那背景的暗色之下是无数耀眼的霓虹灯,流光溢彩,灯红酒绿,男男女女互相搂抱着,以夸张的步态走进招牌各异的旅馆或酒吧,不时还会有长着兽耳、恶魔角或者干脆就不是人形的Avatar经过,熟练地与周边吹起口哨的看客调情。Infas僵在原地,这场景这根本不必再介绍了,就算在他有限的人生经验中不曾接触过,凭借常识也该知道,这里就是所谓的——

!喂,喂?Infas?收到请回复,你还在线上吗?

啊啊!在的在的,不好意思,刚才……没反应过来……

!哈哈哈哈,暂且分头行动吧,夜人街这地方低调点比较方便调查,这边检测到一个数据异常的节点,我先去看看,待会儿就来和你汇合((

?冰哥——

SilverIce在队内频道里笑得很大声。

被前辈抛弃的Infas只好开始伪装成路人。很快他意识到自己根本不需要伪装,作为第一次来到这个节点的数据层萌新,他的一切行为都符合一个菜鸟的正常反应。眼睛已经不够看了,他先是差点一头撞进一串歪歪扭扭的、像棉花糖一般堆叠的巨大粉色泡泡,接着又亲眼目睹了一根持续放出镭射炫光、伴随着挑逗笑声的不可名状的玩意儿在眼前飞了起来。相较之下,一座招牌上写着“大鹏群飞”的矮矮方方建筑物已经正常到了令人落泪的程度,被这个险恶社会毒打到晕头转向的Infas刹住脚步,介于警报程序没有响,便一头撞了进去。

在数据瞬息流淌的一刹那他感到了不对劲。屋子里挤满了人,这倒很像一座现实酒吧应有的样子,然而他很确信,现实中不会有任何一间酒吧,每个人的阴茎上都套着一个瓶子。

他一低头,发现自己的胯下也有一个瓶子。

草——!?!

他惊叫出了声。这声音迅速被人声鼎沸的酒吧淹没了,完全没有人转过头来看他。Infas陷入了巨大的震惊、恐慌和迷惑之中,他犹豫了三秒钟,决定用更大的声音发出——

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这就是数据层。

Infas猛地转过头,差点把后脑勺落在原地。那是一个长得毫无特色、丢进人堆就认不出的风衣男,坐在吧台旁,正与他搭话。虽然非常不礼貌,但他完全没能克制住下移的目光,并且在看到对方裆部的保温杯时又一次倒吸一口凉气。

到底是怎么……所以为什么,草,瓶子……

抱歉哈哈哈,只是行为艺术。大约半小时前有一个艺术家路过这里,悄悄给这间酒吧套了个外观模块——所有经过那个端口的Avatar都会在阴茎的位置被套上一个瓶子。纯水乐,东方树叶,甚至洗发露的包装,只要是符合“瓶子”这个定义的东西都行。我怀疑水桶也行,只要你不介意。

草——

你这还算好的,好歹你选的化身是个人形。看见那边那条龙了没?他是这里的常客,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他的瓶子卡在了哪里的。

草……

保温杯男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喝了一口手中酒杯里的蓝绿色液体,探身拍了拍他的肩。

别担心,这也没啥害处嘛,你看大家的防御模块都没启动。不过你现在出去也来不及了,这个外观和你的化身模块已经结合了,大约一两个小时就会自动消失。享受这个有趣的夜晚吧。

Infas不想享受。

虽然这具化身是随便捏的,他也没有绑定下半身的感官对应,这个事故本质上就是Avatar上多了个装饰,并不会造成实质性损害。然而,Infas仍然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动用了各种方法,试图把阴茎上卡着的瓶子取下来,唯一的成果则是改变了瓶子的颜色,成了不透明的。

最后一个有效的办法是伪造断线然后重置化身,但是这操作有些复杂,眼看着来往的人越来越多,在社死和更大的社死之间,Infas选择两眼无神地接通了队内频道,呼叫支援兜底。接着,他义无反顾地按下了操作按钮。

