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之前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每晚,Rhythm躺在开阔地上,红色的毯子慢慢地爬到他的身上,并试图从这个生物新奇的覆盖物中吸取养分。然而,Rhythm的复合装甲不能像小动物一样充当美味佳肴,也不能让植物在其表面生根。因此,这些有意识的红色沼泽并不能对Rhythm造成严重威胁。

今天不一样。不断在世界上游荡着的“日照者”似乎知道他在那里。他们群聚而又融合,形成了一个三层楼高的肉球,向前滚动着。那些曾经是人类的物体承受着无尽的渴望,想要包裹住那些此刻仍未屈服于太阳之下的人。这种共同的渴望在巨大的肉球中产生了共鸣并被放大,从而转化成他们运动的燃料。当它们接触到他的时候,肉球就会散开。数不尽的手和头伸向Rhythm。他的身体被举起、旋转且粗暴地拉扯着。这些血盆大口抓住Rhythm的头盔,轻声说着“回来吧……”、“跟我走……”、“你好啊……”。它们的话语穿过Rhythm的耳朵,声调转变了,在他梦中变成了妹妹的呼唤。

敲了敲站点的大门。Lyrics穿着防护服打开它。她看见了。一个人类。一定是。

“我回来了,Lyrics。”Rhythm的声音钻入他妹妹的脑海中。

“……Rhythm,是你吗?Rhythm?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天哪……”她的声音颤抖着。

倒带。

敲了敲站点的大门。Lyrics打开它。

“我回来了,Lyrics。”Rhythm的声音钻入他妹妹的脑海中。

“嗯……好……欢……欢迎回来,Rhyth……them。和我……一起……”

他的妹妹结巴着,试图维持人形,但却化作一团红色爬上他的盔甲。

倒带。

敲了敲站点的大门。

“我回来了,Lyrics。”

没有回答。

倒带。

他敲了敲门就走了。

Rhythm终于醒转,把头上噩梦的碎片抖落下来。他睁开眼,瞳孔沿折线转动。装甲作出了反应,打开了电子视觉模块与驱散程序,用灼热电流“驱散”掉所有紧贴着装甲的东西。几分钟后,那一大团红泥失去了活力,自行从装甲上脱落下,随后在雨中飘散而去。

Rhythm从早晨剩下的时间一直睡到了中午。那棕色的太阳,像个凶猛的泪眼一样,将血红色的泪珠透过灰色的天穹泼洒到大地之上。Rhythm小心翼翼地行动着;脚下的泥变得湿滑,所以他抬脚的时候得更加注意点。他调整了视觉模块的设定,以便能够看穿幽暗的迷雾。

在数不尽的巨大肉半球之中,耸立着一个灰色的方块。毫无疑问,那是个建筑。

看见这个建筑,他突然回想起了数月前的异常对话。他完全无法记起与其谈话的人的声音和身材了。

“如果你想找到你的妹妹,那就径直穿过这条道路。你必定要跋涉越过数座陡峭的山,不过一旦你抵达了一座略微平坦一些的山之后,一座灰色的建筑就会显现在它的另一边。如果是座回收站的话,那恭喜你;你找到了正确的基金会站点。她就在那里工作。”

“你在逗我?”

“我认真的。”

“真的?”

“我说了我认真的。”

“那告诉我我去那里要多长时间。”

“我也不知道。走就是了。”

“拜托了,别耍我。如果你骗我,我就要用奇术咒语把你烧成碳。”

“你为我们工作,我就给你她的坐标。这是契约。我讨厌不遵守契约。”

Rhythm装甲里的电子探针响起。在他面前的建筑中传出了数股定期信息流。

里面会有人吗?还是他在做梦?