这就是SilverIce赶到现场时看见的场景。

……妈的,Silver,救命……我卡墙里了。


01

“这次……应该万无一失了……”

晚饭前,Infas申请到了一次夜人街的独立活动机会。这机会还蛮难申请,毕竟夜人街本身就是被不论性别、种族和次元的赛博妖艳贱货所填充,对Infas这种部门半新不新的菜鸟来说就宛如上班看各种18+字母站一样。所以在没有任务需求时,向夜人街的访问是需要递交审查报告并经过批准的。

不过高层对他这次申请倒是没有太多盘查,反而随口夸了他两句。毕竟Infas这次的目的实在太过合情合理——他想在这个时候锻炼一下自己在夜人街流畅运行的熟练度。之前阴差阳错在那因为区块bug而被卡住的经历还浮现在眼前,惹得Infas在日常生活里只要一想起来就恨不得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这份认知中的黑历史成为了他行动的最佳动力,促成了他抽时间主动训练的决定。

键入指令和账户,他这次用上了按照自己口味新选的化身形象,名字叫“Wheatly”。等待形象连线前临机渲染的时间里,他双手离开键盘,托住了腮帮。主动去训练训练熟悉熟悉的决心还是有的,却隐隐约约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为什么大家对夜人街卡bug这件事都这么熟悉啊?

想到这,他扯出了一张草稿纸,上面一行又一行写满了规避“卡人”的小妙招。这些都是他一个又一个向部门前辈请教而来的。

去内网申请一个环境辅助配置
从邮箱里取出橘前辈借的黑市马甲用上
买个360的杀毒软件带上
配置一条VIP线路
清理加速软件
基金会锚点抛撒程序
……

他双手落回键盘,开始一个接一个按照上面的建议去做。


Infas杀回了夜人街。这一趟,不同凡响。这一次,他不再是那个误打误撞的萌新,而是做足了准备、熟记了操作要点。更何况,还有无数配套辅助软件在他身上装备着,随时准备像亲戚家人过年时给出的那无微不至的照顾。

列祖列宗身上挂,从此夜人我最大!

Infas歪嘴邪魅一笑,让这些程序逐一开始运行。

杀毒软件们在他身边竖立起一道又一道无形的屏障,隔绝一切可能的侵害;各个扫描功能逐一开启,把全区域叠加翻查了一遍又一遍;所有清理加速软件统一激活,让运行的状态全部归至最佳;至尊会员专享账户套上黑市二手马甲,从高贵地位到亲民形象再没人能挡他的路。现在他迈一迈脚,整个夜人街都要像山崩一样抖三抖。

是真的在抖。

所有夜人街游荡的人都明显感到了这份震动,却又不知因何而起。他们看着自己的网络延迟陡然增加,看着建筑模型突然吞掉了几个路人,心中顿感惊慌。而越靠近Infas的地方问题愈加明显——区块开始扭曲、路人开始无响应、外链逻辑开始紊乱。就好像是一曲被诅咒的交响合唱,Infas正是这漩涡的中心,被诵唱着癫狂的赛博舞曲。

裂缝开始滑向深渊,噪点开始在主角身上凝结,最终的休止符就奏响在这一瞬间。咚,一切都是必然,唯有命运堪称偶然。整个夜人街短暂地卡死了,直至丢失Infas这个账户才逐渐恢复。

在那卡死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一个铁球镶嵌在一块扭曲放荡而堕落的广告牌中间,一个百事可乐的瓶子如镇妖塔一般将其牢牢套住。


“你再说一遍你下了几个杀毒软件?”SilverIce不可思议地看着电脑屏幕,以更加不可思议地语气吼向身旁战战兢兢的Infas。

“十二个……”

“你养蛊呢啊?是不是他们每个人推荐一款杀毒软件你都下下来啦?”没等Infas点头,SilverIce接着喊到:“还有这个,你带解压软件、播放器、音乐精灵和传奇修仙霸业至尊无双版做啥啊!你是不是一股脑把捆绑下载的东西全带上了啊!不卡才怪啊!”

不只是夜人街,部门的基金会服务器也一并在Infas的操作中宕了机。现在整个部门都在加班加点处理问题,上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SilverIce望着Infas是直摇头。

“你说我会被怎么处理。”Infas眼神已经逐渐空洞,声调里带上了哭腔。“银冰,你说我会不会被基金会秘密处理掉,沉尸珠江三角洲啊!”

“你脑洞也太大了点吧……”SilverIce把脑袋往手臂上一磕。“你这是经过审批的活动,目的也没恶意,实际影响可大可小,再考虑到毕竟是新手,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不过你到时候主动认错和检讨可能还要再多弄几次,这是你自己要去做的。其余嘛,事实上,你的处理意见已经出来了,我刚刚看到了,应该过会就通知你了。还好,还好。”

“啊,这样啊,处理结果还好就好,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呜。”


“另外,给你点小教训。这个就作为这台服务器的壁纸挂一个月,希望这能让你印象深刻一点,下次不要再犯了。”领导指着屏幕对Infas说到。

屏幕上是Infas在夜人街被广告牌上的瓶子套牢的截图。当时最后的卡顿里,基金会的部门服务器也被这一画面所充斥。

站在办公室外SilverIce算是看了出来,Infas觉得这还不如让他去死一死。


10

您现在收看的是利用基金会内部植入端口逆向渲染并转录制的数据层实时画面。

此地是数据层扇区知名红灯区正中央,被本层居民亲切地称为夜人街的场所。在完全匿名化的社区里这一要素永远是绕不过的热门话题,因此不难想象夜人街近年来是如何在扇区这个存储规则暧昧的地段经由无数热心工程师规划、重构、不断发展,最终达成当今横跨了数个强运算区块的壮大规模。

让我们再把镜头放大一些。很好,这个恰巧卡在夜人街两个区块交界处,满脸写着绝望的基金会现存元老级数据层专家研究员Infas先生,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Infas选手的精彩集锦。

难得在生日当天请了假,半只脚刚踏出门就接到了部门特派紧急任务?合理。

追踪数据层黑客但对方意外地狡猾,从荒无人烟的服务器一路逃进了运算量极度拥挤的扇区?很合理。

考虑到移动效率最大化于是潜进洋流层持续追踪,结果迎头撞上了数年难遇的洋流层风暴?非常合理。

为了防止植入物过载连机子带脑子全烤了,不得不退回数据层,却没想到上层相对坐标位于夜人街这个代码管理极度混乱的地方,于是被卡在了壮硕的七彩按摩棒雕塑和碰撞体积明显大一号的男用震动型小玩具灯牌中间?这…

这真的河里吗!喂!

那个谁,过来帮忙搭把手啊

草,原来我是一个人…一个球在出任务啊

那没事了

铁球前后扭动。铁球上下乱转。铁球乱甩机械臂企图借助不存在的惯性把自己震出去。铁球用机械音狠狠咒骂写了等于没写的数据层重力系统。铁球麻了。

任务是没办法了,现在要紧的是把自己从这鬼地方恁出来

呃,至少…

赶在远程支援的队友发现之前

可算联系上了。前辈,需要支援吗?

从端口发回的共享画面看,您似乎是被卡在了…

啊,这,你,我

铁球不能说麻了,只能说彻底麻了。铁球麻得全身静电收集出来可以给抠门的人力资源管理部冬季重要生产设备——俗称热空调——供一整年的电。铁球的基金会人自我修养上线了。铁球决定自我暗示因为某个突如其来的网络波动所以负责支援的后辈Wheel一定什么都没看见——俗称当场开摆。

呃,细节不重要!虽然我确实被卡住了

你那能帮我从后台切断链接的吧?总之先登出数据层再重置Avatar位置,我应该还能追踪到对面

好,我试试!