希望在他心中扩张,流经身体的每一根血管。

说回过去,Lyrics Linn——基金会2级研究员——仍能记起她看见日照后的同事冲进站点的那一天。

起初,他们看起来微带红色。可能是她搞错了。直到日照者靠近她的时候,她才发现他们浑身都流着血红色的液体。不久之后,他们就融化成为泥潭,蠕动着向她而来。Lyrics颤抖着,恐惧袭上了她的全身。朝着测试室走去,她回头发现几个日照者的身影在她后面飞快地爬动着。在她进入房间之后,超过30个日照者同事积聚成一个巨大的肉球,卡住入口。就像挤牙膏一样,肉球缓慢地将自身推进房间中,形成了一个圆柱。Lyrics在角落里摸索着,拿起一个火焰喷射器,拔开保险,然后对着门喷火。一瞬间,她听见了嚎叫。撕心裂肺的嚎叫。女高音、女低音、男高音、男低音,与火焰喷射器的怒吼和肉的噼啪声一起,形成了一首史诗般的末日挽歌。几分钟后,肉球一层层地脱落下来。木炭般黑的泥覆盖住了测试室的整个入口处。最后,她放下火焰喷射器,然后瘫倒在地。

然而,亮光熄灭了,而应急灯也被点亮。伴随着刺耳的警报,传送至所有基金会站点的巨大广播声响起,向所有人通报着SCP-001。

直到那时,Lyrics才知道站点的发电机已严重损毁。对站点的供电情况一无所知,她感到很无助。

一只手摇手电筒、一份地图、一本记事本以及一支笔——这些是她在站点陷入黑暗之前能够找到的所有有用物件,用着个小小的手电筒照着她的脸。

数日之后,所有的食物都被消耗掉了。Lyrics正在挨饿。很显然Lyrics不得不借助最终手段了:食用SCP-001-A。她永远都无法忘记第一次狩猎时的体验。

我穿着黑色的防护服,在公共基金会站点网络中安装了视觉模块。当我打开通往外界的大门的时候……我的天,真太恐怖了!就像是……整个地球都在向着房间内转移,吞噬着干净的地板。我害怕得几乎立刻把门关上,然后我就发现有一部分“泥土”爬了进来,爬到了我的衣服上。几乎不可能甩脱它。幸好我的衣服是防火的,所以我点着了喷火器,走进了熊熊烈焰之中。在那红色的东西在我衣服上噼啪作响之后,它就不动了。我脱下了衣服,然后将“肉”切下来一点。然后我尝了尝。那种老鼠肉和花瓣混合起来的味道,我得说,真的很恶心——但还是可以吃的。谢天谢地。

另一个难忘的记忆是她听到门被重重拍响的那一刻。

……我是说,昨天早上。我听到了些声音。肯定是什么东西在拍门。我在想可能是某个人类幸存者在敲门,所以我快速穿上防护服,冲向大门打开了它。一阵恶心涌到了我的口中。那是我的同事,但是裸露着而且微带红色。外面下着雨,所以水从他身上流下,也带上了颜色,把地板染成了棕色。我能感到我的手在抖着,喷火器也在剧烈地颤抖着。“你好?”我说。然后他回答,“喔,请别用玩意指着我。我害怕得很。发生什么事了?”我得说我差点就把武器扔掉了,但是如果我不马上开火,“他”就要完全裹住我的身体了。在那之后,我发现我唯一可用的喷火器也快要用完了。之后我就用液氮来冷冻食物。至少,液氮还能撑过几个星期……

像这样的事情都记录在Lyric的记事本上:过往的经历、发自基金会站点网络的提示,还有很多很多。她厌倦了枯燥的生活方式,试着让内容简明扼要一点,“哈,我是不是真的要把这件事写上去?又没人会看。又或者我应该把它扔到外面的肉球堆里然后让日照者看看?”她这么对自己说。

为开始另一个正常的生存日,Lyrics打开了她面前的玻璃盒子。里面躺着一片红色的肉,缓慢地爬至盒子的边缘。她随后拿了一罐液氮到桌子前,毫不犹豫地将它倒到里面去。肉块剧烈地抖动着,白色的蒸汽溢满桌子,流到Lyrics的白大褂上。几分钟后,肉块裂成碎片。她将其稍微加热,挑起了一块,然后重重地嚼下去。一股冰凉又温和的草和兔肉混合起来的味道在她身体中扩散开来。

在那一刻,她听到了外面有人在敲门。

起初,她以为是另一个日照者想要将她勾引出去。但那种模式,那种敲门的模式,很怪异。真奇特。

“有点不对劲,但我现在说不上来。”她穿上防护服,准备往外走去。

砰砰砰……

砰砰砰……







« 荒废之地 | 日暮之前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