在一顿焦虑的忙活后研究员Infas总算从Avatar被卡住的尴尬境地脱离,长吁一口气后开始噼里啪啦地从身上往下摘设备。在某位同事离开后麦宗对策小组的活一直干得比较辛苦,以往仗着队里有个高算力毫不节约的行动记录脚本现在必须让执行任务的成员全程带着大堆外部附加设备才能勉强运行,Infas不动声色地揉着眉头考虑加紧把算法重构的事宜提上小组本就紧凑的日程表,好一会才发现Wheel在自己身边蹲了许久,一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整理语言快憋不住的表情。

“前辈,有一事我不知当不当讲…”

“怎么了,说来听听?”

Wheel掏出一张形同大卖场购物发票般长长的热敏纸,“最近奇术部门在研究利用外接设备刻录队员思维的方法,说是如果能准确录制那么在今后的行动里能及时地帮上很多忙。今天在前辈的行动里进行了首次录制实验,这个就是提取到的结果。”

Wheel看着Infas从容地拿起纸条,不由得涌起了对前辈无论何时都镇定自若的心态由衷的敬佩之情。Infas不愧是专攻这个领域的老前辈啊,只是为何老前辈接过纸条的手有点僵呢?

这份报告是从一堆字词无一重复、洋洋洒洒的两千字废话开始的。其中事无巨细地抱怨了某部门毫无人性的请假制度,不成文的无薪加班,以及存在感约等于中学体育课的员工福利。

Infas尽量面无表情。

从中半段开始,报告里的剧情急转直下,在大段无意义的“哼、哼,啊啊啊啊啊”和“此处应有仰望星空猫猫头表情包.jpg”中混杂了一些例如“大鸟转转转”、“寄”、“早知道铁球也会被…”之类的句式。

Infas嘴角微微颤抖。

报告的下半部分看起来更为破碎,虽然句子结构并不影响研究员Infas对自己的思维结果做阅读理解。因为人类大脑难以匹敌的联想能力,报告不可避免地从“要是那谁还跟我一起出任务就没那么麻烦了”跳到了“说起来以前搞定任务后总一起去吃冰棒”,又从冰棒这一关键词转进到了某个形状类似,和夜人街遥相呼应的人体器官。

Infas绷不住了。

“话说奇术部他们也给上级抄录了一份,要当作以后继续研发的参考,还要在下次部门集体会议的时候当作成果展示…前辈,你怎么不说话呀?”

Infas在干什么?Wheel查询Infas状态。Wheel撇到了桌上摊开的花花绿绿的经典西幻RPG宣传手册,Wheel悟了。

光明终将战胜邪恶,所以影法师不行。


11

那个……教官?Infas前辈?

在呢。有情况?

呃、就是、请问怎么强制移动自己的Avatar?我好像被卡在地图bug里了……

好,坐标。

不不不我只是需要一个方法而已不用您过来

给我你的坐标,WhiteIce。

每个区块的建筑逻辑都没统一,出bug时的情况和应对方案打印出来都能出本书。

那、我可以花点时间自己查……

如果现在你在外勤,这么拖是会出人命的。

……好。

<已接收文件:[WhiteIce.pos]>

果然,又是夜人街。

!教官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在这个片区卡住的人可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是真的,不是在安慰你。

我确实挺久没开着Wheatly上街了,主要是没那兴致在数据层乱逛,上次更新它还是因为之前调用的金属材质包炸了不得不换个新的。现在也不需要我这种老古董上前线了,只要和小家伙们叨几句“经验”,顺便解决一下他们搞出的小麻烦就有工资拿。

一开始被小家伙们喊“教官”我还飘了几天,现在是越听越觉得自己老了,比不上活蹦乱跳的年轻人。我已经习惯年轻人们莫名其妙的Avatar了,在一群坦克蘑菇小猫小狗中反而是WhiteIce这家伙捏的人形正常得特立独行。哦,虽然我开着这个白铁球也不太好意思说他们。

锁定目标,设定自动行进路线,开启临时共感模块,验证开始。

深吸一口气,没入虚假的水波。我没变态到真把自己那啥的感知绑在这铁球上,但实践证明要安全地在里面遛弯最好守它的规矩,绑给无法被接触的空端口也行。要说有什么体验的话,就是我从感知不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感觉飘在虚空里的状态,有点怪但大差不差。

WhiteIce,汇报情况。

我、我在这里,大……大鹏群飞酒吧的后墙……里。目前状态安全。

收到,约一分钟后抵达。

那个,真的没有自己撤出来的方法?

有,伪造断线然后重置,但不想被卡到更离谱的地方就别用。

“这位客人,您需要~什么服务?”
“一间小型沙盒客房,空白款。”我转了转视角避开前台女郎的暴露部位,“服务就不必了,我等人。”

伸出一支机械臂,将买到的白色钥匙挂在机体侧面,移动路径拐向大鹏群飞酒吧。既然WhiteIce还能自称目前状态安全,那大概场面不会过于难堪,况且他们结束训练后估计这辈子都见不到我这个摸鱼教官了——

半分钟后我只想抽刚才的自己一嘴巴子。是谁他妈的能把自己的、下半身、卡在成人酒吧里还自称“状态安全”的?

是我还是你对目前状态安全有误解?

所以我之前才问你有没有一个人出来的方法啊(

WhiteIce完美地镶嵌在我面前的墙上——只有上半身,有些尴尬地对我挥着手。他的脸上盖着一层七彩马赛克,大概是刚才从周围材质上随便拿来当面具的。

我想想啊,这个情况可能是

你没绑下半身的感官对应对吧?

是、是的?我平时都是飘着走……

那就对了,教科书式的穿模事故。夜人街系统以你的感官绑定和你的模型双重判定人物占据空间,在一个程序里就用两种写法并且默认它们全等。问就是做大人的事情需要感官判定。

你就是路过对吧?

对对对我真的就是走在路上走神撞了一下墙我保证我没进去过(((

懂,我都懂。你在外面的是上半身就是证明。

!谢谢教官理解(

……

算了算了,我展开沙盒,你在里面换个基础模型,在体表各个端点随便绑点触觉反应点就好了。

我把白色钥匙按进WhiteIce的手中,开始加载沙盒房间。视野几乎瞬间被一片平整的空白覆盖,然后是加载了一会的、双手平举站立的默认姿势WhiteIce。他倒是很熟练地点开了模型编辑界面开始调整——仔细看看这年轻人的化身审美还挺不错的,不过对我来说的不错大概能算是复古了。

这个沙盒是?

刚买的旅馆房间。

算是夜人街的一个特色,这里大部分实际存储都卖给旅馆做成沙盒了,旅馆再把沙盒的直通指针做成钥匙出租。

那还原的时候会不会崩……?

不会,崩了算他们砸自己饭碗。

我还挺熟悉这里的

???

我指代码!代码!

!哦 这样啊……


你不要一副失望的样子啊!这是工作所迫

真的

好、好的

我处理完了,教官我们撤?

沙盒关上的瞬间,我的视野很快重新被夜景覆盖。然后,一双手从下方伸出,试图抓住我——本能反应让我向侧面一滑,却受到了意想之外的阻力。确切地说,是我的下方多出了一个人的身体,而Wheatly代替了他的头部。他被我的行动带得一个踉跄,差点撞到刚才那面墙上。

发生什么了?

那个,教官……

你好像卡在我的模型头上了。

什么情况?

我也想知道啊!

等等,教官你看这个……更新日志。

WhiteIce调出了一块更新日志的告示板,摸索着举到我的面前。

“于今天的热更新中进行代码重构”

“修复进出沙盒时的人物配件归属逻辑”

好吧。

那怎么办?

优质回答:我不知道。

走回部门找维护员吧,我给你共享视野凑合一下。

保持这个状态?

我背锅就完事了。

!好、好吧(

……重构,好事啊。

我赢了,在和夜人街的屎山代码比命长的比赛中——现在整个数据层已经没有任何一块是我熟悉的地方了。

算了,我差不多也该退休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